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魔兽深林 第三十二章    潭边作诗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穿越之逍遥王第一卷  魔兽深林 第三十二章    潭边作诗
(88106 www.88106.com)    刚刚消去一些欲火的齐驭听得此话,欲火又是大涨,张开双臂就要向九妹扑去,忽然传来一声娇喝,使欲火上头的齐驭变得一丝清醒。

    “本来嘛,夫妻之间恩爱很正常吗,为什么遮遮掩掩?”九妹情窦初开,欢好的欲望很强烈,直率性格促使她底气很足辩驳,很不情愿放弃扑入齐驭怀中。

    “不许再说了,现在是欢迎小黑他们归来,不是我们表演大会。少说两句,免得勾起他的欲火,出现无法预料的场面,姐姐答应晚间随你。”蜂儿已有大姐的风范。

    “嗯,姐姐,我听你的。”九妹也一吐舌头,不再言语。

    “老公,他们来啦!”蜂儿轻声提醒到。

    清醒的齐驭轻咳一声,“我看到了,那啥,我先喝点水。”说完拿出饮料喝一口,收回。双手扶着护栏前顶,后撅着坚实的臀部,没办法姿势忧雅,声音沙哑道:“弟兄们,出征的英雄们回来啦,让我们以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凯旋而归,放开你们的喉咙让我们以最热情的欢呼声来庆祝他们的胜利。有手的用手,无手的用脚跺地,但不要把地面给跺坏,否则,我不但要让他修复,还要加倍的处罚他。”回头对蜂儿说道:“蜂儿立即组织姐妹鼓掌,要有些节奏。”转回头,“下面听我命令,预备,开始。”说完带头鼓起掌来。

    霎时间千鸟齐鸣,百兽齐吼,掌声雷动,气氛浓烈,众兽情绪被调动起来,欢迎热情高涨。

    小黑他们大受感动,什么时候见过如此热烈的欢迎场面,一个个挺胸昂头,迈着步伐整齐进入台前场地,其它众兽纷纷避让。小隼他们排着整齐的战斗队形空中飞来,接受齐驭的检阅。

    齐驭扬手,众兽停止嚎叫和鼓掌跺脚。小熊带领小黑他们来到台前,向齐驭敬礼,齐驭回礼。

    小黑和小隼上前会报道:“老大,我们已顺利完成任务,南面收服梅花魔鹿一千一百只七级梅花魔鹿群,一只八级鹿王;西到颜女峰下收服魔鹿,魔马和魔羊和魔牛各一千五百只六级到七级,八级兽王各一只;风狼五百六十只六到七级,八级狼王一只;北面到达河岸收服七色鹿三百七十只六到七级,鹿王八级一只。在我们整个范围内有大量的魔豪猪、魔兔和野鸡等。除七彩鹿外我只把这个兽王带来,把报告完毕。”

    “做得好,知道避重就轻,事半功倍。下面就是七彩鹿吧,身材迷人、神采飞扬,嗯,造形不错,欢迎你们,留下吧。让我再以热烈的掌声欢呼声欢迎小黑它们及新加入魔兽弟兄们。”

    霎时间又是千鸟齐鸣、百兽齐吼、掌声雷动。被收服的众兽情绪也被感染,觉得自己的选择没有错,跟对人啦。

    齐驭又扬手,众兽停止嚎叫和鼓掌跺脚。“蜂儿说两句。”

    “我叫蜂儿,是你们老大的妻子,以后可以叫我大嫂。我代表姐妹们欢迎你们的加入这个大家庭,我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你们这一生最正确的选择,妹妹们鼓掌欢迎新的弟兄们。”蜂儿带头鼓掌,并且非常有节奏感,蜂儿妩媚对齐驭一笑,这一笑媚惑天下。

    齐驭看到后口涎流了多长,一副痴哥相,掌声停了才有醒悟感觉,不顾形象右手摸了嘴巴一把,这才整容说到:“各队有序回归驻地,小黑你们上来。小熊你去把七色鹿安排好。”

    众兽开始回归驻地。小黑他们来到台上。

    “欢迎你们各位加入我们魔兽军团,从今往后你们就是我们的兄弟。”小熊等魔兽在那说道。

    “晚间到我房间,给你们提升实力,小狮领他们下去休息。我已给他们发了当初答应他们的礼物,小黑小隼我不跟你们说客气话啦,报一下需要的礼物数量。”

    这两货在那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所措。气的齐驭大骂,“两个笨蛋。”

