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三人归心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穿越之逍遥王第四十二章 三人归心
(88106 www.88106.com)    “小妹,你现在经常与蜂儿等夫人多相处,增近感情,有众夫人帮忙,此事已成百分之八十,再加上小妹的微笑,这事百分百成功。你们可不要小看小妹的微笑,媚态十足勾人魂魄,对主人那是有非常巨大地诱惑力和杀伤力,你常以笑容待他,你们看这么处理如何呀?”

    “白大哥说的有理,我看行得通。但我不明白你主人放着这个成熟大美人不要,为什么?难道嫌小妹徐娘半老、还是嫌她魔兽之躯?小妹这么多年洁身自好,独自照顾病身的孩子,这份至情致意是多么感人肺腑。操心家事照成有些苍桑惆怅,但魅力未减、成熟风韵犹存,犹胜当年的滞涩清纯,还有另一种柔弱的病态美和感性美,你们说是不是?”大鹏说道。

    “行,我同意两位大哥的观点,这成熟之人更会照顾人,但我想弄清小妹哪点配不上他?”火凤小妹主动自愿给你做老婆,感情摊上这等好事你都要放弃,瞧不起我们怎么地,火狮自那有些愤愤不平。

    “好了,两位大哥的好意小妹心领了,继续听白大哥说吧。”火凤向两位一福。

    “两位兄弟,答应我知道事情真相后不许乱说,否则,让主人知道我在背后讲主家是非长短,违背仆人的职业操守,违背当初的誓言,让我有何脸面呆在森林…”白老一脸严肃。

    二位心知后面的话虽没说,但后果非常严重,郑重承诺:“行,我哥俩对天盟誓,绝不乱说。”

    “好,蜂儿众夫人都已是人形顶峰圣兽,按常理他们应能同房享受夫妻之乐,并能孕育一儿半女。主人是个怪胎,可我观察众夫人至今都是处子之身,侧面得知主人每次交媾欢好之时都会神智失控,我猜测他们只有到达神级之后才能行夫妻之事,但晋级时间却难说准,再加上小妹母女别样情节的诱惑,每日饱受欲火煎熬之苦可想而知,这是不想娶她们的原因。”

    “尻,弄了半天是这原因?那不会他身体有问题吧?”火狮说出心中的疑问。

    “胡说八道,我跟他交过手,深知他那身体素质,就是咱们三个加起来也未必比得上。”

    “我是问他的身体本钱如何?”火狮进一步问道。

    “听孙儿说,人类中属佼佼者,难出其右,比咱们现在状态强多了。”白老说到此一脸羞愧。

    “嘎嘎!!身体这么强悍,绝好的龙凤配,小妹更应努力争取。曲终人散与君陌路,从此山水不相逢,哀伤终成过往,何在彷徨。如今孩子已经抚养长大,每次独对幽房思念嗟叹、迷离悲伤,孤卧冷床郁郁寡欢、忧怨愁怅,何必受那份寂寞空虚的煎熬,又何必把自己人生过得如此凄凉。与他同是天涯沦落之人,理应再续今缘,重新充满对生活的热情和向往。红颜未老,风华正盛,你拥有这么好的条件,千万不能错过,哥哥支持你。”大鹏在旁笑说道。

    “茫茫人海之中与君有缘相遇、有幸相知,莫忘前世的姻,莫失来生的缘,莫错过今生相见。错过了就无缘相聚、无幸相守,徒增一段无果的哀怨。所以珍惜现在,把握机遇,那啥,就是要你在他面前大胆的表现,对他说出你的心里话,对他做你想做的事,寂寞的心骗不了双方,彼此会怦然心动接受对方,建立长久的甜蜜关系。尽享身边之人的温柔缠绵,用爱意延续这种新的绵长情愫,那也是一种心灵慰藉。香艳的缠绵引起激情荡漾,尽情放纵欢爱来发泄欲望,通过男欢女爱消除你心中阴霾与思念悲桑,驱散你身体里孤独寂寞与忧怨愁怅,身心愉悦快慰从而使生理和心理都获得最大的满足,烦恼事将在一场场大汗淋淋的亲密欢爱之后烟消云散,找回原来的甜蜜爱意和欲望满足。小妹啊!永浴爱河的女人会愈发美丽,被滋润的女人有一种独一无二让男人神魂颠倒的魅力。”白老一口气讲了自己在人类世界听到的那些词汇,没把白老给难为死,方知做人的思想工作不易。

    “我不会讲他们那些文绉绉语言,我只知道你喜欢那个男人就直接表白,你是过来人,在床上主动施展自己的魅力,提出自己的欲望及要求,配合他焕发出两人的春情爱意和激发双方欢爱欲望,用你的经验让双方体验快感,让男人飘飘欲仙、欲生欲死,欲罢不能。把床上那种销魂的呻吟声如夜莺婉啼般尽情叫出来,你立刻可以俘虏他的心,他,嘿嘿!再也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要留住男人的心,要勾住男人的魂,女人要经常在他的怀里撒娇,在他的怀里表现得娇弱的女子,表现需要男人的呵护。男人嘛,都以征服女人为乐趣,而对内在*荡风情的女人是对男人一种的致命诱惑,而对此却情有独钟而乐此不彼,这样的女人那是男人最想要,会被时刻地保护着身边。”火狮直性表达出来。

    “三位哥哥的美意,小妹心领了。”火凤苍白的脸上泛起的那两片酡红让人怜惜、让人疼爱。

    “小妹,你可别多心,哥哥们可没有取笑你的意思,而是诚心祝你得到幸福,有一个美好的归宿,这是我们最愿意看到的。”火狮说道。

    “小妹,这几天主人他得需要休息,休息好后还得上巨树屋那里去酿造美酒。我估计最少三天,这几天你主要是多跟各夫人联络感情。小妹的事已经说完了,现在该轮到说你们两个的事了,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想不想到这里来当长老,可给我一个明确答复?”

