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休整西征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穿越之逍遥王第二十九章 休整西征
(88106 www.88106.com)    当齐驭带领众兽回到中部草原边缘时,非常激动地大喊道:“我齐驭带领大队人马又回来啦。哈哈!!”对着众女,右手指着中部影影绰绰的大树说道:“看,那棵大树位置那就是我们的家,走,我们回家。”随后吩咐小熊和小白整理队伍,命令灵逍、小隼和小鹦统管空中,有序进入草原朝大树飞去,让小百灵他们驮自己三十名美女老婆到大树,猿女九姐妹骑着蚁王与大队一起回去,命令众兽沿大路迈着整齐的步伐,按预定的路线前进向大树赶去。

    自己运转轻功飞到草稍,非常潇洒自然,踏着草浪向前飞去。齐驭到肩银白色长发飘向后方,洁白的衣衫在空中沙沙猎响,发出似音爆声高速向前飞去,看上去像一个满弓射出的箭一样。

    众女情眼朦胧看着眼前情景,被迷得痴呆望着远方,在小白领的提醒下,这才想向前飞去。

    齐驭回到大树前,眼前依然没有变化,留下的众兽看到老大回来,纷纷回来上前见礼,“你们在家的兄弟都辛苦了,忙去吧,我要把这房子改造一下,安排住人,一会大队人马要回来。”众兽听令转身离去,齐驭到书屋量好尺寸,下来坐下开始炼制玻璃和镜子,十分钟后炼制完成,飞身到书屋五分钟把玻璃和镜子安装完毕,这得益于他的设计,又重新弄一些铺盖。等众兽全部来到大树下,被大树的雄伟高大所震撼,被老大独特的目光所折服。

    众女来到这就喜欢上这里,尤其喜欢木屋,齐驭没有办法,命令风系魔兽按照自己所给尺寸加工木材,加工二十个底部镶嵌着风系漂浮阵、带平台栏杆的二层木楼,把木楼安置在大树枝杈间,彼此之间错落有致,木楼间用气根做成吊桥相连接,用特殊的连接方式既保证木楼与大树间的连接牢靠,又保证木楼的重量没有全部叠加在大树枝上。在主干最高处枝叶掩映下建立了一个镶嵌漂浮阵的二百平方米平台,平台四面设有楼梯连接下面的木楼通道,平台底部支撑十多根各方斜向支柱,在平台上建设一百平方米六角凉亭,凉亭顶部安装的避雷针连接合金线通到地下,六面镶嵌大玻璃窗户,可通风、可避风、可躲雨、可休闲了望四方的美景。多亏灵逍等部下帮忙,很快在三天时间完成。最后在凉亭南面设有一块木匾,上面刻上“天然居”三个大字,等齐驭带领众女参观完整的天然居,众女立即喜欢上这居住地,蜂儿强烈要求把紫晶蜂王庭搬到这里,齐驭坚决反对,在蜂儿众女坚持下不得改变条件,才同意把后宫人员全部搬到这里。

    齐驭又命令风马和百灵加工木材和石材,在北岸建造新居和训练场,在河北岸又建了一套水车提供饮用和浇灌清水,越河建桥通向南岸,在桥北岸为魔兽饮用水和清洗区。在桥南岸是齐驭生活用水区和洗澡清洗区在河岸两面建设石质护坡台阶,只用一天建设完成,这充分体现了兽多力量大的特点,每一种魔兽都有自己的居住区。又用一周的时间,以大树为中心点,东西南北四各方向及草原四周建设宽阔石板大道,并在生活外围设立了农场,西南部为果园区,东南部菜园区,西北部为旱粮区,东北部水稻区,又在边缘地带建立了饲养区,整个草原建立了相当完善的生活设施。

    田地和饲养由小猿和魔猴管理,现在整个地区已经形成完善的生活小区域。对食草动物的牛马羊等要求轮放制,排泄物统一安排清扫到一个新建两千立方米的大沼气池,解决粮田用肥问题,又解决燃气能源和环境污染问题。

