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狐狸传说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穿越之逍遥王第三十七章 狐狸传说
(88106 www.88106.com)    齐驭当场露了一手烧烤技术,烤熟又点起炭火进行烧烤,在表面烤成金黄色时,又撒上一层芝麻类的调味品,香气四溢,把食物烧烤好后,进行分割,特意留出一块收入戒指中,并拿出大碗,倒出猴儿醉果酒,与蜂儿等众女边吃边喝边唠着。

    大雕、小百灵与小森和小苍它们一起喝酒吃肉插诨打屁,小森问大雕,“老大是什么意思?”

    大雕嘿嘿一笑,“老大是所属魔兽的大哥,你是家中老大,老大就是你的老大,明白吗?”

    小森摇摇头,小苍说道:“大雕哥,老大的老大是什么意思?”

    “尻,你就知道提问题,当初我跟老大,大家都这么叫他老大,我就跟着叫了。百灵跟老大早,知道的事情多,这货太笨,我解释不清,你给讲讲。”

    “嘎嘎,好,我讲,其实这事我还真问过老大,老大给我讲,老大是一各组织头领的俗称,它可以是一个种群王者的代称,也可以是家族掌控者的代称,比如我们百灵鸟头领即可叫王,也可叫百灵老大,所以说老大是咱们这些魔兽的王。这回明白了吗?”

    小森点头表示明白了,“百灵大哥,那咱们老大有多少魔兽部下?”问。

    “大约有两千多只。”

    “那有多少圣兽?”

    “这可是军事秘密,知道后不许瞎说,不多,才一千只左右。喝酒,咋没影了?尻,你们两个跑哪去啦?”

    大雕在那喙一指,“吓得变成小不点,趴在地上呢。”

    “妈的,你们俩咋回事,没事在地上干什么?”

    恢复原状的二兽嘿嘿傻笑,“刚才脚下滑,没站住。”

    “就你们这熊样,还没告诉你另外的信息,听到后你就在地上哆嗦得站不起来,张口直喘。”

    “百灵大哥,那你就告诉我们呗。”耐不住好奇心两兽问道。

    “那你们给我站好,我问你们咱们东面这块区域掌管着是谁?”

    “是神兽啸月银狼,只要高级魔兽都知道,与这有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关系大了,说出来吓死你们。我先问你们,啸月银狼前辈是什么级别?”

    “众所周知,银狼前辈是神兽,哪个级别就不是我等这样魔兽所能知晓的。”小森说道。

    “你知道的银狼前辈以那是前中级神兽,现在是高级神兽,据说综合能力仅低于超神兽,他现在是咱们老大的属下,咱们的顶头上司,魔兽军团的大长老。”小白领在那意气飞扬讲述。

    二兽趴在地上喘着出气,身无一丝力气站起,“百灵大哥,开玩笑咱不带这样打击人的。”

    “尻,说了让你们站好,听后又趴下了,就这点尿性,嗨,素质太差,真是没见过大世面。咱们都是老大、大长老属下,他们也是咱们的上司,你怕什么,咱们是一家人。咱们不给老大、大长老他们添堵,他们就罩着我们,在领地内谁欺负咱们,外面的?他们躲还来不及呢。”

    二兽一琢磨也对,如今我们是老大部下,也是大长老的部下,有老大、大长老罩着,底气十足,那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对视一眼,站起来立马精神抖擞,对着小百灵说道:“百灵大哥,那你就给我们讲讲大长老是如何成为老大手下的?”

    “那你们听好,事情是这样的…”小百灵把事情经过讲了一遍,其中不会忘记把自己和大雕夸奖一番,他们如何英勇与大长老对抗,老大与大长老魔武大战三百回合,如何弄得天昏地暗,湖面巨浪滔天,两人惺惺相惜。机缘巧合之下,老大帮助大长老与小白老大祖孙相认,大长老终于解决困绕多年的心事,最后自动按照约定认老大为主,成为魔兽军团的大长老。

    这两兽一听更来精神了,“自己是老大属下,大长老是高级神兽,在这东部森林那可是王者,以后出去谁不让着自己三分。”这样想着,畅快大口地吃肉、大口喝酒。

    齐驭这时吃完站起身来,“蜂儿众老婆起来,蛇怡赶快醒醒,你们不会怀孕吧?”

    九蛇众姐妹醒后,蛇怡说道:“净瞎说,咱们都没夫妻之实,哪能有啊。快说,召唤我们去干什么?”

    “你们不吃东西,不饿啊?要不晚间咱们来点夫妻之事?”齐驭望着九蛇,眼睛有点放光。

    “现在不饿,不知为什么总是在休眠。我们也想啊,只能暂时让你失望了。”蛇怡一脸遗憾。

    “回去问问大长老,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齐驭安排众老婆回房休息,自己又开始工作。来到正在胡天海地瞎侃的几个魔兽兄弟面前,“你们唠什么呢?这么高兴,让我分享一下。”

    “老大,没唠什么,我们在这扯闲篇,说过去的战斗经历呢。”小百灵回到。

    “嗯,前线传回来消息没有?”