    “白大哥,看到眼前居住环境和我那一比,这里是天堂,你说我们能不同意吗?关键是我们不能和你一样当仆人,我们面子上过不去,有损神兽尊严。”大鹏一脸复杂矛盾的表情。

    “尻,我啥时候说过让你们两个当仆人了,我那是自愿履行承诺。只是让你们来当长老,帮助主人实现森林统一的梦想,管理整合森林资源并合理开发利用,减少魔兽间的无妄杀戮,提高森林生活物资的生产能力,改善各魔兽的生活质量。主人即然要给你们提升实力,可没提其它半点要求,但森林一统是大势所趋、兽心所向,你们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回答。我当初说推举他为新森林王,规划建设管理森林等你我都不行,那得靠主人,等森林管理走上正轨,主人将来要到人类中去生活,管理森林还得交给咱们,这里只是他的一个生活基地和稳固的大后方。你们先在那臭美吧,以后你们就想当仆人,主人不一定收你们?”白老嘴角一撇。

    “他当森林王,我们没意见,他安排我们做什么就干什么,但是我们的地盘能不能保留?”

    “尻,你们两个不开窍榆木脑袋,小狮你它妈的更是,原来你统领的是一方霸主,而现在是管理整个森林无冕之王,哪个大哪个小,你分不出来啊。一年之中大部时间咱们用来修炼,余下时间才能放在管理和建设上,加上小妹的弟弟,森林管理只能咱哥四个轮流管理知道不?我把领地都交给了主人,反而管理地域更大,部下纷纷晋级,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告诉你们,一旦住上高档豪宅、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赶你们都赶不走。吃着美味佳肴,喝着精品佳酿,这样的好日子都不过,你们真是***犯贱。”气得白老手指着二位爆出粗口。

    “白大哥,你说的佳酿和美味佳肴,真的假的?”被骂的火狮露出一脸贪吃馋相。

    “假的,滚犊子,回你的领地,吃你的生食和你的西北风去,有佳肴也不给你吃,有美酒也不给你喝。”正在气头上的白老直接开口就骂,断然拒绝。

    “白大哥,你别生气,你说有佳酿和美味,味道怎么样?”

    “我不生气。这好日子我独享,多好!佳酿和佳肴滋……”刚说到这肚子‘咕噜噜提出了’抗议,条件反射流出来的口涎,吸溜一声吞回,“滋味忘了!”转身拍拍屁股不理二位走了。

    大鹏和火狮立即傻眼了,没想到这白老哥脾气这么大,连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走人了。

    白老现在是一肚子气,本以为这事跟几位兄弟一说,他们立马答应,没想到提这提那条件,一气之下立马走人,不理他们。森林有你们俩阻碍也照样统一,只是费些时日罢了,心中难免空生忧伤,知道这样做结束了千年的兄弟情谊,代表二位兄弟不久就要陨落,损害统一后森林帝国的整体实力。每一只神兽那是历经千难万苦、一步一个脚印才熬到今天,经过几千年岁月的磨练打拼才有现在的成就,这份经历和底蕴是不可替代和传承的,可不是新晋级而来的神兽可比拟的,有主人在他们不久就和他一样成为威震大陆巅峰神兽,将来极有可能晋级到的超神兽,实实在在是帝国的一大损失。

    “白大哥,听小妹一言,两位大哥来了以后就加入法阵中帮你晋级,没来得及了解这里情况,让他们怎能直接盲目答应你的要求。这两天你就领着我们参观这里的基地,进行实地考察,然后再给你明确答复,你看如何?”火凤作为女性心思是相当细腻,出言解决尴尬局面。

    白老一听知道自己操之过急,“那当然,明天领你们俩到处看看,参观森林建设的生活居住基地,如何利用森林之源提高我们的生活水平,你们了解这里这里生活状况后,你们就知道以前的生活无法和这里相提并论,贫穷与富贵一点可比性都没有。小妹,你们母女的病治好后修为也跟着提升,为主人之妻就有了美好的归宿,过着舒心快乐的生活,每日耳鬓厮磨缠绵在甜蜜中,娇柔忧伤小妹就会变成风情妖娆的绝世佳人,成为令人羡慕的神仙眷侣。”

    “让白大哥这么一说,我们都有那种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之情,小妹你一定抓住幸福,我们两位哥哥先恭喜你了。”二人赶紧乘机说道。

    “你们俩说什么呢?白大哥,他真的有你说的那么好吗?”

    “这事你自己拿主意做出判断,我的意见只能作为参考,你可以从蜂儿等夫人那了解你所需要的一切。明天我以了解基地为由,替你预约她们,请夫人陪我们到处去看看。女人在一起好交流,让夫人们了解你们痛苦的过往,从内心深处怜楚你们母女,抓住时机向夫人们诉说目前实情,当然说道动情之处潸然泪下效果更好,夫人们是感情丰富之人,定会被感动月颜的梨花带雨,这样获得她们同情之心,再坦诚相告寻求她们的帮助,此事定能成功。”

    “谢谢白大哥,我明天带着女儿一起去,遇到机会我就实情相告,寻求夫人们的帮助。”

    齐驭此时正在房间里与众女调情双修,这货正在那享受,已被长老“出卖”给火凤母女为夫还不知情呢。

    “走,我给你们安排住处。”白老就要领着他们去石壁广厦。

    “白大哥,这里还有住处,你们的居住之地不是在巨树屋吗?”火狮一脸疑问。

    “那只我们其中一个生产基地而已,还有很多东西你们是不知道的,我也是这两天刚刚知道。先让你们开开眼界,看看这里谷内情况。”

    “这不就是荷花塘,有什么好看的吗?”火狮睁大着眼睛,左右瞧瞧说道。

    “大鹏你带着小妹和火狮飞到空中仔细俯瞰这里,看完有什么不同之后下来再说。”

