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完善家园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穿越之逍遥王第三十九章 完善家园
(88106 www.88106.com)    “老公在这发什么呆?”

    正在憧憬美好未来情景之中的齐驭突然被蜂儿的声音惊醒,“哦,我正在想着森林统一以后,如何带着你们周游世界列国,走遍全世界。蜂儿,白老的住址选好没有?”

    “老公,白夫人已经选完了,对居住条件非常满意。”

    “嗯,满意就好。一会我们还要安排蜂群,你先陪白夫人把这里好好游览一遍。白老先在这休息片刻,我带众弟兄去瀑布的上游,把蜂群安排一下,你看如何?”

    “主人,我还得跟着你,一是保护,二是跟你学习知识,掌握一下咱们这里的情况。”

    “好,跟我走吧。咱们先上瀑布上头安置蜂群。”对前面喊道:“小百灵、小隼各带一个中队与孙毅、大雕跟着我一起到瀑布上面,小白、小熊、孙珊去西面果园基地移植果树,栽完后在那里等我们,把这些果树拿去。”

    众兽按着齐驭吩咐行事,大雕驮着齐驭、一只闪电隼驮着白老、一只百灵鸟驮着孙毅向瀑布上面飞去,来到瀑布源头的靠近荷塘山顶,上面鲜花遍步都是,枝头上果实累累,“白老在此处安置一族蜂群如何?附近既有丰富的蜜源,又兼顾了荷塘,又保障我们居住地的安全。”

    “主人,这个地点不错,群蜂飞舞采蜜也为这里增添一道景致。”白老此时已融入角色之中。

    “就安置在山顶,小百灵,小隼你们安排手下建造蜂房。”齐驭手一扬,蜂族族长带众蜂将出来,给齐驭行礼,“参见亲王阁下。”

    “免了,族长和众将领出来,与大家见见面,以后都是自家人,千万不要误会,这里是我们的重要基地之一,需要你们辛勤劳作耕耘,也需要你们来守护。”手指着白老说道:“这位是我们的魔兽军团大长老,白老。”

    蜂族族长带众蜂将出来,给白老行礼,“属下参见白长老。”

    “好了,以后还要在一起共事,就不要多礼,咱们有共同一致的目标,是把家建设好。”白老自然而然流溢上位者气息,轻轻地摆手言语淡淡,但那露出不容手下反驳的一丝霸气。

    “白老的话代表着我的决定,白老将来会非常忙,他主管着整个领地的事务。这位是基地主管孙毅,具体事务由他处理,你们会经常打交道,你们一定要协调好,为基地建设出力。带领部下与小百灵它们一起建造蜂房吧。”齐驭说完移出这蜂群,孙毅指挥着蜂群参与建设。齐驭与白老在一边欣赏着目前的美景,一边交谈着。

    二十分钟后,小百灵来到身前,“老大,我们已建完蜂房,下步还有何指示?”

    “叫蜂群族长过来,我有话跟她说。”

    “好嘞,我这就把族长叫来”小百灵转身飞去。

    片刻小百灵和蜂族族长到来,蜂族族长上前,“亲王有何事吩咐?”

    “族长你们处在西部瀑布基地中心,位置非常重要,到时孙毅会对附近的果树进行管理,你安排好部下在附近的做好采蜜授粉工作,这是保证果树高产的主要因素之一。下面的荷花塘也要做好采蜜授粉工作,那里我有大用处。平时告诉手下多注意周围环境,加强这里的防卫工作,一有情况马上汇报。工作的事找孙毅,如孙毅解决不了接事找白老,他们会给你解决。”

    “是,请亲王放心,我们一定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婀娜一福。

    “你去忙吧,我们还要到远处去看看。”

    安排好事情后,骑着大雕向远处颜女峰飞去,到达草原,在大雕上欣赏着高处草原美丽景色,笑着说道:“白老,看这美丽景色为何一言不发,不知有何感想?”

    “主人,以前我就忙着寻找孙子或提升实力,还得为生存奔波,哪有那份闲情逸致欣赏美丽景色,以往看什么都是走马观花般一扫而过,根本就没有耐心仔细观察,看在眼中的都觉得大同小异,感受更无从谈起。而今时过境迁情况不同了,事情如愿以偿解决,重负已释心情舒畅,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悠闲了,自己也需陶情适性,再看山上景色也不尽相同,周围的一树一草都觉得娱心悦目;开遍草原的鲜花姹紫嫣红、分外妖娆,别有一番韵味,让人心醉神迷。看来,闲来无事之时,是应常带老婆出来散散心,那也是件其乐融融美事,这一切托了主人的福。”白老欣喜之余说出了自己的内心感受,身上慢慢发生变化,强者气息在一点点消失,好像要融入天地一般。

    齐驭看着具有仙风道骨一般的白老,却感觉不到一丝强者气息,知道白老此时心境变化提升,自身修为也跟着提升,看风景的白老在不经意间顿悟,已达神兽顶峰,立即用手语叫闪电隼平稳前行,过双乳峰直奔颜女峰,禁止一切打扰,让白老在此期间多些领悟收获。快到颜女峰前之时,白老看着齐驭,“主人,咱们这是要到哪里?”