    蜂儿见状上前,“你们老大原答应给你们的礼物是首饰和戒指,想好数量报给你们老大。”

    这两货听后非常高兴,小黑上前轻声道:“嘿嘿!老大,你不知道,当初大嫂们带着那些首饰后,我家那几位就一直惦记着,经常在耳边叨咕,烦死我啦,这回老大可给我解决大麻烦。”

    “尻,不会是不让你跟他们同床吧?”齐驭笑着打趣道。

    “嘿嘿,老大这你也能猜得到,你真是我的偶像,我对你的崇拜之情犹如黄河之水滔滔不绝,我对你的仰慕之情犹如大海之波涛连绵不绝…”这两货在那口若悬河。

    “停,赶紧停,我什么时候教你的什么什么犹如大海什么,你这都从哪里听来的?”否则不知这两货说到啥时候,齐驭赶紧叫停,一脸疑惑问道。

    “老大,这是我自己想的。”小黑在那嘿嘿一笑。

    齐驭诧异,这两货真是溜须拍马的人才,“行啦,以后少拿这屁话忽悠我,说个数量。”

    “老大你暂时给我五份,戒指五个。”小黑出口道。

    “等一下,你们家那几个都是黑色,给你们深蓝色的,拿走吧。够吗?要不再给多拿几份?”齐驭逗着小黑道。

    “暂时够了,不够再找你要。”小黑一脸迷蒙。

    “你当你自家仓库,想拿多少就拿多少?过着村没这店,美得你。小隼?”

    “小隼,嘿嘿,老大我和他们不一样,我们实行一夫一妻制,你就给我…”

    “那我就给你一份,表示你对爱情忠贞不渝。”齐驭拿着一份首饰和一枚戒指递向小隼。

    “别介,老大,你能不能多给两份?”

    “你他妈就装吧,想要家庭和睦立即闭嘴,过后找我要。到时露馅我看你怎么办?怎么一点不像我这个老大,你看我拥有多少大嫂,照样家庭和睦。”齐驭传声道。

    “嘿嘿,你是老大,我没法跟你比。到时就…就说你给的,不就没什么问题了。”小孙一脸狡黠。

    “你傻啊,我找的是什么样子你不清楚,你老婆一看就明白,先接着以后再说。”随后转变声音说道:“兄弟恭喜你和弟妹,对爱情忠贞不渝,是我们的典范之一,祝你们白头到老。”

    小隼接过首饰和戒指向老婆跑去,交给老婆,小隼老婆一脸幸福,齐驭看到这种情是一脸无奈,从人到兽都是一样,爱美是雌兽的天性。齐驭安排好众兄弟,领着众老婆走下高台开始游览起荷花塘和水潭。

    齐驭领着众女下的高台经石阶漫步来到石板路,听到‘莎莎’的轻缓脚步声音,与平整的石板路一点也不相称,回头观望,发现众女穿的都是平底短靴、短裙,哈哈一笑,招呼众女,“你们穿的衣服和鞋与美景不相映衬,咱们穿衣戴帽和梳妆打扮要与环境氛围、时代要求相匹配,蜂儿赶紧带姐妹们回去把衣服都换了,我在这等你们。”

    “姐妹们干嘛回去,咱们就在这换吧。”九妹一句话把回去的众女叫住,纷纷驻足拿出衣服和鞋就要当场更换。

    齐驭当场就有点急,这还了得,那不得欲火焚身把自己给烧死。再说,你们春光大泄,以后我还有什么脸面带弟兄们,瞪着眼睛,“慢着,不许在这,全部都给我进屋去换。”

    “老公,这根本没有外人,别人看不到,没事。”心思纯洁、青春活泼的九妹快言快语道。

    “蜂儿,赶快阻止她们,现在欲火还没泄去,你们想让我欲火焚身而死啊。赶快组织她们进屋换衣服。”一把抓住身边的蜂儿小声说道。

    “姐妹们,咱们回屋换衣服,以崭新靓丽的容貌出现在老公面前,给他一个惊喜。回屋!”众女听后纷纷往回赶去。

    气的齐驭眼睛直翻,敢情蜂儿在众女中威望比自己高。倏然发现,妢儿走的急差点没摔在地上,赶紧大喊:“妢儿着什么急,慢点、别摔着;紫儿啊身体未好利索,你慢点…。”片刻众女都回到广厦石屋中。唯独留下齐驭自己欣赏青山、绿水、碧潭与蓝天共一色的美景。