    “老大,我早派出弟兄们回基地联系了,应该马上该有回信啦。”

    “那就再等一下,应该没有什么大问题。小森、小苍知道我为什把你招来?”见二兽摇头,继续说道:“因为这祭台,这祭台是我来到这个世界的象征,祭台在,我人在,我的兄弟们还在。所以让你们守护这祭台,禁制任何人兽接近着祭台并破坏它,还要定期打扫维护,这里已经成为我们森林领地的精神象征,是不允许存在任何亵渎。先设立警戒区、警戒线,过警戒线者杀无赦。一会,我在这里先给你们建好居住之地,不能让你们遭罪。你们两个家族从今往后要团结,一起出击战斗。比如打猎,小森你率家族提前埋伏在一位置,后让小苍它们从空中发现驱赶到伏击之地,小森抓好时机迅速出击,收获比现在单帮强的得多,这就是团结协作的好处。但注意不要无序乱捕烂杀,那样造成生物链断裂,会使食物匮乏。吃喝完了,领我们去找你合适住地方,在天黑前建设好。”

    “老大我们知道哪有好地方,这就带你去。”小苍答道。

    “好,带我去。”齐驭跟着来到附近一处山顶悬崖处,齐驭一乐,这里是下午采石处,在这里能把附近的情况掌握得一清二楚,位置朝南不错,“我就在这里给你开出一处居住之地,小苍看着点我们是如何工作,来改善生活居住环境的,小百灵跟我一起干。”说完足点石壁飞身到达预定地点,拿出霸剑,剑起光芒向崖壁劈去,几分钟时间就劈出一个巨大山洞,有了立脚点效率更高,横向发展先劈出石台窗面,后纵深发展,半小时就把整个六个石室建完,最后聚气成束在北面墙壁棚顶发出冲天一拳,拍拍手结束了工作,细活交由小百灵和小苍完成。齐驭开加工门、窗、床等,一个小时后门窗床安装摆放到位,最后跟尺寸炼制了玻璃,几分钟时间完成一个石室住所,整体完成后教给小苍必要的生活知识后了离开这里。

    大家跟随小森向南面奔去,来到一处山脚低崖处,离地十米的高度有一处不大的山洞,到洞顶地面是斜缓坡,要比小苍之地的石质要差,但凿建一个供小森居住的山洞驻地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来到山洞中仔细观察,这是一个天然的山洞,洞内空间不大,估计它们几兽是挤在一起的,“小森你是全家在一起还是单独分开?”

    “老大,像小苍一样各室分开。”

    “好的,马上开工。”说动起手来。一个小时后完成了五个房间石屋建设,先让小森用火烧成岩浆锻压一遍,加固四壁棚顶,装上的门特意做成里外都能开并自动回位,下雨时可以在里面用门栓闩上,门上部装有玻璃,可观察外面的情况。小森住所完成后,住所交由小森一家。

    来到外面,一只百灵落到肩上,带回来消息,“白长老已到巨树屋坐镇,小白已到达圣虎领地并与之接触,先跟小虎比试,被小虎五分钟打败臣服,并把两个女儿嫁给小虎,说等老大把他儿子提升到圣兽,家业传子就携全家到大草原定居,陪伴白长老听候主人差遣。小熊老大已按吩咐行事,集结队伍向北面进发到达河岸。小鳄等已经兵分两路沿河攻击前进,向上游攻击队伍两天后就可以与熊老大回合,一路向下游攻击的队伍三天后可到达指定地点。”齐驭点点头,传回的消息不错,战略计划已经初步实施。

    一夜无话,齐驭又与众女前来上香,又对小仓和小森叮嘱一番,这才启程向紫晶蜂草原进发。

    齐驭推测从这里向东南而行可直达白老的的住所,向东北是小鳄和小鹤的的地盘,但由于陪蜂儿等女回娘家,顺路游览一下山川美景,只能按原路返回。这一路骑着马逍遥自在,由众女陪伴着向回路赶去。晚间到达紫晶蜂草原东北部,遇见巡逻蜂兵,蜂兵上前面见国王亲王和众王妃,齐驭命令速让蜂雳来见,蜂雳接到消息立即前来见驾,领众兵将跪下,“臣带众将前来迎驾,请我王和亲王及众王妃进营休息。”

    “前面带路。”齐驭吩咐。

    “是,众将听令,卫队前面开路,众将与我护在两翼,一军长带队断后,保护亲王、国王和众王妃的安全,马上行动。”

    大军行动起来,护送进入草原军营,进到大厅,齐驭坐到主位,“蜂雳跟我说说王国情况?”