    齐驭一抱拳,“恭喜白老又进一步,我部实力又提升一个台阶。”

    “什么?”白老惊愕之余,立即对自身检查,惊喜地站起身对着齐驭躬身行礼,“谢主人,这一切全拜主人所赐,白某这生最正确决定的是追随主人。”

    “谢我什么,放下心中包裹而无牵无挂、无忧无虑,你的心境悄然发生变化,自己抓住了机遇,厚积薄发运气释然,心境通达才使修为瞬间获得提升。”齐驭没有居功,只是淡淡一笑。

    “主人,我活这么长时间所见所闻甚多,圣级以后提升一级都非常困难,更别说神级在十天内连续提升两级,既是人类那些超级天才人物,也没听说过有此傲人的记录。我自问没有那超人的天赋,这天大的机遇追根到底都是主人赐予的,没有当初主人给我打下的基础,更不可能达到如今的修为和实力。”白老所言皆发自肺腑。

    “白老,你我相识那是缘分,助你祖孙相认、阖家团聚那是机缘,我有那个帮你提升实力的能力,而你跟随了我这是机遇,机遇摆在每一人面前,但不是每一人都善于抓住机遇。欣赏风景之间使自己顿悟,那是你自己抓住了这个机遇,所有一切别人强求不得,归根结底还在你自己身上,那是善于主抓机遇。”齐驭解释着,以免白老陷入死角反而落入下乘。

    “主人,一切属下记在心中,我就不矫情了。看来,事实证明机遇已确实倒向我们这边,统一森林为期不远了。”白老话锋一转,意气扬扬地说道。

    “白老,我的目标是整个魔兽森林是有五大超神兽坐镇,以中央草原为中心,按照家乡的五行八卦法阵布置,五系顶峰神兽把守四面,八大神兽把守八方,充分有序开发森林之源,建立一支让人闻风丧胆的魔兽军队,奠定一个森林魔兽帝国,当然了,我们不能去干涉人类国度的事情。”齐驭淡然而笑,说出自己的心中想法。

    “主人,这帝国建立后你来当帝王,将来诞下的小王子做皇储,我们五大超神兽辅佐你,不知那是何样的景象?我想一定比现在繁荣强盛得多。”白老一脸憧憬之色。

    齐驭荣辱不惊,脸色平静淡然,“不当,当帝王处理国事太累,还是当我的逍遥王自在,每天领着妻儿游览着世间大好河山、古迹名胜、人间秘境,不比当个帝王逍遥快活多了?”

    白老听后,差点从闪电隼身上掉下来,看着心想:“主人怎么就不愿意当帝王,在人类哪个不是经过兄弟倾轧相残,尸横遍野、血气冲天才登上帝王宝座,这样的事情历朝历代都在上演着。主人轻松放弃,就是一怪胎,等以后有机会再说。”

    齐驭向空中发出一声呼啸,众兽听到后飞奔而至,齐来参见,“老大,你好,找我们何事?”

    “想你们了,过来看看,顺便提升你们部下实力。”齐驭从大雕身上跳下,轻轻落到地面。其他众人兽也纷纷着地,齐驭扬手一指,“这是咱们大长老,过来拜见。”

    “参见大长老。”众兽上前拜见。

    孙毅上前介绍:“大长老,这是小鹿,这里魔鹿王;这是马二,这里魔马王;…这是风狼王,”孙毅介绍时,各个魔兽精神抖擞。

    “好好,都是圣兽中级,不错,一看就是训练有素,好好忠心跟主人干,大有前途。”白老看着众兽心中欢喜,大加鼓励。

    “是,大长老。”

    “孙毅,你领手下去安排蜂群事宜,小百灵、小隼协助。”移出蜂群族长和众蜂,族长美女上前给大长老和齐驭问好,齐驭摆手安排道:“你们与孙毅统领一起建设你们家园,你们从现在开始是邻居,是战友共同努力把这里建设好。去忙吧。”

    “是,亲王。”

    “是,老大。”

    “主人,过了这座山峰再往前可就是火狮的地盘了,我们现在是不是去拜访一下。”白老看前面熟悉的山峰,心中有一丝拜访老友欲望。

    “不用,过两天他们就要来了,我们现在去了表现心急反而不妥,等聚在一起时协商,做两手准备,要先礼后兵。看着眼前的美景,我想到一首诗,诗的名字叫

    草原景色

    萋萋原草百花香,远黛青山着彩装;

    翠海横流天际碧,群蝶漫舞嗅芬芳。

    嘎嘎,正对眼前之景的写照,白长老对我这首诗感觉如何?”