    齐驭来到这个世界已经六个月,从出征到回归中部草原时已过四个月有余,大部分时间是在东征的路上度过,齐驭决定修整三个月,练强兵,练精兵,这个任务就交小熊和小白,空中训练交给灵逍、小隼和大雕。沼气已在厨房和浴室应用,南部水车在不停地旋转,不断地为厨房和浴室提供清水。

    等到姿儿去换润儿去紫晶蜂王国处理政事,把后宫人员搬到这里,顺便把十多个紫晶蜂群安排住守在四方,目前中央草原可以说是固若金汤,就是四方神兽见了也得绕着走。

    由于人员剧增,为满足目前生活需要,又把伙房、浴室扩大。众女也是头一次见着浴室这种新鲜事物,都感到很稀奇,齐驭教学下,学会了蒸气浴、个人盆浴、集体池浴、马桶应用等基本生活设施的使用,爱美爱干净成了众女的天性,以后每天都要蒸洗一遍。

    现在齐驭是无事一身轻,晨练后正在浴室浴池洗澡,当然是在洗鸳鸯浴,齐驭高兴的把赤身裸体的蜂儿和润儿等众女抚弄得娇喘连连,那种呼吸声和香艳的场景,引诱得齐驭欲火大涨,翻身放到准备吃掉,可刚要真刀实枪刚一相交未深入探讨,心悸感又传来顿使心生无力感,片刻休息后心有不甘,先把紫儿等狐女放倒、后弄来九猿姐妹准备吃掉可结果一样,气的大骂老天。这货一手揉捏着紫儿圆润峰挺缠,绕着小香舌,闲下来的一只手抚摸着紫儿下体凸起,紫儿身体一阵痉挛颤抖,空中散发一种闻到的增情香味,刺激的齐驭欲火更胜,吐出香舌,“紫儿,你分泌的那种香味太刺激诱人,老公被你勾引都快忍不住了。”

    “老公这不是因你抚摸刺激人家的身体,动情才分泌的。”紫儿媚眼迷离,一脸春情绯红。

    “不行,我得好好看看。”说完看向紫儿的下体,覆盖一小片倒三角形紫色体毛,角端是凸起,右手又开始揉摸密处,分泌出的体液留到手上,右手拿到鼻前闻闻,正是这种味道。此时这货鼻中热流滚滚而下,下体正在昂扬奋起,忘了自己的德行,在那方面不堪引诱。

    身旁众女看得目瞪口呆,只知道女人有生理周期,自己的男人是怎么了,难道……

    紫儿下体被一只手覆盖住,中指探入密处,刺激的紫儿身体激动颤抖,紫色尾巴覆盖住他的整只手,不断舞动拂弄着,紫儿尾巴被抓住,被抚摸着,紫儿已柔软无力靠在他的身上。

    抓着紫色尾巴放到眼前,看着尾巴上分叉,“紫儿,你的尾巴怎么又六根小尾巴?”

    “老公,这是我们狐族晋级到圣兽的标志,神兽就是九尾。”紫儿颤音说道。

    “这么说,你的其他姐妹也是这样。过来,让老公看看你们的尾巴。”

    众狐女听到召唤,纷纷来到齐驭身边,头发有白色、粉色、黑色、蓝色、绿色、红色、橙色、黄色、藕荷色、灰色等十色,按各自发色命名,让她们把尾巴抬起来,再看她们下体芳草这才清楚,头发颜色和体毛尾巴颜色是一致的,一高兴对她们大肆把玩猥亵一番,泻火后才放过她们,躺在浴池中想着:“下次好好看看九猿姐妹,肯定与众不同,别有一番风味。”

    齐驭现在是痛并快乐着,痛是后宫人数达二百七十人却无一女与之能实现人伦之乐,快乐是有蜂儿众女的陪伴与供他双修。在中央草原逍遥过了一个月,顺便把两个猴群首领提升到圣兽初级,把通讯师分成若干派到收服的领地内,保证领地通讯畅通。

