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部 命运之杖 第八十章  重见天日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荧星传奇之创神坛下部 命运之杖 第八十章  重见天日
(88106 www.88106.com)    火把的光线逐渐转暗,凌汶轩的身体抖动了一下,猛然从冰棺中坐起身,摸着自己的脸,确认自己的精神状态良好。

    看来昨晚遭遇的一切都只是梦,他掉到这个坑里的时候,头部受到了撞击,因此才出现了幻觉,其实没有找到七圣物,没有看到梦境石,更没有……

    凌汶轩转头的时候,被趴在冰馆前的幽娜吓了一大跳,于是他便小心地用食指触碰着幽娜的脸。

    竟然有着体温,天啊!原来不是梦,望着幽娜井然有致的呼吸,凌汶轩立即尝试回想昨晚发生的事,可是无论他怎么想也想不起来。

    “愿女神保佑,本神父昨晚没做轻薄这位小姐的事情。”

    凌汶轩作祈祷的话音声吵醒了熟睡中的幽娜,她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神父大人,你这么快就醒了,天色还早,继续睡吧。”

    “你看看我这罪孽深重的人都干了什么,求女神大发慈悲赐我裁决吧,我不想纯洁的灵魂被自己邪恶的肉体所侵蚀。”凌汶轩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脸,摇了摇幽娜,“别睡了,都天亮了,小姐还记得昨晚我们都发生了什么吗?要是本神父真的做了对不起小姐的事,请小姐用这把匕首赐我一死。”说着他就从衣兜里掏出一柄防身用的匕首。

    “行啦!神父大人,昨晚你救了我,然后就躺到这冰棺里了。”幽娜无奈地掩嘴嬉笑,“犯不着那么大费周章地忏悔,况且你是我的救命恩人,就算你对我做了什么,我也不会杀你啊!”

    凌汶轩作发誓姿势道:“这怎么能行,‘色’乃天耀教之大戒,破戒者需以死赎罪。”

    “好啦!昨晚我们真的什么也没有发生。”幽娜不耐烦地叉着腰道,“哎!不清楚你对别的人是不是也像对我一样那么恭维。”

    “没有发生的话我就放心了,接下来该想办法从这出去了。”凌汶轩刚坐起身,一阵撕裂般地疼痛就从他右腿上传来,他才想起昨晚摔断的腿还没好彻底。

    自己怎么就那么愚蠢,为了图个舒适躺这冰棺里,这回可好了,进去容易出来难,只要他动作稍微大那么丁点,右腿就疼痛不已。

    “神父大人,你怎么了。”幽娜急忙上前扶着凌汶轩的背部。

    凌汶轩咬着牙坐起身道:“我这腿是跳下坑的时候摔断的,还不是为了救你,噢!不,准确来说我是为了寻找七圣物,倒霉的是还没找着。”

    “为了幽娜,神父大人你辛苦了,幽娜很感动,就让幽娜扶你起来吧。”说着,幽娜使劲把凌汶轩拉起来。

    这么一下,疼得凌汶轩在心里头哭爹喊娘的,可为了不让幽娜担心,他还得忍着疼痛,最后从冰馆中爬出来的时候,还得让幽娜在一旁搀扶着才能站稳,他需要一根拐杖,可附近空空如也,并没有可供制作拐杖的东西,幽娜只好暂时充当他的“拐杖”。

    “你知道我们该怎么从这里出去吗?附近有没有机关什么的?”凌汶轩环顾着四周,除了昨晚点燃的十根快要熄灭的火把,几乎找不到任何可供攀扶的东西。

    坑壁由石砖堆砌而成,在地下水的渗透作用下变得格外湿滑,连受伤之前的凌汶轩都无法徒手爬不上去,更别说是现在了,由于行动不便,他只好让幽娜和他一起寻找。

    “这附近肯定有机关,帮我在周围找找看。”

    “看啊!在这里,我找到了!”

    凌汶轩向着幽娜手指的方向望去,果然看到一个手掌印凹槽,就和在上面那道代表“时”属性石门上的一模一样。

    “将手按下去就能打开机关了,疑?奇怪怎么没反应。”幽娜把手平放在手掌印凹槽上,但四周毫无动静。

    “让我试试!”凌汶轩说着将自己的手贴了上去。

    暗光顺着凌汶轩手掌边缘溢出,周围的地板发出了剧烈的震动,它缓缓上升,最终到达了和坑沿相平的位置。

    石门机关散发的亮光依然没有熄灭,难道说这道机关仅有一次效力,开启后就无法关闭了吗?可为什么只有他才能开启这道机关呢?

    凌汶轩认为自己就算想再多也想不明白,于是就吩咐幽娜搀扶他乘上岸边的那艘破木船,逆流返回初登船的位置。

    待凌汶轩和幽娜走上岸时,破木船像完成了使命一样,永久地沉没入漆黑的水中。

    在岸上凌汶轩拿回了自己的背包,确认里面的东西完好无损之后,他背起背包,和幽娜顺着原路走出洞穴。

    刺眼的阳光照得凌汶轩和幽娜几乎睁不开眼睛,两人花了好一会儿,才让眼睛逐渐适应了白天的光线。

    天空蓝得如同幽娜的眼睛一般,连一丝浮絮都见不到,杂色被过滤得干干净净,瑰丽地熠熠发光。

    幽娜做了一个伸展动作,打了个哈欠:“重见天日的感觉真好,对了,忘了问神父大人,今日是何年何月啊?”

