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魔兽深林 第四十三章    佳酿生产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穿越之逍遥王第一卷  魔兽深林 第四十三章    佳酿生产
(88106 www.88106.com)    白老见大鹏和火狮互相搀扶着站起来,严肃的脸上嘴角一耸动,“就你们这个状态,我现在动一个手指头都够了。你们这种承受能力太让人鄙视,这点刺激都受不了,跟随主人后遇新奇事多着呢,让我如何放心把随身保护主人这种大事交给你们?哼!没出息的两个东西。”

    这哥俩现在也不敢看白老,听后却把目光转向白护峰,“老弟,白大哥说的是真的吗?你先不要回答我,让我们平复一下心境,否者这心脏受不了。”火狮张嘴道。

    “白长老说的是真的,当初主人给我戒指时,原话说:‘由于目前能力有限,这枚是伪神级戒指,等我以后等级提升,再升级戒指,你们先凑合用。’两位哥哥,怎么又躺在地上了?”

    这哥俩躺在地上口吐白沫,身体直抽动,气的白老上去俯身抽了每人两大嘴巴,脸部两侧立即红肿,却也彻底把两人打清醒,起身,火狮张嘴含糊不清说道:“大哥,为啥打我们?”

    “尻,打你们是轻的,如跟随主人再出现这种情况,主人和夫人受到一丝伤害,到时别怪我不念兄弟情义,我拔了你们的皮,越活越回去了的东西。”这回真把白老给气急了。

    大鹏张嘴不自然一笑,含糊不清说道:“大哥,谁知主人有如此大的本事,我们没见过大世面,你就别怪兄弟们了,惹大哥生气是小弟的不对,火狮,过来给大哥赔礼。”伸手招呼。

    火狮听到后,立即屁颠颠过来和大鹏一起给白长老赔礼道歉。

    在一旁的白护峰见此一幕,呆立当场,这还是叱咤风云、纵横森林的神兽吗?怎么看都像两个跟班的小弟,摇摇头笑而未语。

    白老趁此机会说道:“主人当初邀请你们当长老,这事现在打算怎么办?”

    大棚和火狮站在那嘀咕两句,火狮上前,“大哥,当长老的事,我们哥俩已经答应定下来了,但我们还有一个要求。”

    白老双手后背,一听脸色撂了下来,妈的,多事,此时还敢提条件,“还有什么事,说。”

    弓着身的火狮一听白老的语气,身体一哆嗦,说话时嘴有些瓢,“大哥,别…别生气,我们哥俩想和大哥一样,愿此生追随主人,大哥,你看这事能帮上忙吗?”

    白老的内心由阴转晴,心中明白他们为何要认主为仆,妈的,无非开始惦记着功法和武技,脸色依然紧绷,“这事…嘛,我暂时代主人先答应你们,收不收下你们那是主人决定的。”

    两人也是人老成精之人物,经过这次比试知道彼此之间实力差距之大,被孽的跟孙子似的结果哪还有半点神兽尊严,尊严是通过用强横的实力来捍卫,实力提升才是王道,跟这样的主人实力提升无限,也不损半点尊严,所以自愿认主。看事情有望,心愿就要达成,在那点头哈腰同声说道:“谢谢大哥,谢谢大哥帮忙。”

    在一旁的白护峰被他们哥俩所作所为、所言所行已被刺激的麻木,只是默默无语旁观着。

    两只神兽的认主加入和火凤对齐驭的情愫暗生,四大神兽统归于麾下,使整个森林变成齐驭的私人家族产业,无形中把齐驭被推上了王座,这是他没想到的。

    齐驭在忙碌完早餐后,正指挥着众兽制作酒坛。这位总老大在那用魔法吸潭水洗泥成浆,小熊和家族成员用重力术沉浆,小百灵等用风系魔法加快泥浆脱水形成泥坯,小隼和部下用体内能量揉制泥坯;孙毅家族在用体内能量把泥坯一次压制成型,制成的酒坛泥胚内外部光滑整洁;小白再进一步加压定型,后脱水干燥、蘸浆干燥一条龙服务;小狮指挥自己的家族按照老大的要求控制火系元素使酒坛内外温度一样,烧制酒坛成功率非常高,烧好的酒坛控好温度才放在一旁自然冷却。一个小时之后,几千个大酒坛象山一样摆放在一起,一个个晶莹剔透。这些工作在地球没一年半载根本干不完,烧制过程非常复杂,稍有不慎就会变成废品。