    这日,齐驭做好饭菜大餐宴请众魔兽兄弟,席间齐驭说道:“满桌佳肴,美女陪伴,唯缺酒尔,略显乏味,难免扫兴。”

    小熊笑嘻嘻的来到齐驭面前,“老大,前一段时间我跟你提过,在咱们西面有一群魔猴会酿一种酒,这是大陆最有名的一种酒。老大,你看咱们去把这个猴群收服,不就有好酒喝了。”

    “嘎嘎,猴一、猴二你们哥俩有什么建议?”

    “老大,这好办,我们哥俩中去一个就可收服,到时把酒献给老大等不就行了吗?”这哥俩实力暴涨说话口气都不一样了。

    “好,你们哥俩谁去自己定,另外小熊、灵逍和小百灵中队、小隼带一中队、小鹦带一个通讯团、小狮小黑各带部下、大雕跟我去……”

    “大哥,这次你得让兄弟我去跟老大给咱们露露脸,求你了,哥!”猴二一脸央求之色。

    “兄弟,为了安全考虑,哥修为比你高,你得让哥去,咱哥两谁去不都一样吗?”猴一一听一脸急色,谁不想跟着老大。

    齐驭眼睛一瞪,“尻,你们哥俩别吵了,去外面远点的地方决定后再回来。小白给我派一个中队,你留在家中坐镇。”

    哥俩听后跑到外面自己商量去了。

    “老大,家中不有大嫂在家吗?我给你打头阵。”哪次老大都派自己去征战,小白一脸不解。

    “尻,你过来。”对小白耳朵低声道:“你大嫂们,我都敢不确定她们留下来,现在就指望上她们,做你春秋大梦去吧。咱们辛辛苦苦打下这么大的家业需有人镇守,你看看这人中还有谁比你够资格,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坐镇。”

    “老公,你看我们姐妹是不是也随你一起去?”蜂儿发腻的声音传到。

    齐驭翻着眼睛,心想:“说曹操,曹操到。”对着小白低声道:“怎么样,我没说错吧,赶紧在家守着,把粮食该收的收,保存好。”转身对着蜂儿说道:“嘿嘿,老婆,家里还有那么多姐妹需要管理照顾,我看你就别去了,要不让润儿、妢儿、红儿、紫儿姐妹及九猿姐妹随我一起去,你看怎么样啊?”

    “不行,我离不开你。”蜂儿一脸不愿意。

    “蜂儿啊…”苦口婆心劝说半天无效,只好同意,对着小白一耸肩,看见没有我没说错吧。

    次日早晨,一支队伍沿着河边的石板大道向西疾行。

    齐驭欣赏着河边、道路两侧规划种植的树木,横看成行,侧看成列,心中很满意,小树已长有一人多高,估计两三年后会长成大树。抬目远望西方,山峦层叠,翠绿掩映,命令队伍加快就前进步伐。

    在行进途中,坐在小马身上齐驭把蜂儿、润儿、妢儿、红儿、狐女紫儿弄上自己马背,现在是欲望上头,把玩逗弄五女,大占口舌之快,五女极尽奉迎,任其索求,紫儿正趴在马背为齐驭服务,把齐驭伺候地舒服的直哼哼。

    队伍越过河流,来到南北走向的山前,看到穿过草原的河流源头来自绕过大山南侧溪流。齐驭吩咐众兽以后一定要注意保护水源,这是咱们吃用之水。

    齐驭叫来小熊,“小熊,领我们到你所知道的地方,从今以后只要我们脚踏之地,就是我们的新征服领地。”

    “翻过两座山,看谷间不远处的瀑布,看到一群魔猴,就能找到它们的洞穴,也就找到酒了,那是正宗的猴儿醉酒。”小熊说着,流下口涎。

    随着海拔的升高六百到七百米,发现此地生长类似马尾松或赤松。在马尾松或赤松的根部寄生形状像甘薯外皮黑褐色的菌类植物,采集几个掰开,里面白色或粉红色,这叫茯苓,为寄生在松树根上的菌类植物,采集一些个头大的,年份长的。