    “荧星纪元767年4月1日,这可是人所皆知的问题。”凌汶轩头也不抬地答道,他用衣兜里的小刀割着一根粗树枝,边刮树皮边尝试着能否支撑自己另一半身体的重量。

    幽娜惊叹道:“噢!天啊,我居然已经沉睡了整整五年!”

    “你到底是因什么原因沉睡的?”

    幽娜使劲揉了揉脑袋:“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不记得了,我甚至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躺在那副冰馆里了。”

    “是这样吗?那问题可就严重了。”凌汶轩用刚制好的拐杖支撑着身体站起来,他的神情变得严肃,“你听好了,五年前,在这座釉岛发生了恐怖的毒气事件,全釉岛城的百姓无一幸免,而你是这场毒气事件中唯一幸存下来的人。”

    幽娜张大了嘴巴,不敢相信地说:“真有那么可怕吗?这到底是谁干的?”

    “这就是我和我那位护卫修女来釉岛的原因,当然,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寻找七圣物。”凌汶轩从衣兜里掏出一条手绢,“你右腕上的这块烧伤的疤痕是怎么回事?露在外面多影响美观,让我给你系上。”

    紧接着凌汶轩就把手绢绑成活劫系在幽娜右腕的疤痕处,期间幽娜还询问他关于七圣物的事,他便耐着性子跟幽娜讲述,至少他认为让一个没有记忆的女人知道一些秘密也没有关系。

    “你是说你怀疑我是七圣物?你看我哪里长得像七圣物,我可是人啊?”幽娜上下打量着自己的身体问凌汶轩。

    “所以我也奇怪,七圣物探测器上明明标识的就是你。”凌汶轩饶了饶头发,“算了不管了,带你回宛阳见一见圣女大人就会明白了,我们走吧,先返回飞船再说。”

    幽娜点了点头,示意由凌汶轩带路,两人顺着一条黄土小径,很快找到了“天鸟”号飞船。

    “哇!好大的飞船啊!你们就是乘坐这东西抵达釉岛的吗?”幽娜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飞船。

    凌汶轩得意地笑道:“是啊!它的名字叫‘天鸟’号,伊朵莉丝修道院的私人飞船,数年来伴随我经历过无数次的险境,是我最为满意的座驾。”

    “疑?怎么它有被攻击过的痕迹?”幽娜指着右翼上的引擎问凌汶轩。

    “是你们国家的海监船发动的攻击,毒气事件后,沃肯公国对外封锁消息,靠近釉岛海域的外国飞船一律无差别击落,你可以想象一下,我们是花了多大的功夫才登上釉岛。”

    望着凌汶轩一副心疼的样子抚摸着“天鸟”号飞船,幽娜不免有些动容,她将耳朵贴在飞船的一侧,似乎在聆听着什么。

    “喂!你在干什么呢?”凌汶轩不理解幽娜的举动。

    幽娜合上了双眼,就好像真的在听某种声音的样子:“我在听‘天鸟’号的说话声,它好像在说自己还能够翱翔天际,请再给它一次机会,它一定能带着自己的朋友顺利返航。”

    凌汶轩无奈地摇摇头:“你在安慰我吧,飞船怎么可能会有生命呢?”

    “不信的话,你也来听听,真的好像有某个声音在响。”

    于是凌汶轩只好趴在幽娜身旁的位置,将耳朵贴紧飞船。

    “嘟嘟”的咒力通讯器的声音从飞船内传来,这就是幽娜所指的“声音”,尴尬得让凌汶轩头上直冒冷汗,急忙让幽娜与自己一起登上飞船驾驶舱。

    凌汶轩拿起对讲机,话筒那边便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极像瑰熏儿。

    “汶轩听到请回话,我是瑰熏儿,现在位于慕云兮的飞船内,我们的飞船修好了吗?”

    果然是瑰熏儿,看来她已经顺利与那人会面了,现在那人应该就在瑰熏儿旁边,不然瑰熏儿询问的肯定是关于七圣物的事情。

    “我已经尽我最大努力去修了,不能说得上是完全修好,但是起飞肯定没有问题。”凌汶轩明知故问道,“你说的那个慕云兮是谁啊?”

    “就是登岛帮助过我们的人,他是攀狐市特警组的搜查官,飞船上还有一位女警员负责协助他。”瑰熏儿顿了顿继续说,“根据柳玉涵,也就是那位女警员的情报,在釉岛珈莲山有座废弃的实验室,那里埋藏着毒气事件的真相。”

    “那还不简单,你把路线图传输给我,约定好在珈莲山碰面。”

    “好的,不过来的途中要小心海监人员,昨天他们没有发现我们,今天肯定还会加大搜查力度。”瑰熏儿说完就挂断了对讲机,没过多久一张崭新的羊皮纸就从咒力通讯器上的传真口上打印出来。

    凌汶轩把路线图握在手里,转向幽娜道:“我准备出发前往珈莲山,你也与我一同前去。”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荧星传奇之创神坛》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荧星传奇之创神坛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荧星传奇之创神坛》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