    一刻钟后,一群纱衣罩体的众女依依袅袅缓步走来,步履是那样轻盈,仪态大方。柔顺的各色披肩长发似瀑布般泻下,在修长的玉颈周围,半遮半掩露出一片如凝脂似玉的高挺酥胸,素腰不盈一握,玲珑丰腴的臀部向后高高翘起,裙摆下裸露着一双双白润匀称的小腿,在三寸高跟彩色皮凉鞋衬托下更显颀长秀美,无声妖娆而秀美的莲足在凉鞋缝隙中白里透粉嫩的红色,发出媚惑诱人的邀请。

    清风徐徐,裙摆轻轻地曼舞空中,披肩长发像飞瀑一般缕缕在身前身后浮动滑过,凸凹有致的身材曲线雕琢得淋漓尽致。衣色、发色、鞋色姹紫嫣红、争芳斗艳,身材高挑动人的各女好像一群美丽的仙子从天而降,说不尽的美丽清雅、高贵绝俗,隐隐绰绰的美感身姿慑人心魄,彩色凉鞋的高根碰在石面,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更加衬托出谐高雅气氛。

    紫儿等狐氏众女各个杏眼含笑含俏含妖,水遮雾绕而媚意荡漾,嘴角微微翘起的红唇微张,欲引人一亲丰泽,各色性感诱人尾巴在不停的左右摆动着,这是一群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们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

    九妹、妢儿和红儿长发披肩,淡扫娥眉眼含春,皮肤细腻滑润柔如温玉,不点而赤的樱桃小嘴娇艳若滴,腮边几缕发丝随风轻柔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灵活转动的眼眸慧黠地转动,几分调皮,几分淘气,美得如此无瑕,美得如此齐驭当场想上去那啥占有了。

    齐驭看到此景目瞪口呆,口涎长流,一副*哥痴傻的样子。

    身材高桃的蜂儿体态轻盈,言行举止显出端庄娴雅。紫发如瀑,美目流盼,肌肤如玉,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成熟的少妇风韵。碎步轻摇来到身边,抓住齐驭的胳膊轻摇笑道:“老公醒醒,别发痴了,这不都是你的老婆,早晚还不都是你的女人吗?”

    齐驭马上清醒,毫无顾忌形象,用手一抹嘴巴的口涎,爆出粗口:“妈的,我感觉自己在做梦,就怕鸳鸯梦醒一场空。蜂儿老婆掐一把,看看痛不痛。”

    蜂儿轻掐腰部一把,微痛的感觉传来。抬手拍拍自己的脸蛋,“不是做梦,老婆们求你们一件事,以后不要打扮的这么美丽妖娆,我受不了啦,去清醒一下。”说完跳入潭中,众女愣住,一刻钟后从潭中飞起,踏波而来,雾气升腾身影朦胧。达到岸边,完全不见身上衣物湿迹,来到众女身边,众女才从愣神中清醒过来,霎时粉拳挥舞。

    在远处的小熊见状一拍脑袋,嘟哝道:“这一家人又发神经啦,我们闪。”拉着老婆就跑。

    齐驭赶紧拥住众女出言安慰道:“老婆们,停,你们一人一拳,我都挨几百下,这不能怨我,都怪美色惹的祸。我刚才发现美景,即兴作两手诗首诗,听好:第一首

    凡间仙子

    高台众女彩裙拂,下凡仙子霓裳服;依依袅袅莲足缓,各色柔发清风浮。

    婀娜身姿摇碎步,走姿犹如翩跹舞;三寸彩履穿在足,履根接台妙音出。

    芊芊玉手石栏扶,台前三尺芬芳馥;姹紫嫣红景色附,芙蓉出水不及汝。

    美颜一笑夫君获,二笑亡国江山覆;三笑凡女不出府,世间男儿皆叹伏。

    佳人樱嘴把言吐,丈夫上前听吩咐;拳动腿抬陪练武,沐浴更衣美食腹。

    娇妻上前掐腰部,鸳鸯梦醒水中泭,飞身波踏雾朦胧,莺莺燕语特幸福。

    哈哈,这是第一首,各位老婆给评价一下。”

    九妹带着妢儿和红儿上前说道:“哇,你太有才啦,我好幸福啊,可就是听不懂。”

    没把齐驭鼻子气歪,“不懂你捣什么乱?一边玩去,别影响我作诗情趣。你们想听吗?”

