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荷塘游记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穿越之逍遥王第三十三章 荷塘游记
(88106 www.88106.com)    来到水潭和荷塘交界处,润儿走到身前,说道:“老公,你看这是水潭和荷塘交界处,两边风景不同,好老公你看做一首表达两侧不同风景的诗吗,好不好?”

    “好润儿,你老公我不是诗圣,诗圣、诗仙他们两老人家在我的家乡一千三百年前就去世啦,你老公我已经江郎才尽了,我…呜呜…”刚想再说话的齐驭被润儿用樱嘴给堵上,小香舌立即伸进嘴中,由刚开始的呜呜声变成无声。一刻鈡之后吻毕,想到:“前几天自己所颂的杨万里的《晓出净慈送林子方》—毕竟西湖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可利用那种格式作一首诗,改改也可以。嗯就这办。”看青山、看碧潭、看天空、看荷塘及荷花,思索一下,“好,今天我就满足你们求知欲,听好:

    合景

    青山倒映碧潭中,

    午晚风光各不同;

    霞映莲荷涂翠叶,

    花披彩帔染彤红。

    “怎么样?嘎嘎,文武全才,你们就是打灯笼都找不着这样的好老公,现在我就纳闷了,怎么能让你们这帮瞎猫愣是把我这活耗子给碰上啦,你说屈不屈?”齐驭那是得瑟的嚣张无比。

    “你觉得委屈吗?”蜂儿媚声响起。

    “屈,那是不可能,我哪能觉得委屈,是让你们受委屈了。我高攀你们这些花枝,我实在是太幸福啦!!哈!哈!”,蜂儿一个反问,齐驭脑门的汗差点流下来。

    “尻,老大又发神经啦。”听到笑声的众兽异口同声轻音说道。

    “这还差不多,走吧。”蜂儿媚声道,边走边抱着齐驭的胳膊,双乳不停的摩擦。

    “蜂儿,你胸部肉球现在比原来丰满多啦,但最近一段时间好象没有什么发展变化。”这货色咪咪盯着蜂儿胸部。

    蜂儿听后往自己的胸部瞧去,故意勾引说道:“老公说的对,这一段时间还真是没什么变化,这还不是应为你功课做得不足,晚间给我补上哈。”

    这货打蛇随棍上,“行,没问题。进行胸部运动按摩开发是男人的特长,只有进一步开发它,才能促进双峰更加丰满圆润,才能更好的哺育后代,所以我决定了以后每天牺牲点时间,对你们作几次胸部按摩开发功课。那啥,心动不如行动,就从现在开始,嘿嘿!”说完搬过蜂儿身体,双手按在乳峰之上开始揉捏,弄得蜂儿全身酸软酥麻半挂在齐驭身上。

    蜂儿这才意识到所谓的按摩开发,泛着媚眼,发出轻微呻吟的媚音,“嗯,我的身体除了私部差最后一步外,哪天你不这样开发几遍?喜欢吗?”

    “是吗?蜂儿可不要瞎说,我怎么觉得这些天很忙,又是炼器又是劈山筑屋、又是提升部下实力,我哪有时间开发?不过,嘿嘿!!那种确实喜欢,滑腻柔软让人爱不释手。”齐驭一副色迷迷外加无赖的表情。

    “嗯,喜欢,就多开发人家吗,哈,老公。”抛着媚眼,发着颤音。

    “那肯定的,我还没开发和欺负够呢,你们这辈子都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嘎嘎。”这货一高兴说出了心里话。

    “那是不是开发和欺负够后,就想不要人家?哼,想得美,这辈子赖定你了,而且不但对人家必须负责,还要对人家好一辈子,嘻嘻。”蜂儿一副吃定你的表情。

    “既然要负责,我现在就开发和欺负欺负你,要不然我亏大发啦。”露出男人好色的本性。

    “老公,晚间随你行吗?现在到荷塘了,好好看看美景,多触发灵感,多做些好诗。”蜂儿随被欺负的轻吟娇喘,但还是保持一丝清明。

    “不行,我这是边欺负你、边欣赏两不耽误。”看看身边三个少女没了,“咦?那三个小妖精呢,怎么让她们跑啦。不行我得把她们找回来,那可是我打赌赢得奖品。九妹、妢儿、红儿过来,我还没欺负够呢,想跑没门;不,我把你们还没开发出来呢。”三女快步走过来,依偎在他身上,这货左手抚摸着蜂儿,右手抚摸着九妹,在中间的两女伸出香舌任其品尝,几人在那香艳的腻在一起,几分钟之后才分开。

    紫儿带着媚态十足的狐女姐妹上前,“老公,以眼前荷塘曲桥赏亭为题作一首诗如何?如果让我们满意,给你的奖品就是我后面的同族姐妹怎么样?”

