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定情(五)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宫杀:请君入瓮第五十五章 定情(五)
(88106 www.88106.com)    惜弱迷茫的睁开双眼,许是一时间还不能适应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惜弱依旧觉得天旋地转,头痛欲裂。

    看着惜弱不安抖动的长长睫毛,纳容舒玄既欣慰又紧张道:“惜弱,你醒了!”

    惜弱只是别过头,一言不发的紧紧闭上双眸。

    “惜弱,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我知道你怨我。”纳容舒玄眼中一黯,“我只是不愿见你受累!”

    惜弱激动的坐起身来,眼中溢满泪花:“哥哥,如果是为了让我不受累,而要你去那样的地方,你觉得惜弱的心里会好过吗?”

    纳容舒玄无言以对,只是静静的坐着。

    惜弱哽咽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说你已经找到代写家书这样的营生,哥,你把我骗得好苦!”

    “我没有骗你,我确实替人代写家书,只是—”纳容舒玄只觉得此刻多说什么都显得太过苍白无力,若是说出实情,只怕又要害惜弱白白担心,于是纳容只得欲言又止。

    “为什么说不下去了?”惜弱恨恨的拔下发髻上的紫玉蝴蝶簪子,用力掷于地上,痛心疾首道:“我不要这样来路不明的东西!”

    紫玉蝴蝶簪子落在大理石地面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即刻便已碎成了无数片,那溅起的碎片仿佛扎进了纳容舒玄的眼睛一般,纳容舒玄只觉得眼睛疼得快要流出血来。

    他木然的看着碎了的簪子,一动不动。

    良久,纳容舒玄才轻轻蹲下,小心翼翼的拾起簪子残破的碎片,有些尖锐的碎片深深陷入皮肉里,纳容舒玄却似浑然不觉,依旧默默的做着这一切。

    惜弱有些内疚,她不知自己为何要对哥哥生那么大的气,为何要将哥哥辛苦买给自己的簪子狠心砸碎,惜弱不禁懊悔起来。

    纳容舒玄黯淡转身,自始至终,未曾再看惜弱一眼。

    惜弱心如刀绞,来不及再想太多,赤足奔走在冰凉的地面上,从背后紧紧抱住了纳容舒玄,一时间百感交集,泪如雨下,哽咽道:“对不起,哥哥,对不起!”

    纳容舒玄只觉得背后传来熟悉的气息,他松开惜弱环住自己的手,只觉得惜弱一双素手冰凉透骨,心中一紧,再见惜弱赤足而立,已经根本顾不上生气,一把抱起惜弱,轻轻放于榻上,细心为她掖好被角,只默默坐在床沿,有些复杂的凝视着惜弱脸颊上犹自交错的泪痕。

    惜弱紧紧抓住纳容舒玄的手,怎么也不肯松开,纳容舒玄又好笑又无奈,只得出言宽慰道:“你放心,我不走!”

    “哥哥,你这么说,就是原谅我了,是么?”惜弱不依不饶道,苍白的小脸又自责又内疚,甚至还有一丝后怕。

    纳容舒玄轻轻点头,似是自言自语道:“我怎么会生你的气,我又如何生得了你的气。”

    见惜弱额上又开始渗出冷汗,纳容舒玄忙温声道:“我答应你,再也不去那烟花是非之地,再不会让你伤心,现下你只管好好休息,好吗?”

    惜弱听话的闭上了双眼,纳容舒玄深深看一眼惜弱,轻轻合上了门。

    惜弱只是刚好一些,便如往常一般劈柴煎药,她怕自己躺得久了,反让病中的父亲再为自己操心,所以无论如何,她都得强迫自己好起来。

    这回惜弱带了子矜一同上街,惜弱看着往来的人群,欣慰的是,今天没有人再白送这,白送那,失落的是,那个人,没有出现。

    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吗?惜弱自嘲的摇一摇头,从什么时候起,自己竟然对这个人上了心。

    子矜看着干瘪的菜篮,撅嘴道:“今儿个是怎么了,难得我与小姐一同上街,那些个好心人却都不肯露面了!”

    惜弱笑而不语,只暗自加快了步伐,子矜吐吐小舌头,连忙跟上惜弱……

    忽的子矜觉得后脑勺被什么东西砸了一下,生疼生疼,子矜气愤的转身嚷道:“谁,是谁砸我!”

    依旧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丝毫没有人注意到子矜,惜弱心中却忽的升起一股微妙的期待。

    子矜见寻不到“仇人”,只得恨恨的憋着气往前走,冷不防那后脑勺又是一声闷响,这可让子矜彻底恼了,咬牙切齿道:“到底是谁,大白天的和我过不去,我今天非把这小人揪出来不可!”

    惜弱扬声道:“我知道是你,出来吧!”

    其实惜弱心中也不十分确定,只不过接着子矜的名义,虚虚一问罢了。

    谁想只是这一问,这人竟真真招架不住现身了!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宫杀:请君入瓮》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宫杀:请君入瓮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宫杀:请君入瓮》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