汴梁城中的兄妹 第939章 打不得啊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北宋大丈夫汴梁城中的兄妹 第939章 打不得啊
(88106 www.88106.com)    韩琦治家还算是严谨,家中的子弟从不给来政事堂寻自己,免得他们狐假虎威。

    这是一个父亲的选择,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变成纨绔,更不希望自己百年后一家人茫然无措。

    所以父母溺爱孩子是爱,但严格要求同样也是爱,只是一个不舍,一个担心。

    “韩相?”

    守门的军士不认识韩忠彦,皱眉道:“你是谁?”

    韩忠彦拱手道:“某韩忠彦。”

    靠!

    军士马上就挺直了腰,恭谨的道:“衙内稍待。”

    这位可是大宋的顶级衙内,只要他愿意出来招呼一声,汴梁就会多出一群纨绔子弟。

    军士一路去了政事堂告诉门子:“韩相家的大衙内来了。”

    我去!

    门子一听就以为是韩家出了大事,掉头就冲了进去。

    “韩相……韩相……”

    韩琦正在处理政事,闻言骂道:“喊魂呢?这是谁死了?!”

    曾公亮看着他,心想老韩的嘴真毒,也就是某和欧阳修能受得了他,若是换个人来,比如说包拯……

    是啊!若是包拯进了政事堂,以他的脾气和韩琦朝夕相处,政事堂怕是没有安宁日子过了,每天不是互喷就是叫骂,甚至是各种暗器飞舞。

    想到韩琦和包拯互扔暗器,曾公亮不禁就缩缩脖颈。

    门子进来后,一脸惊惶的道:“韩相,大衙内来了。”

    韩琦霍然起身,眼中凶光四射,说道:“快去接来。”

    最近弹劾他的人太多,可韩琦却佁然不动,但想起当年文彦博的遭遇,韩琦担心那些人对自己的家人下手。

    马丹!谁敢对老夫的家人下手,老夫弄死你!

    韩琦有这个魄力,哪怕是不要这个首相职位了,也要让那人付出代价。

    这大抵和包拯有些异曲同工之处,可他们二人却不过招。

    欧阳修也在猜测,得出了和韩琦一样的结论,他说道:“”若是有人对家人下手,老夫在此说一句,此乃小人,该群起而攻之。

    老欧阳虽然眼神不好,不时犯些糊涂,但在这种大是大非的问题上从不含糊,这也是他能进政事堂的原因。

    赵祯希望他能平衡一下政事堂的气氛,在韩琦和曾公亮之间做个缓冲。

    韩琦微微点头,等韩忠彦进来后,就问道:“是谁?”

    这是韩忠彦第一次看到这么凶的父亲,他楞了一下,说道:“爹爹,先前国舅来家中送礼……”

    啥?

    韩琦不敢相信的问道:“谁?”

    曹家不掺和政事,更不会掺和政争,所以韩琦才这么惊讶。

    曾公亮拿笔的手抖了一下,然后又稳定的写字。

    曹佾疯了?

    这厮怕不是在家里憋久了,变成傻子了?

    韩忠彦说道:“就是曹国舅亲来,他先前和归信侯在一起喝酒。”

    韩琦瞬间就全明白了。

    “回家去,好生读书。”

    韩琦摆摆手赶走了儿子,然后坐下来,不禁感慨万千。

    “老夫和沈安这些年争执不少,老夫以为他此次不落井下石就好,可他先是在大庭广众之下为老夫说话,更是让身边的好友为老夫仗义执言……这人他怎么就那么义气呢?怎么就那么实诚呢?罕见呐!罕见呐!”

    他说实诚时看着曾公亮,意有所指。

    老曾,你不地道啊!

    看看人沈安,做事那么讲究,为人那么耿直。再看看你曾公亮,真是……老夫都不想说你了,丢人。

    “这个世道老夫早就看透了,人得意时,身边总是不缺吹捧者。可等你看着要倒霉了,呵呵,那些人就如同是吃光了食物的野狗,都纷纷散去。更有甚者,竟然反口撕咬,这等人畜生都不如!和沈安相比,这等人……呵呵……”

    “韩琦!”

    曾公亮怒了。

    你说就说吧,夹枪带棒的是什么意思?

    而且还说什么畜生,这是要羞辱老夫吗?

    他是在背后弄了些手脚,让人弹劾韩琦。但这是正常的啊!

    当年文彦博因为河图事件焦头烂额时,在坐的难道就没有下手?

    既然都下手了,这时候装什么纯洁?

    他劈手扔出了手中的毛笔,墨汁横飞。

    韩琦用和肥硕的身躯不符的灵巧避开了飞笔,握紧双拳,说道:“你要怎地?”

    看到他握拳冷笑,曾公亮想起了上次被一巴掌拍断的案几,一下就冷静了。

    所以好言好语的相劝作用不大,最有效的办法就是威慑。

    比如说以后的几个大流氓,家里蹲着些大杀器,于是没人敢铤而走险,都担心被一下给灭了。

    欧阳修觉得脸上有些湿,就随手摸了一把,然后拿到眼前一看,纳闷的道:“这是怎么了?曾相发火了?这不好。”

    曾公亮已经冷静了下来,拱手道:“老夫刚才失手了。”

    韩琦得意的道:“你且小心些,今日你失手不打紧,老夫避得开,可哪日老夫若是也失手了,怕是……要出人命啊!”