    大鹏变回硕大身形,犹如巨型飞机那般大小,“兄弟和小妹上来,我驮你们上高空去看看。”二人片刻间已到背上去,“坐好,走了。”身影一展瞬间向空中飞去,在荷塘上空慢慢飞翔,“我尻,白大哥不说还真没注意,经仔细观察才发现,此地真的与原来大不相同,原来建设的这么好,荷塘瀑布虽是经过人工修葺,但人工痕迹巧妙地融入自然,使荷塘瀑潭自然和谐美观,整体包含自然大道,更适合人生活居住,设计者真有才了,我是弄不出来,服了。”

    “大鹏哥,你忘了还有女士,又爆粗口了,多不文雅。”背上的火凤扑哧一笑。

    “大鹏兄,你我在森林中生活了几千年,虽然整天面对自然,可对自然的理解却不如此设计者,他思想境界非常高,对自然认知早超出你我,它的设计思路是因地制宜地改造自然,却又符合自然规律,居住环境与自然巧妙结合。设计者是齐驭这位小兄弟。”

    “尻,你不早说,我这一下至少得罪三个人。”大鹏在空中有爆出粗口。

    “胡说,哪来的三个人?”火狮在背上一瞪眼睛。

    “有时你很聪明,但有时又很笨,这不明摆着,齐驭小兄弟、白大哥、小妹不正好三人吗?小妹呀,大哥求你点事,你将来一定要给帮忙。”大鹏一回头瞪火狮一眼,温和地看向火凤。

    “大鹏哥,只要我能帮上忙你的,我一定不溃余力而为。”火凤很豪爽地答应了。

    “哥哥听你这话心就有底了,以后有事求你,你一定不能推脱。这是让你男人知道还能有我的好果子吃吗?所以万一拒绝提升妻儿实力,我就找你帮忙给说说情啊。”大鹏一脸媚笑。

    “大哥,你这说些什么呢?八下没一撇的事情,我都不知道将来如何?”火凤那种女性矜持使之脸色一红。

    大鹏眼睑翻动,“小妹,不用担心,就凭小妹你们母女俩的绝世容颜和白大哥帮衬,他肯定能接纳你们,成为夫妻以后,一定帮哥哥这个大忙。”

    火凤闻言脸色更红,“大哥,如果真成了,有事我必帮忙成吗?”

    大鹏嘿嘿一笑,“嘿嘿,大哥这是着急没办法吗?”

    “大鹏兄,我们回到原地,让白大哥带咱们附近转转,看看景色如何?”火狮出言。

    “好,我也是这么想的。”大鹏点头答应。

    片刻回到原地,来到白老身旁,“白大哥,我们在空中走马观花看了一下,细节根本未看清,还得请白大哥领我到处看看。”

    一直注视他们行动的白老说道:“你们不累吗?”

    “我们累什么?我们加入法阵后,能量质量反而略有精进,一点不累。小妹你怎么样?”火狮转头问道。

    “我的伤势在吸收无色能量后,身体暗疾经过滋润康复,被治疗的好多了,目前已无大碍。”火凤说着一捋脸边一绺秀发。

    “那好吧,我就领你们看看这里建设的成果,我们所在观赏亭位置就是荷花塘中心区域,主人领着手下先规划后建设,曲桥是石制,你们在别的地方能这样近欣赏美景吗?我是对眼前景色致有所参悟,在主人指点下顿悟使境界得到快速提升,幸亏有主人及各位兄弟帮忙。”白老对两位兄弟抱拳拱手表示感谢。

    “你原来是顿悟后得到提升,难道与你主人无关?”火狮不合时宜插话道。

    “你小子…”白老用手指点火狮,无奈摇摇头,“我之前不是跟你们说了嘛,主人先帮我治愈身上暗疾,打通身上经脉穴位,教我功法、武技,我才晋级到神兽高级顶峰,有了这样两次参悟,否着想这么快晋级,那你是在做梦。”

    “白大哥,你以前和我们一样等级,现在是什么等级?”大鹏急切问道。

    “大鹏兄弟,我现在已摸到超神兽门槛,但还不是,综合实力已近超神兽。走,我领你们从石桥南面走过去,看看几处景点,其中包括:金鱼戏水、溪水入塘、猴儿酒洞、拦河坝、双鱼吐水、分水渠绿色走廊、观瀑亭、飞瀑、瀑下栈道、石屋广厦等。”说完领着三人开始一路参观,白老是一路解释,并把齐驭所作诗都一字不拉地讲了出来,弄得大鹏和火狮两人直点头佩服有才、文武全才,火凤眼睛露出的迷醉之色,白老看到笑而未语。

    最后从荷塘和水潭交界处的石桥上漫步回到石屋广厦前,看着窗明几净的大厦,白老言道:“广厦客房魔法应用化程度非常高,安排一下服侍人员,先教会你们如何应用,吃的喝的直接让她们送上来,有其它事吩咐她们即可。”直接安排大鹏和火狮高级住所,“你们两人要遵守规则,不可乱来破坏这里设施,目前我是这里的主管守护者。当不当管理者你们自己决定,好好想一晚,明天不要着急给我答复,再见兄弟。”与二人告辞离去。

    最后安排火凤母女,“小妹,你们母女自己好好休息吧,你们将来是住这里、还是那里,这得看你们自己和天意。”言下之意你是当长老,还是当夫人还得靠你自己争取。

    “谢谢大哥提醒,小妹心中有数,再见。”挥手与白老告辞。

    “那小妹早点休息,哥哥走了。”转身出去安排一下服侍人员,回自己的房间去休息。

    齐驭此时,正赤身裸体与众女纵横驰骋,体力已恢复大半,到第二天早晨就已完全恢复。

    洗浴后的大鹏舒坦躺地在宽敞的大床上享受着这份难得的惬意,琢磨着:“尻,白老大真是幸运地遇到了好主人,享受着舒适的生活,让人羡慕的都有些嫉妒,老婆孩子生活在那风吹雨淋遭罪的破巢穴,要是知道有比那不知强上了多少档次生活条件等着,那肯定逼着我答应。妈的,最可气的是原来与我们级别修为相差无几的白老大,而今却被他远远抛在后面,归根到底还是跟了好主人,我和家人的晋级提升也得靠这里主人,这天大的人情怎么还?细想投靠他,当个与老白一样的长老那也是不错的。将来老婆晋级神兽变成人形,在这舒适的大床上与老婆嘿咻欢好,那感觉肯定美上天,全家人在此各尽一份力,享受美好生活也不错。找火狮商量一下。”穿着睡衣的大鹏起身来到门前,刚要开门却突然听到敲门声,伸手把门打开,抬头一看是穿着睡衣的火狮,“兄弟,我正想去找你商量事,你先来找哥哥了。”