    “主人,诗我不懂,无法辨别好赖,但我懂得其大意。”白老摇头苦笑。

    “哎!”一声叹息,“白老,你们就是到了神兽,也没有自己文字记载的文化传承?”

    “主人,正是如此。”白老一脸无奈。

    “长老,我们以后得办文化学习班,进行扫盲,必须形成自己的文化传承,这事先从你身上抓起,把圣兽以上全部进行培训,我来当老师。”齐驭一咬牙,做出了决定。

    “主人,这好事我举双手赞成,咱们以前没有文字记载传承,很多大事无法记载。当初我们也有这种想法,可没有老师教习,最后不了了之。这回好,主人给解决了。”白老兴奋道。

    “好,事就这么说定了,我还以为你会反对。”

    “这是好事,我怎么能反对。我们和人类有很大差异,一出去很容易被人类发现,也得让子孙到人类社会去看看,长长见识,不能固步自封、坐以待毙。”

    “白老,你很有先见之名。有时间教我这个世界的人类语言和文化习俗。”

    “经历的多了,自然就有这方面的想法。一有时间,我就教主人人类世界的语言和生活习俗。问你个私人问题,你真舍得把这样的一个个小美女扔在荒原?就没想把她们收到后宫?”

    “白老,你要是喜欢,就把这里变成你的乡村别墅,闲时度假旅游散散心,还有美女陪伴,可解一时之孤单寂寞,你看多好。”齐驭打趣道。

    “主人,不干,家里那位知道还不把我撕了,我家的葡萄架那就是真的彻底倒了。”白老一听脸色变白,慌忙解释。

    “喂,你怎么知道葡萄架到了这个典故?”齐驭略有诧异地看着白老。

    “嘿嘿,没事时我与孙儿唠嗑,他讲给我的。主人,我是真心的,你将来必是森林王,那后宫之人也不能太少了,否则对我们将来辅佐帝皇的五大超神兽来说,脸上无光啊。”

    “你知道我的后宫之人,现在有多少人你知道吗?那你知道她们都是什么人吗?”

    “听孙儿说,差不多有三百人,大部分是这样的蜂皇之女。”

    “白老,你说我还要收那么多妻子干嘛?为一己私欲再这样收下去,必然要涸泽而渔,紫晶蜂恐怕就要绝种了,那是傻子才干的事,我不但让她们继续繁衍生息,还要她们壮大,为我们提供大量的蜂蜜。再说天下美女多的是,我不能见一个收一个吧,那能收得过来吗?”

    “那倒是。主人,我看她们的眼神含情,直觉告诉我只要您有意愿,她们就乖乖过来自愿自愿为你服务,与你享鱼水之欢。”白老是一脸羡慕之色。

    “我哪有那么大魅力,不可能的。不过,以后这事我得注意了。”齐驭摇摇头说道。

    “主人,你身上有一种吸引力,男人对你是俯首称臣,女人对你是一见倾心。岂止蜂儿夫人她们,就是人类美女见了,对你也会一见钟情,此乃天意,后宫佳人注定少不了,嘎嘎。”

    “尻,照你这么说,我桃花运当头,想躲都躲不开,以后自己做人一定要低调,可不能这样招蜂引蝶,最后害人害己。”

    “主人啊,是不是和夫人们没有同过床?”

    “怎么可能,主人我每天都有各色美女服侍,那可是享尽无边艳福。”齐驭尴尬一讪笑道。

    “主人,以我神兽眼力是不会看差的,夫人们仍未被主人破身,至今完整无暇。”

    “尻,这你也能看出来,你不简单啊,可有解救之法?唉!再这样下去,我非得发疯,产生心魔,恐怕就是害了她们。”

    “主人,是不是你?…你?”