    “亲王殿下,由于你对我们整个王国进行改革和建设,各部门各司其职,目前王国居民生活正在提高,民心稳定。”

    齐驭询问目前各方面情况,蜂雳一一回答。齐驭在此留住一宿,第二天与众女骑马向中央王庭进发,看着草原美丽的景色,各种鲜花点缀其间,争芳斗艳,众人骑马轻轻踏过,鲜嫩的绿草又恢复原状,鲜红的朝阳照在众位妻子的身上,就像披着彩妆,看到此景张嘴就作诗一首。草原晨景

    翠草无边美丽家,嫣红抹抹映朝霞;

    飞蹄掠绿轻驰过,彩帔披身别样花。

    众妻子听后在那微笑着,齐驭在马上一抖缰绳,风马轻快地向前奔去,众女也追随而去。

    在进入中央王庭的路途中,经过多个蜂群部落,齐驭每次都仔细观察部落生产生活情况,经近半年的建设,比以前是大有改观,自己只能帮一时、帮不了一世,以后的事情得靠他们自己,只有亲自经历艰辛的建设过程,通过积累经验,才能更好的建设家园,珍惜目前美好的生活。一行众人来到王庭,首先入眼的是六部办公地点和居住地,姿儿和六部官员前来迎接,通过六部办公大楼,来到树前王庭木楼。紫儿、猿依妹等对此建筑赞不绝口,蜂儿微笑解释这是用三天时间在百灵和蜂兵蜂将共同努力下建成,齐驭看自己的杰作颇有感慨。

    众人拾阶而上来到一楼大厅,分主次落座,齐驭直接落在主座,抱起蜂儿放到腿上,又把姿儿也放到腿上,双手不自觉地伸入两人衣内按在双峰上开始揉捏,抚摸二女私部。

    六部开始汇报近期王国生产建设,兵员培训,种群发展,蜂群数量等相关事宜,存在问题当场解决,最后只是要了大量的蜂蜜和五支蜂群,并把盔甲交给姿儿让其转交五将,当晚由姿儿等众女在木楼陪寝,说不完的话和逗不完的情,齐驭又是荒诞和痛并快乐的幸福过一夜。

    第二天蜂儿诸女与齐驭对王国部落进行了全面的视察,发现并解决生产建设中存在的问题。当晚又在树屋渡过幸福的一夜。

    次日清晨与众女离开,向蜘蛛谷行去,行在途中收到各方面信息,小熊已领兵在河南岸向东面发动进攻,一路未遇到大的抵抗,与小鳄的部下汇合,并发现不少彩色低级魔鱼,并扑捉不少已让通讯鹦鹉带回荷塘及水潭中放养。小白已进入东部大草原,与风狼接洽,认亲顺利,在那等待齐驭的到来或指示。白老也派出高级通讯的鹦鹉,向几位神兽老友发出邀请,齐聚中央草原商议确立新森林王的事宜。

    齐驭当即发出指示,让小白派出队伍配合小鳄它们的行动,尽早实现河中和南岸的统一,留一只九级风狼暂时带领风狼种群,其余全部到中央草原与齐驭汇合。

    中午草草休息,晚间来到蜘蛛谷,小蛛、紫晶蜂族长各带部下前来谷前迎接,齐驭上前轻握小蛛的柔荑,注视着绝世容颜轻言道:“蛛儿,一别数月,近来可好?”

    小蛛光彩照人的脸部一片平静,“谢君关怀,蛛儿及部下都好,请勿挂念。”

    “蛛儿,这几位是我的妻子。”用手一指身后众女。

    小蛛躬身一福,“小蛛在此恭喜,见过各位嫂子。”

    “小蛛妹妹倾国倾城,魅力四射,让嫂子们都觉一见汗颜。”紫儿落落大方上前搭讪。

    蛛儿给紫儿等躬身一福,明眸一瞥齐驭,樱唇轻开,“蛛儿让各位嫂子见笑了,容貌丑陋难比各位落雁之姿,各位嫂子温雅婉约,风情性感诱人迷醉,令人神魂颠倒,蛛儿自惭形秽,魅力更无法与各位嫂子相提并论。”

    “蛛儿自谦了,妹妹天生丽质、艳美无双,柔情绰态引人无限遐想,令人陶醉痴迷,一言一行牵动世人之心,一颦一笑都教男人心醉、女人心嫉,让人一见难以忘怀,对伊人深刻的思念,所谓伊人、在水一方也不过如此。”紫儿大方一笑盛赞道。

    “蛛儿谢谢嫂子夸奖,那就愧领了。请各位进入谷内吧。”蛛儿在前引路,齐驭等跟着进去。

    “蛛儿你们和紫晶蜂群相处如何?”齐驭看着前方,问道。

    “蛛儿已执行君的指示,在领地内圈养一些低级魔兽,部下生活资源非常稳定。蜂儿大嫂族群与我族生存空间并不相矛盾,互补互利,部下生活水平稳中有升,种族数量有所增加,谢君恩惠。”

    “你们自己做的好,我只是张嘴说下而已。蛛儿跟她们唠唠吧。”与蜂族长打声招呼,向林荫小道走去。

    蜂儿等上前,“蛛儿妹妹,我代众多姐妹,感谢你族的大力支援。这位是紫儿姐妹,这是猿依妹姐妹。”蜂儿说着手指向紫儿和猿依妹姐妹。

    紫儿姐妹上前与小蛛见礼,“打扰妹妹啦。”

    猿依妹姐妹也上前与小蛛见礼“打扰妹妹啦。”

    “能与各位嫂子相见相识是蛛儿荣幸,没有各位帮助,哪有今天,君对我们的大恩大德,蛛儿今生无法回报,在此说声谢了,只能尽心做好工作,照顾好嫂子,已让妹妹惭愧万分。”

    ……

    齐驭站在山巅的石亭内默默地望着隆隆而下的飞瀑,山风徐徐,吹得他的三寸长的银发在空中摇曳,时而偏向一侧,身边站着绝世美女,翠绿的秀发在空中舞弄,时而调皮地拂抚面颊,两人默默无语,默契望着飞流直下的瀑布,好像彼此在用心语交流,久久…

    “为何如此执著?”