    火狮进门一笑,“嘿嘿,鹏哥,我洗澡后睡不着,想找你说说话,没打扰你吧?”随后进来。

    “尻,你啥时候学的这么礼貌?变得我都不敢相认了,坐。”大鹏坐在床上,用手一指木椅。

    火狮坐在木椅上,“鹏哥,你就别取笑我了,你也不是一样吗!”

    “行了,咱哥俩就别在这绕圈子了,有话直说、有屁快放。”大鹏看着火狮。

    火狮沉思片刻,“行,鹏哥,估计咱们的想法差不多,那我就直说了。通过老白介绍和现场参观,看到这样好的生活条件,我在床上琢磨了半天,我已经决定投靠到他的麾下当长老,听他的吩咐又如何?你看老白虽说以仆人身份自居,但我感觉他差不多是这里的整个主人,除了小兄弟和夫人们外,其余部下都得听从他的安排,投靠后想他不会亏待咱们,我们的地位应在众兽之上,在白老大之下。我有一种感觉,投靠后咱们将来取得的成就不可预知,领地生活环境在小兄弟的统筹规划建设下,会有非常大的改观,居住条件大加改善,生活水平大幅提高,咱们长期苦苦寻找解决这事的方法而未果,现在这个的机会就在面前等我们接受,你说我们何乐而不为呢?在这世上不就是为一口食儿和提升全家人的实力,率领一帮兄弟而在奔波忙碌吗?诱人的条件已摆在我们面前,目前是时不我待,我们错过了这次时机,恐怕就时不再来,所以我决定抓住这次机遇,绝不放过。鹏哥,你是什么想法?”

    大鹏手捂着嘴,“咳咳!兄弟,不瞒你说,我刚才就是想去找你商量此事,而你先我一步找来。”手触在床上,“那我先问你,老婆孩子知道这里的生活环境和生活条件,也知道邀请我们当长老,那是什么样的结果?”

    “尻,这还用回答吗,肯定死活逼着我们都要答应。”火狮站起来,室内来回走动。

    “部下知道了,他们会怎么想、怎么做?”大鹏又提出一问题。

    “保守估计,大部分会到这边来,拦都拦不住。”火狮脸色很难堪。

    “我也这样认为的,我再问你要是当这长老是不是与老白一样待遇?”

    火狮想了一会,“应该差不多。”

    大鹏一脸尴尬,“我们和家人的晋级提升得靠人家帮忙,这么天大的人情怎么还?”

    火狮毫不犹豫说道,“这好办,投入麾下为其效力。”

    大鹏用手一拍床板,“将来在这舒适的大床上与人形老婆嘿咻那感觉怎么样?”

    火狮一愣,嘻嘻一笑,“没想到,你变得这样放荡。身体需要阴阳调和,不过与老婆在此大床之上尽情尽兴的颠鸾倒凤,那欢爱滋味肯定飘飘欲仙、蚀骨销魂,莫齿难相忘,亲密之后愉悦快慰,其乐融融地回味无穷。”

    大鹏一脸兴致,“所以嘛,原来我们和白老大一样级别,现在被他远远抛在后面,归根到底还是人家主人的功劳,细想投靠他也不错,全家人不用遭那份罪,尽一份力,跟着享福也不错,这不找你商量一下,怎么办吗?”

    “商量个屁,明天直接答复,同意就完了吗!”火狮回答更直接。

    “行,明天直接同意,小妹那怎么处理?”大鹏答应,抬头对着火狮问道。

    “咱们就别掺乎了,事到桥头自然直,到时咱们帮衬一下,就行了。困了,我走了。”火狮说完兴致勃勃转身出去,回房酣然入睡。

    看着火狮出门,“尻,真不够哥们,说走就走。好困,睡觉。”大鹏躺到床上片刻响起鼾声。

    在另一房间内,心事重重的火凤躺在床上思潮起伏、辗转侧身难以入眠,紧蹙的双眉下漂亮眸子无神地紧盯着棚顶,脸上表情怅然若失。白天,火凤在白长老陪同下参观了荷塘瀑布石屋等建设的基础设施,被齐驭的才能所折服,不知何时业已暗生情愫。此时心绪难以平静,仿佛春风拂面般齐驭微笑着欣然接受自己大胆而直接的爱意表白,含情脉脉的他望着自己,并暧昧地对自己眉目传情。溪岸潭边轻盈漫步,秋水盈盈荡漾着绵绵情意;翠巅秀岭娱心悦目,如胶似漆依偎在一起淡看云卷云舒;曲径幽处悠然自得,形影相随播撒密意深情的浪漫;便道石桥雍容闲雅,两情相悦遍布缠绵缱绻的足迹;绿荫长廊春风得意,情不自禁刻下耳鬓厮磨的印痕;亭台楼榭其乐融融,心花怒放洋溢快乐的袅袅余音;花前月下柔情蜜意,心醉神迷留下那无数恩爱旖旎的激吻;卧室之内余音缭绕,抑扬顿挫地飘逸着凤协鸾和的轻吟浅唱;空中方寸之间撩人心魄,乳水交融地弥漫着男欢女爱的靡靡气息;越是这样浮想联翩,越犹如百爪挠心,忧心如焚地盼着天亮。侧身反而思绪纷繁,即怕天亮后见到齐驭,自己残花败柳难以与之相配,又怕满腔热忱表白换来的是冷如霜雪的拒绝之词,如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恐会深深地伤害到自己。虽情丝慢慢浮动,花残月缺之人也需情感的安慰,但纵有千言万语也不知如何开口表达,结果弄得自己郁闷不已。最后回想白长老的话,曲线救国,走夫人路线,明天和蜂儿等夫人好好联系一下感情,请求她们帮自己的忙。既然齐驭是个负责任的男人,想来凭自身优越条件让他迷恋自己,那还是有信心的。放下心事,困意上涌,片刻之后迷迷糊糊地睡去。

