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竞技大赛(上)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荧星传奇之创神坛第三十七章 竞技大赛(上)
(88106 www.88106.com)    夺灵咒的效果没有预想的那般有用,在H组预选赛的比赛过程中,沈芳璃就发现了此咒法存在的弱点,夺灵咒只能近身发动,一旦遇到弓咒师和枪咒师这样远程攻击的职业,她就显得有些难以应对。

    她唯一输掉的那场比赛就是和一名弓咒师的对决,那名男生以加强版的火之箭咒法,以弓向沈芳璃射出数箭,这些炎箭她能够抵挡下来,但却因此失去了有效的进攻位置,最终因衣服上的黑点多于对方而被判负。

    像弓咒师和枪咒师两种远程攻击职业,由于武器本身就具有很强的杀伤力,他们比赛所用的都是特制武器,软胶子弹和软胶弓不会对人的身体造成多大的伤害,但只要使用者力气大,让人挨上一下非常的疼。沈芳璃与一名枪咒师对战的时候,小腹就被一发软胶子弹击中,直到今天的比赛全部结束后,还有些轻微的疼痛。

    明天就是正式比赛日了,沈芳璃以H组第四名的成绩成功晋级,这个消息固然让她喜悦,但她同时也是班里四名种子选手名次最低的一位,这种差距让她有点担忧接下来的比赛,若是找不出破解弓咒师和枪咒师的战术,她估计自己在正式比赛中不会走得很远,在预选赛中输一次仍有机会,到了正式比赛,输了就直接被淘汰。

    咒法师的咒法攻击远在其它职业之上,只是大多咒法师先天体力不济,以至于战技偏弱,其它职业往往会利用咒法师的这一弱点,抢先发动进攻占据先手进行压制,一旦咒法师不能转守为攻,离失败也就不远了。

    沈芳璃对在座的其余三人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弦音姐妹点头表示认可,唐絻橘也跟沈芳璃分析了自己失败的原因,她喝了一口柠檬汁说:“其实我跟柳玉涵的那场对决,双方实力相差不大,只是剑咒师多以战技作为主动进攻的手段,而咒法师则使用咒法,她采用的一个策略就是对我的咒法进行防御,引导我使用战技与之对决,这样咒法师的先天劣势就显露出来,然后再使出她的拿手战技将我击溃。”

    “后面的比赛还很长,所以呢,我们也不要灰心,继续努力吧!”端若弦说着和妹妹同时举起盛柠檬汁的玻璃杯,“今晚请大家来这就是要好好地庆祝,祝我们咒法系C班四名种子选手都通过了预选赛,待到正式比赛开始,我们也要好好努力,来吧!干杯!”

    四人手中的玻璃杯碰到了一起,沈芳璃将杯中的柠檬汁一饮而尽,双颊微微发红,她弄不清到底是柠檬汁中少许的酒精作用,还是弦音姐妹请客让她们来到的地方让她产生了醉意。

    不对,确切的来说应该是追忆,沈芳璃在雪鸠餐厅内的首次登台演唱,让她得以认识了岚颐凡,若不是这位仁慈的女院长,她肯定不会有就读名校的机会。

    自从沈芳璃因宪兵队查店事件被艾特剧团解雇以来,她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个剧团的踪影,几个月过去了,当她再度出现在餐厅的时候,店长仍然记得她,只不过这次她是以一位顾客的身份,店长就没有再说什么,只是冷淡地跟她打了声招呼。

    她则是对餐厅店长报以挖苦的微笑,直到现在沈芳璃都对被逐一事耿耿于怀。

    进入餐厅后,沈芳璃和餐厅店长的这一唱一和,都让另外三位女生忍不住猜测这其中的关系,在谈完正事之后,三人商议由唐絻橘先开口,于是唐絻橘便装作无心地样子望了望在柜台前擦着酒杯的餐厅店长说:“雪鸠餐厅的店长看样子好像跟你认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沈芳璃嘟了嘟嘴,没好声地说:“他叫曹寅天,不仅是个糟老头子,而且还是个顽固的老头子,要不是他,我说不定有机会成为一名吟游歌姬,不过我还真得好好谢谢他,要不那天他将我赶走,我哪能交到你们几位那么好的朋友。”