    众兽在齐驭带领下,工作效率如此之高归根于魔法的妙用,也就是他这个异世界的变态敢把魔法和体内能量这样创造性地用于工作生活中。众兽通过在工作生活中的锻炼,对魔法和体内能量应用控制能力得到加强,对魔法和体内能量应用和控制达到精准的地步,体会也达到一个新的高度,齐驭把制好的酒坛收入两个戒指中,一枚交给孙毅,一枚自己留下。

    香肩落着小凤凰的九妹带着妢儿、红儿蹦蹦跳跳来到齐驭身边,一左一右抱着齐驭的胳膊,螓首靠在齐驭的胸部,樱唇轻启嗲声道:“老公,你好帅啊!我好幸福啊!”

    齐驭听后浑身不自在,想抬手摸一下九妹的头,试试九妹是否发烧,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被俩小老婆抱着,只有用额头抵在九妹的额头上,片刻抬起,“嘿嘿!!没发烧,一切正常,这我就放心了。妢儿、红儿咱可不能学她嗲声嗲气说话,正常说话的声音让人听着舒服。”

    两个小脑袋直点头,异口同声说:“嗯,我们听老公的,你让我们做什么就做什么。”

    齐驭满足地看着两个小媳妇,“乖,这样才是我的好媳妇。”

    九妹听后气的扬起小柔荑,用力猛拧掐老公的腰部,“我是说你刚才干活时样子好帅啊!我觉得自己好幸福啊!难道我说错了吗?我就不乖吗?哼!”照着齐驭的脚背猛踩下去。

    齐驭咧咧嘴,“我的小老婆生气了,你乖,晚间老公好好的跟你亲近,用实际行动向你赔礼。”

    “哼,没诚意,昨天晚间你就弄得人家浑身疲软,要不是人家告饶,说不定又要被你祸害多长时间,那次不是你占大便宜,人家刚刚恢复过来,又要人家相陪。嘻嘻!我知道你对我特好,情我领了,情哥哥求求你,今晚就饶了你小老婆我吧。”九妹眨动着明眸在那作怪道。

    “不对,昨天晚上某位女士一直喊:‘使劲,好舒服啊’,所以我就使劲吸允她的小乳峰,咦,效果不错,好像还变大了一点。不信,你可问问妢儿、红儿。”头一专看向二人。

    “不对呀,我的乳峰被你吸允后没有什么变化?你净瞎说,我是淑女,不可能喊那种羞人之语。妢儿、红儿你们听到我喊了吗?”眨动着漂亮的大眼睛,向二人示意。

    妢儿、红儿点头示意。

    “妢儿、红儿你们怎么向老公呢?你们这两个重色轻姐妹的是叛徒。”

    “不是的,我们是实话实说。”

    “九妹呀还有呢,…”齐驭还想说,被九妹用手赶紧打断话茬。

    “不许说,我说不许说,就不许你说。”九妹依偎在齐驭怀中,刚一放开就听齐驭说道:“你用手可以堵住我的嘴,可你堵得住悠悠众人之口……呜呜…”赶紧用香唇印在大嘴之上。

    “香,再来一个。”齐驭与三女在一起耳鬓厮磨地痴情缠绵着,眉来眼去相互打情骂俏,正在上演一场谈情说爱的剧情,好像忘记了还有其他正事要办。

    白老几人吃完早餐出来,在一旁观看齐驭与众兽工作景况,一个个目瞪口呆伫在当场很久,几人见快要完工了嘴中还都嘟囔着,“魔法可以这样用,体内能量也可以这样用,难道真的是世道变了,还是我们跟不上形势的发展,一定是这样。这也不对呀…”