    齐驭与众女双修接近尾声,不知道已经有佳人惦记着他,完毕后在床上与众人安然入睡。

    清晨,当地一缕阳光斜照大地之时,齐驭正在手举巨石蹲桩站马,当长长的身影变短后练起了拳脚、刀剑武技,又开始沿着石路练起轻功,众魔兽兄弟早起床开始在石路上训练。

    这一切都被大鹏和火狮看到眼里,白长老在那练习拳法和刀法,看着两人说道:“这一晚间想的怎么样?有结果吗?”

    “白大哥,问一个问题?就是我们投入小兄弟麾下,是不是和你一样的地位。”

    “那是当然,还有什么问题吗?”

    “吔!”两人手掌一击,以示庆贺,“我们答应了,以其到那时被你们征服,还不如自己早投过来做个功臣,妻儿跟着享福,从此不再吃苦受累。嘎嘎!!”二人回答道。

    “哈哈,那我代主人谢谢了二位兄弟的申明大义。兄弟你们看小妹的眼神怎么变了?瞧什么呢?”抬头向远处望去,发现一个身影,“嘿嘿,原来如此,小妹的春天就要来临了。”

    “白大哥,你说什么春天来临?我怎么不懂?”火狮未明缘由。

    “尻,我也是听我孙儿说的,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动感情时,就说自己的春天到了。你们看看情况就知道了,以后多学点知识,不要老像以前一样不学无术,这事主人强调多次,就是身边无此能人,否者早就办班学习了。”

    “学习班不学习班的我不懂,白老大你在那踢腿出拳有啥用,你在那哄小孩呢?”大鹏说道。

    “兄弟,怎么的不服吗?咱们比划比划,正想蹂躏你们一番,来验证一下自己实力。”

    “尻,谁怕谁?现在就来?”火狮说完,双手扬起燃着熊熊火焰就要比试。

    “尻!停,好你个死狮子,想在这个地方比试,这里一切可都是主人辛辛苦苦建设的,你就不怕把此处给毁了。到时主人肯定大怒,别说你们还未成为部下,就是我也得被扒层皮下来,你们投靠主人效力的希望就会成为泡影?”白老赶紧出手阻止。

    “哦?事情差点办砸。我还以为你怕了,那你赶紧找个切磋的地方。长时间没活动筋骨,身上都发痒,这回得与你好好过过瘾,嘎嘎!”大鹏说着晃动身体各部位,发出嘎巴嘎巴声响。

    “行,找个僻静的地方切磋一下,我也不以大欺小,一人独战你们二人,输后你们要从内心彻底认同我这个大哥,同意吗?”白老信心满满提出自己的条件,是为了通过这场比武结果彻底打垮二人平时那种高傲之态,也是为让他们真诚投靠齐驭、成为衷心部下铺平道路。

    “白老大,你这么屌,你就不怕我们哥俩联手把你打得连你老婆都不认识。说,要是你输了怎么办?”大鹏对两人联手对抗白老还是非常有信心。

    “大鹏你说这话,可就注意,别怪我到时重点照顾你,嘿嘿!!我要是输了,就拜你们哥俩做大哥,你们将来投靠主人与否自己做决定,我绝不干涉,怎么样?”白老眼光余光一瞥。

    “好嘞,鹏哥。以前都是他收拾咱哥俩,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我可盼了好长时间,千万不能错过,咱们哥俩好好给白老大松松筋骨。嘎嘎!!”火狮看着白老就像色狼盯着美女一样,怎么看都是自己手中难以逃脱的美色猎物一般,等待自己惬意地去蹂躏她。

    “你们先等一会,不急于这一时,我先把事安排一下。”转身对着石屋阳台上伫立的火凤大声说道:“小妹,等主人回来后跟他说一声,我们哥几个出去溜溜弯,时间可能稍微长点。我再找一个中间见证人,白护峰一会跟我们走。”

    “三位哥哥,你们这是干什么去?要不我也跟你们一起去。”火凤满脸焦急。

    “小妹别这样,我们哥仨溜溜弯,活动一下筋骨。你呢,就在这里帮忙给守护一下,这里将来可是你的家业,你不守护谁守护。至于主人回来后,你就跟他说,我们老哥几个好长时间未见,出去一趟交流一下,以此增进感情,中午前就能回来,让主人先别等我们。”

    “可是…,我这样告诉他好吗?还有你们这样出去,不会有事吧?”火凤一脸迟疑和担心。

    “小妹不用担心,没事。你跟他照实说不就完了,别跟老白磨磨唧唧。”火狮一脸兴奋急色。

    “火狮大哥,这么说不好吧!要不就说老哥几个出去交流一下培养感情,中午前就能回来。”火凤说完,俏脸变得绯红起来,一摸发热的脸庞自语道:“我怎么好意思直接跟他说,几位哥哥真是为难我了,算了,等他锻炼回来再说吧。”

    “长老找我有何贵干?”白护峰立即来到白老身前一脸恭敬。

    “护峰不要问了,到了地点我再告诉你。”白老摆手阻止白护峰的发问。

    “白老大,你这是在找帮手吗?”火狮看白护峰只是一只圣级顶峰白虎而已,心中不屑道。

    “火狮,我告诉你,我说过一个人对付你们俩绝对算数,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跟我走。小妹我们先走了,注意点别让家里有事。”飞身踩在树颠之上行向西方。白护峰跟随而去。