    见唐絻橘还要追问,沈芳璃就把自己如何从一名剧团歌手,成为一名咒法学院的学生的事告诉了另外三位女生。

    “哇!原来你还是一名歌手啊!那可不可以唱一首歌给我们听呢?平时我最爱听人唱歌了。”唐絻橘忍不住拍手叫好。

    “今天就算了吧,我也累了,改日我一定把最拿手的歌唱给你们听。”沈芳璃打了一个哈欠回答道。

    “不如就等到你夺得了大赛冠军,我们再找机会听你的歌,怎么样?”端若音夹了一片芹菜递到了沈芳璃碗里。

    “你怎么确信我一定能夺得冠军呢?”沈芳璃回夹一片芹菜给端若音。

    “因为我看到出来,你确实有这个潜力。”

    一名女性的声音从她们身后传来,沈芳璃转过头,惊喜地发现岚颐凡穿着她们第一次见面的衣服,坐在她们不远处的一张二人桌上。

    “院长大人,你怎么来了?”

    “雪鸠餐厅是我常来的地方,这里的菜挺好吃,就是店长有点不太招人喜欢。”岚颐凡举起桌上的酒杯,迎向她们,“恭喜你们都顺利的进入正式比赛,能做到这点实在是不容易,希望你们继续加油,争取更好的成绩。”

    弦音姐妹和沈芳璃都道了句谢谢,唐絻橘却发出了疑问,她抠了抠下巴:“等等,你怎么知道我们都通过了预选赛?”

    “你们的班主任依宫鸢告诉我听的啊,我跟她都是老相识了,只因酒都是我们共同的爱好。”岚颐凡放下酒杯,十指相交,唉了一声,“没想到我还能有机会再度见到依宫鸢教的那个班级的学生,当初我跟她共事的那段日子,咒法系C班被认为最普通的班级,班里的学生被誉为“三无”学生,但是就是这样一群无特色、无爱好、无聊的班级却创造出了很多的奇迹。”

    “难道你就是那位传奇的班主任老师吗?”唐絻橘的大脑在飞快地运转着,她曾经听人说过,荧星纪元747年的那届咒法系C班有一位传奇班主任,在她的辅导下,原本不被看好的咒法系C班的三名学生竟然包揽了第十届竞技大赛的前三名。

    “那些都是些陈年往事了,不提也罢,何况现在我已经不是老师了。”岚颐凡挥了挥手叹道。

    “我觉得你应该把你的事迹都告诉我们,说不定能让我们借鉴和学习,就当作听故事也好。”

    在沈芳璃的强烈要求下,岚颐凡终于答应了,她就找来一张座椅坐在四位女生中间,讲诉着自己的故事。

    岚颐凡在故事里把自己比喻成一没教学热情,二没工作风度的人,整天就知道和学生玩闹,她把这种玩闹视为和学生交朋友,她教会学生要以乐观的天性看待问题,处理问题不仅要凭借着直觉,经验也十分重要。

    就沈芳璃看来,她的直觉还行,就是经验欠佳。岚颐凡的话只是一些劝诫,并不能帮助她们赢得比赛。但那天晚上她们聊了很久,大家都很开心,以至于经过一夜休息后,大家都精神饱满,接近于最佳竞技状态。

    正式比赛开始前要进行第二轮抽签,这次弦音姐妹可没那么幸运,她俩想互相对战的愿望落了空,两人分别要对战不同的对手。唐絻橘则突然转了运,对手是F组的第四名,对方实力较弱,相信晋级十六强并不是什么难事,而沈芳璃的运气依然普普通通,对手是D组的第四名,跟她一样的名次。

    大赛会场人山人海,来观赛的人数比昨天多了一倍,由于昨天只是预选赛,所以许多学生没显露出多大的兴趣,但今天的正式比赛相比于预选赛更为精彩。

    刚走进赛场,沈芳璃就看到了坐在解说席上业玄录,他的情绪高昂,正拿着麦克风为现场造势,学生们跟着他的解说词齐声欢呼。

    “大家好,我是你们最爱玩的会长,玄录大人!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来临了,还有什么比竞技大赛更好玩的呢?没有吧。”

    业玄录那张满是稚气的脸总让沈芳璃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然而她就是回想不起来。

    “接下来请让我为你们介绍第一场淘汰赛的对战双方!”