    蜂儿见状赶紧上前,“白老,着只是把魔法贴近生活实用化,他总强调魔法能量在于运用,熟能生巧是能量积累的一个过程,量变引起质变,聚沙成山、功到自然成就是这个道理。”

    惊醒过来的几人互望,明白其中道理很快恢复平静,纷纷用佩服的眼光望着齐驭。只有凤菲菲的那双盈盈秋水的凤眼此时流露出的片片柔情,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痴痴地望着齐驭。

    蜂儿和紫儿来到凤菲菲身边,“菲菲姐,别再发呆了,走吧,我们准备好,一会去巨树屋。”

    一语把正处痴呆的凤菲菲惊醒,张嘴说道:“哦,什么?蜂儿妹妹你说什么?”

    “嘻嘻,菲菲姐现在眼中只有老公一个人,蜂儿姐姐说什么她都没听到。菲菲姐我们回去做好准备,一会跟咱们老公出去。”紫儿直接说出凤菲菲心中之愿。

    “哦,跟老公出去,好,走吧。”

    “嘻嘻,蜂儿姐,你看这么快就叫老公了,菲菲姐是情愫暗生、心有所属,身有所归,现在就开始秋波暗送了,我看他们真是郎才女貌,天生一对。”

    “紫儿妹妹,你又打打戏我,这还没到那一步。”

    “放心吧,蜂儿姐和我一定帮你促成这事,完成心愿。”

    说完凤菲菲一福,“谢谢紫儿妹妹。”

    “都是自家姐妹,那么客气干什么,蜂儿姐在等我们呢。”

    “好吧,我们走。”跟着紫儿一起回石屋了。

    齐驭与九妹三女缠绵、调情抚弄的也差不多了,才放开她们,“三位小老婆啊,嘎嘎,咱们要开始干正事,到中央草原去加工制作白酒,你们是在家还和我一起去?”

    “一起去,你到哪,我们跟你到哪。”妢儿回到道。

    “那你们赶快回去准备,我还有事和长老们商量。”照着三女的屁股每人轻拍一下,看着三女高兴离去,向白老他们走去,“白老,你们还有事吗?没事就与我去巨树屋一趟,今天该是制造佳酿的日子,请你们品尝第一口,除了刚入口刹那充满辛辣,后来能品出其醇和软润、芳香浓郁,口味多样风味不同,是一种含高浓度酒精的饮品,你们可别爱不释手而误事。”

    “主人,听你上次说我就口馋,早想去品尝两口。嘿嘿!!没什么准备的,随时可以去。”白老边说边搓手,那姿态就像一个嗜饮的千年酒仙,闻到百年藏品味道一样,想要一品为快。

    “那二位贵客又有如何打算?”齐驭笑眯眯地看着大鹏二人,赤裸裸地引诱着他们。

    “主人,我哥俩以白大哥马首是瞻,与他一起去品尝佳酿。”火狮急忙回答,话中也承认自己认齐驭为主这个事实。

    “主人,先不要这样叫,你们是神兽前辈,有自己无上的尊严,考虑清楚后再回答我,晚间谈此事。既然今日没事,诚邀二位与我们一起去品尝佳酿。白老回去跟夫人说一声,这是对她的尊重。两位暂等片刻,我去安排坐骑,后与内人一起上路。”回身对着小马,“召集部下,咱们要去草原,晚间赶回这里有要事去办,立即准备。”说完向石屋走去。

    望着齐驭背影,大鹏和火狮心中七上八下,立即拽住白老的衣袖,脸上写满忐忑不安,大鹏焦急轻音道:“白大哥,赶快帮我们说说情,我们是诚心的归顺认主。”

    白老轻轻拍了他们手背一下,嘴只是动了动并未出声,用大母指指向齐驭,用食指指向自己,用手在眼前横摆几下,又用手往下压了压,两人看到如此手势已明大概,心中那份焦急溢于面部。白老拍拍他们,又向压了压指下自己,他们这才暂时安下心来。

