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定情(六)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宫杀:请君入瓮第五十六章 定情(六)
(88106 www.88106.com)    “果真是你!”惜弱一颗悬着的心不知为何就落了地,甚至还有一丝丝不为人知的甜蜜和欣喜,她凝视着眼前之人有些尴尬的脸,忍不住微微一笑,只是一瞬间,惜弱便收起笑容,水一般的眸子里带了一丝愠怒和敌意,毫不留情的看向慕容启佑。

    慕容启佑见惜弱前一会还是微笑,下一刻便又换了一副截然不同的表情,心里暗想,果真女人心,海底针,翻脸比翻书还快。

    但是慕容启佑此刻哪还有从前的潇洒不羁,事事从不放在心上,现在只愿眼前人儿愿意原谅自己,哪怕是天上的星星,慕容启佑也定与她摘了来。

    宝丰见自己主子一脸委屈模样,忍不住拿袖子掩嘴嗤笑,别看慕容启佑平时端的是冷若冰霜,到了惜弱姑娘面前,竟难得变成了纸老虎,如何能不好笑。

    子矜此刻也是一头雾水,疑惑道:“小姐,你,你们—”

    “子矜,我们走!”惜弱拉起子矜,转身要走,却被慕容启佑死死拦住。

    慕容启佑憋了半天,才轻轻道:“惜弱,你听我解释,好吗?”

    惜弱冷冷道:“我倒不知,你我萍水相逢,并不熟稔,我为何需要听你解释!”

    子矜心中也是暗暗吃惊,惜弱素日里温柔可亲,从未对人言辞厉色过,怎如今,对这位公子生这么大的气,想必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惜弱,当日是我鲁莽,冲撞了你,但我绝非有意冒犯,我,我也不知为何,就——”慕容启佑说着说着,竟是千头万绪,不知如何开口。

    惜弱生怕他将当日抱她一事说出来,面上已是羞红如霞,出声阻拦道:“当日之事,不提也罢,还望公子自重!”

    说罢惜弱不想再生枝节,转身欲走,冷不防慕容启佑一时紧张,竟用力拽住了惜弱手臂,一张俊脸上写满了不甘。

    子矜没好气的打下慕容启佑的手,冷冷道:“还说你不是登徒浪子,快松手,你会弄疼我家小姐的!“

    慕容启佑从未有过这样窘迫难堪的时候,他从小孤僻,不喜交际,此刻面对心爱之人,更是手足无措,不知究竟要如何做,才能让佳人释怀。

    宝丰终究是看不下去了,上前不平道:“惜弱姑娘,奴才说句实在话,我家公子向来洁身自好,从未逾矩,只是怕这样让姑娘走了,误会就更难以解开,因此无意冒犯了。为着姑娘生气,我家公子心神恍惚,睡不安寝,梦里都在说着姑娘的名字!”

    “宝丰,你—”慕容启佑面上一红,更觉得难以启齿,又忍不住偷偷瞄一眼惜弱,冷不防惜弱也低头瞧着自己,两人目光交织在一起,均是心虚的低了头,面上更热,惜弱洁白的耳垂都被悄悄染红了。

    宝丰打定主子要为主子撮合,不管不顾道:“惜弱姑娘,我家公子知道姑娘清高,明着馈送珍宝,姑娘定然不收,只得暗中帮忙,希望能让姑娘宽心些,不想姑娘竟因为更生误会,实在是冤枉我家公子了,我家公子对惜弱姑娘情真意切,天地可表!”

    一番话停下来,子矜也是瞠目结舌,她不知这中间究竟发生了多少自己不知道的事情,但是看眼下惜弱的模样,分明也是动了情。

    半响,惜弱才微微抬头,声音小的几乎不可闻:“他说的不算,我要听你说!”

    慕容启佑饶是再不开化,也听得惜弱话中的弦外之意,按捺住剧烈的心跳,声音低沉而迷人:“惜弱,我喜欢你!”

    惜弱的心里涌过一阵狂喜,仿佛百花盛开,清风徐来,她置身于绚烂迷人的花海中,真想就此沉醉。

    惜弱怯怯道:“可是,可是我还不知道你姓甚名甚,甚至对你一无所知!”