    “漫步林荫小路,踏歌而行,一段路镌刻一段回忆,一首歌铭记一生情,一首曲弹唱今生。”

    “每一台阶都会引起片段回忆,失去的是快乐,忘记的是微笑,只是时间长河中徒增一滴悲伤罢了。”

    “用心感受,有时那感觉也是一种幸福,它时刻萦绕在我的身边。”

    “身有了栖息之地,但心在天涯海角漂泊,在某不经意的瞬间遗失了一样东西,那是幸福。”

    “心中牵挂一个人,也是一种别样的幸福,翩翩而来、默默静伴、悄悄辞去也是彼此情长。”

    “就如眼前落叶,逝去了青春韶华,空留一世寂寥与落寞。岁月是一条回忆长河,学会忘却,抛弃忧伤与孤怨,把握眼前,才能得以解脱,获得新生。”

    “忘记?一个人寂寞的时候,想起那个人,心中虽波澜不惊,但很难忘却,思念很美。”

    “思念让人惆怅,让人幽怨,让人落寞,世上没有让人牵挂一生的完美之人。”

    “我心底已有自己钟情的完美之人,只是缘浅。但为了那份情、那份爱、那个一直在心底的人,而甘心静静的选择一个人生活,我愿作他一世知音。”

    “我再弹一曲《竹林听雨》,过段时日移植翠竹于此,增添些许趣味而已。”说完坐在亭内的石椅上,手抚琴弦,铮铮之声霎然而起,似一阵阵急来骤雨,和鸣着眼前的飞瀑之声,时而雨停风习,青竹翠叶摇弋,时而细雨绵绵,声声似敲击片片叶面之上,虽自然安静,但也透出一丝孤寂。声音嘎然而止,起身离去,留下一声长长的叹息,‘唉!’,这一声叹息道不尽的是满心无奈。

    夕阳西下,晚霞满天,蜿蜒旖旎、时隐时现的漫漫山路上,有一个挺拔的孤影在移动。霞光照在精灵般的倩影上,明眸盯着那身影,漾起心底丝丝绵延的情愫,樱唇轻启,“当我不能拥有,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令自己不要忘记。你若走,我不留。你若来,我还在,维愿一世如此。”坐下聚精会神操琴拨弦,发出了类似《竹林听雨》曲调。

    当晚,齐驭把小蛛和紫晶蜂族长及部下提升实力,蜘蛛部下、蜂兵蜂将都有大幅提高,蜘蛛谷整体实力大幅提升,谷内防守可为固若金汤。当晚齐驭趣味寡言,情绪不高没了兴致,弄得众女内感愧疚,极尽温柔服侍,很早就与众女安歇。

    齐驭带领众女在谷内游玩一天,并采集大量的药材和泥土,收下小蛛给的大批编织好衣物和各族长进贡的蜂蜜,彼此心知此地的重要性,没有再强调,与小蛛等告辞向中央草原回归。

    途中收到信息,小白派出的队伍与小鳄和小蛇他们汇合,继续向下游攻击前进,一路势如破竹,横扫水陆两地,收获无数。齐驭下发出指令,命令让小鳄和小蛇他们继续攻击到于人类接壤处立即返回,命令小熊领队返回中央草原,小鳄的部下回归原地;小白与家人协同圣虎全家一同向中央草原赶来,路过圣虎的领地时安置处理好,留下可靠之人选来主持,定要把白老的居住之地保护好,将来要建设那里,变成魔兽居住圣地之一。

    这货现在更不着急了,走到哪看到景色好,就多游玩一天,晚间就与众女那种痛并快乐着的风流生活。三天后返回中央草原。白老领着全家早在草原边缘等待齐驭一行人兽,远远看见身影,白老赶紧领全家上前迎接。白老一扫以前的阴霾,满面春风的上前躬身行礼,“属下率全家及部下,恭迎主人和各位夫人回归,请主人回巨树屋休息。”

    齐驭看着紧挨着白老身边的一条九级顶峰的母狼,无情的岁月已悄悄在他的脸上和身上刻下印痕,一手扶起他,“白老不必如此多礼,想必身边这位就是白夫人吧。这几位是…?”用手一指其余几位。

    “主人,这是在下的小女,贱名白茹凤,另外一位是我的女婿,剩下的是外孙和外孙女,你们上来见礼。”白夫人和女儿女婿外孙五兽上来行礼,齐驭哈哈一笑,“都是自家人不必客气啦,这都是我的夫人,你们见面倾谈。”

