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女子林如风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冷王锁妃第四十二章女子林如风
(88106 www.88106.com)    杨柳依依,车水马龙,在辽阔的大道上,两男子相伴而行,后面跟着一大批的车辆,车上面的东西更是应有尽有。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欢乐,说着自己在雪敖国的壮举和对钱多多的崇拜。

    一切都那样寻常,只有前面的两个人是那样不正常。

    ”钱多多我以前还以为你就不是人,听如云说你是金子生的,我现在才发现你有一点人样了。”黑铁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似乎为自己的发现而郁闷。

    ”  哈哈,什么不是人,本公子我可是最有才,最有钱有貌,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的神。小黑子你可是永远不会懂你钱大爷我的世界。”钱多多对着黑铁的头一阵恨铁不成钢叹气道。

    黑铁听了立刻恶心道,”别碰老子的头,听说神的手没有了可以再生,我不介意在你的身上试一下。”心里一阵恶寒,就我还小黑子,黑你妹,你顶多也就是一个钱小人。

    ”让开,让开。”忽然一声声着急的声音传来,钱多多还来不及骂娘,就看到了一批风尘仆仆的人。说风尘仆仆一点都不过,因为主父在凡为了及时回到云圣已经几天几夜没有睡。只是为首的主父在凡依旧如初,留了胡子更显得冷气十足,俊美万分。

    看见钱多多后大喊道,”钱公子,林如云病危,我国的相思断肠红有起死回生之效。如云会在我太子府居住一断时间,你们不要担心。”说着便不等钱多多回答,直奔向太子府。

    病危,怎么会病危,如风的功夫已经今非夕比了,看来自己也要查一下了,报仇的报仇,救命的救命,不然她老爹真的会劈死自己,来个英年早逝。钱多多一个人痛苦的想着,就料到林如风去风羽没什么好事。无奈仰天长叹,这到底是天在玩我,还是命中注定。

    痛苦是暂时的,钱多多还是认为未来是美好的,笑着道,”黑铁我现在有事要离开几天,你这几天内一定要办好此事,把盐用低价卖出去,并且在太子府好好保护如云。”

    ”靠,老子像是这样的人吗?”黑铁骂道,脸上却没有丝毫怒气,反而有点看不透钱多多。你说他爱钱吧!绝对爱,可钱在他眼里却什么也不是。

    ”是,我家小黑黑最乖了。”话还没有说完,钱多多的身影早就不见,他可真不想被黑铁砍了手。

    ”前进。”黑铁沉声道,脸上满是笑意,都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受虐的倾向。想着处理完事情,赶快去太子府找林如云。

    ”是。”一声盖过一声,黑铁也向着城内走去。

    有时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就是这样简单,不是贫富共享,而是可以毫不犹豫的把命交给他人。

    ”林如风这次你死定了。”躲在大街后的一名女子冷哼道,”你以为母后真的可以挡住我吗?我百年前可以杀了你,现在当然也可以。”听到的人一定会以为这是天下最好听的声音,魅惑清纯,如黄鹂碾转翠语,天籁隔音,可说出话却那么冷,阴风阵阵。

    待众人走后,那名女子才缓步露了出来,立刻天地无色,一双美丽的瞳目艳丽无双,红衣似血,上身仅着一件霓裳羽衣,反射着刺眼的光芒,下身鱼边束尾,袖香小靴上尽是赶路时的灰尘,一张小脸上遮光反日,眉若柳丝,锁魂夺魄,口若樱桃,使人不自觉的想要一尝芬芳香甜,发若狂风,顺畅黑滑,随风描绘出一副绝美的山水丹青,眼里发出一股股妖孽的魅光,上身紧紧束缚的地方也变得若隐若现,引人入胜的乳沟,皮肤浅色,吹弹可破,禁忌的诱惑,只会让人如飞蛾扑火般征服,不惜一切甚至是生命。

    骨骼分明,纤长若霜的玉手,轻轻的掩住万千光芒,看着林如风远去的方向,桃唇轻启,冷笑道,”我还会来的!”

    ” 哈哈…”倾刻如羽化成仙一样,消失在大街之上,仅留下天地一抹香。

    又是一天一夜没睡,林如风吃了药一直没有醒来。主父在凡现在只能确保林如风没有生命危险,却不能保证林如风会醒来。他现在才知道林如风身上本来就有毒,而上官倾城的那一剑也间接的打破了平衡,体内真气错乱,那些真气也压不住毒。

    房间里淡淡的温馨,风轻轻而过,房间女子的睫毛动了动,又恢复了平静。府里的人没一个人敢大声说话,他们都知道昨天太子带回了一个人,更是亲自去宫里取来了相思断肠红。

    花开易见落难寻,一夜的无眠,第二天终于来。

    用手一下下的抚摸着林如风的长发,主父在凡看着林如风那日渐显瘦的桃面,眼中心疼逐露。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起舞徘徊风露下,今夕不知何夕。主父在凡期待的想着林如风指点江山时的风华绝代,距人于千里时的冷静俊容。

    这里到底是那里,林如风梦到自己来到了一片花海,每朵花都好像认识自己,向自己伸展着倩体,摇曳生姿。一片的红色,一片的黑色,红黑交融在一起,让人不敢走近,而此时的林如风正在中央。血红的花朵像是一只张着口的巨兽一样,不断吞噬着大地。黑色的花朵更像是黑色的夜空,泼墨一般的覆盖住整个土地,远远看去,像是与天结合在一起,上下起伏,恐惧强大。只是那象征回忆的彼岸花竟在慢慢枯萎,自己的记忆也在一点点流失。

