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梁城中的兄妹 第743章 运气好得让人嫉妒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北宋大丈夫汴梁城中的兄妹 第743章 运气好得让人嫉妒
(88106 www.88106.com)    秦臻很郁闷,“某是水军的宿将,主持一次考试自问没有问题。当时给了答案,想着你按部就班的回答就好了,可你一张口某就被吓到了,心想这是怎么了?”

    常建仁笑道:“当时军主是觉着下官很厉害吗?”

    “是。”秦臻很郁闷的道:“当时某就在想,这人怎么那么多想法和某不谋而合,却看得比某还深远,哈哈哈哈!”

    “那是待诏的看法。”常建仁说道:“待诏很亲切,他和皇子交好,但并未有丝毫倨傲,就像是个普通人。”

    “某和你的看法不同。”

    秦臻和沈安相遇更早,他目露回忆之色,“当初某刚进京,待诏对某就多有照看。朝中当时有人想排挤某,就是待诏给压了下去,感激不尽啊!”

    常建仁说道:“某知道待诏的意思,他看重水军。”

    “对。”秦臻叹道:“原先的水军没人管,金明池里的战船早就朽烂了。某建言造船,没人搭理。上面的说金明池的战船只是用于竞标时耍耍,给官家和百姓们看个热闹罢了。耍耍……嘿!耍耍!”

    他很生气,常建仁劝道:“这不是又起来了吗?以后水军若是能弄弄交趾或是辽人,也能让朝野瞩目了,到时候谁想贬低水师,也得看大家伙同意不同意。”

    “这个也是待诏弄出来的。”

    秦臻回身看了一眼那些被拖着的商船,心满意足的道:“待诏保住了水军,振兴水军的重担就是咱们的了,建仁,咱们要努力才是。”

    常建仁点头道:“下官会奋勇杀敌。”

    他是这么说的,秦臻相信他也会这么做。

    随后船队游弋在登州和对岸之间的海域。

    “……军侯冲上去了!”

    一艘商船在拼命反抗。他们没法不反抗。按照以前的例子来看,大宋水军下手太黑,动辄把走私的人全部扔海里喂鱼,前科累累,所以走私商人们临死之前也要拼搏一番。

    但那是以前,现在的水军可以大大方方的带着战利品回去发卖,当做是水军的军费。

    可秦臻却很奇怪的并没有让人招降。

    常建仁不知道这是为何,但他依旧和准备跳帮的悍卒们脱掉衣裳,就穿着一条类似于后世的七分裤。

    他右手持刀,左手拍打着凸出的排骨嘶吼道:“杀敌!”

    呯呯呯!

    那些悍卒都和他一般的拍打着自己的排骨,然后嘶吼道:“杀敌!”

    一时间耳畔全是呼喊声,以及拍打身体的声音。

    秦臻无语的捂着眼睛,觉得自己的麾下迟早会被常建仁带成疯子。

    这次常建仁第一个就跳了过去,半空中奋力挥刀。

    对面的大汉也同时挥刀,可常建仁的招数就是没招数。

    哥不防御,你有本事就跟着来。

    他的对手没敢,最终死于他的刀下。

    临死前大汉都还在不敢相信。

    某竟然死在了一个新手的手中?

    耻辱啊!

    这不是什么新手旧手就能解决的问题,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骤然遇到常建仁这等疯子,谁都会选择防御,然后被他收割人头。

    “跪下!”

    常建仁一刀背劈翻船主,宋军都赞道:“军侯仁慈……”

    话音未落,长刀闪动……

    常建仁举目四看,除去麾下之外,再无站立之人。

    他举刀长啸着。

    老子总有一天会去翰林院看看你们的脸嘴!

    这一刻,他拍打自己排骨的身影是那么的雄壮。

    “丢下去喂鱼!”

    常建仁已经很自然的吩咐麾下去干这等事了,就和海盗般的。

    “清点货物!”

    看到常建仁渐渐熟悉了业务,秦臻也乐得清闲。

    这就是他的用意。

    他记得在出发前,沈安和自己之间的谈话。

    沈安当时很严肃,仿佛是在凭吊着什么,还喃喃的说了什么山……

    好像是崖山还是什么。

    然后沈安就说水军需要历练,而最好的法子就是拥有敌人,能真刀真枪厮杀的对手。

    他对此心领神会,所以就任凭那些走私商人抵抗。

    待诏英明啊!

    看看吧,那些第一次参与水战的新兵们都见血了,渐渐的变成了老卒。

    而常建仁更是让人惊喜,只是惊喜过度了,变成了惊悚。

    “杀!”

    一个砍伤了宋军的大汉被常建仁一刀枭首,那些悍卒们都在欢呼着,为自己的上官如此护短感到了由衷的兴奋。

    “某有些嫉妒了。”

    秦臻开玩笑说道。

    边上的将领笑道:“军主,热血不持久,以后军侯就会慢慢的回来坐镇后方。”

    可常建仁让他们失望了。

    在后续的几天里,他们又遭遇了一起走私,竟然是高丽走私辽国。

    常建仁依旧彰显了自己的风格,拍打着瘦骨嶙峋的身体第一个跳帮砍杀。

    “真是……”

    秦臻无语了。

    “杀敌!”