    白夫人和女儿与蜂儿等见面并行礼后,被蜂儿等扶起走到一旁开始女人之间的唠嗑。

    齐驭和白老走僻静地方,打趣道:“白老气色不错,正应了‘人逢喜事精神爽’这句话。三十年之久的旷男怨女,而最亲密的方式往往是通过男欢女爱来表达,让生理和心理都得到最大程度的满足,重新找回逝去多时的甜蜜恩爱。一场酣畅淋漓的欢爱,能令双方身心都愉悦,双方感受爱的快感,情感升华。被滋润着的雌兽越发性感诱人,风情万种!夫妻生活的和谐使婚姻家庭稳定。看白夫人面绽春色、艳光四射,昨晚一定激情燃烧,享受到了那如同出初夜般酣畅淋漓的快感,而在经历这场大汗淋淋的亲密事后,所有烦恼都烟消云散。昨夜你们夫妻是‘始是新承恩泽时,芙蓉帐暖度春宵’,没少秀恩爱与承受欢好,交代进行了多少次?”

    白老脸色一红,“主人啊,比不了你们年轻人,我们昨夜欢爱一共才进行五次而已。”

    “白老,你是老当益壮,令我等自愧弗如,佩服,佩服。咦,小白哪去啦?”齐驭左右看看。

    “主人,本来孙儿要来,但他奶奶让其照顾怀孕的几位孙媳妇,在家直接等我们。”

    “白老,看来白夫人很真爱小白这个孙子,加上几位怀孕孙媳妇的好消息,所以这么快原谅和接受你。但祖孙相认也太容易了些,出乎我当初的预料,怎么感觉这事不真实?”

    “主人,原来有特殊验证密法,他***家族有一个遗传特征,在下巴脖颈部有一颗红痣,我和她生活这么多年,都没告诉我这个秘密。我孙儿拿着我的印信去后,……”

    原来小白到达后,身上故意散发出的圣兽气息,立即引起群狼的恐慌,白老的女儿和女婿出来勉强安抚群住狼,这才发问:“圣兽前辈来此,不知有何贵干?”

    小白笑着说:“二位,我来没有恶意,是到这里认亲人的。”

    白茹凤弱弱问道:“前辈既然来认亲,那么为何散发如此强大的气息,扰我族群,不知礼尚往来吗?请问是来找哪位?”

    身形巨大的小白张着大嘴,狂横地说道:“我不散发出气息,如何能引起你们的注意,找姑姑白茹凤和奶奶啸月神狼白老夫人。”

    白茹凤心中嘀咕着哥哥多年前失踪,还未听说我家还有这一号人物,嘴上说道:“我前辈即来认亲,请稍等片刻,我请母亲出来,她是否与你相认,这事我不能做主,由母亲作出决定。”

    小白的姑父带着众魔狼与小白对峙着,白茹凤身体轻微颤抖向远处奔去。

    白茹凤带着一只神异非凡的母狼来到小白面前,毕竟是白老的夫人,见多识广,深受神兽气势熏染,身上气势一点也不比小白差多少。白老夫人强硬的说道:“年轻人修为这么高深可喜可贺,但来此处认亲,我们理应以礼相待,却为何还要如此狂傲,如果不给老身一个合理交代,那么老身就是粉身碎骨,也要带手下群狼发动自杀性攻击,最后与你拼个鱼死网破在所不惜,年轻人你要考虑好行事的后果。”

    小白一见要坏事,赶紧乖乖地缩小身形、撤掉身上的气势,拿出白长老的印信交给奶奶。

    白老夫人接过印信看后半信半疑,“凡是我的子孙必有家族遗传特征,不怕你假冒认亲,年轻人你可知冒认我亲人的后果。待我确认一下,请上前来,扬起你的下巴。”

    小白乖乖上前扬起下巴,接受白夫人的验证检查,结果确实有那个遗传的红色胎记特征,这才相信眼前事实。结果祖孙俩抱头痛哭,弄得天昏地暗。

    白夫人是边哭边骂,“都怨那死老头子,要不是他坚持什么门当户对之见,何来让让我孙儿遭受如此大罪,等着奶奶有空给你出气…”等白夫人骂够了,气出的差不多,也冷静下来,想起刚才之事,气得她用前肢没少敲他脑壳。

    小白用头颅摩挲***身体,“奶奶,我爷爷一直很想念你,可无颜面对于你,只能远远观望着默默关心挂怀,他这么多年孤单落寞生活的很凄苦,你看你跟我回去,和爷爷团聚吧。”

    一提白老气得白老夫人银牙倒要,“孙儿,不要跟我提他,一提到他,我的气不打一处来。想要我与那老不死的重新和好在一起,那是绝不可能的,让他彻底死了那条心。”

    小白眨着绿色的眼睛,心中明白了老大的话中含意,“奶奶,我父母的去世,这事怨不得爷爷,即使爷爷在场也无能为力,这要看渡劫者运气。否则,广袤无边的大森林内圣兽和神兽哪会如此之少,我是亲眼看到圣兽晋级时那可怕的场面,天地之劫声威势浩,那不是爷爷能抗御得了的,爷爷要是横加干涉父亲渡劫,他定会一起消失,我们只是徒增悲伤罢了。”

    一提到儿子儿媳,白夫人脸上泪水纵横,“孙儿,你说的这些我都懂,可我气不过的是他不单赶走你父亲,还在渡劫之时袖手旁观。只要你爷爷伸手帮助一下自己儿子,成与不成我也不会怪他,尽人力而听天命,总比看着自己亲人束手待毙强啊!”