    “嗨!什么你、你的?你不就想说我是不是身体有问题,放心吧,我身体正常得很,就是夫妻之间不能合体欢爱。”

    “只要主人没问题就好,其实蜂儿夫人等虽然是人形,但未脱离兽的范畴,按一般人来说早就可以行夫妻之道。但主人特殊,只能等到晋升神级,问题就迎刃而解了。”

    “噢,虽不知何时晋升神级,但总算有个盼头,这期间会发生什么?…哈哈!!不去想了。”

    “主人,时间不会太长,我判断你最多三年就能晋升神级。”

    “三年?这三年天都知道我怎么熬过去。”齐驭无奈一声苦笑。

    “老大,我们做完了,还有何指示?”小百灵的声音传到。

    “让他们按部就班工作吧,团结最主要。这是提升部下的药,给他们发下,让孙毅带领他们把这里的果树进行管理,科学施肥浇水提高产量,以备不时之需。你们在辛苦一下,再把这些葡萄藤栽在河边高处,辅助他们完成。”

    “是,老大,这就去办。”小百灵转身飞走。

    十分钟后,小百灵与众兽回来报到,与齐驭见礼,“你们今天表现不错,你们必须听从孙毅的统一指挥,刻苦协同训练,对外要团结一致,遇到高级魔兽要尽力招抚,否则你们酢情处理。我对你们管理基地寄予厚望,回去后要各行其是、各尽其责。”

    “请老大放心吧,我们一定不让你和大长老失望的。”孙毅领着一帮兽回答。

    “白老说两句。”

    “算了,我们以后就在一起做事了,我就不多说了,你们就按照主人的吩咐去做事吧。”

    “是,大长老。”众兽转身离去各行其是。

    齐驭与白老离开向北方飞去,飞行途中对白老说道:“白老,有小弟、部下的感觉如何?”

    “主人,我还真从来没想过,也没实践过,这也是头一次。不过感觉办事效率提高很多。”

    “有了部下,自己就不必事事亲为,遇大事和难事才需要我们去解决。现在,我们安心坐在大雕和闪电隼身上空中俯瞰大地美丽风光,欣赏美丽、奇绝的山川名胜,快速到达目的地,不必亦步亦趋赶着去,提高了办事效率。但需用心去对待它们,把它们当成兄弟去爱护,才赢得它们的心,才能心甘情愿的尽职尽责。大雕,我说的是这回事吗?”

    “老大,弟兄们心中啥都清楚,衷心敬佩老大,为你可奋不顾身,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主人,平时你和他们一起不分大小、吃喝玩乐,那是感情培养。上次巨树屋我和我孙儿对峙之时,你和大雕等赶到立即挺身而出勇敢应战,奋不顾身与我战在一起,那是为什么?”

    “白老,我们在一起那是培养、建立我们彼此之间的兄弟情感,闲暇之余在一起要经常灌输他们兄弟有难就要挺身而出相助的思想,训练也是这样要求的,战斗时我也是这么执行的,时间一长也就形成一个习惯,遇事不是考虑如何保全自己,而是团结一致对外,因为我们是一个团体,你说能有什么问题不被我们解决?”

    “大长老,我们之间已成了兄弟,不管哪位有难,都会毫不犹豫冲上前去为其分忧解难,我们是一共同对外的整体。上次您老和小白大哥对峙,如果换做另外一只魔兽队伍,结果如何,长老应比我清楚。假如老大遇到任何危险,这些兄弟都是视死如归的爷们,哪怕明知战死也会勇往直前,定要保护老大安全,是我们之间的感情,是我们兄弟之间的契约,老大在众弟兄心中有着无可取代的崇高地位。我们尊重老大,也非常尊重大嫂,当然了,各位大嫂做事都非常出色,让我们这些小弟都心服口服,一句话听其差遣。”

    “尻,她们是不是背着我要求你们做什么事?郑重告诉你们,她们任何要求全部作废。”

    “老大,大嫂没有要求做什么事。我只是一比喻。”大雕闭嘴,心想:“尻,差点被老大发现这个秘密。要不然我就死定了。不过这事我们还得背着你,等事情成了再说。”

    白老听后坐在闪电隼身上沉思着,向目的地飞去。

    等齐驭他们到达时,小白它们早已完成工作,就在原地等后老大他们到来,远远发现天空中的身影后冲上空中,“老大、爷爷我们等你半天了,你们来了就好,现在万事具备、只欠东风。嘎嘎嘎!!!”在那得意地笑着。

    齐驭移出蜂群,与众人见面,安置妥当,对白老说道:“长老,这个地方缺少守护魔兽,回去调一批过来,这事你来安排吧。走,我们往回赶,别让他们等着急了。哈哈!!”

