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钓鱼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荧星传奇之创神坛第二十六章 钓鱼
(88106 www.88106.com)    本来沈芳璃以为柳玉涵挑起骨灵膏的话题,是因为对这种药感兴趣,她正想教柳玉涵制作方法的时候,对方却拒绝了,然后面无表情地离开走廊。

    虽然再次错过了亲近柳玉涵的机会,但是柳玉涵的神情显然告诉沈芳璃一个很重要的信息,那就是,柳玉涵的心事一定与骨灵膏这种药有关。

    为了证明自己的这种想法,亲自向柳玉涵询问定然是行不通的,只要一碰上她冰冷的目光,沈芳璃刚构思好的绝佳台词立刻会忘得一干二净。

    而且柳玉涵的行踪非常诡异,偌大的孤儿院经常找不着她的身影。问其他的人嘛,他们也不太爱理会沈芳璃,久而久之她干脆就不问了,四处碰钉子的滋味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太好受。

    沈芳璃想明白了一点,自己老是纠结于这件事上实在不太好,是时候该出去散散步,呼吸一下新鲜空气了,何况阳光明媚,下午又没有培训课,还闷在孤儿院内,肯定会把自己给闷出病来。

    入住欧尔芬孤儿院这么多天了,沈芳璃还没好好到附近的玉涵湖走走,湖光山色也是刚来的时候在马车上粗略地看了一下,不过仅此一眼就给她留下深刻的印象,要不是她没有咒力照相机,这番景色就能留存于胶卷之中了。

    外人对玉涵湖的评价当然不少,而观赏过此湖的沈芳璃,仅有两点评价。第一:这么美丽的湖泊不辟为旅游景点实在太可惜了,开发商若投得起资金,绝对可以利用此地大赚一笔。第二:这个湖泊的名字跟那位“冰山女”一模一样,柳玉涵的名字直接借用湖泊的名字了,不得不说给她取名字的父母实在有点懒。

    室外训练场位于湖岸的东北角,与欧尔芬孤儿院相隔一条环湖道路的地方,在那里设有木桩、沙袋、栏杆等多种训练用器材,方便孩子们修炼各种武器的基本功。

    孤儿院院规第十条说过:在训练场训练的人不得使用咒法和战技。所以那些比沈芳璃年龄大的孩子,即便他们已经掌握了不少咒法和战技,为了遵守院规,是不会轻易地使用出来的。

    因此沈芳璃可以拿着金灿杖安心地在此修炼杖法,不必害怕被人打扰,她的安心似乎过了头,空荡荡的训练场内只有她一个人在挥着法杖,想不安心都难。

    杖法的基本要点有起、落、归、浮、沉五个,起就是料敌之先,迅速挑起法杖,预判对手的动作,适合“起”的击法有劈、崩、抡。落就是强势进攻,不给对手反击之力,适合“落”的击法有把、扫、缠。归就是稳固防守,以守代攻扰乱对手,适合“归”的击法有绕、绞、点。浮就是与对手比拼持久力,利用各种技巧彻底拖垮对手,适合“浮”的击法有拨、云、拦、挑。沉就是致命一击,集结所有力量一击挫败对手,适合“沉”的击法有撩、挂、戳。

    也就是说要彻底掌握基本杖法,必须熟练法杖的十六种攻击方法,以后学习法杖战技之后每种击法又能变换出数百种招式,可以说法杖杖法变幻莫测、博大精深,要想尽学法杖杖法之精髓,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努力。

    这些杖法的基本要领是沈芳璃从一本教授杖法的书上背下来的,在孤儿院的阅览室里,类似的杖法书多不胜数,她只能找最适合自己的,像什么其它刀法书、剑法书等等,她虽然也有兴趣,但是看不了那么多,然而她不看并不代表别人也不看,阅览室里的刀法、剑法书是借阅人数最多的。这也难怪世界上那么多剑咒师和刀咒师,刀法和剑法是最容易学的一门武术。

    练习了那么长时间,沈芳璃也累了,她拄着法杖擦了擦额头的汗水,走到木桩前查看桩上痕迹的深浅,绕经了五个木桩后,她对自己还算满意,看来通过今天的训练,自己的杖法又进步了不少。

    可是练习完杖法又该干嘛呢?是不是该给自己找些娱乐活动?