    为了体验登山的乐趣,齐驭徒步来到山顶,回望绿草凄凄原野,大树的影子仍恍惚可见。翻过山巅走向峡谷,不时采集遇见一些水果,越过小溪向第二道山顶攀登而去。

    蜂儿等早坐百灵到达山顶,四处观望,等待齐驭的到来。

    齐驭仍在体验登山的乐趣,缓步而行,不急不缓款款而来,在森林和沟壑旁寻找着奇花异草和天材地宝,当齐驭登上山顶之时众女蜂拥而至,向他述说眼前的美景,各各兴奋不已。“各位老婆,平时你们也在山中,眼中经常看到不少美景,不就是眼前的高山景色,何于至此?”

    蜂儿气得媚眼一翻,“老公,我们在草原时没见过高山大川,名山圣景,见了当然高兴,在此美景下顿感心旷神怡。其她几位妹妹,即使身在美景中因智慧未开,还得时刻堤防可能出现的危险,哪有那心情去欣赏,一直都为生存而忙碌。现在不同,心无顾忌,敞开心扉去欣赏美丽的大自然,那心境能一样吗?”

    “什么心无顾忌、敞开心扉,我怎么听不明白?”齐驭在那装糊涂。

    “你气死我了,你怎么这么笨呢?”抬起小蛮胰照着齐驭右脚踩去。

    齐驭啊的一声大叫,扳着左脚在那跳着,直喊着“呀!疼,嘶…”

    蜂儿急忙上前去揉左脚,心疼的揉了一会。

    顺手把蜂儿抱在怀里,“你就跟老公说说吗,老公也不是什么都懂。”

    “老公,你知道我们姐妹为什么死活跟着你,因为我们为你而生,因而不能离开你,再有怕你出现危险,我们还是亲眼看到你的样子,心里才踏实。再说众兄弟的保护,让我们专心欣赏眼前的景色,这不是心无顾忌是什么?就拿紫儿等众狐女姐妹,那天过的不是提心吊胆,能有心情去欣赏大自然?现在已经晋级圣兽化成人形,不用担心晋级出现的天劫问题,当然每天就开开心心的,毫无顾虑、敞开心扉欣赏美丽的大自然。”用手指着蜂女、狐女和猿女等,“你看她们多开心,这一切皆因有你,所以她们对你情深意重、忠贞不二,你没看到她们看你的眼神情意绵绵吗?”

    “不对啊,蜂儿,你使劲跺我脚,我怎么没看到她们心疼我样子?”齐驭一脸疑惑问道。

    “哦?对啊,按道理她们也应心急,脸现忧色啊?”蜂儿一脸疑虑,看着笑意正浓的众姐妹,低头望向他的脚上,一看又气急了,抬起小蛮足踩在左脚上,那双大脚留下一对小鞋印。

    众女立刻笑颜如花,身如风中摆柳,笑声如莺啼鸣。

    齐驭一脸郁闷,妈的,被看穿了,又白挨了一脚,被这些娘们幸灾乐祸。

    袁九妹清纯活泼,蹦蹦跳跳过来,“咯咯,把戏被看穿了吧,你太能糊弄人,差点被你骗了。”

    咦?这小妮子眉清目秀娇俏可爱,身材挺拔蜂腰腴臀前凸后厥,身上到洋溢着一股英气,伸手搂在怀中,感到那身躯在轻微颤抖,“九妹,那啥,老公身心双受摧残啊,既然你自荐枕席来安慰老公,深受感动,为不负美人之意,咱俩就到那边洞房花烛把正事办了吧!”这货说着把手伸进了亵衣内,开始揉捏被斗气开发出来的丰挺。