    白长老跟在身后,“我现在就安排。”回身对小白领招手,“你去安排两名手下,一个到颜女风草原,调来一批风狼和魔鹿过来生活,保护这里果园基地,也是守护北大门;一个回到石屋给夫人们报平安信。”

    “是,大长老”转身安排去了。

    白老看着这一切,心中明白了这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身为大长老由衷升起一股自豪感。

    齐驭和白老骑着风马踏在石道上向回走去,大队人马不紧不慢跟随,两侧山地和河谷的无尽风光尽收眼底。白老跟着齐驭学习欣赏美景,去除杂念、陶冶情操,众兽也慢慢被感染着、改变着,这一切在不知不觉间进行。

    众人兽不知不觉间来到分水渠,齐驭看着水渠流水,“白老,咱们这里是十天半月就下一场大雨,如果稍微下大急一点或时间长一点就会把修建的荷塘和水潭冲毁。这条分水渠是小熊领弟兄们用了近一天时间完成,它的作用平时既作道路,雨时把附近山上雨水分流水渠,保护荷塘。走上观瀑亭坐坐,看看对面瀑布风景,小熊当初修完,坐在这里观看有何感想?”

    “嘿嘿,老大,当初我坐在这里观看对面就是水雾茫茫,上面漂着彩带,挺好玩、挺漂亮。”

    “尻,这么好的设计,被你说成挺好玩的,你太让我失望了。”

    “嘿嘿!我们哪有老大那么高的欣赏水平。”

    “就知道傻笑,小百灵、孙毅你们辛苦一趟,把蜂群安排到这山上,晚间我犒劳犒劳你们。”

    “好嘞,老大你瞧好吧。”

    齐驭移出蜂群,让族长、蜂将与众人兽见面,小百灵立即去搭建蜂房,安排它们的住处。

    坐在观瀑亭上望向瀑布,瀑布下落流水激溅起阵阵水珠雾气,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射成彩虹,像一座彩桥飞架两侧山崖峭壁,流水落入绿潭中激起层层波浪,泛起大量的白色泡沫漂浮水面,随波向潭中涌去,泡沫在碧波上逐渐破灭,潭中绿波涟漪冲刷岸边。潭边岸上是修得整齐别致的石制便道,衬托出潭中碧水别样风情,整个瀑布和水潭自然有序的景色尽收眼底。

    齐驭闻听传来水击潭面的轰鸣声,看着瀑布、潭中、潭边景色,

    “观瀑布

    垂瀑飞流漾小溪,虹桥悬架峭岩齐;

    深潭水落千层浪,阵阵涟波袭岸堤。

    嘎嘎,原来我是怀才不遇,看来老天对我还是公平的,让我来这个世界,就是给我一个展示才华的舞台。”这货在此自恋上了,“白老,此处观景如何?”

    “主人,我感到一种自然磅礴的力量与雷霆万钧的气势,但只能用一个字表达,美!”

    “静下心来,慢慢品味其中的韵味。我所说的改造自然,并不是盲目改造,讲究是因地制宜去规划、因势利导去建设,而且建筑还要讲究顺应自然、融入自然,不按自然规律去科学办事,只会被碰得头破血流,这就是道家所说的‘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的道理。白老用你的眼光来观察,这个地方被咱们建设如何?”

    “主人,用我的眼光观察,原来这里是杂乱无章的自然状态,可以说不适合人居住。但经过主人改造,这里变成人间胜境,旅游居住之佳地,我都想长期居住此地。”

    “如果让你们在此居住,你们愿意吗?”齐驭转身向小白等众兽问道。

    “这样的美景相伴居住之地,不住是傻子。”小白等众兽嚷嚷道。

    “大鹏、火凤和火狮愿意吗?”齐驭又转身问白老。

    “我推断大鹏火狮百分之九十愿意,火凤说不准,除非你能把她们都治好。”白老略一思索。

    “那就好办,这里给你们预留了位置,到我们谈判时就容易多了。火凤看情况再说,即使看病提升修为,谁也不敢打保票百分百成功,但前提是我不收妻妾。”

    “主人,那母女俩可是大美女,嘿嘿!你也不差她们俩。”

    “白老,说不行就不行,我现在的心太累,我想轻松一下,真不想招惹太多麻烦。”斜眼一看,蜂儿众女和白夫人沿着林荫便道向这边走来,“我夫人们和白夫人来了。看她们花枝招展,个个穿得五颜六色霓裳羽衣,身后飞流落碧,传来阵阵轰鸣雷动之声,犹如风飘仙乐;足履踏阶合拍而动,一路踏歌慢舞而行,真是韵味十足,白老听我合奏一曲。”说完拿出竹箫,吹奏笑傲江湖曲,把轰鸣声当做鼓声,曲高和寡,时而急如狂风暴雨,时而缓慢舒畅,犹如百灵晨唱委婉动听,齐驭吹得兴起,忘记时间和地点,忘记周围人和物,一心随和瀑布落潭的共鸣声,亦非原来的曲调,发出时而自然欢快、时而天地之势的韵律。

    缓慢而来的众女忽闻丝竹之声,欢快犹如风飘仙乐,放慢脚步抬目观望,看见男人正是吹奏之曲,欣喜之余忘情奔跑而来。

    齐驭被杂乱无章履踏石阶之声惊醒,箫声骤然而止,举目观望发现众女奔来,收起竹箫,张开双臂迎接众老婆的到来,众女犹如乳鸟入林依偎在自己身边,醉眼朦朦望向自己。

    蜂儿和紫儿到的身前,娇嗔道:“这么好听的曲子,曲你怎么不继续吹奏啦?”

