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试探(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宫杀:请君入瓮第二十四章 试探(一)
(88106 www.88106.com)    纳容舒玄从马上下来,嘴角带着期待的笑意,快步走进庭院。

    彼时院子里的栀子花已经谢了,绿色的枝叶却还开的繁茂,惜弱站在树旁的一簇紫薇花前,一如平常般等候他的归来。

    这样的等待,不仅成了她的习惯,也是他的习惯。

    每天最期待的,就是见到她安静等待着他的模样,那使纳容舒玄觉得无比幸福,也让他觉得,那才是他真正想要的家。

    记得有一年的隆冬,纳容舒玄因为公务而回来的稍晚,那天雪下的极大,原本宽阔的管道也变得泥泞难行,纳容舒玄心中着急,奈何雪越积越厚,马匹举步维艰。

    纳容舒玄从马车上下来,夜色深沉,惜弱一定还在等他,这样等下去,她会冻坏的。

    纳容舒玄不顾马夫的呼喊,径自疾奔回家,漫天雪花像一把把尖锐的小刀般刮在脸上,所有的疲累,却在见到守在门外的她时,消失的干干净净。

    他只觉得有一股滚烫的热流,从心间潺潺流下,他激动的想上前紧紧抱住她。

    可是,他知道,他永远都不能。

    惜弱着一身浅粉色碎花锦裙,手里提着一盏琉璃灯,火苗将她的面庞映照的格外温暖。

    见到纳容舒玄终于回来了,惜弱安心道:“哥哥总算回来了。”

    他走上前,触碰到他冰凉的指尖,他心疼道:“这么冷的天,为何不在院子里等,万一熬坏了可怎么办?”

    惜弱轻轻吸一吸鼻尖,浅笑道:“夜路难行,惜弱提着这盏灯,哥哥便不会被雪花迷了眼睛,很容易便能看到。”

    “傻瓜。”纳容舒玄心疼到极致,解下身上的银裘披风,“你竟没穿披风,赶紧穿上吧。”

    “原本也想回去取披风,但我怕走开的那一会,也许哥哥就回来了。”惜弱低下头。

    “那子矜呢?”纳容舒玄责怪道,“竟不知道拿披风出来给你。”

    “哥哥不要怪她。”惜弱抬头解释道,“夜色已晚,子矜是早就睡下了的。”

    纳容舒玄叹口气,喃喃道:“你总是这样设身处地为别人考虑着。”

    雪花落在惜弱的眼睛里,如同一潭清水般盈盈动人。

    纳容舒玄从回忆里醒转过来,见惜弱仍然穿着单衣,急道:“虽说现在是夏末,但早晚温差极大,怎么还穿这样单薄。”

    “哥哥。”惜弱难为情道,“哪有人这么早便穿秋衣了。”

    纳容舒玄将她耳际垂下的一缕碎发轻轻别气,他总是拿她没办法,总是不知道要如何更疼惜她才好。

    纳容舒玄痴迷的眼神,落在不远处的纳容学士眼里,纳容学士忍不住露出一丝担忧,他轻咳一声,纳容舒玄与惜弱同时转头道:“父亲。”

    纳容学士走上前来,看住纳容舒玄:“玄儿,你随为父去书房一趟,为父有些话想对你说。”

    随即他轻抚惜弱消瘦的双肩:“惜弱,你先回房去吧。”

    纳容舒玄见父亲面色微沉,想来是有极重要的事。

    纳容学士的书房布置的古朴大气,屋里点着檀香,极适合读书。

    “玄儿,想必你已接到名帖了吧。”迟疑了一会,纳容学士还是开了口。

    “儿子确实收到了花会的名帖,只是诸位王公大臣的公子均在受邀之列。”纳容舒玄疑惑道,

    “这与儿子,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纳容学士轻叹一口气:“今日午后,皇太后召见了为父,为父也是刚刚才得知,花会是假,选驸马是真,并且——”

    纳容学士深深的看向纳容舒玄,意味深长道:“太后告诉为父,启荣公主真正属意的人,是你!”

    “什么!”纳容舒玄心中大惊,为何公主看上的,居然是自己,他不可置信道,“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纳容学士继续道:“这对很多人来说,都是一件梦寐以求的好事,怎么,玄儿,你不愿意?”

    纳容舒玄沉浸在那片诧异中,他不知道如何回答父亲的话,他的心很乱,甚至,有一丝失落。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脸上是什么样的表情,他的眼前反反复复浮现的,都是惜弱,她流泪的样子,她浅笑的模样,她的一举一动,早已深深刻在了他的心间。

    他都已经选择了退后,难道,就这样静静的守护他,都不允许吗?

    老天,你为何要对我这样残忍,纳容舒玄的视线黯淡下来,就只是那样平凡的心愿,都不肯成全他吗?

    门外传来细碎的脚步声,纳容学士警觉道:“谁?”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宫杀:请君入瓮》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宫杀:请君入瓮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宫杀:请君入瓮》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