    沈芳璃咽了咽口水,紧张地等待着业玄录的宣布,汗珠子顺着她的脸颊流了下来,她为自己辩解称,不过是三十二人的选手休息帐篷内有些拥挤而已。

    “来自一年级枪咒系D班的龙闫初同学!”

    一个身材肥胖的男生从座椅上站了起来,他经过沈芳璃身前时,盯着她的目光让她仍不住一阵恶心。

    唤作龙闫初的男生走上擂台,向周围的学生们挥起了双手,引起了一阵阵嘘声,有人更是喝着倒彩。

    业玄录清了清嗓子继续说:“还有来自一年级咒法系C班的沈芳璃同学!”

    哗的一声,沈芳璃差点从座位上跌下来,她瞪大了眼睛确信自己没有听错,然后她看着墙上贴着的对战安排表,顿时傻了眼,自己竟然是首战,这哪里是什么普通签,根本就是下下签。

    沈芳璃只好一副灰头土脸的样子迈上了擂台,并朝台下的众人尴尬地笑了笑,她注意到自己的登台,在台下引起的不止有欢呼声,还有一阵窸窸窣窣的议论声,有些人对着她指指点点,更有的人在小声的谩骂。

    “看来虽然你长的漂亮,却比我还要不受欢迎啊!”龙闫初发出了刺耳的笑声,对着台下的学生们喊道,“这个围族女人竟然也要参加我们如此尊贵的竞技大赛,实在是太好笑了,大家都知道围族是世界上战力最低的民族,围族女人更是居家缝衣织布的货色,只不过围族女人个个都是身材极好的尤物,本大爷我喜欢。”

    台下枪咒系D班的学生们立刻发出了疯狂的笑声,引来了咒法系C班学生们的一阵大骂,双方差点就要扭打起来。

    沈芳璃的一句话制止了几乎要失控的两个班的学生,她严厉的喊道:“不许你侮辱我的族人,我会用自己的实力让你闭嘴。”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龙闫初假装向前凑了凑耳朵道,“你说你要和我亲嘴?那好啊,我真是太开心了,若是你愿意跟我亲嘴的话,我就认输让你赢,怎么样?”

    沈芳璃没空跟他废话了,比赛铃声一敲响,她就以元解术召唤出金灿杖,然后就使出了两道质量极高的雷鸣球袭向对方。

    令沈芳璃吃惊的是龙闫初不用战技,也不用咒法,他用腰间掏出了咒力枪,直接对着她发射了一枚软胶子弹,还好她闪避的快,软胶子弹从她的发间划过,但她的雷鸣球忽然之间消失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于是沈芳璃又使出两记雷鸣球攻向对方,但龙闫初仍旧只是射出软胶子弹,她的咒法就立即失效了,而且看龙闫初的样子并不是要对她造成伤害,他的表情就像在戏耍一般。

    “出现了,龙闫初同学的拿手战技封印弹,他的招数能完全免疫一次咒法攻击,真不愧是龙闫初同学,能以这种方式压制对手。”

    听着业玄录的解说,沈芳璃忽然想到确实有着能够免疫咒法的基本战技,此战技名为固体术,难道他所使的是固体术的延展技,这可就麻烦了,要破这招自己必须要使出更为厉害的中级咒法,但这些咒法作为一年级的学生显然是还没学到。