    齐驭露出一丝苦笑,“嘿嘿,你们这一跑意境没了,我的心情恰似这诗句:

    缓歌慢舞凝丝竹,尽日君王看不足。

    渔阳鼙鼓动地来,惊破霓裳羽衣曲。

    哈哈!!你们一乱跑,我再不清醒过来,就是怕我的宝贝们受伤,我会心疼的。”

    “你呀,是在乱说,给我们姐妹灌迷魂汤。”

    “紫儿啊,天地良心,我的心中装的都是你们,要不你摸摸,我的心还在乱跳。”伸手抓住紫儿小手放到自己胸前。

    紫儿小手感到老公心脏在强有力的跳动着,与平时确实不同,微微点头承认。搬转过身体,双手不自觉放到紫儿丰挺的胸部,隔衣揉捏着双峰,“紫儿啊,你是不是给老公一点补偿。咦,双乳怎么变小了,这段时间功课落下,晚间必须补上。”

    紫儿看着老公这幅色狼相,心中充满甜蜜,伸出香舌满足他的需要,香吻片刻,撤回香舌,“老公,这几天晚间你哪让人家休息了吗?你现在都不老实,还在开发呢?”

    “紫儿,你说错了,老公这是在补上落下的功课。这几天只看见猿妹和蜂儿,我怎么就是没看见你的其他姐妹呢,所以晚间你必须补上功课,谁让你是我那妩媚迷人的狐狸精,你不多补那谁补上,嘎嘎!!。”齐驭露出一副无赖相。

    紫儿媚眼一翻,“嫁人不淑,我怎么嫁给你这个无赖,恨之当初草率决定,如今悔之晚矣。”

    “喂喂,紫儿啊,你老公虽说貌不比潘安,但情比西门还是有余的。你在这个世界好好找找,有我这么年轻有为、貌似美玉、本领高强、气质潇洒,大方得体、风流倜傥、才华横溢、胸怀博大、志向高远、迷倒大陆万千少女的男人吗?”长长出一口气,“差一点憋死我。”

    “咋不憋死你这个自恋狂,世上也少了许多被你祸害的少女。”紫儿心中甜蜜蜜,默认老公说的是事实,但脸上装出气愤的样子,抬起小蛮夷照着齐驭右脚面跺下。

    齐驭按在紫儿胸部的双手松开,抱起自己左脚,呲牙咧嘴直呼痛,在那耍起活宝来。

    主人的家务事白老不便多言,非礼勿视。只好和夫人转过身去,看后面山景。

    众女见状纷纷围了过来,用自己的身体和柔荑安慰老公。

    齐驭趁机大占众女便宜,最后嘴中念念有词,“我可不是真的憋死,但我一想不行,其一在我死后,你们这些年轻貌美的老婆就要守活寡,万一你们再想不开随我而去,于心中忍;其二我一死的消息传出去,得让天下万千少女伤心欲绝,为我郁郁而终,于心中还是不忍;其三在我死后,你们在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给我戴绿帽子,我是死不瞑目。所以我还是不死了,为了不让你们寂寞、入帐解尔千愁,还是做一个牡丹花下死的风流鬼,要不怎么与你们白头偕老、抚儿而乐呢?你们看,你老公我的境界多高,为你们就不死了,嘎嘎!”

    “你敢让我寂寞,我就让别人入帐解千愁。”

    “诶呀,九妹你这小骚妮子还反了你,是不是还想家法伺候啊?”齐驭眼睛一瞪。

    “来就来,谁怕谁?”九妹手捂胸部做着夸张动作。

    “那你晚间洗得白白净净,在床上等我宠幸,嘿嘿!!”齐驭转头对着身边二女说道:“妢儿和红儿你们多可爱,可不要学她调皮捣蛋的样,晚间老公我专门宠幸她,让她尝尝家法的滋味,嘎嘎!!”二女听后小头直点。

    九妹一见二女被分化瓦解,与自己不在统一战线,只可智取不可力敌,转身扑向齐驭怀中,“老公,人家现在任你采撷,补偿你,晚间你就放过你老婆我呗。条件成熟,人家多让老公宠爱,多给你生几个儿子作为补偿,怎么样啊,老公?”九妹嗲声嗲气说道。

    “算你聪明,这几句话说到老公心里,浑身舒坦,那啥,暂时放过你,刚才说的可要兑现。”搂住九妹,双手伸进衣内,开始揉捏,“伸出香舌,我得好好品尝。咦,胸部怎么变小了,这段时间功课落下,晚间必须补上。…呜!呜!”说话的大嘴被樱嘴堵住,香舌伸进口中,搅拌挑逗大舌,两条舌头搅在一起。片刻后贝齿轻合咬住大舌,齐驭立即装腔作势,呜呜哇哇大呼小叫,双手还是在揉捏双峰。蜂儿、紫儿、猿依妹等女见状,吓得花容失色、方寸大乱,立即上前齐呼,“小妹不要啊!”