    “奶奶不要伤心了,逝者已矣,已无法挽回,我们还得活着就得面对生活。奶奶,我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娶了很多媳妇,其中的几位已身怀有孕,不久你要当太奶奶了。”

    砰砰敲了几个脑瓜崩,“你个小兔崽子,不孝的东西,娶媳妇这等大事也不跟爷爷奶奶商量一下,就自己做主,你眼里还有我这个奶奶吗?白养你这个白眼狼。啥?孙媳妇怀孕了,跟奶奶说说,都怀多长时间了?”白夫人这着脸变幻的比翻书都快。

    弄的小白相当郁闷,揉着自己的脑袋,我出生不久一直漂泊,我自己身份都没弄清楚,娶媳妇之事我想跟你们说,可上哪找你们去,直到如今才与你们相认,爷爷怪我,奶奶也这样,这到哪跟谁说理去,郁闷归郁闷,没办法只能忍受着这些闲气,谁让他们是自己的爷爷奶奶呢。“我的几位媳妇快要生孩子了,爷爷和我肯定照顾不好,万一出现点差错,这可是咱们家的大损失。奶奶带孩子经验丰富,就请您老去那里照顾重孙子。”

    白夫人一听着急想立即去,对她来说这是家里天大的事,欣喜之余对白老的怨恨也就消去大半。白夫人把自己呆立一旁的女儿和女婿及外孙叫到小白面前,一一介绍,“这是你姑姑,你姑父,你表弟,表妹。”

    此时小白可不敢在亲人面前托大,赶紧与自己的姑姑与姑父见面行礼,否则奶奶肯定不能饶他,与表弟表妹见面后,表妹对他是一见钟情粘在身边,不停地用身体相互摩挲、旖旎缠绵,“奶奶,它们的级别太低了,到了中央草原就有办法提升修为。”

    “孙儿,到中央草原你有什么办法了?”

    “侄儿,到草原你有什么办法?”姑姑和姑父问道。

    “我有什么办法?我老大,他有办法解决这事。”一提起齐驭,小白言语之间充满自豪感。

    “你老大有那么大本事,我倒要想一见其真满目。”白夫人看着孙儿那脸自豪之间溢出的崇拜之色,自己到也希望见识一下这位让祖孙二人如此崇拜的高人。

    “奶奶,说起我老大,那本事可就大着呢,见面后你就知道了。回到草原,我请求老大提升你们的修为,奶奶达到圣兽顶峰应没有问题,姑姑和姑父提到圣兽级别把握十足,至于表弟表妹虽然级别比较低,但提升到九级应没问题。”小白接受了表妹爱意,与其缠绵着。

    奶奶和姑姑姑父看着小白和表妹之间暧昧情愫并未阻止,反而有意促成,小白级别在那摆着,小丫头痴迷强这很正常,再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么。

    “孙儿,知道奶奶我为何这么多年还控制在九级顶峰吗?就是自己见得太多晋级圣兽失败的例子,你父亲给我留下心理阴影,更没有安全渡劫的把握,所以才一直努力控制到如今没有晋级时,不但我如此,姑姑和姑父也是如此。”

    “哈哈!这是好事,老大说这叫什么来着,哦,叫厚积薄发,将来得到的好处会更大。”

    “你们老大真有这么大的本事,帮我们安全渡劫晋级圣兽?”白夫人一脸疑问。

    “奶奶,你能相信我在七八个月之前才是三级吗?但那是不可辩驳的事实,现在你看我是什么级别?堂堂圣兽顶峰,可以说在森林中横着走。”小白牛气哄哄地说道。

    白夫人和女儿姑爷看着小白,觉得小白说的话有着夸大其词,但一想小白刚成年之龄,天赋、血脉遗传等诸多因素加在一起,满打满算也不应该晋级达到圣兽顶峰,感觉这事不可思议。

    “嘿嘿!奶奶你们先别琢磨我,知道我爷爷现在是什么级别?”