    这哥俩一看一人一户飞行之势就是一愣,互望一眼,同时想到,“这白老大是起什么幺蛾子,魔法都未用,怎么就能飞走了。那个白虎也是如此,妈的,也太奇怪了。”异口互望同声说道:“追!”身上魔法元素萦绕,驾驭飞翔术向远处西方追去。

    火凤看着几个离去的身影惆怅若失,郁闷不乐转身碎步回到房间内。

    此时齐驭正领着老婆们在草尖树梢间飞跃纵横,小白适时跟上蜂儿和紫儿,低声道:“两位大嫂慢行,小弟受爷爷之托找两位有事相商,爷爷让我捎话帮忙照顾一下火凤前辈,听说火凤前辈身世孤独凄苦,让人心生怜意,你们有空一起细谈,拜托两位大嫂了,我去追老大。”

    蜂儿边飞行边问紫儿,“妹妹,长老所托之事你怎么看?”

    “姐姐,火凤一定知道治伤期间,母女二人赤裸玉体暴露隐私,必经过身体接触打通穴脉,才能得以治疗提升。在自己尊严与实力提升、孩子清誉与病体之间一时犹豫不决难以取舍,如果自己为了尊严清白而不去疗伤提升实力,又怕失去追求一生都未必能遇到的这个机会;如果为了疗伤提升实力,必然被咱家的大色狼占尽母女身体便宜。母女俩一个是寡居多年绝美少妇、一个是含苞待放的花朵,但毕竟那是威震一方的神兽,这样一来清誉全毁、神兽尊严皆失,结果令她很难接受,姐姐,你说她能甘心吗?由于白长老与火凤相交多年,感情深厚质朴纯真,所以白老才找到咱们,让咱们帮着想解决的办法,目的即提升实力又保存尊严,想要鱼和熊掌兼得,解决办法就是让老公接受她们母女,变成家务事,一切问题全部迎刃而解,哼!就是便宜了咱那个色老公。姐姐,咱们老公真就有那么大的魅力嘛,我怎么就没觉得呢?”紫儿胸中郁闷,心有不甘把紫色尾巴不停在左右摇摆着。

    “嘻嘻,我闻到了好酸的醋味,老公有多么大的魅力,紫儿妹妹你亲身经历深有体会,我不多言。老公可是有言在先,治疗、提升实力是无条件的,咱俩好好商量一下别弄巧成拙,否则,老公还真就可能不给她们治疗,愧对白老委托咱们了。再说,姐妹中还没有神级,这要弄进来当姐妹,即可以解老公的燃眉之急,将来又必是老公一大助力。”蜂儿淡然一笑。

    “嘻嘻!!姐姐,我就是那么一说,能袖手旁观不管吗?这事等咱们和火凤姐姐商谈之后再定,你看如何?”紫儿抛弃不快,很快捋顺思路。

    “好,就这么定了。我们加快速度,别被老公发现异常引起警觉,事情就不好办了。”蜂儿说完,姐俩加快速度向前急奔。

    小白追上齐驭,“老大,身体恢复这么快了。我爷爷晋级,结果大家都受益,只有老大累得够呛,我代爷爷谢谢你。”

    “自家人就不必客气了,那是应该的。大家怎么都受益了?当时累得够呛,没精力注意大家的情况,跟我说说。”

    “老大,当时你命令所有兄弟到达指定地点按顺序运转能量,七色能量在控制下形成阴阳五行法阵,在各色区域内的兄弟们当于一个能量控转载体,通过身体可控的能量逐渐增强,在区域内晋级提升没有任何危险,结果是提升的提升、晋级的晋级;妈的,受益最大的是七色鹿群,汇集阵眼的能量使七色鹿王都达到圣兽顶峰,部下大部达到圣兽以上,少数达到九级顶峰。老大,咱们最低手下都是九级以上,实力那绝对是够牛的。”小白伸出一爪指。

    “尻,我说累得跟孙子似的,原来是七色鹿王它们晋级造成的,这便宜他不能白得,得让他们给我补偿,我得仔细斟琢一下,让他们补偿什么好呢?嘿嘿!小白,以后这样好借口多提供一些,我亏不了你,嘎嘎!!”齐驭已胸有成竹,阴阴的笑着。

    小白听后一哆嗦,暗自揣摩着,“自己只是表达谢意,顺嘴说了七色鹿王的事,结果弄得不知是好是坏,想不通、弄不懂,自己注意点,别惹祸上身。”立马露出笑脸道:“放心,这样损害老大的事情我是坚决反对,发现一起反映一起,绝不姑息。”

    一人一兽边说边练功,现在齐驭的夫人和部下都在开始一心二用练习着,这为以后战斗力的直线提升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众人兽结束晨练回到石屋广厦处,齐驭看到火凤向自己走来,赶紧迎上前去,虽说火凤有可能做自己的部下长老,但还要礼贤下士,“火风前辈,你这是找我有事吗?”

    火凤是喜在眉宇,面带春风,对齐驭嫣然一笑,“不要叫我前辈,我有那么老吗?叫我凤菲菲好了,或叫菲菲也可以,我叫你齐驭可以吗?”

    “前…菲菲,你想怎么叫随你意。”齐驭略一迟钝回道。

    眉宇含笑的凤菲菲望着自己称心如意的未来郎君,“真的?那我可以叫你弟弟吗?”

    “弟弟,亲弟弟。哈哈,好好!!我也有一位亲姐姐啦!”齐驭异世有了亲人,欣慰开怀大笑。

    在一旁的紫儿偷笑着,和蜂儿轻言耳语,“姐姐,老公现在叫她姐姐,亲姐姐很快就要发展成情姐姐了,再过不了几天就叫亲妹妹,最后叫媳妇了,这可是良好的开端。嘻嘻!!”

