第一章 福星姜宓 第一百六十五章 倾诉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恃运而娇第一章 福星姜宓 第一百六十五章 倾诉
(88106 www.88106.com)    阿五转身大步离去。

    崔子轩的命令是下达了,可不管是几个族老还是崔老夫人,都是掌权掌惯了,有点唯我独尊的人。再加上时逢乱世,上位者对世人进行教化时,不好提倡“忠”字,便总会强调“孝顺”两字。可以说,在很多人,特别是在这些世家族老的眼中,一个人最大的美德就是孝顺两字。而崔子轩现在收权的行为,那自然是大大的不孝!

    自然,崔子轩也没有打算说服他们,只是在阿五带着护卫们强行用武力使得他们安静时,几个族老那痛彻心扉的骂声和诅咒着实让这些护卫们伤了好一会神。

    当阿五处理好这一切时,时辰已是半夜了。

    阿五大步走来,还隔得老远,他便看到半明半暗的灯火下,崔子轩一个人站在院子里的身影。

    阿五大步走了过去。

    他来到崔子轩身后,轻声唤道:“公子。”

    崔子轩没有回头,他哑声问道:“都处理好了?”

    阿五点头应道:“是。”

    崔子轩似是笑了声,他哑声说道:“阿五,我想喝酒,你去弄点酒与我喝一盅吧。”

    “是。”

    不一会,阿五便抱着一坛酒过来了。

    在阿五抱着酒坛给酒盅里斟酒,忙里忙外的准备榻几时,崔子轩一直负着手也不吭声地站在夜色中。初初一看,阿五总觉得他已与夜色溶成了一体,那身影当真说不出的寂寞。

    忙了一阵,阿五轻声说道:“公子,酒好了。”

    崔子轩点了点头,他走了过去,慢慢在榻上坐下,拿起酒盅低头喝了起来。

    他喝得很慢,却也很安静,这般一口接一口,一盅接一盅,转眼便是小半个时辰过去了。

    当四下变得无比的寂静,远处只有风树雪花的声音落下时,阿五看了一眼头发上眉毛上都变成了白色的崔子轩,有心想叫他回房中去,嘴张了张,那话又咽下去了。

    许久后,崔子轩低头注视着掌心中的酒水,他低声说道:“阿五,我这一生,快乐的时候没有几日。”

    这个没有人比阿五更清楚,一时之间,他眼泪都出来了。胡乱拭了一把泪水,阿五低声回道:“是我们不幸,生在乱世……”

    “也是末世,世家的末世。”崔子轩轻轻的补充了一句,他低垂着头,缓缓又道:“初初遇到姜氏,她既懦又呆,可我也不知怎么的,那时就喜欢逗她……那一日只要与她呆过片刻,接下来我一整天心情都会不错。”

    阿五清楚,能让崔子轩心情不错,这事是多么难得。也是这个时候,他才突然理解了崔子轩,惯不得他顶了那么大的压力,费了那么多心血,也要把那个姜氏堂堂正正抬进博陵崔氏的大门,原来在他心中那姜氏是如此与众不同。

    崔子轩沉默惯了,他说到这里便又是一阵长久的安静。

    也不知过了多久,崔子轩慢慢站起,他对着阿五说道:“走吧,去见见祖母。”

    这时的崔老夫人正在气头上,听到崔子轩过来的声音,她呼的从榻上爬起,胡乱披过外裳后,崔老夫人冲出寝房,她朝着立在黑暗的堂房中的崔子轩那高大的身影冷冷喝道:“崔子轩,你是想让天下人都骂你不孝,让那些文士世家子人人唾弃你吗?”

    多少年了,崔老夫人都没有这么指着崔子轩的鼻子,骂过这么难听的话。

    黑暗中,崔子轩只是静静地看着崔老夫人,他负着手,身影在大门处的灯笼光照耀下若明若暗。

    直等崔老夫人喘着粗气又咒骂了他几句,崔子轩才低低开口了,黑暗中,他的声音既哑又冷,带着一种说不出的绝决,“奶奶,我十五岁接掌崔氏,今年我二十五年。这十年间,我跑过了七个国家。”

    他指着他自己的胸口,轻声续道:“这里,经受过五次暗杀,九次死里逃生之险,以及三次毒害……奶奶,我这一生,没有人真正心疼过我。”

    崔子轩这话一出,满腹怒火的崔老夫人顿时哑了,她张了张嘴,想说她自个是心疼他的,可是这话到了嘴边她又说不出口了……也许是这个孙儿太坚强太能干,这么多年了,她都忘记他才不过弱冠之年,也时也忘记了他也是血肉之躯。

    这时,崔子轩又开口了,他哑声说道:“我曾经也想过要放弃……不管是放弃家族,还是放弃别的什么,总之,我就想轻松的,无梦无苦的睡一觉好的,我就想搂着能让我心灵真正感到安宁的女人,在她的怀里一觉到天明……”

    这一次,崔老夫夫彻底说不出话来了。

    黑暗中,崔子轩看着她,他轻声又道:“祖母,你觉得对我来说,还用害怕死亡吗?或者,还要去惧怕远远比不上死亡的他人闲话?”