    九妹贝齿轻启,伸出舌头做了一个鬼脸,“嘻嘻,你也有弱点。”

    猿依妹上前对九妹怒喝:“小妹,这种事是开玩笑的嘛,你怎么如此不分轻重,太不象话了。”

    “大姐,我跟他开玩笑而已。我要是真把他的舌头咬下来,以后谁再哄我,谁对我口花花,谁再调戏我,谁再吻我,人家很享受这些的,能舍得吗?再说人家以后生儿育女,孩子有一个哑巴父亲,知道事情真相,还不得恨死我,那时还有我活路吗?”九妹在那小声辩解着。

    “那啥,没事。九妹就是跟我开个玩笑,她争强好胜、调皮捣蛋的性格你们还不知道?她只是做出象征性的动作。我得配合一下嘛,要不然她能让你消停吗?九妹对我投入的感情绝对不比你们少,刚才还说要给我多生几个儿子呢,九妹是吗?”双手不停地揉捏着双乳。

    “老公,谢谢!还是你非常了解我。嗯,姐姐们,你们看他现在还在玩人家的胸部,那像受到伤害的样子。哼,到时让我儿子跟你争,把这权利夺下来,让我儿子霸占,我们娘俩合起来气死你。”大眼睛在那忽闪忽闪地狡黠动着。

    “你傻呀,我死了,你们娘俩不成孤儿寡母了,到时谁照顾你们?”

    小脑袋一歪,“老公你说的也是,还真不能把你气死,要不然我们娘俩没人照顾了,要不你和儿子一人一个吧,也争不了多长时间,儿子一张大就都还给你了,这事就这么定了,老公你说我聪明吗?嘻嘻。”

    “什么呀,这全是我的,凭什么我让他呀,没有老爹哪来他,他得在老爹空闲时才能用,所以一定要定好先来后到的规矩,嘎嘎!!”在那摇头晃脑,三寸不烂之舌说个不停。

    气的九妹直翻媚眼,紫儿上前说道:“妹妹,别上当,他这是故意气你呢,到时孩子饿了,他自己都得让孩子吃。他呀,这是口是心非。小孩一哭,他比你都着急,不信咱们打赌,谁输谁帮对方带孩子。”

    “噢,嘻嘻,谢紫儿姐姐点拨。我不上你的当,到那时我生两个儿子,一边一个喂孩子,让你干着急,嘻嘻。”摇着小脑袋。

    众人听两人二百五的对话后,众姐妹都在用手捂嘴偷偷微笑,白长老夫妇在那脸憋得通红,想笑不敢笑。

    齐驭还没完了,“九妹呀,我的两儿子吃饱喝足后,他们不得睡觉啊,我就趁着这机会把他们俩明天的奶水都吃了,我看他们吃什么?饿饿他们,到时我对他们说:看你们还敢不敢跟你老爹抢你妈的那对宝贝,小样,我还治不了你们了。”

    众姐妹听后,这时是再也忍不住了,都咯咯笑出声,腰肢摇曳,花枝乱颤。白长老夫妇在那再也憋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众兽也哈哈大笑。

    九妹想转身,但身体还在齐驭怀中,双峰还掌握在老公手中,只得转头露出小贝牙,“都怪你,我要咬你…呜呜。”樱嘴被大嘴堵住,小丫头回复的更猛烈,与齐驭激情长吻。

    齐驭放开九妹,把手放到鼻前长嗅,摇头晃脑,“嘎嘎,老婆的乳香真好闻,幸福啊。”

    蜂儿上前,“好了,老公和九妹你们打情骂俏这么长时间,就不怕其她姐妹嫉妒。”搂住九妹,“傻妹子,老公那是跟你开玩笑你,老公对你的溺爱都超过姐姐,我都有点嫉妒了。”