    弄得袁九妹身心麻痒酥软,整个身体完全瘫入他的怀中,气息急促,不时发出畅快的呻吟声。

    齐驭欲火大涨,下体死死抵在九妹私部,看样子马上就要擦枪走火。

    “老公,前面姐妹正等着你呐。”蜂儿适时一句话惊醒了浸入梦中的二人。

    齐驭看着前面脸露笑颜的众女,“噢,看你们玩得如此开心快乐,以后真得多带你们出去见见外面的精彩世界,要不然把你们郁闷死。但必须把本事练好,不能成为大家的累赘。”

    “好嘞,众姐妹听到这个消息后,肯定兴奋的一夜无眠。”蜂儿一脸高兴。

    “耶!太好了,到外面玩我太高兴,老公我爱死你了。”袁九妹对着齐驭脸亲了一口。

    “我可不想看到你们一个个跟个熊猫似的,都带着黑眼圈,不知情还以为我这个老公整晚欺负你们了。”一手搂着一女,向前走去。

    “哼,你还少欺负我们了,这众姐妹中哪一个你没欺负够。当然也不全怪你,我们也是心甘情愿的,毕竟是你老婆,你有这特权。”蜂儿耸耸琼鼻说道。

    “哈哈!!也是。”回头看到跟在小熊,“有事吗?”

    小熊肥大巨掌往前一指,“老大,你看那个瀑布,在那个瀑布不远处就是那群猴子所在的地方,我已命令猴一带领部下上去了。”

    “让小隼带中队、小鹦带两个通讯大队、小狮小黑各带部下协同作战,你去坐镇,立即行动。”

    “老大,我们一走,你和大嫂们在这的防御力量就薄弱啦,是不是把小狮、小黑他们留下?”

    “尻,你老大我,这点突发事情都应付不了,留下他们有用吗?快去执行命令。”

    “是。灵逍、大雕,老大和各位大嫂们的安全就靠你们啦,告诉弟兄们警惕点。如果出现任何差错,到时我绝饶不了你们,可别怪我不顾兄弟情义。”转身一颠一颠离去。

    “是,小鹦大队听令,向外延伸一公里警戒,凡是靠近不听劝者杀,风狼中队在老大和大嫂四周警戒,作为战略预备队,我和小百灵中队在空警戒,大雕你指挥风狼中队,保护好老大和大嫂安全。”

    “是,灵老大,你放心,我在决不让老大和大嫂掉一根汗毛。”巨大的身影在空中盘旋。

    灵逍把队伍派出,扩大警戒范围,大雕、风狼中队在齐驭等人身边四周警戒,灵逍带领百灵中队在空巡弋,防卫森严。

    齐驭冷眼观看,并未出声,只是暗暗点头,而与众女找到最佳观看地点继续欣赏高岩瀑布飞流直下美景。

    众女在齐驭身边,这些都不是她们所考虑的事情,以一种前所未有的轻松愉快心情,在那欢快欣赏眼前景色,兴高采烈的用手指指点点着,不时传来欢笑声。

    看着开心的众女,却有了一种感悟,原来自己已经是众老婆和这些魔兽兄弟的精神支柱,是他们(她们)心目的天和地。只要自己在,这天塌不了,地陷不了,他们的希望就存在,因此它们就特别注重自己这个老大。自己来到这个世界也是为了生存,但这副担子就已无形压到自己身上,这是一副无法预料的重担,能挑到何时不可预知,只能无奈的摇头苦笑,继续观看眼前的景色。

    急流而下的河水从中间略微凸起山体的下面一个洞口飞出,激起漫天细小的水珠,形成一片淡淡薄雾,阳光照射产生衍射,七色的彩虹霓桥悬挂半空,煞是美丽。瀑布上方山体长着一些低矮的树木,绿色由中心向两侧平缓凹进去,与两侧高起的山峰树木形成两条碧翠沟谷,两座山峰以一定角度过渡到沟谷处。向远处望去,有两座圆滑凸起的山峰遥现。极目远眺白雪皑皑的巨大山峰,颇似一张少女头平枕大地仰视天空的脸部。