    “好好。晚间你们就洗的干干净净在床上等我吧。”声音嘎然而止,暗酎道:“尻,大话说啦,也不能丢这个脸。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就参考王昌龄的采莲曲:荷叶罗裙一色裁,芙蓉向脸两边开。乱入池中看不见,闻歌始觉有人来。用目前景色人物改一改。嘎嘎,我太有才啦。”脸色一正说道:“观景

    碧水青山一色裁,亭桥一架两边开。

    芙蓉脸笑荷塘立,声闻香逸有人来。

    哈哈,我没说错吧,晚间乖乖等着老公吧”边说边做着动作,那样子要多*贱有多*贱,说着说着,就边动边唱了起来,“我得意笑,又得意的笑,笑看红尘人不老,把酒当个纯镜照…求得一生乐逍遥。”耍起了活宝,气的紫儿众女玉手纷纷伸向他的腰部,突然传出叫声“啊!哎呀,又掐青啦。”

    听到喊声的小熊等众兽又异口同声:“尻,又发神经啦。”

    “熊大哥,你说老大是不是大嫂娶的太多造成的。”小狮在一旁说道。

    “我也不知道,我只记得老大跟我说过,这叫痛并快乐着,这可能是老大的一种逍遥快乐方式吧。”小熊眨巴着眼睛思索道。

    “是这样啊,不理解。”小狮道,对小狮众兽纷纷摇头表示难以理解。

    “尻,你们要是理解啦,你们早就当老大啦,一群井底之蛙。”小熊不屑的说道。

    ……

    “老公啊,如果你再给我们做一首诗,我们不但相信你确实真有才情,而且身心彻底归服于你,诚心服侍于你一生一世。”几女围在身边,用丰满的胸部不停摩挲他的皮肤。

    齐驭一瞪紫儿,洋装怒道:“紫儿,敢情我不作诗,你们对我就虚情假意是吧,此有此理?”“老公,那是为了锦上添花增加情趣罢了,让老公误解此意,紫儿出语不查,知错该罚。齐大才子与众位佳人在荷塘边幽会,结伴同游触景生情作诗多首,以才情夺得众位佳人的芳心,你不想在世上留下这一段脍炙人口、令人向往的浪漫爱情故事吗?老公,你说这不好吗”紫儿一脸骄羞羞、知错的样子,令人怜惜疼爱,但一脸饱含着对那种浪漫情调的憧憬。

    虽难拂美人意,但说作诗就能立马作出来,那不可能,你以为少女情怀总是诗(湿)啊,齐驭脑袋摇得更波浪鼓一样,“紫儿,好是好,我也想与你们花前月下谈情说爱,去经历徜徉在花海、站在明川绝巅上的浪漫之旅,这个不是理想,我想不久就会兑现这个诺言。但作诗不是那么简单的,需要意境,需要灵感,哪能说有就有。”

    “老公,你看我们美吗,你看我们媚吗?”各女向齐驭拿出自己看家本领,绽放自己狐族特有的妩媚之姿,展开无声的柔情攻势,各色毛茸茸尾巴不停轻摆着,向他发出诱人的邀请。

    “美、媚。”这货被紫儿她们的美色媚态弄得神魂颠倒,说着口涎留下。

    “那你为我们做首诗么,我们姐妹晚间随你意。”众女见齐驭已心神不定,加大了鼓励筹码。

    “真的,不反悔。不行,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不可信,不可信。”齐驭一激动却立即清醒。

    “小女子一言,驷马难追。”紫儿小手轻轻的拍在齐驭的大手上。

    这货脑袋一激动,撇开众女看着各处景色,在石桥上来回走着,众女的娇笑声提醒了他,“好,我做。诗圣李白的采莲曲念出来让先大家欣赏,

    若耶溪傍采莲女,笑摘荷花共人语。

    日照新妆水底明,风飘香袂空中举。

    紫儿,你和众姐妹先到桥上配合一下,对,就那样。好嘞,听好:

    赏莲女

    新塘旁侧赏莲女,笑抚荷花与伴语。

    影映鱼游水底清,亭桥佳丽空中举。

    “怎么样,这回你们不会反悔吧。”

    “又是借鉴词韵和诗一首,不算。”紫儿感觉输得太窝囊,腮帮气鼓鼓的都囔道。

    “和诗也是作诗,赶紧过来,你们都是我的战利品,都站我后边,今晚一个也不能少。嘎嘎!!”脸上露出得意的胜利之色,带着众女向前走去。

    紫儿与众女极不情愿跟后面,眨动着大眼睛,好像在谋虑什么。

    来到荷塘东北方向,润儿上来对着齐驭说道:“老公,那些姐妹说:在此地、对此景,如果你能做作一首诗,我们晚间也陪你,随你意。”说完用手一指众女。

    “没问题,你先把听完诗后,让随我意的老婆让她们站在一块,我好确定一下数量。”

    “好的。”转身对其余众女说道:“老公说了,做完诗晚间陪他的站左边。”刚说完,左边站出三十多位美女,齐驭一看口水横流。润儿看着老公的猪哥相一乐,“看什么呢,老公?”