    崔老夫人听明白他的意思了,她哑着声音,有气无力地回道:“姜氏事上,是我们错了,可是轩儿,姜氏找回来便可以了,你也犯不着收祖母的权啊……”

    不等崔老夫人说完,崔子轩已经声音沙哑地回道:“姜氏,我已决意放手了!”

    一句话说得崔老夫人一噎后,黑暗中的崔子轩似是笑了下,他轻轻淡淡地说道:“姜氏是个有大福运的人,我就不必把她强绑在我们博陵崔氏这条要沉的破船上了……以后,她会有她的福缘,能遇到可以给她一切的良人,我就用不着去耽误她了。”

    听出了崔子轩话中的绝决之意,崔老夫人这下急了,她急声叫道:“这怎么行?”转眼她又叫道:“不行,这绝对不行,姜氏必须回到你身边,她必须做你的女人!”

    几乎是崔老夫人这话一出,崔子轩便笑了起来,黑暗中,他的笑声是如此的嘲讽,如此的冷漠,直是让崔老夫人马上想到,自己和众族老已经把姜氏赶出了家族的事。

    崔子轩低笑了一阵后,黑暗中,他轻轻叹了一声,徐徐说道:“祖母,这就是我要收回你们手中权力的原因……你也罢,几位叔爷也罢,一生都勤于算计……可就是太勤于算计了,却总总给忘记了,人心,是这个世上最经不起算计的东西!像姜氏,你们明知道她有福缘,她对人赤诚,又何必计较那许多!”

    崔老夫人听到这里,马上反驳道:“她离家这么久,清不清白早就说不清了,我们博陵崔氏留下这样的主母,难道是想让其余六宗耻笑我们不成?”说这话时,崔老夫人非常的理直气壮。

    黑暗中,崔子轩缓缓摇了摇头,过了一会,他又摇了摇头,摇着头,崔子轩徐徐说道:“这就是你们狭隘,不能与时俱进的地方。如果是一个合格的上位者,只要姜氏的存在对家族有利,那么便是身后骂名滚滚而来,也完全可以无视于它。祖母,这正是我要剥夺你与几位叔爷爷的权利的原因!你们短视得近乎愚顽!”

    这话不可谓不难听,一时之间,崔老夫人气得脸孔都涨红了,她喘起气来。

    这时,崔子轩似是失笑了一下,他轻轻说道:“再说这些已经没什么意思了,姜氏已经走了,她已不会再回来了……”略顿了顿,崔子轩徐徐说道:“以后这个家朝哪个方向走,全由我说了算。祖母,你也打消了去寻姜氏的想法吧,以后多多祈祷列祖列宗,祈祷他们多赐我一些运气,也祈祷你的孙儿在以后的日子里多几分理智,别一时想不开做出什么倒行逆施,玉石俱焚之事!”

    直到这个时候,崔老夫人才赫然发现,与她说话的这段时间里,崔子轩的一双眼居然一直是血红血红的!这,这……他眼睛发红的毛病,不是偶尔发生在听到亲人噩耗之后吗?怎么如今平日里,他也变成了这副模样?

    这个发现,还真让崔老夫人提心吊胆起来,她自是知道,眼睛变红的崔子轩做事时会有的暴戾和邪气。

    崔老夫人惊骇之时,崔子轩已经衣袖一甩转身离去,直到他的身影不可见了,崔老夫人才向后跌出一步软倒在塌上,她扶着又犯了眩晕的头,不停地想道:轩儿这是怎么啦?不行,不行,不能让轩儿这样下去,不能让轩儿这样下去……

    ……

    姜宓的车驾进入徐州城不久,王屹便派人过来,王屹让姜宓在酒楼中稍侯几日再出现,他说,今晚的宴会姜宓可以不用出现。

    姜宓一问才知道,原来,今晚的宴会上,三方重要人物中有两方无法出席,这两方分别是崔氏和后蜀。如崔氏是内部出了一些事,崔氏众人都来不了,后蜀是正使康王得了风寒。

    最重要的三方人物,其中两方出了问题,剩下的南唐亲王李武也拒绝出席,于是王屹今晚的这场宴会只能是小办了。既然是小办,姜宓也就没有必要出现了。

    正好,姜宓一直也有点心神不稳,正想要多休息休息。

    第二天,姜宓化成的杨氏在酒楼的二楼用餐时,听到楼下的客人议论纷纷,只见一人在那里嚷嚷道:“那博陵崔氏的崔子轩可是亲口说了的,他与姜氏已经和离,此后男婚女嫁互不相干!”这个的声音极响,可传到姜宓耳中,却是嗡嗡一片,就在姜宓呆呆地看着前方,脑中眼前一阵模糊时,楼下的议论声还在隐隐约约的,仿佛从遥远的地方不断传来,“崔子轩可是出了名的公主杀手,听说各国凡是有公主的,就没有不对他倾心的,上次崔子轩大婚的消息传来后,据说有一个公主还自杀了。现在他又恢复了单身,啧啧啧,各国的公主和世家贵女可不上赶着过来?这下连后周的汴梁城都要热闹起来了。”(未完待续。)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恃运而娇》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恃运而娇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恃运而娇》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