    由近及远又由远及近,似乎眼前景色有些怪异熟悉,看看众女又看由远及近景色,恍然大悟,“尻,上方凸起部位长着低矮树木、略微突起山体和下面一个洞口就像一个少女平躺外展的私部,两侧的凸起的山峰就如少女两条收起来的美丽大腿,两座圆滑凸起的山峰就像少女身上两个乳峰,在最远最高白雪覆盖的山峰像一个少女的头部,这意境就用唐朝大诗人李白的《望庐山瀑布》也表达不清楚。这应该改改。”

    把众女招到身边,指着眼前的美景说道:“各位老婆对这眼前的美景有什么发现?”

    “老公,没有啊。”

    “哎?哎?看景要由近及远再由远及近,看近处的两座山峰像什么?再由山峰转向瀑布,瀑布洞口又像什么?上方略微突起山体、长着低矮树木像什么?向远望两座圆滑凸起的山峰像什么?看那座大山像什么?你们好好看看,将来这是一处美景啊。”

    “除了山就是树,没什么嘛?”大部分众女都说。

    紫儿说道:“嗨,嫁人不淑,怎么嫁给你这大色狼。”

    “紫儿,你把话说清楚,我怎么色了?这整体景致是不是接近事实?”

    “错,倒没错,可也不能这么说吗?”

    “紫儿,老公白对你这么好,太伤我心!”捂这胸部做痛苦状。

    “好啦,好啦,是紫儿不对,人家晚间让你随便,怎么样?”

    齐驭一听这句话,两眼放光流出口涎,色迷迷盯着紫儿,真真正正一副色狼相。突然一摇脑袋清醒,说道:“这是一位大诗人所作的诗,人们常常用这四句诗来描写瀑布的壮观景色,原诗是: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诗的意思是瀑布倾泻向下产生磅礴气势和美丽的景色,震撼人的心灵。现在这样改以博一笑:日照西山生彩烟,遥看少女卧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淫河落九天。嘎嘎!!”在那淫笑着。

    众女在听到他的诗后,认真观察起来,诗意表达的景致不差,但就是太露骨。

    “老公,你好有才啊!”

    “蜂儿,不要这么说,要不然老公我会骄傲的。”

    “老公,你吟的诗太有意境、太形象啦,而且越看越像。”

    “润儿,诗强调意境,你很有当诗人的潜质。”一转身抱住妢儿和红儿,“妢儿,你怎么不说点什么?”

    “老公,我说不好,眼前美景实在太迷人啦,你的诗已把眼前美景意境全部包括。”妢儿眉目含情望着老公。

    “那红儿你哪。”

    “老公全听你的,说什么就是什么。”

    俩个好单纯的小丫头,不过让人喜欢,齐驭看着两个小美女老婆想道:“尻,长得这么可爱漂亮,就是不知道啥时能吃到嘴里,这不让人干着急吗?你们这两个小狐狸精想迷死你们老公,狐狸精…哈哈,我还有狐狸精老婆,看看她们去。”

    “蜂儿姐,你看老公在那眼睛发直干嘛?而且带着经常看我们的那种眼神,嘻嘻!不知在打什么主意?”用手用着蜂儿胳膊。

    “润儿,不许瞎说,老公只有看咱们才用那种特殊眼神看,那是爱咱们的一种特殊表达方式。”齐驭并未听见蜂儿维护他的话。

    众女正在一起小声嘀咕着,齐驭想到狐狸老婆,开始寻找紫儿等。

    原来紫儿等狐女正在兴致勃勃观赏景色,来到众狐女身边,他把十一支尾巴全攥到手中,他来个一锅烩,开在众女身上大下其手。其实他身上的味道老远就飘过来,早已熟悉这种味道的众女知道自己的老公已到身边,非常乐意享受这种特殊的调情手段带来的身体快感和心情的愉悦,也验征了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的道理。

    “紫儿啊,你们众姐妹听没听道老公所作的诗?”