    “看美女,自己老婆别样情。喂,你们先站到后面,不用费二遍事啦,赶紧过来,哈哈,看你们老公的。”脸色一正说道,“大家听好:

    荷塘景色

    几亩荷塘造化开,霞云倒映共徘徊。

    池中映荷影似真,吐水双鱼涌泉来。

    “老公,你耍赖,哪有吐水双鱼?”那些佳丽不干,开始辩解道。

    “各位老婆,难道你们不知道这荷塘是谁设计的吗?所以我说有它就有。别嚷嚷赶紧站身后,想耍赖那是行不通的,走,咱们上前面看看。”前面一大堆美女,后面一小堆美女,前呼后拥这来到荷塘西北侧。

    看到石坝和吐水的双石鱼,众女看到,大声惊呼,“哇,老公说的是真的,石刻的双鱼太漂亮了,咱老公太有才啦,我们好爱你啊!”

    赞誉之声不绝于耳,齐驭听得飘飘然,润儿又上来说道:“老公啊,又有一些姐妹让你以石鱼、荷塘、山景、荷花为题作诗,你看她们就是,她们说只要你作诗,晚间随你意。”

    “你们这帮娘们呢咋就不能消停点,让我休息一下,作诗很费脑筋,很累的。嘿嘿,那啥,你们知道以景物为限制条件做诗啦,做完真的随我意?”

    “老公说,做完诗随他意,你们答应吗?”润儿一转身向姐妹们鼓动问道。

    “老公做首新诗,我们同意你的要求。”众女心里窃喜,本来就是人家媳妇,自己的一切早晚都会毫无保留真正交给他,只是早交和晚交而已,这根本就不是赌注。

    “好好,我也随你们意。”齐驭开始在塘前仔细观察,看到荷叶荷花上飞舞的彩蝶,哈哈大笑,“真乃天助我也,你们听好:

    荷塘即景

    双鱼泉吐漾池流,水映霞光晚影留;

    叶伴芙蓉轻绽蕊,彩蝶曼舞未曾休。

    做完啦,赶快到我后面,嘎嘎!又收一批战利品。”众女乖乖的站到后面。

    “老公,嘻嘻还有一批姐妹想要你以山溪、荷塘、水坝、湖面、喷泉、双鱼为题作一首怎么样?一样条件。”润儿在那嘻嘻笑着。

    “你这娘们怎么这么多事,晚间我先把你办,免得你再拿这个为条件在这多事。”眼睛一瞪

    “老公,这不怪我,姐妹们推举我到你这来的,晚间也陪我如何?”抛着媚眼,发着嗲音。

    “哼,你以为你能跑了,小妮子晚间我先吃了你,好好折腾你,让你在床上躺一周,才解我心头之恨。”齐驭愤愤看了润儿一眼,咬牙切齿道。

    “你以为我不想啊,我还巴不得躺在床上享受你亲自照顾,感觉更幸福。哼!要不是不合时宜、事不可为,我早就先把上了你,生米煮成熟饭之时想反悔都晚啦,哼。”润儿用杏眼瞥了齐驭一眼,抱着齐驭的胳膊深陷胸部乳沟深处,紧紧黏在一起,这根本不像吵架的恋人。

    “你在说什么?想强奸我,还反了你啦,信不信我现在就把就地正法。我真不知道你脑袋到底在想什么呢?”说着用食指轻点润儿秀额,这分明是情人之间在打情骂俏。

    “老公,我没说什么。人家就是想伺候你,把你侍候好,不是条件不允许么。你看,你答应呗?”润儿摇着齐驭的胳膊,不停用峰挺摩挲他的皮肤,让他感受着异样的刺激感觉。

    “好吧,我答应你。”在上面来回走两次,思索片刻之后抬起头,“听好,

    溪入荷塘水坝隔,双鱼石刻漾泉波;