    “这又何难?”慕容启有解下腰际的血玉麒麟玉佩,轻轻置于惜弱手心,炙热道:“你若是愿意接受我,一个月之后,我在望伊桥等你,届时,我会告诉你我的一切!”

    说罢,慕容启佑又加重语气补充道:“我等你,不见不散!”

    说也奇怪,本来还是晴朗无云的天空,此时却闷闷的拢起不少乌云,只发愣的功夫,豆大的雨珠已经打了下来。

    纳容舒玄肩上扛着米袋,吃力的搬到马车上,管事的不乐意道:“你到底行不行啊,看你一副书生模样,就不是吃这力气饭的!”

    纳容舒玄抬头淡淡一笑,目光坚定:“放心,我行的。”

    雨水骤然而下,落在地面,扬起不少灰尘,管事的见状,囔囔道:“那你可得赶紧着,天下雨了,米受潮了可不行!”说罢自己走到廊下避雨去了,眼睛却是一时也不松懈的盯着纳容舒玄。

    纳容舒玄点点头,奋力的扛起一袋又一袋米,毫不在乎的冲进雨帘,雨水如注,疯狂的打在纳容舒玄身上,不一会,纳容舒玄便已是浑身湿透。

    纳容舒玄却是甘之如饴,他早已经将自己置之度外,为了惜弱,一切都值得。。。。。

    终于将最后一袋米搬上了马车,纳容舒玄面上露出了欣慰的笑意,酬劳虽然不多,但至少是惜弱认为的干净银子。

    纳容舒玄见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又怕惜弱在家等得着急,当下加快脚步向家赶去。

    街道上远远站着一个人,锦衣华服,十八骨的青绸面伞下,露出一张妩媚却又扭曲的脸,这张脸上,写满了各种表情,有心疼,有不甘,还有恨!后面的婢女全然不敢靠近,也只是静静的候着

    纳容舒玄被来人堵得道路,只得抬头,原是启荣公主,纳容舒玄面上有些意外,却还是不卑不亢的行了礼:“小民参见启荣公主!”

    启荣痛心疾首道:“纳容舒玄,你拒绝赐婚,难道就是为了过今天这样的日子!”

    “人各有志,不劳公主费心!”纳容舒玄淡淡道,“如果公主没有别的事,小民先行告退!”

    “纳容舒玄!”启荣朝着纳容舒玄的背影声嘶力竭的喊道,雨水很快淹没了纳容舒玄的背影,直至消失不见。

    启荣缓缓抹去脸上的雨水,不,她也不知,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她只是冷冷道:“回宫!”

    慕容启佑解下身上的鸦色披风,紧紧护住惜弱,将整个披风都兜在了惜弱那边,惜弱丝毫未被雨水淋湿,倒是慕容启佑,身子已经淋湿了大半。

    那边宝丰也是拿自己披风护着子矜,子矜没好气的拿指头戳戳宝丰,瞪眼道:“男女授受不亲,你给我离远点!”直弄得宝丰又好气又好笑。

    终于顺利抵达纳容府,慕容启佑却还是紧紧拥着惜弱不肯松开,只反反复复道:“你一定要来,一定要来!”

    纳容舒玄一路狂奔,纳容府近在眼前,他还来不及喜悦,却被眼前的一幕击得几乎面目全非。

    那是他的惜弱,却被另一个男子,紧紧拥在怀中。

    纳容舒玄一颗心顿时死寂如灰,他颓然转身,踉跄的复又奔跑在雨中,他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不安,也无法控制自己的心碎。

    他就知道,自己的梦,总有一天,是要醒的。

    纳容舒玄紧紧的攥住双拳,指甲深深陷入皮肉里,有血从指缝中缓缓流出,混着雨水,滴落在沥青色的地面,蜿蜒成殇。。。。。。

    (今天发愤图强写了不少字哇,希望大家喜欢,唉,虐心的章节自己写了也觉得挺难受的,呜呜)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宫杀:请君入瓮》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宫杀:请君入瓮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宫杀:请君入瓮》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