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故人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宫杀:请君入瓮第二十七章 故人
(88106 www.88106.com)    农历八月十三,诸事大吉,百无禁忌,正是钦天监定下的花会之日。

    菊花台早已布置妥当,潺潺溪水顺着假山缓缓流下,浪花激起的薄薄水汽中,恍惚映衬出红色长毯上遍布的菊花盆栽,或金黄,或纯白,或赤红,或青绿,远远望去,真真宛若仙境一般。

    这些菊花盆栽后,整整齐齐的陈列着案几,每个案几上都摆着刚刚采摘下来的新鲜水果,拿小风扇轻轻的扇着,顿时果香四溢。

    “娘娘真是心思别致。”翠珊忍不住赞道,“这简单的菊花台,竟能布置得这般美。”

    式微似乎没有留意翠珊的话,翠珊顺着主子的眼神望过去,只见对面一袭玫红色长裙的熹贵妃,正对戏台子上的奴才们指指点点。

    “这戏台,也似乎太过奢靡了些。”翠珊喃喃道。

    的确,这个戏台的柱子全是用赤金打造的,上面雕刻着各色花卉,其中以牡丹居多,以烘托出启荣公主的地位,这些牡丹形态各异,有含苞欲放的,有花压满枝的,技艺娴熟,栩栩如生,最难得的是,每多牡丹花的花蕊都配以上好的红宝石,更显得璀璨生辉。

    光是台柱子,便已如此大费周章,更不需说其他。

    式微有些担心,既然已经无力阻止,只得亡羊补牢,只不知是否来得及。

    门外响起男子的脚步声,想来已经有王公家的公子前来赴会了,式微拍拍手,菊花台上的琴师们便开始奏乐,乐曲轻盈飘逸,使人如沐春风。

    城郊的官道上,飞快的行驶着一辆凤舆鸾架的马车,这马车四面拿上好的丝绸做装饰,镶金嵌宝的窗牖被一帘淡蓝色的绉纱遮挡,使人无法觉察这般华丽的车中乘客。

    丽太妃稳稳地坐在车中,双眸微闭,脸上带着些许势在必得的笑意。(注解:丽太妃《虐心后宫路:桃花依旧笑春风》中的丽贵妃,因为儿子启逸被现太后设计谋害了大皇子而被遣到边疆封地)。

    “它来了。”对面坐着的青衣男子眼中有冷峻的光芒闪动,修长的手指挑开纱帘,果然,有一只白色的信鸽,停在窗格上,轻轻扑腾着翅膀。

    “逸儿,如何,事情办妥了吗?”丽太妃缓缓睁开双眼,低声道。

    “回母后的话,我们安插在戏班里的人,已经都部署好了。”启逸脸上现出一丝恨意,“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母后宽心。”

    “如此甚好。”丽太妃心情变的大好,她甚至可以预见到,当今圣上被刺杀,人头落地的那一刹那,太后的痛心疾首。

    丽太妃看着窗外遍地金黄的落叶,似是有心,又似是无意道:“本宫也总算没白疼凌霄那孩子,若不是有她与我们里应外合,本宫又如何能这么快成事呢!”

    提到那个名字,启逸的心间传来一阵细密的刺痛,那个女子进宫前决绝的神情,成了他心底难以言说的伤。

    他犹豫过,挣扎过,可是最后,她亲手结束了这一切,她说,她只想做对他有用的人,而不是牵绊。

    犹记得她初进府的那一年,她是母亲从那些逃荒的难民中千挑万选出来的。

    没有什么特殊的原因,母亲只是高高在上的看着那群难民,眉眼轻挑:“你们之中,只要有人愿意交出自己的命,本宫就开仓放粮。”

    没有人愿意站出来,自然是没有,这些人逃荒,历经千辛万苦,不就是为了活下来,拿自己的命去救别人,那自己流的血,受的苦,算什么?

    人群之中鸦雀无声,所有人都低垂着头,其实每个人都希望有个人能站出来,只是这个人绝对不能是自己。

    似乎绝望之中,还带着一丝隐隐的希望。

    “没有人愿意吗?”丽太妃轻蔑的笑了,看来,她要找的人,还没有出现。

    凌霄就是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的,她瘦弱无依,只一双眼睛,如黎明破晓前的光芒,划过整个星空。

    她扬着头,一字一句道:“我愿意,只要你保证,她们都会好好的活着。”

    “好。”丽太妃似笑非笑道,“也只有你,配与本宫谈条件。”

    事后他曾问过母亲,为什么就这样留下她。

    丽太妃的回答很简单,一个懂得为别人着想的女孩,她的心一定不坏,必然做不出背信弃义的事情,其二,她在那样的情况下,还能挺身而出,她的勇气,已经注定她能成为一个很好的细作。

    这么好的棋子,自然要放在最合适的位置。

    是啊,她只是棋子,可自己,却偏偏爱上了她,启逸垂下眼帘,无言叹息。

    “启逸。”丽太妃的手重重搭上他的肩膀,“成败在此一举,儿女情长,势必英雄气短,何况,她只不过是一个贱奴。”

    丽太妃丝毫不掩饰眼底的厌恶与不屑,她厉声道:“此次进宫,事关重大,你绝不许见她,决不许!”

    启逸微微别过头,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对她的思念就快要满溢。

    分别前的那个晚上,仿佛还是昨天,仿佛她一直都在。

    启逸将她紧紧的拥在怀里,他抱她抱的那么紧,仿佛要将她揉碎一般,他激动道:“答应我,不要接受母后的提议,不要进宫,不要离开我!”

    凌霄的眼里似乎有隐隐的压抑的泪意,她挣不开他的怀抱,她只得抬起头,眸中倒映着启逸那张布满绝望的面庞,她低声道:“不,我要进宫。”

    “为什么?”他不可置信道,他用力的扳着她的肩,“我不稀罕皇位,我只要你,我带你走,我们离开,好不好?”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们能走到哪里去?”凌霄喃喃道,“你母后这么多年的期待,你的抱负呢,你真的能放下吗?”

    启逸一时间无言以对,边疆贫瘠,又常年刮风,甚至,自从那年离宫后,他再也没等到过春天。

    这里只盛开凌霄花,最卑微,最不起眼,最好存活的花。

    凌霄看到了他眼底最深处的那一丝犹豫,不知为何,她忍不住流下泪来:“这么多年来,是你给了我保护,我曾在心底许下承诺,出生入死,由你做主,如今,到了我该还你心愿的时候了。”

    凌霄淡淡一笑,似是下定决心般,她最后一次握住他的手,轻轻道:“你是英雄,需要抱负。”

    说罢,她无悔转身,她一直忘了告诉他,其实那天,她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口,你是英雄,需要抱负,可你欠我幸福,要拿什么来弥补?

    有些话,永远只能说给自己听。。。。。。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宫杀:请君入瓮》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宫杀:请君入瓮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宫杀:请君入瓮》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