    幽亭曲径存仙子,蝶舞蛩鸣闻踏歌。

    怎么样服啦吧?嘎嘎,跟我斗,你还差点。那啥,润儿领她们都到我后面去,今晚后宫中又多了一些服侍之佳人,床榻之上享受无边的艳福。”说完挺胸抬头,迈开阔步向前走去。

    润儿见机道:“姐妹们鼓掌,庆祝老公又做首新诗。”带头鼓起掌来,众姐妹跟着鼓起掌来,热烈的掌声传出很远。

    小熊听到掌声,“尻,老大那一大家子的人怎么都发神经,哎!”摇摇头。

    “各位老婆,都放松地好好玩一玩,欣赏一下这里美丽风光。”齐驭回身摆手肃静,宣布道。

    “老公,这里是什么地方?”润儿玉指一只前面大山洞。

    “等一会你们一看就知道啦,暂时先保密。”来到洞前,端详石壁片刻,面对岩壁掏出大剑,光芒闪烁的能量剑刃突长出三米,人动剑舞气劲纵横,剑气不停无声无息没入山体,而石壁却没什么变化。齐驭高高跃起,暴涨丈长的剑气在山体洞口侧向一剑立劈而下,剑气入山体岩石毫无声息,未激带起一点石质碎末粉尘。齐驭轻松落到地面,拿出一条长毛巾灌入水属性斗气,长巾飞舞击在石壁上,洞口凸凹不平的石壁瞬间消失一块,露出平整崭新的石壁来,露出了天然岩石纹理,在洞顶上方凿刻出一块石匾,上书大气磅礴的《猴儿酒洞》四个方块大字,转身微笑道:“我就不用多介绍,这四个字你们一定认识,已经知道这洞是用来干什么的,请各位佳丽鉴赏。”说完一弯腰做出恭请之势。

    这段时间,众女没事也就跟着齐驭学习剑法和认字,所以也认得这四个字,逐上前说道:“猴儿酒洞,嘻嘻,猴儿酒原来生产于此地,我们进入这个产酒的地方?”

    “哈哈!!那当然,走,进里瞧瞧,里面可别有洞天,里面是天然的避暑胜地。”领着众女进入洞中,里面有齐驭制造的魔法灯照明,灯光明亮,一点也不显得幽暗,清晰地看见洞顶的清泉顺着洞壁导水槽流入地下蓄水池中。

    “哇,这里好凉快,这里真好玩,我得好好观赏玩耍一翻,老公可以吗?”调皮的九妹蹦蹦跳跳来到身前问道。

    “可以,各处看看吧,但不许搞破坏,这些可是众位弟兄辛勤劳动的结晶,你们一定要珍惜他们的劳动成果。”齐驭抚摸九妹天真的俏脸。

    “嗯,我知道。”骗死人不偿命的天真的脸上洋溢着快乐。

    众女在一层各处参观,九妹、妢儿和红儿带头向里面奔去,众女像欢快的小鸟在里面嬉戏游赏,欢声笑语不听,赞美之声不绝于耳。

    蜂儿与紫儿润儿和猿依妹来到齐驭身边,蜂儿道:“老公,这里的一切都是你的心血结晶,有你的大部劳动成果,而你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我们能生活的更好,幸运使然,跟着你让我们感到一种前所未有、被时刻关爱的幸福,不幸的是我们却不能尽到做妻子的责任,让我们羞愧难当。我知道你在苦中寻乐,而你却忍得很苦,宁可自己在苦撑着,也不愿意伤害我们任何一个人,把我们当作是你生命的一部分,我们每个人都深深地感觉到你这份挚爱、大爱,我们作为你的妻子是非常幸福的,那是一种长久的幸福感。”

    齐驭用手指对着蜂儿的琼鼻一刮,溺爱的说道:“你们以前是个魔兽,但现在是人,是我的妻子、我的女人,我不珍惜你们,谁珍惜你们,如让别人去拥有你,那我不亏大发啦。这些事不只是你们做妻子的问题,也有我的问题,我想问题会很快就会解决的,那时你们都是我的床上禁脔。话说前面,除不方便时期之外,平时都得任我随意欢好。不说这些了,你们不愿听诗么,我就以这里为题现场做一首。”说着观察其四周来,思索片刻,“有啦,猴儿酒:

    大小群猴入洞忙,山中百果酵池藏;

    甘泉酿满七八月,它日邀君美酒尝。

    哈哈,不错吧,这是我的拙作,给评价一下如何?”

    “老公,即把美酒名称和出处一语道明,也把美酒酿制原料和时间和甘泉说出,还表达好客豁达的心情,不错。干脆再以泉为题作诗一首,让我们继续欣赏如何?好不好嘛?”紫儿那双柔荑晃着他的胳膊,撒娇道。

    “这么一说,我还来兴致了,再以这泉为题做一首,得让我好好想想。嗯,叫什么名字呢?”思索片刻,“那啥,就叫洞中观泉吧,

    洞顶滴泉细有声,千辛万苦绕岩峰;

    溪流石壁池中汇,窖满清甜溢酿城。

    几位老婆,给评价一下。”

