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棋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宫杀:请君入瓮第二十章 棋局
(88106 www.88106.com)    向岚站在走廊外,给金丝笼子里的一只绿嘴鹦鹉喂着水,那绿嘴鹦鹉喝足了水,,满足的拍拍翅膀,很是惬意的模样。

    太后看着院子里盛放的海棠,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向岚见状,忍不住道:“主子第一次种花,这海棠便能开得这样好。”

    主仆二人这陶醉在花海中,冷不防耳畔响起一个清丽的女声:“臣妾给太后娘娘请安。”

    向岚辩得声音,忙屈身行礼:“奴婢参见娴妃娘娘。”

    “姑姑快起来吧。”熹贵妃将向岚掺了起来,向岚抬起头,正对上娴妃额角明显的淤青,向岚心里一紧,眼神不着痕迹的看向太后,果然,太后眉心微蹙,显然也是看到了娴妃的伤痕。

    “娴妃额角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太后关切的问道,要知道,女儿家的脸最是娇贵,在这深宫之中,女子对自己的容颜更是格外上心的,一点点小伤往往都会成为致命伤。

    娴妃苍白一笑:“回母后的话,都是臣妾前日自己不小心,在几案上睡着了,醒转时撞到了旁边的香炉,是臣妾莽撞了。”

    向岚见菊香眼神躲闪,想来是闯了祸,有心帮她说话,上前道:“你是怎么照顾你家主子的,当初管事姑姑是如何教你的,还不向太后请罪。”

    菊香正欲欠身,太后有意无意的撇一眼娴妃,淡淡道:“娴妃,想来你有事有心瞒着哀家罢。”

    娴妃忙俯身道:“臣妾不敢。”

    太后的神色变了变,和颜悦色的扶起娴妃:“哀家正巧有一副残棋没有下完,不知娴妃可得空陪一陪哀家。”

    娴妃乖巧道:“难得母后有此兴致,那臣妾就却之不恭了。”

    向岚会意点头:“奴婢这就去准备茶点。”

    向岚走至菊香身旁,轻咳一声:“你陪我一道下去准备吧。”

    菊香应声,走至小厨房,向岚关切道:“可是又做错事了,你家主子可有为难你?”

    菊香点点头,末了又摇摇头,小脸一阵红,一阵青,最后咬住嘴唇,垂下头不说话。

    向岚提点道:“以后做事警醒些便是了,太后那里自有我帮你说话,只记得万万不要有下次了。”

    菊香心中一暖,差点就要将真相脱口而出,但是她深知主子的性子,但凡阻碍到自己主子前途的人,主子绝不会轻易放过,何况她这样卑微又不起眼的奴婢,要除去,简直易如反掌。

    向岚和菊香将准备好的茶点端出时,太后和娴妃的棋局已经有了鼎力之势,向岚放下茶盏,定神细细一看,竟是娴妃娘娘占了上风呢。

    娴妃娘娘外表温柔娴淑,没想到棋风竟然这样果断强势,深藏不露的,不知是娴妃的棋技,还是娴妃本人。

    念及此,向岚的心蓦地往下一沉。

    “娴妃果然好棋艺。”太后的表情淡淡的,似有几分称赞的意思,但细细品来,却总觉得有几分嫌恶。

    “母后说笑了。”娴妃眉眼温柔,“臣妾不过是侥幸。”

    娴妃放下手中的棋子,向岚知道,只要娴妃这一子落下去,自己主子必输无疑,娴妃知道太后不喜欢别人假意承让,但也知道收敛自己,保全太后的面子,果真是进退得宜。

    “可惜。”太后脸上的笑意有些恍惚,“娴妃还是棋差一招了。”

    太后漫不经心的落下手中黑子,抬头看向娴妃双眸:“这世上,哪里有牢不可破的局呢。”

    太后话毕,眸光收紧:“事已至此,你还不打算对哀家说实话吗,你额上的伤究竟是怎么回事?”

    “太后。”娴妃眸光闪烁,却是欲言又止。

    菊香究竟是机灵的,知道主子无意投来的目光背后的深意,她忙跪下,带着哭腔道:“太后娘娘恕罪,不是主子不想说,而是,而是主子不能说,主子是有苦衷的啊。”

    “太后面前,岂有不说的道理。”向岚见自己主子脸色微沉,忙上前提醒菊香。

    这一切,都牢牢的在娴妃的计算之中。

    “这——”菊香想了想,终是打定主意,昂头道,“前些日子,主子去拜访熹贵妃娘娘时,熹贵妃娘娘正生着气,主子被熹贵妃娘娘扔来的经书砸中了额角,询问后才知道,原来熹贵妃娘娘对抄写经书一事痛恨不已,主子想着,抄写经书是为太后祈福的好事,便将此事揽了过来,主子彻夜不眠不休,奴婢劝了好几回,可主子说,这样才能彰显诚意——”

    “够了,菊香,不要再说了。”娴妃脸上是那副贤德的模样,急急对太后说道,“贵妃姐姐和臣妾的心是一样的,都是希望太后娘娘身体康健,只不过姐姐出身习武世,不擅文辞,臣妾才将此事应了下来,臣妾无意邀功,更无意去抢姐姐的那份功劳,请太后明鉴。”

    娴妃说完这番话,心内已是百转千回,眼中却有泪流下来。这番话,看似是未熹贵妃开脱,实则已经将熹贵妃推上了看不见的风口浪尖。

    太后的心中寒意陡生,面上却噙着让人看不透的笑意:“既然如此,哀家也不愿此事让熹贵妃与娴妃生出罅隙,既然如此,哀家就成全娴妃的心意,向岚,传哀家旨意,赏熹贵妃八宝祥云纹玉镯一对。”

    娴妃的心中有些意外,但很快她又有些释然,太后这是护她周全,让她和熹贵妃还能继续做“好姐妹”。

    娴妃走后,太后起身,收起笑意,搭上向岚的手,冷冷道:“哀家的海棠还没有赏完,向岚,你去取一把剪刀来。”

    向岚给太后递上银色的小剪刀,之间太后脸上从容不迫,对着一簇开的极旺盛的海棠剪了下去,没有一丝犹豫。

    向岚看着垂落在地的艳丽花朵,有些惋惜道:“这些花还开得这样好。”

    太后摇摇头,不曾再看一眼地上的花朵,喃喃道:“尾大不掉,末大必折。”

    娴妃不知,她现在这些的伎俩,都是曾经的太后所经历过的,她最大的破绽,便是她的年轻。

    她的算计,都在太后的计算之中。

    (偶会勤快更新滴,希望大家多多捧场哦,JUMY在此谢过大家)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宫杀:请君入瓮》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宫杀:请君入瓮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宫杀:请君入瓮》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