    “想听”众女答道。

    “那好,听好:第二首

    水中看景

    劈石筑厦千百间,落泉青山傍旁边;

    九天美女聚身前,芙蓉脸笑俱欢颜。”

    众女听后,往瀑布、石壁望去,彼此之间互望,各各脸部笑逐颜开,同时又用心形眼神望向一边。

    齐驭带领众女漫步石板路,一起边走边说笑。欣赏着如诗如画的美景。来到瀑布前几十米远的地方,飞溅的水珠潇潇洒洒撒落下,形成烟雨,个别的水珠落到身上,看着眼前的美景和各位美貌的妻子,随嘴说道:“

    侧看景

    潇潇烟雨映晴天,各色仙姿绽笑颜;

    如画如诗皆美景,潭边信步亦得闲。”

    紫儿来到身前,“老公这是你作的诗吗?”

    “难道是你作的吗”齐驭一翻眼睛。

    “我以为又是你借鉴的。”

    “紫儿老婆,借鉴是指在原诗的基础上稍加改动,符合眼前的景色。再说哪来那么多相同或相近景物供我们借鉴,我们家乡有句古话,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这需要达到一种境界随口而出,以后你也会的,走吧。”

    “老公我好爱你啊!”说完依偎在齐驭怀中,撑起庞大的护罩,护着众女搂着紫儿向前走去。来到瀑布下,齐驭撤掉护罩,让众女近前欣赏。这里已被众兽劈山向里整理出观赏石道,落水潭边乱石已被整理,有棱有角的乱石已被处理,防止伤害众女,潭边的石头被摆放的非常整齐合理有秩序。落下的水冲击力非常大,把巨石穿凿成小潭,与远处的整个大潭相连,充盈的落水激起水珠四溅,从小潭流向大潭。众女开始在潭边玩水嬉戏,妢儿和红儿等众女,脱鞋撩裙下到潭边水中,玉腿在水中来回挥舞,一片欢声笑语。透过瀑布缝隙能够看到外面的青山和蓝天。紫儿和蜂儿来到身边,蜂儿说道:“老公,听紫儿妹妹说你刚才又做了一首诗,我猜想诗意是:瀑布流水激起潇潇小水珠,如雾蒙蒙的小雨天,但现在天晴气爽已到傍晚,我们各种发色和衣色美女各个笑逐开颜;青山、绿水、碧潭、蓝天共一色的美景如诗如画,刚刚偷得片刻闲功夫带领众妻子自由潭边散步。我说的对吗?”

    齐驭听到这,双目发出光芒,“哈,这也能找到知音,意思能对九十五以上,哈哈,难得,难得呀!”

    “那你再给我们做一首呗?”

    “蜂儿、紫儿这可不是做饭做菜,吃完了再做,作诗哪有那么容易?”

    紫儿说道:“那你刚才是骗我们的,要是你能再做一首,我们就信服你,要不…晚间我们随你。”

    “哈哈,紫儿、蜂儿这是你们说的,可不许耍赖。听好:

    瀑中景

    碧水青山一片天,小潭水漾溢大潭;

    摇腿摆足频荡水,九色花仙戏潭边。

    怎么样啊?嘎嘎,晚间可有艳福啦,咱老百姓今个真高兴……”这伙得意忘形的唱起来啦。

    两女一听就傻眼啦,感情自己上赶着往套里入,气的两女一跺脚跑了。齐驭在后面直喊,“喂,老婆,你们跑什么,千万别忘了刚才承诺,那啥,晚间一定兑现诺言。”

    “知道了!”空中飘来蜂儿的声音。

    “哇,晚间幸福啦。…”齐驭还在意*着晚间的性福。突然脚面被踩一脚,抬头才发现是九妹、妢儿和红儿瞪着他,说道:“九妹、妢儿和红儿你们干嘛不玩啦,这景色多好啊。”

    “我们已玩半天了,叫你半天你都没反应,等你护着我们出去到别处看看。看你刚流口涎的样子,肯定没想好事,你知不知到你刚才的样子好*荡、好色啊!不过我喜欢。”

    “噢,等我呢,那走吧。”说完一抹嘴巴撑起护罩护着众女向潭边出水口方向走去,到了水落下的范围外撤去护罩,顺着石板道先前走着,九妹、妢儿和红儿陪在旁边说笑,这货把九妹和和红儿搂到怀里,双手开始不老实,按在两人的酥胸上揉捏把玩着,弄得两人娇喘连连,媚眼频抛,春波勤送,一拨人到达水潭出水口的石桥之上。