    “老公,你先才高八斗,出口成章啊,我好崇拜呀。”紫儿杏眼含春秋波频送,把自己的胸部丰挺紧紧贴在他的胳膊上。

    “紫儿不要这么说,评价诗。”齐驭看着紫儿的媚态,不经意间看到她那胸部泄露的春光,嗅着她身上散发的体味,不争气的弯下腰。

    “老公这就是对你和诗的就好评价,我、猿依妹也是这样认为的。”蜂儿接口道。

    “那好吧,这里共有发酵池五十个,每个池子大约都在两千方。咱们上去看看储藏室,将把酿好的美酒经过窖藏,酒味更加香醇甘甜可口,那才是不可多得佳酿。作为你们可没有其她人那么轻松,因为你们是大姐和大嫂,承担的责任和负担越大,所以啊有些东西你们必须知道,也必须承担你们的责任。我在前面领路,跟着我,慢点。”转过几层台阶,来到储存室大厅,推开储存室木质大门进入内部,说道:“整个酒窖一侧分三层摆放方式,储存面积在一千平方米,室高四米五;这样酒窖一共三十个。过两天我还得辛苦一下,做几千个陶缸装酒,你们也不会,咱们没有这方面的人才,这就成了我这个做老大的专职工作。你们进里随便看看吧,我在大厅的一旁待会,有事叫我。”

    拿出一个沙发放在酒窖的大厅中,坐在那里观赏刚陆续续上来发色各异美女老婆。众老婆各个高兴跟他打招呼,但看着看着就发现不对劲,众女嘴中嚼着东西、嘴边还带着残渣。

    刚想招呼众女问个究竟。

    九妹带妢儿和红儿来到面前,九妹直接坐到怀里,妢儿和红儿坐到左右腿上,三女嘴中嚼着东西,九妹含糊不清说道:“老董(老公),这里死狗镇的浩浩池(这里水果真的好好吃)。”

    “九妹啊,你就不能把东西吃完咽下再说话吗?那会呛到的。都是什么好东西,给我几个尝尝。”

    九妹从戒指里拿出几个毛茸茸的东西给齐驭。

    齐驭接过来一看这是猕猴桃,剥掉皮吃起来。边吃边说:“猕猴桃味道不错,你们是怎么得到的?”

    九妹咽下口中的东西,“是猴三让我们随便拿,说我们身上有老公的气味,一闻就知道是大嫂们,你说我们天天腻在一起,身上没有你的味道那不就怪了么。”

    “九妹你先说,猴三是谁?你们怎么知道的?”齐驭一脸疑问。

    “猴三就是这里的母猴,她自我介绍的,这个名字是她老公猴一给取得,我听后笑死我了,这猴一也是,你不会起名字问我老公吗?”九妹在那嘻嘻的笑着。

    “这猴一,有你这样起名字的吗?这不纯粹让外人笑掉大牙吗?没文化就是没文化,我怎么就找不到一个教书先生呢?人才难求啊。唉!暂时只能这样吧。奇怪,她怎么闻到你们身上有我的味道呢?”自己对身上嗅嗅,“没有啊,这怎么可能?”

    “怎么没可能,天天都被你欺负多次,没有才怪?”

    “要是你们身上有别人的味道,敢给我戴绿帽子,我就先杀奸夫,后掐死你们再奸尸。”嘴中恨恨说道。

    “哏哏!!人家就是想找个野男人给你戴绿帽子,你问他们谁敢呀?再说老公对我们这么好,我们上哪找像你这么大本事的好老公?你敢说第二,就没有敢说第一,你说,我们对其他人还能看得上眼吗?嘻嘻,老公我告诉你,现在我们众姐妹对你是情有独钟,没看我们对其它雄兽都不拿正眼看。老公你拿棍子捅我干嘛?”小丫头流露的自然之情惹起了他的欲火。

    “嗯,嗯!”说话时妢儿和红儿二女双峰正被齐驭的双手用精纯熟练手法抚摸蹂躏着,那异常敏感的胸部传来阵阵舒爽的感觉,不堪刺激的二女很快发出呻吟声。

    暧昧氛围和饱含诱惑的声音刺激得齐驭下体迅速膨胀,一柱擎天一下捅到九妹私部。

    九妹本来就是小捣乱,坐在青龙之上不停蠕动着,边蠕动边哼哼唧唧,保持着一丝清明的齐驭弄得站也不是做也不是,几次差点当场春宫大战,直接把九妹、妢儿和红儿吃掉。九妹三女少女情怀调皮天真,但此时没有正确把握轻重、时机、火候,随心所欲容易引火烧身,焚身欲火的齐驭正无处释放,危险随时可能发生。

    “九妹、妢儿和红儿立即下来,干什么都没有分寸。”出来的蜂儿几女立即发现齐驭脸色、呼吸和眼底不正常之处,这才出言阻止。

    就在齐驭逐渐要迷失的时候,蜂儿的一声轻喝使他瞬间增加一丝清醒,把手松开,再想伸手拉住她们的时候,九妹、妢儿和红儿已起身离开。

    她们并没有意识到危险差点降临到自己身上,只是听到声音后一种本能,立即起身离开险境。

    蜂儿几女立即转移话题,“老公,能给我们众姐妹以酒洞、酵室、藏窖、甘泉、美酒为题做首诗吗?”