    “他什么级别与我有什么关系,别在我面前提他,提他我就生气。”

    “奶奶,这就是你的不对,有些事你就没想开,即使是我爷爷在我爸爸的身边,也未必能渡过这个劫,否则圣兽神兽早满天飞了。其实你应该原谅我爷爷,这些年我爷爷也不容易,孤身一人四处寻找,一找我就是三十年,要不是老大相助还得错过。”

    “奶奶你真的不想知道我爷爷现在是什么级别?那我就不说了,免得你烦。哎,自家的好事都没办法共同分享,我也实在是太失败了,人生一大悲哀啊。”

    “行了,别在那唉声叹气,看在孙儿的面子,我暂时原谅了他,想和好,那得看他以后表现。”

    “爷爷现在可牛啦,神兽顶峰,老大又教功法武技和制作神器,综合实力仅低于超神兽,够厉害吧?奶奶你幸福地偷着笑吧,你第一神兽夫人往那一站,试问天下,谁敢不敬。”

    “他什么级别与我无关。孙儿你说,什么时候回去?要不,咱们马上走。”白夫人面部非常平静,但言语间那种迫切焦急显露无疑,是看孙媳妇,还想与白老团聚只有白夫人心中明白。

    “奶奶,不行的。现在出征必须得到老大的命令才能行事,否则那是违抗军令,擅自行动要受到惩罚的,…”白夫人在小白再三劝说下才答应等待消息,当天晚间接到消息,是让他们安排好后回来,白夫人内心喜悦,高兴得差点一宿没睡。

    第二天急急忙往回赶,晚间到达,一家人团聚…。

    白长老一脸兴奋接,“我老婆见到几位怀孕的孙媳妇,乐得嘴都合不上,在我们这样家族是天大的喜事。虽然她始终未正眼看我一眼,但事情有了转机,我立即上前把主人给我炼制的戒指和首饰给儿孙大肆派发,虽然她当时不肯接礼物,但从她的眼光中不经意间还是能发现一丝渴望拥有之情,我孙儿和女儿女婿也上前帮我劝说,这才接下的礼物,口中说照顾孩子的面子,暂时答应收下,以观后效。我就趁机把她拉到木屋内,诉说分别之痛和相思之苦,后来在半推半就之下我们自然而然就来了那个巫山云雨。风歇雨停之后,乖巧的像只小猫一样,事情就这么轻松解决了。还是主人想得周到。要不然事情没有那么快解决,多谢主人。”

    “其实我问你主要怕你在外面有私生子之类的,来个冒名顶替或滥竽充数,到时事情不但没办好,反而弄巧成拙。后来看你的表情和誓言,我相信你说是真心话,这才放心大胆的让小白去与奶奶相认,以情动之。白老年纪大,炼颗丹药给你服用,让你生龙活虎、夜夜笙歌。”

    “别介,主人这样挺好,谢谢主人关心。”白老与老伴和好满心欢喜,夜间还有欢好,对目前状况非常满意。

    “咱们回巨树屋,晚间我帮他们提升实力,它们毕竟是你的家人。”

    “那我代家人先在这谢谢主人了。”白老躬身行礼。

    “客气什么,你是大长老,都是自家人,说多了就是虚伪。招呼众人兽走了。”齐驭转身向巨树屋方向走去。

    白老转身招呼众人回走,一行浩浩荡荡回到巨树屋。小白带着手下众兽很远的地方迎接。

    “小白,恭喜你一家团聚,好事连连,正是春风得意在此时,感觉如何?”

    “老大,幸福呗。我从此再也不是孤儿了,咱出身根红苗正,他们都是我至亲的亲人,感受到亲人间相互关心和爱护。那啥,我发现几个怀孕老婆特别得宠,奶奶对她们照顾的是细致入微,有时我都感到嫉妒。”

    “你是感觉应得到的爱失去了,被人横刀夺爱,你呀,就偷着乐吧,身在福中不知福,那是爱被分享,等你当了父亲就知道了,咱们回屋。”

    “老大你这你都懂?你也没当父亲。”小白一脸疑惑。和爷爷奶奶等亲人一行人回到巨树屋。

    “我曾经当过父亲,深有感触。”齐驭转身离去,奔向巨树屋。

    齐驭本想分给白长老及家人一些房间,白长老是坚决不同意,说那是主人的房间,他们去居住,就破坏了规矩,他要做这个规矩的守护者,最后没办法,只得同意他们去居住木屋。

    晚间,齐驭把白老和白夫人叫到巨书屋大厅,一脸严肃道:“白夫人,我首先说明一下,给你们提升实力并不难,但我立下规矩,在给你们提升实力时,我必会与你们的身体私处接触,白老亲身经历,非常清楚这个过程的每一个环节,但不能因为这个而就让我来负责,现在我已经接纳快三百人了,这个责任实在是太大了,负担不起。如果遵守这个规矩,我立即给你们提升实力,否则,恕在下无能为力。”

    “好,主人,我答应你。”白夫人毫无犹豫地答应了,实力提升是每一只高级魔兽的夙愿。

    “如有冒犯之处,还请请白夫人及家人见谅。那就到你的木屋中为她们提升实力。”说完飞身而下。白长老和白夫人随后来到木屋中,叫出女儿等,齐驭拿出三颗大还丹、两颗小还丹让五狼服下,首先打通了白夫人的全身经脉穴道,随后打通其它几狼经脉穴道,让他们在白夫人身边一起修炼,安排小白和白老亲自护法,处理好后跑出去和自己的夫人们享乐去了。

    当地一缕阳光照到已起来锻练的齐驭身上,醒来的白夫人和女儿等一起来到齐驭身边,趴在地上道谢,哈哈一笑,“自家人那么客气干嘛,这都是应该的。恭喜你们,白夫人达到圣兽顶峰,你们夫妇二位达到圣兽中级以上,两位儿女已达到九级顶峰。”