    “听蜂儿和紫儿两位姐说,老公现已做了四首诗,说的是眼前的景致,但意境又不同,老公你现在还能做首诗吗?要我看呀,是江郎诗才已尽,再也写不出诗了。”九妹激将道。

    “还作诗,那玩应太累、太费脑,不干了。”

    润儿出来说道:“行啦别难为老公啦,咱们好好欣赏美景吧。”

    “我看也是,老公你就是银枪蜡杆头,中看不中用。”九妹又出言激将道。

    “小妮子,信不信我现在把你就地正法。”对着身边的九妹小声说道,“哈哈,你们的激将法对我无用,我做可以,你们敢打赌吗?我做出诗,晚间你们随我心意;做不出,蜂儿和紫儿赌约作废,怎么样?参加打赌的站这边。”说完放开两女手指左侧,转头看向左侧九妹、妢儿和红儿站在那里,其余众女都在另一侧。“嘎嘎,还是我的三个小美人可爱,知道老公所想。”边说边搓手,极像一支多年未沾女色的浪子。脸色一正,抬头仔细观瞧和落下的瀑布入潭情景,顺着水流方向向南望去,思索一会,回头说道:“各位老婆听好,你们众美女的情节一点不带,带一点算我输。

    斜看景

    密洞飞泉罩紫烟,奔雷阵阵响清潭;

    激流涌溅急南下,九曲八盘破碧山。”

    边说边用手指着景致或边做绘声绘色的动作,众女看着景致都不住点头。

    “哈哈,我做完了,三个小美人这回晚间春宵归哥哥啦,可不许反悔呦。”说着搂抱两女继续向前走去。

    “说什么那,几姐妹本来就是你老婆。有什么好得意的,大色狼。”媚眼含春瞥了齐驭一眼。

    “对,你们本来就是专属于我。你老公我还真就好美色,这点我不否认,知我者,九妹也。为什么变成这样,你问老天吧?”说完用右手指着天,不知不觉间来到瀑布的正对面。

    蜂儿出现在眼前,“老公,我们前两天来时经过这里,那好,应对眼前之景,老公再做首诗。只要你能再做首诗,晚间兑现我的诺言。”

    “我看够呛,老公文思枯竭,再也写不出什么好的诗文,可惜啊!”紫儿在那边叹息道。

    “你们这些办法对我无效,我已经被你们骗过几次,使我的心很受伤,我不会再相信了,除非对你们的食言行为作出补偿。”齐驭在眼望天空,微微摇头,装出一副心灵受到伤的样子。

    “什么补偿?”蜂儿见此,弱弱的问道。

    “香吻。”齐驭淡淡说道。

    “好我满足你。”说完上前与齐驭吻在一起,两人在众女面进行长达十多分钟的浪漫长吻。蜂儿媚眼如丝飘向齐驭媚声说道:“老公我作出补偿,你该实现你的承诺。”

    “好,听好:

    望西山瀑布

    日照瀑前生彩烟,遥看淑女卧前川。

    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河落九天。

    怎么样,我没耍赖吧?哈哈。”

    “不行,这不算,这是前几天借鉴别人的诗做的,做首新诗。”蜂儿和九妹等不答应。

    “喂,当初你们可没说什么条件,你们可以反悔,我为什么就不能借用回来。你们不能不讲理,苍天呀,大地啊!问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在那哭天戗地无赖地表演着,把众女逗得花枝乱颤,笑面颜开,胸动腿摇。齐驭表演半天,蜂儿和九妹等就是不答应。齐驭没办法只好观察起近处远处的景致,抬头望天思索半天,看着众女期待中目光,突然张嘴说道:“老婆们,你们听好了,那啥,不做行不行?”

    众女全部跌倒,起身齐声说道:“不行。”声震天边。

    小熊众兽一哆嗦,说了一句:“尻,老大一家又发神经啦,快躲远点。”

    吓得齐驭向后一跳说道:“不行就不行呗,,我听得到,干嘛那么大声、还说的那么齐?”

    “费什么话,快做新诗。”她们心有灵犀,又异口同声大声说道。

    “尻,多亏躲得远,要不然倒霉啦。嘎嘎!!走,上高处。”小熊搂着熊老婆说道,一起躲在远处的众兽都在对小熊老大挺佩服,随着一起上到高处。齐驭是不知道,知道的话肯定把熊头敲得变成菠萝头不可,你就不知道给找点借口,把人叫走。

    齐驭是众怒难犯啊,咳一咳,轻轻嗓子,上前一步,“你们听好,老婆求你们能不能不做啊?”