    齐驭听到后直摇脑袋,这一摇脑袋到清醒,“不行,绝对不行。”

    九妹听到后气得直哼哼,“晚间就别碰我们姐妹。哼!”

    “你们三小妮子过来,把老公欲火勾出来就想跑,没门。赶紧过来。”三女乖乖过来靠在身边,齐驭起来后把沙发收起,站的是前挺后撅,三女来身边一靠,本来齐驭的双手按向妢儿和红儿的乳峰,由于姿势不对直接按在胃部揉摸两下,二女水果吃很饱胃部很满,就问妢儿道:“告诉老公,你们是不是把采摘的水果全部都瓜分啦?”

    “老公啊,猴三说啦,我们吃完后她们再去采摘,没什么关系的。”

    “那酒曲呢?”

    “她说那个东西还没放,这些水果刚洗完。”

    “酒曲没放就好,要不然咱们就很长时间喝不上美酒啦。”对蜂儿一摆手,示意你解决吧。

    “老公,你看水果吃就吃啦,要让它们明天在采摘一些补充一下。”

    “这么办吧,明天你们姐妹与猴一和猴三一起去,小百灵和小隼一同去,多采摘水果大量储存,咱们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即把需酵酒的水果弄得充盈些,也给众人弄些天然美味解解馋,也体验一下劳动的艰辛与快乐,你们看怎么样?”

    蜂儿痛快回答道:“没问题,但有个条件你必须答应。”

    “是作诗吧?我答应。”齐驭开始看起周围的环境景致,沉思片刻后说道:“名字吗?

    酒曲:

    洞溢甘泉散酒香,凿山筑室腹成仓;

    众人采果清馨嗅;佳丽张唇美味尝。

    今日池存迎酵曲,明年花绽逸醇芳;

    石墙浊弃留佳酿,窖贮缸装绵远长。

    好啦,我做完了。各位老婆,咱们出去走走吧。”

    “老公你怎么知道的?”蜂儿道,身体紧紧依靠在齐驭身上。

    “知妻莫如夫,现在你们的诗瘾被我勾了出来,我能不清楚吗?哈哈!!走吧,再呆一会,你们这帮小馋猫把酿酒的果子都给消灭了,蜂儿、紫儿、猿妹陪我去看看情况,润儿带着姐妹出去玩一玩,注意安全,母莲一定不能动。”

    拥着蜂儿三女来到大厅,猴三上前,“老大,你过来啦,你给我们讲讲怎么用这池水和酿酒?”

    “嗯,你们原来是怎么酿酒的?”

    “老大,就是定期往里补充少量水果,少补充水,其他就不用管了,老一辈就这么传下来”

    “猴三?给你改下名字,我的家乡有个齐天大圣孙悟空,传说他神通广大,却也是你们猴类,你们就姓孙吧,你就叫孙珊。你去把你们所有精明的同类叫来,我教你们这水池、酒曲如何应用?咱们这里酵池里水果还剩多少?”

    “谢老大,夫人们只吃了几个池子的水果,还剩十多个池子。”孙珊在那一脸感激地说道。

    “好的,你先去安排一下,然后领我们看一看。”

    “是,老大,我这就去。”孙珊说完转身出去。

    看着孙珊出洞外,对远处一声吼叫,片刻之后,身边静静地聚集三四十只猴子,低的八级,高的九级顶峰,孙珊用猴语交代着,众猴点头随后跟了进来,齐向齐驭和蜂儿等鞠躬行礼。

    带着众猴来到脚下的蓄水室里,“看见脚下这块这样的石板板没有,把挡板放入挡板格中,就是防止水外溢蓄满水池,达到一定高度进入发酵池中,可对发酵池进行清洗,拿起挡板把池水放出进入荷塘。孙珊你去操作试练一下。”

    孙珊拿起挡板放入,又拿出。

    “孙珊你真的懂了?”

    “我懂啦,在发酵室门口也有一块,放入挡板就是拦水进入发酵池中。”孙珊一脸恍然大悟。

    “对,发酵池中我划了一刻度,放入水果到达刻度位置就可以了,放入挡板,这样蓄水池的水就被挡在外侧。走到外面把蓄水板放入格中,咱们这的水果有多少种?”