    “老公我们听到,老公你咋这么坏呀?”

    “敢这么说老公,挨个惩罚,把香舌伸出,让我吃吃,一个也不能少。”含住闭着眼等待处罚的紫儿香舌,好一会说道:“香,好吃,下一个…”开始逐个品尝,“嗯,蜂儿你捣什么乱?”

    “我就不能加入这个游戏吗?”

    “嘿嘿,可以,下一个。”

    “不行,要多吃人家一会吗。”

    “好好,听你的。”一会后,“亲爱的好了吗?”

    “恩,现在原谅你了。”

    “下一个,润儿,还是那么润滑香甜,别着急,”几分钟后,“下一个。”

    “恩,这是妢儿,哈哈,我的多尝会。下一个”…

    等把最后一名老婆香舌尝完,说道:“这是猿九妹,老公一没给你们起名字,老大就就叫猿依妹,老二就叫猿二妹,…猿九妹。我现在与你们接吻后,又来灵感,我决定把上次我作的那首诗略微修改,应该改成这样:日照瀑前生彩烟,遥看淑女卧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淫河落九天。哈哈!!”

    向四周瞧看,原来紫儿与自己的众姐妹在一侧对着眼前的美景,正在兴高才烈的谈论说笑着。齐驭见状左拥妢儿、又抱着红儿向紫儿走去,边走便揉捏二人双峰,来到紫儿面前。“紫儿你们在这那,可别忘答应老公我的允诺,嘿嘿!老公我非常期待晚间你们的表现。先给老公点利息,就一个浪漫的长吻。”

    “老公,这样可以吗?”说完踮起小脚抱着齐驭,把自己小嘴印在齐驭的大嘴上任其索求。齐驭长吻后说道:“听听老公新做的首诗,日照瀑前生彩烟,遥看淑女卧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淫河落九天。”

    “这还不是一样吗?”在身边的红儿问道。

    “妢儿、红儿这能一样吗?日照瀑前生彩烟说的是那瀑布的情景,没错吧。遥看淑女卧前川,你们看那像不像一淑女躺在那等着她老公样子,哈哈!!”

    “你怎么总这么说呀?”

    “蜂儿,这不表达意境嘛。我再给你们说一首。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不识西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老公,这首诗你又是借鉴来的吧。”

    “聪明,紫儿。我却是借鉴来的,这是一位大文学家游览当地庐山,写下了庐山记游诗。我只改了一字,把庐山变成西山。”

    “为什么叫西山?”

    “润儿,咱家住在何地?”

    “草原巨树屋。”

    “大山在咱们家的何处方向?”

    “按老公教给我们辨别方向的方法,应该在咱家的西侧。噢,这叫西山,那北面就叫北山了。”

    “孺子可教也。我再做歪诗一首:此看成女侧成峰,大小高低色不同。不识鲜花何滋味,只因身在此丛中。”齐驭看着众女,把此地观察到的景色和各位美女老婆发色围住自己的情景表现出来,也倒出自己的无奈心情。

    众女各个美目含泪、面带愧色望着齐驭,齐驭见此情景豁达的大笑起来,为了调剂气氛,说了一个笑话,“某男半夜醉酒回家,误躺魔猪圈,让老婆为其倒水,母猪哼哼数声,某男说:‘不倒就算了,还撒什么娇呢!’伸手摸到猪奶,笑骂道:‘尻,又买劣质皮衣了,还双排扣呢!’”众女听完笑的前仰后合,花枝乱颤。

    小熊这时上来汇报战况,“老大,一切已办妥,这回有酒喝啦。哏喽!”一股酒味喷出。

    “尻,我这个老大挨累,你偷酒喝啦。这什么世道?我怎么有你们这样一群小弟?过来,跟我说说事情经过。”放开二女,向他扬扬手招呼道。

    “嘿嘿,老大这不能者多劳吗!猴一带领的猴群部下最低级别都已八级,这群猴头领才是是八级,你说这仗还能打吗?在小隼的配合下,猴一带着猴群去了之后,这群猴立即向猴一投降。你猜怎么着,这群猴头领是一只八级母猴,正在寻早自己的猴王呢,见到猴一后直接把身体贴在身上。得,这猴一又收了一妃子。”