    “紫儿妹妹,等他们说完,我们上去和凤姐姐搭话,把她领到别处去交谈。”蜂儿耳语道。

    “既然你是姐姐,我得给你见面礼。”齐驭手中瞬间多出一些首饰,“这些首饰给你,把你戒指拿给我看看。”

    “谢谢弟弟,这拿去吧。”凤菲菲伸出柔荑接过首饰,递过戒指。

    齐驭接过戒指,凝神一瞧,容量空间一般,“一点不衬托姐姐的绝世容颜,这个我暂时留下,有时间给改造一下。我找找,咦,怎么没有合适你的。”手中拿着几个漂亮的凤纹戒指。

    蜂儿上前拿起一个戒指,“老公,这个就非常合适菲菲姐。”转身递给凤菲菲,“姐姐,这戒指你拿着,看,非常漂亮。”

    齐驭一愣,看着自己的傻娘们拿走一枚特殊戒指,“蜂儿,那个戒指合适吗?”

    一旁的紫儿上前,“老公,怎么不合适?菲菲姐本身就是凤凰,而你的戒指上饰纹图案就是一只神采飘逸的凤凰,心有灵犀这是天意,恰能体现姐姐的神凤身份,就好像给菲菲姐量身制作一般,非常合适。姐姐把其它首饰也戴上,看看效果怎么样。”

    戴着首饰的凤菲菲丰姿绰约,举止端庄娴雅,身材袅娜娉婷,浑身上下荡溢着一丝丝成熟妩媚的风韵,回身瞬间给人一抹惊艳绝伦之感,加上一丝病态娇柔,漫溢着一种让男人身陷其中难以自拔的诱人魅力。

    “紫儿妹妹说得对,这些首饰看来非常适合,老公是特意为菲菲姐量身定做的,看菲菲姐戴上这些首饰后,把姐姐的绝世容颜和高贵典雅的气质凹现出来,老公这样才配得上姐姐嘛。”蜂儿意味深长地说道。

    齐驭抬头仔细观瞧,几样首饰起到了画龙点睛的作用,眉心处点缀着小手指盖大小的椭圆形红宝石额饰,从大到小对称镶嵌圆形红宝石的饰链缀在额头两侧,余部隐在红色柔顺的秀发中,耳饰坠在秀耳两侧,欣长的玉颈下横挂一条镶嵌宝石的项链,光彩夺目的心形红宝石缀悬在丰挺乳峰衬凹的乳沟处。在朝阳映照下星光四射、晶莹璀璨,红的妖艳魅惑,饰链散射淡金色光芒,使凤菲菲花颜月貌更加娴淑靓丽、惊艳,气质成熟神采飘逸。熠熠生辉精巧的戒指使纤纤细指平添风采,白皙细嫩手指被衬托得秀气和美丽。初一乍看被惊心骇神,但瞬间恢复正常之态,开始回味着蜂儿话中含意,虽感觉其有些不妥之处,但一时半会也没觉察。

    “菲菲姐,没事咱们姐姐到那边去唠唠家常、谈谈心。”紫儿适时说道。

    心灵剔透的凤菲菲立即明白,“哦,我先跟弟弟说点事,片刻后咱们再唠。白大哥走前让我告诉你,与大鹏、火狮、白护峰三位出去溜溜弯,中午前就能回来,不用担心。”

    “嗯?遛弯,我知道了,谢谢!”齐驭听后微微一乐,妈的,遛弯骗谁呢,这是谁也不服谁,江湖恩怨江湖了,出去找个僻静地方比试,输赢决定自己未来的位置。心中埋怨着白老,通过观摩可进一步完善自己的拳法,作用之大难以想象,自己错过这场比试未免太可惜了。

    “姐姐事了,我们姐妹头一次见面,咱们到一旁定要好好聊聊,增进姐妹之间的互相了解,促进姐妹之间的情谊。老公,你忙,我们走了。”紫儿媚眼翻转着,斜瞥齐驭。

    一看紫儿表情,齐驭赶紧笑脸相陪,“你们聊吧,陪好姐姐,我这还有事。”转身朝另一边走去,紫儿、蜂儿、凤菲菲和小凤进到广厦石屋内。

    “老大,你这是干吗去?”小熊这时冒出来。

    “小熊啊,老大我突然发现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在激烈锻练后需要活动舒展一下身体,把血液流动速度要缓慢降下来,利于身体健康。咱们原来运动后就休息那是错误的方式,告诉大家以后一定要改正。”把刚看到的情况强调改正过来,边说边像模像样活动四肢和身体部位。

    “放心老大,这事包在我身上,明天就那你说的开始执行。”

    “老大我爷爷他们回来了,在西方天边。”适时小白又接着说道。

    “小白,真的?”抬头向远处观望,西方的遥远的天际出现四个小黑影,自动排着顺序,白老在前,大鹏其次,火狮第三,白护峰第四,几分钟后来到齐驭面前。虽然大鹏、火狮面貌没有变化,但已换了一身衣服,齐驭见状了然于胸,眉间带喜上前微微一笑,“白老和二位贵客早晨真是闲情雅致,清晨旭阳高照、空气新鲜遛弯感觉一定不错,护峰护法是怕白老一人招待不周也跟着去帮忙,不错,礼节周祥才是我们待客之道。二位贵客出去这么长时间,定出了一身细汗,赶紧进屋洗漱一番,到大厅吃些早点。吃后,陪同我们我们去一趟中央草原,我可迫不及待的想品尝新酿的美酒。白老和护封,你们待我一定招待好二位贵客,二位有什么需要,你们尽管直接安排,一定让贵客满意。”

    “主人我有话要说,你看…”白老听后有些犹豫,不知何时转告此行达到的结果。

    “白老不急,客人洗漱吃完早点后,随我们一起去草原品尝美酒。”齐驭说着使一个眼色。

    老奸巨猾、精明无比的白老立即会意,“听主人的意思中央草原要出佳酿,我这就招呼好二位兄弟,随后咱们一起去那里品尝。”躬身回转对着大鹏、火狮一笑,“二位兄弟,回屋洗换一下,自家兄弟不要客气,你们还有什么需求尽管提,主人已说只要我们有的肯定会满足你们。大鹏,你带的戒指内部空间多大?”