    “姐姐,人家对老公感情真的是实心实意,全身心的投入,姐姐你不会怪我吧。”九妹对着蜂儿撒娇道。

    “妹妹,你对老公的感情,我看得出来,姐姐要真是嫉妒,就不会把你们留在老公身边,老公不属于哪一个人,而是属于我们全体姐妹们。”蜂儿一边对九妹说着,一边抚摸着九妹的小脸和秀发,九妹听后脸上洋溢着幸福余韵,靠在蜂儿胸前,“你没看到姐妹们现在那个高兴劲,老公这是利用你与他调情之际,调剂一下现场的气氛,使大家的情绪活跃起来,这才更像一个家庭的氛围。”

    “知我心情者蜂儿也,逗我开心者九妹也,知我心事、媚我者紫儿也,对我痴情者众妻也。嘎嘎!!”中女纷纷上前粉拳纷飞,这货又是就势倒地,本想看看裙底风光,却没想到里圈众女纷纷蹲下伸手扶起齐驭,齐驭这个失望,“你们就不能每人踹我两脚,让我好好观看一下裙底风光,怎能这样让人失望,齐驭边摇头边想着。

    紫儿上前来到身边,“嘻嘻,没看到裙底风光,失望了。是我让姐妹们如此做的,我早料到你会如此而为,我们早有防备。嘻嘻。”

    “你这个小妮子气死我了,晚间必须补偿我,我也要好好给你上习落下功课。”嘴巴凑近紫儿耳边,咬牙切齿,“我倒时让你尝尝家法滋味,你就准备三天后下床吧。”

    “老公啊,你就饶了小女子吧,要打要罚任凭君处置,小女子再也不敢了。”紫儿在那娇娇滴的双目含泪,令人可怜说道。

    “嘎嘎,这回知道错了,你自己说说错在哪了?”齐驭在一旁得意的笑着,开始用耳倾听。

    “是,我不该破坏老公偷看姐妹们裙底风光,呜呜……”声音嘎然而止。

    原来齐驭正在想听紫儿认错道歉,这哪是在道歉,这是在揭自己的短处,赶紧上前自己的搂住紫儿的娇躯,用大嘴堵住紫儿樱桃小口,不让她继续说下去。紫儿反应却出乎自己预料之外,反而搂住齐驭的脖颈进行了激情长吻,吻毕,“咳咳,鉴于紫儿认错态度良好,又给予老公长吻补偿,今决定撤除家法处罚,就罚她坐在老公大腿之上。”这是什么处罚,这是奖励还差不多,齐驭有时就是这样不着调,但他做事还是有分寸的,得分对什么事情和人。

    齐驭抱起紫儿来到观瀑亭边的座位上坐下,把紫儿放到腿上,招呼长老和众女坐下,众女纷纷坐下,白老却站立一旁,手一挥,“白老,我们没有那么多规矩,没看到我的夫人都坐下,你和白夫人坐下。”

    “主人,夫人们是主人,她们坐下是应该的。我们作为仆人坐下那是对你们的不敬。”

    “什么这个那个,规矩是人定的,过时的规矩废除。你和白夫人赶紧坐下,我还有事跟你商量。”手一摆否决到。

    “主人,规矩不可废,我还是站着好。有事您说就可以。”

    “你?这种规矩在我的家乡早已废除,现在我真的不习惯,总感觉我们之间好像有一种隔阂。好,就这样吧,我也不勉强你。”这货已经不分场合地点,开始蹂躏自己的女人,但这些女人都非常享受,她们的观点就是爱就应该大大方方,何必遮遮掩掩,这种观点在影响着他。

    “主人,以后慢慢就习惯了。”

    “白老站在我后面吧,小白你们都坐下。在这条分水渠、荷塘、碧水潭两侧我准备一会让弟兄们再辛苦一下,栽上葡萄藤,一是保土保墒,二是美观绿化道路两侧,三是增加果实产量,这是一举多得的好事。过两天还有更多的事要我们去忙,抓紧时间干完眼前的一切,白夫人和小白的几位怀孕夫人就不要去了,就麻烦白夫人照看一下自己的孙媳妇。”

    “主人想得比较周到,就这么执行吧,主人先教我们如何去做,然后我来监督。主人应和夫人们为早日生下小主人儿去忙碌。”白老说道。

    “这个问题不是一时半会就能解决的,等待时机吧,时机一来什么问题都解决了。再说我们还年轻,时间还很多。紫儿下去吧,老公还有事要忙。”收回双手放到鼻前嗅闻,“好闻的乳香,人不同味不同也。”说完带着白长老来到分水渠前,示范开沟栽种葡萄藤节,浇水催生发芽生根,及立桩搭架让葡萄藤爬上架,做好这一切才算完工。齐驭要求栽种时并根据地势环境而定,一定要把分水渠打扮成一条绿色长廊。

    白长老看众兽学会后,安排众兽开始工作,各尽其职,各尽其能,工作效率非常高。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越之逍遥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逍遥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逍遥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