    “你是不是羡慕他?我说你怎么有股酒味,原来你真偷喝啦。”

    “老大别这么说,这得靠缘分。母猴带领猴一进洞,发现一大水池,里面正是酿制的果酒,猴一收了一些让我交给老大,我就尝了尝,哈哈。”

    “老婆我们走啦,下面的事情已办妥,到下面去看看。”边走着边把手伸出,“拿来吧。”

    小熊无奈的把酒递给了齐驭。

    “姐妹们,走啦,下面有好玩的事情。”蜂儿招呼到,众姐妹呼啦啦跟在后面,向峡谷奔去。小熊在前开道,灵逍护在左右两翼和负责空中警戒,大雕在空中断后,风狼在陆上保护两翼和断后,在众女周围形成安全圈。众人很快来到谷底,看见瀑布落下地方的是几公里的水潭,潭水碧绿,清澈见底,远处飞落的瀑布击在水面上,发出的轰鸣声传出很远,溅起大量的小水珠飞在空中,在阳光的照射下,形成另一道别致的彩虹带。

    齐驭顺着潭边沙堤走向深谷,来到一条溪流入潭口处,那里连着一片荷花塘,宽有五百米,长度在一公里,生长着大量荷花,巨大的浮萍漂在水面,各色的荷花争相绽放,香气四溢争奇斗艳。

    齐驭看到此景,站在塘边,哈哈直乐,“荷花,又名莲花、水芙蓉等,属睡莲科多年生水生草本花卉。花单生于花梗顶端,花瓣多数,嵌生在花托穴内,有红、粉红、白、紫等色,或有彩文、镶边。坚果椭圆形,种子卵形。

    这在我的家乡一个传说,荷花相传是王母娘娘身边的一个美貌侍女——玉姬的化身。当初玉姬看见人间双双对对,男耕女织,十分羡慕,因此动了凡心,在河神女儿的陪伴下偷出天宫,来到杭州的西子湖畔。西湖秀丽的风光使玉姬流连忘返,忘情地在湖中嬉戏,到天亮也舍不得离开。王母娘娘知道后用莲花宝座将玉姬打入湖中,并让她“打入淤泥,永世不得再登南天”。从此,天宫中少了一位美貌的侍女,而人间多了一种玉肌水灵的鲜花。

    我在朗诵一首古诗:泉眼无声惜细流,树阴照水爱晴柔。小荷才露尖尖角,早有蜻蜓立上头。

    再来一首诗: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老公,王母娘娘是谁?”蜂儿问道。

    “西湖是什么?”润儿问道。

    “蜻蜓是什么?”妢儿问道。

    “华池是什么?”红儿问道。

    “南天是什么?”紫儿问道。

    齐驭听到众女所问,脑袋一大,“这张嘴怎么就这么欠,瞎嘞嘞啥,没事找事。”但赶紧嘿嘿一乐,“别吵,一个个给你们解释。王母娘娘是天下女神掌管者;西湖是一个美丽清水湖的称呼,华池是一个温泉旁水池的名称,像刚才见到水潭也可以称呼西湖或华池;蜻蜓是是一种古老的飞行魔兽;南天那是神人居住的地方,来往的神仙必经此通过,这是神凡分界线。”

    “不太明白。”众女纷纷摇头。

    “行啦,这是文化差异,以后慢慢明白。在此地修建一个别墅度假村,经常领着你们过着休闲生活,享受我们夫妻之乐,很惬意,嘿嘿!”

    “真的,太好啦!好向往呀!”妢儿天真的说着。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越之逍遥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逍遥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逍遥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