    沈芳璃刚想着找什么娱乐活动的时候,就瞧见相隔不远的湖岸边上,慕云兮正坐在那里钓鱼,看他那个专注的劲,不大喊一声他根本就听不到。

    于是沈芳璃就大叫了一声慕云兮的名字,然后就一蹦一跳地来到了慕云兮的身旁。

    慕云兮抬头一看是沈芳璃,立即没好气地说:“你喊什么喊?你这么一喊把我的鱼都给吓跑了。”

    沈芳璃咯咯地笑道:“什么你的鱼嘛,这分明是玉涵湖里的鱼,简称‘柳玉涵的鱼’。”

    “她是不是又招惹你了,以至于你这么挖苦她,你的话怕是引得她打喷嚏了。”慕云兮说着甩出了鱼线,“说吧,刚才我走之后,你们到底谈了什么?”

    沈芳璃将柳玉涵刚才与她对话的内容告诉了慕云兮,听完之后他的表情比自己还要显得无奈。

    “能不能教我,怎样才能和柳玉涵好好相处呢?”沈芳璃作出拜托的手势问。

    “算了吧,我看你还是放弃吧,就连我都拿她没办法。”慕云兮转过头道,“但我可以教你一些别的东西,比如钓鱼,你愿意学吗?”

    “当然愿意,反正我现在无聊得很,赶快教我。”

    慕云兮点了点头,瞅了沈芳璃一眼说:“想学可以,先把你那杆晾衣叉摆到一边去吧,拿那么威武的道具怕是会吓到鱼儿们。”

    沈芳璃嘟了嘟嘴,将法杖握立于身前:“什么晾衣叉嘛,我的法杖名叫金灿杖,别告诉我,你连法杖都不认得。”

    “谁叫你的法杖长那么难看,我这么吐槽算是很给你面子了。”见沈芳璃脸气得通红,慕云兮急忙作出一个请的手势,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沈芳璃表情像是在对慕云兮说:“本姑娘不跟你一般见识。”她将金灿杖放于附近的草丛内后,便向慕云兮询问钓鱼的方法。

    “再多的方法还不如亲自实践,你先看看我是怎么钓的,然后在模仿我的手法做一次。”慕云兮说着便从木钓箱中捉出一只不停蠕动的蚯蚓,将它插在了钓钩上,然后将钓竿一挥,让钓钩沉入湖里,接着便盯着水面上泛起的鱼泡等待着,大约十来分钟后,竿头开始颤动,他见状立即猛地一使劲,一条活蹦乱跳的鲤鱼就被钓了上来,他把鲤鱼从钓钩上取下,放入了旁边装水的木桶中,然后将钓竿递给沈芳璃,“你来试试!”

    沈芳璃接过钓竿按照他的方法试了试,结果发现钓鱼看起来简单,实际操作起来却非常困难,用作鱼饵的蚯蚓黏糊糊的,看到就一阵恶心,她碰都不愿碰,还是硬逼着慕云兮替她作好鱼饵,钓竿挥出去后,还要耐心地等待,一旦心急就钓不着鱼。

    慕云兮的指导很耐心,沈芳璃却总是失败,有一次眼看就要成功了,但由于她的拉杆不及时还是让鱼儿给跑了,还溅得她满脸都是水,衣服也湿一半。

    “好了,我看今天就到这里吧,作为初学者,你已经算表现不错了。”

    慕云兮从木钓箱中拿出一块毛巾想为沈芳璃擦干头上的水滴,但沈芳璃立即涨红了脸道:“谢谢了,我自己来。”

    “看来今天收获不错,共钓了六条。”慕云兮数了数木桶中的鲤鱼,“天色不早了,我们快回去吧,将这几条鱼交给院内的大厨们,希望他今天做出的晚餐不要让我们失望。”

    沈芳璃点了点头,便帮忙收拾钓鱼的工具,跟在慕云兮身后返回了孤儿院,回程的途中她的心跳得很快,没敢跟慕云兮说话,她不清楚是不是刚才慕云兮要替她擦额头上的水滴的原因,总觉得自己能办到的事还要别人亲为,实在有点难为情。