    沈芳璃只好以快取胜,她以一记风之翼增加自身移动速度,避开龙闫初的咒力枪的攻击,她想着龙闫初由于肥胖的原因,速度较慢。她可以利用这一点优势对他进行压制。

    但沈芳璃完全想错了,只见龙闫初一个箭步移动到她面前,接着对着她的小腹就是重重地一拳,直接把她打倒在擂台翻滚了几尺,差点就滚下擂台。

    台下有人在叫好,也有人在为龙闫初对女生的粗暴表示唾弃,叫骂声与欢呼声在沈芳璃耳边环绕,她完全没想到对方会以这种方式进行攻击,既不是战技,也不是咒法,而是纯粹的体术。

    正当龙闫初要对她扣动扳机的时候,沈芳璃迅速翻滚着站起身,拿起法杖对着他大喝一声:“灵元削解。”

    这正是夺灵咒的咒文,只见一道蓝光正中龙闫初的身体,他的即刻半跪在地,无法动弹。

    沈芳璃使劲了所有的精力抽干了龙闫初所有的灵力,她想这么一来,龙闫初就再也没有灵力对自己发动进攻了,她就有机会获胜了。

    但她又想错了,龙闫初用尽浑身力气摆脱她的控制,紧接着对着她的腹部又是一脚,将她踢翻在地,他踩着沈芳璃的手得意地笑道:“你以为吸走了我的所有灵力就能战胜我吗?大错特错,我告诉你吧,一个人的战力实际上由咒法、战技以及体术构成,光靠咒法你根本就赢不了。”

    沈芳璃的手传来的钻心刺骨的疼痛,但她没有松开分毫,她必须紧握着金灿杖,武器一旦离手,她就彻底的输了。

    龙闫初见沈芳璃还要顽抗,脚上使的劲更大了,他低下头讥讽道:“我劝你还是让我亲一口吧,我愿意自动认输,你何必要受这种罪呢?”

    “死胖子,把你的臭脚赶紧从芳璃那里拿开,不准你动我的女人。”

    沈芳璃循声看到台下的慕云兮对着龙闫初大吼大叫,要不是众人拉着,他就要冲上擂台了。

    “噢!她是你的女人吗?那么你用什么来证明呢?”龙闫初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你……”

    “我用不着你来帮忙,你若是上来的话就违反了比赛规则,我同样是输。”慕云兮本想大骂,但沈芳璃竭尽全力地喊道,“信不信,我会赢给你看!”

    “笨蛋,这个时候还逞什么能?”

    慕云兮大声骂道,但此时沈芳璃似乎什么也听不到了,她的注意力全部都集中在以前自己所练的杖法之上,杖法有十六种攻击方法,其中的几种定有破敌之术。

    于是她趁着龙闫初一个不注意,用左手猛地推开龙闫初的右脚,接着翻滚着站起身,一法杖对着龙闫初就是一抡。

    龙闫初显然是被这极为迅速的动作惊扰了几分,他连退几步一枪托抵住沈芳璃的法杖,但沈芳璃就是要以普通攻击限制住他的开枪射击,她又把法杖向地上一落,猛击龙闫初的双脚。这一下疼得龙闫初大叫,他彻底地被激怒了,对着沈芳璃就是连开数枪。

    沈芳璃见状就把法杖在身前迅速地绕转,挡掉了龙闫初所有的子弹,然后再一挑,打落龙闫初手中的咒力枪,最后猛击他的膝盖,让龙闫初正面朝她跪下。

    随着比赛铃声的敲响,裁判员宣布了沈芳璃的获胜,在裁判举起她的右手的同时,仍然跪在地上的龙闫初很不甘心地问。

    “你使的究竟是什么招数?”

    面对着失落的龙闫初,沈芳璃扑哧一笑,道:“基本杖法啊!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沈芳璃走下擂台,面对的是同学们的欢呼声和庆祝声,慕云兮本想上前和她拥抱,却因为她的一句:“笨蛋!”,让他的双手停留在半空中。

    “喂!这应该是我的台词吧。”慕云兮不满地将嘴一撇。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荧星传奇之创神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荧星传奇之创神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荧星传奇之创神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