    “再不快点,晚间谁也不允许碰。”蜂儿在那大发雌威道。

    为了晚间幸福,勉为其难,一咬牙、一跺脚,思索片刻,“好,你们听好,

    望瀑布

    织女织锦不辞劳,银河落下出处高;

    大潭小潭留不住,终归大江起波涛。

    嘎嘎,你们输啦,哈哈!!我赢啦。

    在一起喝咖啡很幸福

    在一起听音乐很幸福

    在一起整理旧书

    腰酸背痛仍觉得幸福

    在一起去逛街很幸福

    在一起去看夜景很幸福

    ……

    如果要被幸福眷顾,你得先找幸福”

    这货在边唱边跳起了舞蹈,把众女气的银牙紧咬。

    在高处看着小熊张嘴说道:“又发神经啦,一会儿各位大嫂弄不好也要发神经,这一家子咋就没有一个正常的呢?嘎嘎,你看看,我没说错吧。黑黑!!”露出一脸狡黠的笑容。

    粉拳、玉腿一起朝刚唱完的齐驭落下,几分后齐驭鼻孔流血,身上鞋印满身,众女见齐驭流血都慌张了,赶紧扶起齐驭,开始全身的抚摸,紫儿柔荑摸到齐驭的下部,摸了两下后,放手把蜂儿拽到一边,轻声道:“姐姐,老公下体膨大,不向有什么问题,鼻子出血怎么回事?”

    蜂儿听后,立即清醒过来,“我知道啦,你知道老公跟我们恩爱时,为什么不看我们私部,他是每看一次,必是这样。哈哈肯定有姐妹未穿内裤,看了她的私部才弄成这样子。一会紫儿问一下姐妹。”

    这些娘们在一起还真把问题分析的八九不离十,齐驭在受到粉拳攻击时,怕伤到众女,就势倒地,众女抬起玉腿踩向自己,狐女众姐妹都未穿短裤,私部全部清楚显现在齐驭眼前,立即把齐驭弄得口干舌燥、鼻孔流血,想不看舍不得,就这样痛苦快乐着。“尻,体毛不同颜色,这私部也太清楚啦。又流血啦。不看啦,我说不看啦,你怎么还让我看。赶紧离开我不就看不到啦,你怎么还不离开。完啦,我早晚死在你们手里。”突然众女全部离开,这才得解放,但众女又马上蜂拥而至扶起自己,齐驭闭眼正在享受安抚,看到紫儿抚摸下体,把齐驭舒服的差点出声,见紫儿弄两下离开,气的齐驭直咬牙,心想着:“紫儿你就不能多弄一会,弄得我不上不下,你知道多难受吗,等晚间有你们狐女好受的。”但齐驭鼻血横流还没阻止,看着全身的鞋印和血迹,说道:“你们别跟过来,我进去洗个澡几分钟就好,在岸上等着。”说完一跃,跳进潭中心,开始在潭水中发动水系魔法冲洗自己。

    在高处的小熊又说道:“尻,又发神经啦,”

    “这已是第三次啦。熊老大,以后干脆把老大就叫三疯。”猴一说道。

    其它众兽一听一哆嗦,小熊翻着眼睛,对着猴一脑门轻敲一下,“尻,老大的外号是你一个小弟可以随便起的,没大没小。愿意找死自己去,别拉着我们弟兄,没看都躲的这么远吗。”

    众女看齐驭也是无可奈何,心中也明白,齐驭这是有邪火发不出去,但众女也没办法。

    几分钟后,一团水雾从潭中升起水面微波点点,快到岸边时雾散人出,到达岸边石板路齐驭与之前一脸一身邋遢样完全不同,又变回潇洒的样子。刚要带着众女向前离去,忽然感觉似有所悟,看看石壁、瀑布、荷塘,看看在低处这刚修建的石路,又向天空云彩看去,向潭北面及身后望望。哈哈一乐,“各位老婆,我免费送你们一首诗,

    看山景

    远看青山石路斜,落泉出处有人家。

    伫足顿望云披帔,莲花不及红晚霞。

    各位老婆怎么样,我只是借鉴,献丑,献丑。哈哈!!”齐驭说完之后非常高兴。

    众女现被齐驭才情迷得媚眼迷离,秋波直送。齐驭看到这更高兴啦,带着众女向前走去。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越之逍遥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逍遥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逍遥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