    “老大,咱们有水果二十种,但有几种不能酿酒,它们成熟后变成干果。也就十五种左右,你看能否先酿三十池子酒。你去办挡板放下蓄水。”孙珊命一个猴子听后,立即跑上前去,把挡板放入格中。

    “好,这些事你自己做主。各发酵池放够水果,然后用魔法挤压果实榨成汁液自然发酵,记住放入挡板防止水流进发酵池,否则,美酒就和蓄水池相通,可就白白浪费了佳酿。每天都要用棍搅拌一下发酵池,给池底打打氧气,这是酿好酒的一个步骤。把这个戒指拿着,不管干果和其它水果,咱们多收集,有备无患。我准备让猴一(孙毅)留在这,让你们在一起把这个基地给我建设好、维护好,做好水果佳酿生产。”

    “没问题,老大,我代孙毅谢谢你。”孙珊身披叶裙躬身一福。

    “走吧,我们到别处看看。”二十分钟后齐驭和三女出来,看到众女在池边高兴地玩得不亦乐乎。齐驭见此心情大好,男人责任与义务么就得撑起让自己女人幸福的这片天,否则如何称得上是堂堂的大男人。笑眯眯盯着三女,“那啥,你们三个就没有什么想法?”

    “我们三个一声未知,一直再学习知识,不知老公为何如此发问?”猿依妹被问得一脸迷茫。

    “那你知道,我为什么把你们三个留下吗?”

    “蜂儿不知。”蜂儿一笑回道。

    “紫儿说说吧”

    “我猜想老公脚踏之处皆为你的领地,原有魔兽皆为你的子民,统一领地建设基础设施,为其提供一个和平安稳的环境,余下更多的时间和精力从事生产,确保丰足生活物资来源,从而提高整体生活质量,使之诚心忠于领地和你。”

    “不错,有眼光,它们既是领地子民,又是护卫大军,也是从事生产的劳动者,它们能力提升越高越好管理,物资生产种类越多、越丰富,劳动成果越丰硕,整体生活水平提高了一个大步,而为领地奉献的生活物资越多,使我们无后顾之忧。反之,如果你强行掠夺的话,那是涸泽而渔,最后众兽离心离德,傻瓜才那么干。领地发展不是一蹴而就、一帆风顺,一旦局部出现重大灾情,我们有丰厚物资储备,可调动各方快速支援,能使灾区平稳度过,快速恢复生产,将损失降到最低。你们将来是整个森林王国母仪天下的的王妃,它们既是你的子民,又是你的兄弟姐妹,所以要相互照顾扶持,这样才能使森林繁荣昌盛、强大起来。”

    “猿妹,想什么呢?晚间想自荐枕席、以身服侍,少妇的成熟丰韵很迷人。”齐驭色迷迷望着猿依妹翘挺丰满的身材,手深入衣内抚摸着丰臀部位,感受那滑腻柔软的手感。

    “嘻嘻,老公,我想的就是怎么把你伺候好。”依妹俏脸绯红,瞥了饱含着那份情愫的一眼。

    “那好啊,晚间我费点力把你这块地给开发,精耕细作彻底变成自家肥田,晚间洗好等我,很期待少女变成女人的那一刻。”说完在臀部使劲摸一把,然后哈哈大笑向前走去。

    “嗯,我洗好一定等着你。”脸色更加绯红,用弱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妹妹,能行吗?我好担心,众姐妹试了多次都未成功,紫儿上次差点失去性命,你就别这样好吗?”蜂儿上前急切问道。

    “他一个正常男人忍的内心很苦,这样也不是办法,我怕早晚要出问题。毕竟我们都是他的妻子,我想试试,总比干靠强。”猿依妹异常坚定地说道。

    蜂儿搂住猿依妹,伸手抚摸她背后的秀发,“傻妹子,我们也不想这样啊,其实他内心的苦我们都知道,我们也很焦急难安,紫儿冒险和他合体,就是想找到一条解决办法么,紫儿你后悔当初决定吗?”

    “姐姐,作为他的女人能够成为他名副其实的妻子,即使死我也不后悔。”紫儿毅然决然。

    “那你想过没有,如果失去你,他的内心所受的打击有多大吗?他属于你的那份情一定随你一起而去,今后他的情感世界因缺失而变得不完整,一生活在自责痛苦中,修为有可能停滞不前。他这个人属于矛盾的结合体,即多情、滥情而又专情,属于他的人多少都收,都诚心挚情对待;不属于他的,再美再漂亮少也无动于衷,这就是他做男人的原则。你们这些姐妹都是我为他选择的,刚开始他是坚决不同意,不过后来与你们有肌肤之亲,就接纳了你们,他是负责任的好丈夫。所以你要做好准备,不要强求,紫儿晚间不要参加了,好好休息。”蜂儿在那有条不紊地安排着。

    “姐姐放心吧,到时我根据情况而定。”猿依妹回答道。

    “走吧,老公在那等我们呢。”三女在一起说说笑笑向齐驭走来。

    众女抚荷闻蕊,天真活波用玉手泼水嬉戏,毫无顾虑快乐享受着眼前的生活情趣。

    齐驭正坐岸边沙发上享受着眼前的温罄祥和情景,“你们唠完了,我怎么感到耳朵有些发热,没有在后面说我坏话吧?”