    白夫人恭敬道:“主人,谢谢你,让我们实现多年的夙愿,你对我们全家的大恩大德,老妪无以为报,我就遵从我老头子的意愿,全家终生奉您为主。只可惜我那儿子和儿媳,要是早遇到主人,不会发生后来的事情。”说着流下伤心的泪来。

    蜂儿上前扶起白夫人,并掏出三颗丹给这几位女士,“白夫人,事已过去望夫人不要再提这伤心之事。这是三颗驻颜丹,回去后你和她们服下修炼吸收,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

    “谢谢夫人。”白夫人与女儿和外孙女回去服药修炼,雌性天生对美丽的容颜非常重视。

    齐驭正在与夫人们在树顶凉亭内观望四周美景,紫儿这个小调皮,看着美景向他撒娇,非要作首诗,弄得齐驭全身酥麻,站起身来宠爱抚摸紫儿的倾国倾城俏脸,答应了紫儿的要求,举目朝远处西方崇山峻岭望去,溪水穿山越涧绕岗而来,穿越草原绕过树楼离去,消失在东方山谷幽密之处,波光反射映得人眼都有些睁不开,看看近处众女沉思片刻,“有了,就叫观溪有感

    岭翠山高水自流,波光潋滟耀明眸;

    寻幽漾草东离去,燕语涛声绕树楼。

    “嘎嘎!!紫儿怎么样,你有什么奖励?这样吧,把你椒乳随意让我吃吃,嘿嘿,我惦记很长时间了,这回可称心如意了。”说着摆出一副垂涎欲滴,急色色的样子。

    “老公,深更半夜我的乳峰被人一阵吃吻,弄得人家浑身酥软,迷失在情欲之中差点主动献身,难道不是老公你吗?”说完做出垂泪欲滴让人可怜惜惜的摸样。

    “尻,谁敢占我老婆的便宜,我打得他满地找牙。紫儿你不会说我吧,那绝不可能,昨天晚上我给白长老一家提升修为实力,忙到的很晚、很累,回来就打坐修炼恢复,我哪有那时间和精力。紫儿你昨天不会背着我去找情人吧。”齐驭在那装出一副义愤填膺、受害者的模样。

    “老公,冤枉啊,我真的没去找情人。夜间人家闲得无聊、寂寞难耐,突入一人以为是老公,就任其胡作非为,自动献出自己的一切,谁知道被此人钻了空隙,而他就对人家的酥乳特别感兴趣,结果把我乳峰都弄破啦,又差点失身于他,如今贞洁已失,又被自家男人发现,这让我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啊。”说着柔荑拉着齐驭的大手,做欲从树顶观亭跳下去之势。

    众女看这两人在打情骂俏之间,演绎着戏码十足、勘破奸情的剧情,被逗得掩嘴而笑,身体前后摇曳得犹如清风摆柳般婀娜多姿,让观者赏心悦目。

    齐驭一听心里担心,害怕把紫儿的美乳弄破,那得多心疼,“不能吧,夜间我吃你的酥乳时,你非常兴奋的,未发现不妥之处,赶紧放出让我瞧瞧看,可别把我家的宝贝弄坏。”

    紫儿霓裳半脱胸部,袖到臂弯,露出诱人的香肩,美乳跳脱衣外让其抚摸把玩,娇笑道:“老公,你终于承认啦,你是昨天害我之人,嘻嘻。”

    “上自己的老婆当啦,那啥,那赶紧过来让我吃吃,解解渴,谁让我家宝贝好呢。”急色色道。

    紫儿过来坐到齐驭身上,一双大手攀上胸前开始揉捏着裸出的双乳,大嘴上前吮吸,弄得紫儿浑身舒软,空中散发一种特殊的香气在四飘溢,弄得齐驭欲火大涨,差点来个霸王硬上弓,要不是还有那么点自制力,使劲摇头才稍微清醒,照紫儿小屁股轻拍一下,“古人说的好,你真是个专以美貌惑人的狐狸精,不过我喜欢你这样的狐狸精。”

    “老公什么叫狐狸精?”紫儿杏眼迷离,娇俏的小嘴吐气如兰轻拂到齐驭的脸上,轻声问道。

    “在家乡神有很多关于狐狸精的经典故事,民间对妖艳、多情的狐狸成精的传说描述众多,狐狸精一般是指狐狸经过修炼,吸收日月精华而化为面目妖娆、美丽聪明、妩媚痴情的女子。在不同时代对此说法不一,古人又把狐狸视为性情*荡、以美貌迷惑人的精灵鬼怪,于是乎,概念被人们相互混淆,便把俗世中性感而具诱惑力的不良女性或美丽女子也称为“狐狸精”。

    其实那只是传说并没有根据,只是某些人为干某种事寻找的借口,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的嫉妒心使然而已,再加上同性之间的大势渲染、丑化,就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

    “那老公你是想我变成怎么?”

    “老公当然希望你们全变成狐狸精,专门勾引你们自己男人的狐狸精。”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越之逍遥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逍遥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逍遥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