    “大哥,我的戒指内部空间二百多平吧,有什么事吗?”脸上现出洋洋自得的表情。

    “哦?真的不小,比起我孙儿的上万方空间稍小了一些,”白老眉头一皱,淡淡地说了一句。

    “白大哥,你的戒指空间多大?”大鹏开始有些不忿。

    白老看着外面景色,“不大,也就几万平方米,只比你们大那么一点点,我们每人…咦,人呢?护峰他们人呢?”转身看着白护峰问道。

    白护峰右肢指了指地上,白长老顺着手指方向看向地面,“兄弟,有床不躺,你们躺地上干嘛!有病啊?”

    “白大哥,我们哥两没跟你有神深仇大恨吧?”火狮站起来一脸质疑说道。

    “操,咱们几千年的关系了,哪来的深仇大恨,有大仇早解决了。”白老爆出粗口道。

    “那你们家是神器、超神器制造商还是批发店?”大鹏隐不住爆发。

    “不是,那你拿个超神器大空间戒指刺激我们干什么?”

    “我可不是没事闲的来刺激你们,那实事求是而已。”

    “不知道你从哪里意外得到这个超神器,故意来刺激我们,你以为超神器是生长遍地的绿草,随手都可拿到,做梦吧。”

    “瞧你这副德行,戴个空间这么大点的戒指还沾沾自喜,我说你眼皮咋这么浅,以后出门在外别说是我的兄弟,说出去我都丢不起这个人。”白老讥讽着继续说道:“说你们眼皮子浅不服气,我们全家都戴这样的戒指,包括我那一百多个孙媳妇。尻,人呢?不会又趴下了吧?”往地上一看,嘿嘿一乐,蹲下身,“瞧你们这点出息,嗯,不就是一些大容量戒指,至于趴下两次嘛,怎么看都像没见过世面的人,你们也是堂堂的神兽,这说出去丢人啊!丢人啊!”

    “白老大,你再这样,别说我跟你急!哼,没这样欺负人的,虽然我们俩打过你,但为了尊严,我们可以和你决斗。你以为你本事大,你就可以侮辱我们,那是妄想。”大鹏在起来,怒目圆睁。

    “就是,在这样侮辱我们,我们跟你决斗,士…士…那叫士什么来着?”火狮在一边说道。

    “那叫士可杀不可辱。”大鹏急忙帮腔。

    “噢,对,士可杀不可辱,我们要为自己的尊严而战。”火狮怒目而视。

    “行了吧,就你们?想找你们麻烦,不至于等到现在,笨蛋!你们不信可以找人求证。”

    “你说那个事谁信,天底下之人都知道,五百立方的戒指整个世界就十枚,被世人称为神器;二百立方左右不到五十枚,称为圣器,一百立方以下的不到二百枚,称为亚圣器,你骗谁呀?”

    “嘎嘎,你说的不错,但那是以前,自从主人出现后,主人一把这些规则改革了,你说的那些都被主人定义为一般魔法器。”

    “白老大,我们哥俩找你决斗,随明知打不过你,也要跟你打,宁可被你打死,也不想被你气死。”在那呼呼大喘。

    “鹏哥,我…呼…我…支持你,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火狮气得够呛,大口出气带着火苗。

    白老气恼,“尻,你们哥俩是给脸不要脸了,***,我说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骗你们有意思吗?不服咱们再出去打,小样,我虐不死你们,信不信原来五分钟、现只需三分钟?”

    白护峰赶忙上前,“白老慢着,两位老哥可信得着老弟?”

    “好,我们信你,护峰老弟,哥哥我问你,一定要如实禀告我,他说的是真的吗?”大鹏双眼紧盯住白护峰。

    “咱们在这呛呛半天都毫无意义,事实甚于雄辩,我这也有一只主人给的这样的戒指,你们看完后就知道白长老说的是真是假。”白护峰说完把戒指递给大鹏。

    大鹏接过戒指,往戒指内望去,果然如白老说的容积在上万立方。“兄弟,白老大没有骗咱们,这戒指确实是这样。”转身对着白长老,“你的家人都有这样戒指,我听着就像你们家开的戒指店,想要多少就有多少,让人难以置信。”

    “两位哥哥,我家每个人都有一枚,我的姑爷大约有三十枚,这是实情绝不欺骗二位哥哥。不知道二位哥哥有没有注意观察,夫人们那是每人一枚,只是和我们的图案略有不同,我的这枚是龙虎图案,白长老是龙虎和啸月银狼图案,夫人们是龙凤图案,主人是双龙图案。”

    “听你这么说,这戒指是主人制作的,这个主人可不一般,常常给人意外惊喜。火狮兄弟,咱们要是认下这个主人,结果看来也不错,当个长老待遇肯定不低,我们家人每人能得到这样一枚戒指,想好没有?”

    “鹏哥,那还用说吗,我同意。”

    “美得你们,还不知道主人能否同意?戒指有,但等我们淘汰下来肯定给你们。”白长老气哼哼说道。

    “白大哥,我们俩兄弟给你赔不是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看这么多年的交情上,到时帮我们美言几句。火狮过来。”

    “行了,我是那么我小气的人吗?想要戒指好办,一是认主,二是当长老,三是即认主又当长老,主人到时自然就给你们了相应的好处。我先在这里给你们说明白,主意自己拿,认主就把家眷接来,主人会给你很多你都没见过的礼物,戒指每人一枚。主人说,现在的戒指只是亚神器,离神器还差一步。”

    咣当、咣当两声落地声音,随后悉悉索索起身的声音,“白大哥,没有你这样玩人的。”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越之逍遥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逍遥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逍遥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