    “我们说你是大坏蛋、大色狼。”三女齐声说道。

    “哈哈!!知我者妻也。喂,三位美人,你们说这么多美女都是我的妻子,我不欺负你们享受一下,这么好的资源闲置浪费多可惜,暴殄天物是遭天谴的。常人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么,嘎嘎!!”紫儿二女各抱着齐驭的胳膊,在那直点头肯定老公的论调。

    “你呀总有一套歪理,你们也向着他,这样会惯坏他的。”蜂儿玉指点着老公额头。

    齐驭伸手把蜂儿搂在怀里,“你们不惯着老公惯谁?在众雌花之中就我一雄性,我不受宠谁受宠。嘎嘎!!咦?”三个小捣乱从后面上来飞扑到他的身上。

    蜂儿在前面大乐,“看有不惯着你的,哈哈!这回有热闹瞧了。”

    “你就幸灾乐祸吧,喂,三位小美人怎么不玩啦?”身上似挂着三个树袋熊。

    “谁说不玩啦,我们想听你作诗。”九妹说道。

    “九妹,诗意你也不懂,听那干嘛,自己玩去吧。”

    九妹像个小母夜叉,跳下来到身前双手叉着腰,一脚跺到齐驭的脚面上,“哼,听不懂就不能听了,你说出来挺好玩,所以就找你啦。”

    齐驭非常配合把另一只脚搬到搬到腿上,在那吃牙咧嘴的揉着,“请人作诗,需要礼仪,你这么做有辱斯文,有损你的淑女形象,这世道怎么这样啦?这么霸道还讲不讲人权啦?”

    妢儿和红儿在旁媚声说道:“老公,就做一个吗?我们很想听,好吗?”

    两位小美人发话,使得齐驭身体的骨头都差点酥了,赶忙答应道:“好好,两位小美人相求我是有求必应,听好了题目是:

    观景

    甘泉洞溢细无声,塘入银帘水底清;

    手抚荷花留笑语,霓裳飘舞戏蜻蜓。

    好啦,三位小美人我做完了,你们是不是该玩去啦。”

    “我们累啦,赶紧起来,沙发被我们姐妹征用。”九妹伸手拉着齐驭的胳膊。

    齐驭伸手把九妹拽到怀里,大手按到酥乳安抚,大嘴放到樱唇上求吻。

    就见九妹这妮子是一点没有反抗,反而比齐驭还大胆强烈,感情这个小妮子已到青春萌动期。妢儿和红儿也被顺带给强吻啦,当然两女比齐驭还强烈,感情几个小妮子都已到青春萌动期,对异性有着强烈的渴求。

    齐驭高兴想着“半年多了,都快忘记了女人的滋味,这回晚间得偿所愿。”看着几女,在那流着口涎。

    几个小美女趴在耳边说道:“晚间我们等你,你一定到啊。”说完蹦蹦跳跳走啦。

    齐驭这才收起猪哥嘴脸,一本正经,“三位老婆,哈哈哈,感情几个小妮子都已到发情期,啊不,到了青春期。”

    “是不在想,晚间把她们三个给办了呀!”紫儿说道。

    “聪明,这你们都能想到,真是我的贤妻,晚间我只想试试。”

    “老公,如果你要的话,不如先把猿依妹身子要啦,她都准备好啦,她的身体比她们几个都成熟、健壮,如果行再去碰她们,当然我们必须在场,她们几个没深没浅的我们怕出事,你看这样行吗?”蜂儿说道。

    “蜂儿,你们几个想得非常周到,就这么定啦。走,到荷塘中欣赏花。”簇拥着几女走上小桥,向赏花亭走去。

    来到赏花亭中,看着在曲桥和亭中欣赏花的众女,又诗兴大发,

    “塘景

    池光山影色相同,荷叶荷花怒放中;

    水漾轻风腾碧浪,彩衣飘舞曲桥行。

    荷塘全景

    荷叶塘池造化成,莲花莲藕母莲通;

    清风筱筱轻揉茎,水上亭桥闻笑声。

    众女鼓掌,自觉不自觉都已被齐驭文才武略所征服。

    齐驭被掌声刺激的有些飘飘然,在自觉不自觉间开始了畅想。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越之逍遥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逍遥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逍遥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