    他想起自己上次一巴掌拍断案几的事儿,心中豪情万千,就冲着新案几奋力一掌。

    呯!

    哎哟我去!

    韩琦的眉用力皱了一下。

    好疼啊!

    他没学过杂学,自然不知道你给物体越大的力,物体就会反馈给你更多力的道理。

    他忍痛看着完好无损的案几,心中纳闷。

    这次它怎么就不断呢?

    曾公亮也在看着案几,觉得怕是韩琦又长进了,一下拍断了案几,案几竟然不倒。

    两人相对站着,门外来了任守忠,他看到里面剑拔弩张,就下意识的道:“诸位相公,打不得啊!”

    他觉得自己这话极为得体。

    宰辅们闹矛盾,那自然不是普通事。而且他们好面子,没谁愿意让步,这时候谁来吆喝一声,那就是好人啊!

    两位宰辅暗中定然会感激自己,等这事儿传进宫中之后,官家那边也得给某记个好吧?

    曾公亮不满的看着他,“谁打架了?”

    任守忠愕然。

    韩琦此刻身处漩涡之中,也担心由此引发一场倒韩大战,所以骂道:“胡言乱语,内侍也敢干政吗?”

    某没干政啊!

    任守忠一肚子的憋屈,忍着说道:“娘娘让某来此告诉韩相,国舅极为实诚,做事稳靠……”

    曹佾前脚坏了曹家多年蛰伏的状态,曹御姐马上就来背书了。

    韩琦冲着宫里拱手道:“娘娘英明。”

    这位太后可不是善茬,据闻曾经在宫中持刀斩杀叛逆,一宫皆惊,惊为天人。

    韩琦心中感激,不禁赞道:“娘娘就是娘娘,果真是神目如电。”

    曹御姐英明,神目如电,那么阴他韩某人的自然都是渣渣,垃圾。

    曾公亮此刻只有一个念头:曹佾疯了吗?

    曹太后疯了吗?

    曹家竟然站队韩琦,这是要重新开始涉政?

    他不知道曹佾只是讲义气,所以就觉得不可思议。

    而赵曙也觉得不可思议。

    “曹佾竟然去韩家送礼?”

    他想起了自己见过的曹佾,那是一个胆小的人,几乎不敢和外界接触,整日就说是修道。

    可只要不是傻子都知道,曹太后这么疼爱这个弟弟,怎会让他去修道?

    这不过是曹家的韬光养晦之策罢了。

    赵祯善猜忌,曹家若是不韬光养晦,说不得就会成为他打压的对象。

    皇后是短暂的,家族才是永恒的。

    开国武勋曹家,就这么渐渐消沉了下去。

    可今日曹佾却让整个汴梁都震惊了。

    “是,陛下。”老禀告的内侍说道:“皇城司的人说,曹国舅和沈安,还有大王在一起喝酒,途中决定去送礼。”

    “沈安……”赵曙点点头,“那个年轻人对朋友极好,不管是大郎还是折克行他们,只要成为了朋友,他就会不遗余力的帮助他们。曹家和他闹腾过,可后来却又好了。韩琦和他也闹过,现在他却伸手帮衬……这是什么?”

    陈忠珩在边上冒死说道:“官家,这是正直吧?”

    这是干政了,陈忠珩随即请罪。

    他可以不说,但想起沈家专门为自己准备的那些酱料,只有需要,就会送进来。

    这几年这些酱料从未断过,哪怕沈安的地位渐渐攀升,可他依旧没有什么自矜,没觉得和他陈忠珩交好丢人。

    和内侍交好要有被迁怒的心理准备,比如说哪天官家突然猜忌心发作,说沈安和陈忠珩是狼狈为奸,那怎么办?

    可沈安从不畏惧,按照他的说法,某行事端正,不怕这些猜忌。

    “正直啊!”

    赵曙笑了笑,“年轻人总是有热血的,大郎就是如此。”

    赵顼在场,他若是阻拦的话,曹佾也不敢去,可见他是赞同的。

    陈忠珩谄媚的道:“官家,大王做事越发的有气度了,让人欢喜啊!”

    “你欢喜什么?”赵曙没好气的道:“曹佾不错,有担当,让人去后面传话,让娘娘赏赐些东西。”

    这里的娘娘指的是曹太后。

    这是不表态。

    但外界会因此而猜疑四起。

    曹太后出手了,算是站队吗?

    官家是什么意思?

    朕就不表态,急死你们!

    赵曙心中暗自冷笑,稍后曹皇后的人就出宫了。

    “官家……”

    张八年来了。

    “何事?”赵曙的心情不错,看着张八年的骷髅脸都觉得英俊。

    张八年说道:“刚来的消息,先前国舅在酒楼里想为大王找女人。”

    他抬头,就看到了赵曙那变红的脸。

    ……

    大家晚安!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北宋大丈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北宋大丈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北宋大丈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