    突然天空中央出现了一道亮光,林如风还来不及细看,空中只回荡着一句,”忘记了就是新的开始,我苦命的女儿!”声里有痛苦,更多的是后悔。

    ”女儿,我到底是谁,我的父母不是早已经死了吗?”林如风如做噩梦般恍然觉醒,冷汗流湿了全身,双鬓间更是汗如雨下。越罢惹人怜爱,好像都快虚化,消失在天际之间。

    主父在凡看着醒过来的林如风,立刻欣喜道,”如风,你醒过来,有什么不适吗?”

    声音像是魔咒一样在林如风的耳边回荡,都没注意到自己的手被主父在凡握着,就像是世上唯一的珍宝。林如风望着四周的雕花木窗和眼前那俊美如神的主父在凡,感到非常疑惑,警惕的问道,”你到底是谁?我又是为什么躺在床上。”话里满是冷意,没有丝毫客气。

    我是谁!主父在凡一阵苦笑道,”你到底是以前就没记住我,还是装作不认识我,不想和我有任何的牵连。”声音里淡淡的忧伤,知道这才是真正的林如风,对任何人都没有好脸色。

    见林如风不想说话,主父在凡还是妥协了。接着道,”那你知道你是谁吗?知道上官倾城又是谁吗?”说到最后主父在凡的语气已经不受控制的越来越冷,刚才的欢喜再也不在。

    其实不是林如风不想说话,而是她已经忘记了一切,她害怕被别人知道,不说话就是最好的保护。林如风骨子里还是她自己,一切靠自己,从没有想过依赖任何人,包括这个一眼就能看出对自己好的人。

    ”我是谁,上官倾城又是谁!为什么想到上官倾城四个字,我的心会有一阵阵刺痛。”林如风望着床顶一遍遍喃喃自语,无神的眼里都是痛苦。

    看着林如风的异样,主父在凡暗想这就是钱多多所说的后遗症吗?这也许对自己是个机会,既然上官倾城不珍惜,那么以后就交给自己吧!

    想到这个可能,主父在凡会心一笑。不知是出于私心还是其他,他竟然不想林如风再想起以前的任何事。毕竟废物三小姐,和亲公主,都不该是林如风承受的。

    想着主父在凡上前抓住林如风的手,平静道,”你是我的太子妃林如风,你因为被人刺杀而不小心失足掉入悬崖,现在失去了记忆。对不起,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你,无论有任何危险我都会把你放到我的背后,不让你有一丝一点的伤害。”真诚的话语让人听不出真假,如果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那么林如风也不会看出丝毫的假。因为这一直就是主父在凡想要说的,只是换了一个方式。

    林如风听着主父在凡的话语,看这个人不像是在说谎,可是自己对于他的触碰虽然不讨厌,但还是有些不喜的,一对相爱的人会是这样吗?

    冷声道,”对不起!我已经失去了记忆,我甚至不知道我是谁,所以你以后不要再把我当成以前的林如风。”说着抽出了主父在凡握着的手。

    意思就是,你还是你,我还是我。

    这就是林如风,亦独断,亦狠心,就算是知道主父在凡的真心,也会毫不犹豫的拒绝。如果可能,她反而更希望自己一个人离开。

    主父在凡强忍住内心的失落感,温和道,”如风我知道,我以后一定会让你重新爱上我。”深邃的眼里全无冷意,就像是一个大男孩,让林如风都止不住深深的看了一眼主父在凡。

    可是这对于林如风来说,本来就是一个爱的谎言。

    ”如风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主父在凡要确定林如风此刻是在演戏,还是真的失忆了。一个人最好的伪装就是做到无物,而主父在凡相信林如风一定是其中的娇娇者,当初什么药丸人皮面具都没有用,就只穿了一件男装,其优雅的气致,摄人的气势,嚣张的姿态,就骗了所有人。就算是高兴林如风给了自己一次机会,主父在凡还是确保万一。

    主父在凡一想到自己以前真的相信林如风是一个男子,就好像吞了一个苍蝇一样苦涩。

    ”启禀太子,这个姑娘恢复的很好,只是脑内好像有一股力量在封闭着记忆。”太医用手捋着发白的胡子信誓旦旦的道,我可以以后每次用金针灸治疗,相信过不了多久就会想起一些事情来了。老脸上全是高兴,好像林如风得了此病,他很激动,很开心,很欢呼。一双眼上全是征服感,却没有看到主父在凡深处的杀气。

    ” 好!你退下吧。”主父在凡看着依旧在床假寐的林如风,”如风你真的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才发现自己从来都不了解林如风,也不可能了解林如风。他刚才明明看到林如风听到太医的姑娘二字动了一下,可却什么都没有说。是呀,堂堂一个太子妃,太医又怎么会说为姑娘。

    用手把被子轻轻的往上拉了拉!主父在凡凝目看着美的不可方物的林如风,深深的刻烙在了心里。不知名的感情在快速生根发芽。

    黑衣慢收,走出了房间,却没有看到林如风暗中的审视与警觉。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冷王锁妃》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冷王锁妃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冷王锁妃》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