    到了晚上用餐时间,沈芳璃、慕云兮和柳玉涵三人还是分开就座,三人心中各自有着自己想法,不过这不影响今晚愉快的用餐气氛,慕云兮钓来的鱼经过了充分的烹制,味道鲜美,口感极佳,让人赞不绝口。

    按照作息表上的规定,晚上八点钟之后,孩子们都要依次回到宿舍中休息了。沈芳璃虽然回到了宿舍,但是肚子里装着的鱼料理还未完全消化,这个时候她是睡不着的,于是她取出了银色的口琴,在宿舍的阳台前吹了起来。

    “喂!你这样不怕打搅其她女孩睡觉吗?”

    沈芳璃刚吹到一半,身后便传来一个声音,她转头一看,正是柳玉涵。

    “在我心情沉闷的时候,都会吹奏口琴,不如你也试试,说不定能让你的心情转好。”

    “不必了,我不需要你那样的宣泄方式,因为有些事是永远无法忘掉的。”柳玉涵推开沈芳璃递过口琴的手,淡淡地说,“还记得我问过你关于骨灵膏的事情吗?”

    见沈芳璃点了点头,柳玉涵接着说:“实际上,当时我就在想,要是骨灵膏能早点研制出来的话说不定我就不会在欧尔芬孤儿院里生活了吧。”

    “都说了骨灵膏的研制只是一次意外,况且那时我还没出生,怎么可能研制得出?”

    面对沈芳璃的疑惑,柳玉涵稳了稳情绪,道:“我的父母原先在隽龙联邦的元龟城内经营着小本生意,第二次南北战争爆发后,为了躲避战乱才决定逃往奥斯维匈帝国,但非常不幸的是,在逃亡过程中,父亲因竭力地保护母亲,被帝国士兵给杀害了,母亲也被抓进了帝国集中营内,在集中营中母亲受尽了各种非人的折磨,她本可以一死了之,但只因当时为了保护我,才默默的忍受,直到有一天,她终于找到了机会带着我逃出了集中营。”

    沈芳璃一言不发,她拿起口琴继续吹奏起来,柳玉涵的话伴随着音乐流露出一种无限的伤感。

    “但由于一路颠簸劳累,母亲患上骨萎症,而且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程度,最终因体力不支倒在了前往攀狐市的路上,欧尔芬孤儿院的岚院长发现并救了我的母亲,并用骨康剂医治母亲的骨萎症,但当时骨康剂的药效并没有骨灵膏要好,母亲不久便过世了。”

    “那你的名字,不是你母亲给你取的吗?”沈芳璃放下口琴问。

    “我的名字是岚院长给我取的,我原先并不叫这个名字,但为了隐姓埋名,便用玉涵湖的名字代替,也算是对母亲未了心愿的一种寄托吧。”

    柳玉涵说完之后,就望向远处的星空,沈芳璃见状就微笑着向她伸出了手:“谢谢你能跟我说了这些,这说明你已经把我当成朋友了,我自然也会把你当成朋友,待到哪天我心情特别好的时候也把我的故事讲给你听,怎么样?”

    “你给我记清楚一点,这些话之所以我只告诉你一个人,全因为你是围族人,将来我一定会找机会为父母报仇。”

    见柳玉涵握了握自己的手,沈芳璃心里还是很高兴,她终于有朋友了,虽然柳玉涵比她高半个头,但是她明白自己不能轻易地服输,有朋友就有竞争,何况她还要好好开导一下这位朋友。

    “贝仑人并不是每一个都是坏人,就像麦叔叔和茉姐,若不是她们的照顾,恐怕我活不到今天。”

    “那是你的看法,我不作过多的评价,你自己认为好的,那就一定好。”柳玉涵松开了沈芳璃的手,笑了笑道,“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早点休息吧,晚安!”

    沈芳璃拉着柳玉涵的手,两人嬉笑着跑回了宿舍之内。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荧星传奇之创神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荧星传奇之创神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荧星传奇之创神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