    常建仁依旧是那种不防御的招数,秦臻别过脸去,低声道:“这等招数遇到好手,会从容的弄死他……只要对手不收刀,比他快一些就够了。”

    边上的将领也觉得常建仁能活到现在真的是不容易,然后他惊呼道:“军侯的对手又防御了。”

    秦臻侧身看去,正好看到常建仁一刀砍死自己的对手,他不禁叹道:“建仁的运气……真是某见过最好的,没有之一。”

    第二个对手看着身手了得,可常建仁却丝毫没有一点担心。

    在斩杀了这些对手后,他膨胀了。

    某是高手啊!

    膨胀的他压根不看对手的招数,只是一招。

    砍死你!

    对手大抵是被这招数给弄糊涂了,半途撤招。

    他笃定常建仁也会撤招,直至被一刀砍死依旧不敢相信自己的脑子。

    他以为常建仁是个好手,所以按照常理去推算他的反应。

    可……

    可这特么就是个愣头青,莫名其妙信心膨胀的愣头青。

    若是他知道常建仁前段时间还是个画画的官员,估摸着会死不瞑目。

    “杀敌!”

    常建仁砍死了这个对手,信心爆棚的无以复加,他高喊道:“谁来一战?!”

    无人回答,那些跪下的大汉都在看着他身后。

    才将被他砍死的那人就是他们的头领,身手最好的家伙。

    可就是这么一个高手,竟然被常建仁一个照面就斩杀了,谁特么还敢抵抗?

    秦臻目瞪口呆的道:“这也行?”

    是的,这样也行。

    船队继续游弋,常建仁已经熟悉了海上生活,他在白天会在甲板上学习各种航海知识,而在晚上,他会在油灯下写总结,把自己白天学到的东西记录下来。

    “某会成为名将!”

    油灯下,他抬起头来,自信的说道。

    这一刻他想到了沈安。

    那位才是大宋真正的名将,但某在他的身后并不丢人。

    说起来沈安就是他的恩主,只是为了避嫌,他们之间交往不算密切。

    第五天,他们遭遇了登州水军的两艘哨探战船。

    “见过军主!”

    登州水军带队的只是一个指挥使,他拱手道:“敢问军主,这是来此何为?”

    “清剿走私!”

    指挥使木然点头,然后准备告辞。

    他们的任务就是预警,若是发现辽军大规模出海就赶紧报上去。

    “发现战船!”

    常建仁冲到了船头举起望远镜。

    “哦……十艘……二十……三十余艘战船。”

    常建仁的声音很兴奋,那个指挥使面色大变,说道:“军主,这些辽人是来清剿登州水军的,赶紧撤吧。”

    “撤什么?”秦臻说道:“你等撤吧。”

    “军主,你们还留着干什么?”

    指挥使真的不解,麾下已经在催促着他撤退了。

    “整队!”

    战船开始列阵。

    除去必要的人员之外,所有人都站在了甲板上。

    秦臻在第一艘船上奋力喊道:“今日就是我虎翼水军的成名之战,谁不同意?”

    一股热血在将士们的胸中奔涌着。

    成名之战啊!

    今日就是我等肆虐辽人的时候。

    指挥使头痛的道:“他们也才三十余艘战船,怎么成名?莫要被打的丢盔弃甲,到时候难看。”

    “出击!”

    宋军出击了,指挥使咬牙道:“跟在后面。”

    前方的辽军也发现了宋军,他们迅速转向,气势汹汹的扑了过来。

    “准备投石机!”

    老帅哥秦臻兴奋的浑身打颤,他准备用土炸弹这个新式武器给辽人一次深刻的教训。

    可常建仁却建议道:“军主,双方会跳帮,要不咱们……”

    他大回环的甩着手臂,“要不咱们直接在跳帮战前扔过去?”

    尼玛!你好毒啊!

    “好主意!”秦臻欣慰的拍拍常建仁的肩膀,觉得水军的狠毒后继有人了。

    于是这个主意就被传达了下去。

    常建仁脱掉上衣,一身排骨此刻在将士们的眼中没有丝毫的滑稽感,反而是让人肃然起敬。

    他拎着一个陶罐,检查了一下引线,边上有人喊道:“十息,记住了,十息之后爆炸,所以六息的时候必须要扔出去,否则不是炸了自己就是会凌空爆炸。”

    “知道了。”

    火折子在手,天下我有!

    看着来势汹汹的辽军战船,悍卒们笑的就像是看到了野鸡的狼。

    弩箭!

    神威弩出场了!

    在双方的距离还在弓箭之外时,宋军的神威弩已经两次洗劫了辽军的甲板。

    “杀上去,快些杀过去!”

    辽将知道宋军有一种射程远的弩弓,但没想到竟然连水军都有。

    “盾牌……”

    又一波弩箭来了,辽军躲在盾牌后面,祈祷自己露在外面的身体别被射中。

    惨叫声传来,还有弩箭钉在甲板和盾牌上的声音,密集的就像是雨打芭蕉。

    辽军在忍受着打击,寄希望于双方距离的拉近。

    他们已经不奢望自己的弓箭了,都躲在盾牌后面等待跳帮战。

    辽将咬牙道:“只要跳帮,宋人就是待宰的羔羊!”

    “快快快!”

    战船飞快的逼近,有人喊道:“靠上去了!”

    辽人霍然起身,拔出长刀,士气如虹……

    而等待他们的不是跳帮战,而是……

    “点火!”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北宋大丈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北宋大丈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