    看着齐驭进屋,说道:“先别着急,你们再思考好后再做决定不迟,只要你们诚心归顺,到时我会帮你们的。主人最反对出尔反尔之人,你们可要注意,到时我也帮不了你们。”

    “大哥,我们是诚心诚意的认主,这是关系到孩子的前途和你弟妹等级提升、美丽青春常驻的大事。吃早餐时,要不是大嫂先与我打招呼,我都不敢认,还以为是新找的小嫂子,看看大嫂现在那个年轻水灵、滋润丰满,连我都羡慕不已。你弟妹知道这事被我搅黄了,还不得找我拼命,大哥说什么都得帮这个忙。”大鹏一脸焦急,为了妻儿未来已豁出这张老脸了。

    火狮在一旁也赶忙道:“大哥,我也是啊,大嫂直接喊出我们的名字,要不,我们哪知道实情,你得帮帮忙,我们兄弟的幸福全靠你了。”

    白老当时在场,事情经过心里特别清楚,自己夫人看见二人语出惊人,直接喊出了的他们名字。看着眼前年轻圣兽风狼却不曾相识,弄得二人惊讶不已愣在当场,但心知必是熟悉亲近之人,否则谁敢直呼二位神兽的大名,那不等于找死吗?见二人愣在当场,白老告诉他们那是自己夫人。二位知情后大吃一惊,立即颇多感慨。所以白老此时闻听后出言安慰,“我说你们哥俩别着急,晚间再定,给你们个底吧,把握十有八九。”

    “投靠主人我们就心满意足,不敢强求,是不是火狮?嘿嘿!!”

    “嘿嘿,鹏哥说得对,嘿嘿!!”

    “行了,主人出来了。我们上去见主人和夫人。”白长老大鹏和火狮还有白护峰一起来到齐驭和夫人们身边躬身行礼。

    “白老,我说过了不需要这样繁文礼节,也不喜欢这种表面形式。咱们是平等的,只要你们心中有我,把我放到首要位置,时刻尊重和为我着想,你们就真的把我当做你们的主人了,那套表面形式繁文礼节,我看不要也罢。”

    “主人,这可不行,主人和仆人必须有尊卑之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否则,起不是乱套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管理家族必须新立规矩,仆人以下犯上如何管理,这种规矩万万废不得,请主人必须收回成命。”白老躬身坚持已见,是帝国的一位忠实捍卫者。

    齐驭刚想还要说话,蜂儿伸手拉了一下,蜂儿出言道:“既然白老如此坚持要定新规,具体操作由你看着办,但还是要遵从我老公的意见。”

    “是,就按夫人的意见去办。”白老躬身道。

    “小马,准备如何?”

    “老大我们准备完毕,待命出发。”

    “好,待长老及贵客你们自己挑选坐骑,马上出发。”说完先把蜂儿各位扶上马,最后手托凤菲菲的蛮足把这位女士扶上马。

    马上的凤菲菲脸色绯红,说声“谢谢!”

    “你是贵客,男士应该为女士服务,不必客气。”转身和蜂儿一起骑在祭祖收来的魔马背上,对着空中的小百灵道:“你立即去巨树屋,通知小猿它们,把香醅放到蒸锅上,等着我们到达后,由我和长老及几位贵客一起点火蒸馏,见证佳酿诞生时刻,快去。灵逍过来。”

    “是,老大。”小百灵带着部下飞身向巨树屋方向而去。

    “老大找我何事?”灵逍停留在齐驭面前。

    “你和小鹦安心在家收集整理各方面信息,我回来要听取各方情报。”

    灵逍用翅膀拍着胸脯保证,“放心,这事小鹦一个就可以搞定。老大,要不你带我一起去。”

    “你呀,老实在家给我呆着,看好家,我、白老和贵客都不在,虽说这里应该十分安全,但为以防万一,定要随时做好战斗,加强各方巡逻和警戒,做到有备无患。我主要是领着贵客参观领地,下午我们往回赶,出发。”说完大队人马沿着修建的石道向山下缓慢行去。

    齐驭一行不急赶路,路上慢慢悠悠前行。现在魔马都已经是圣兽,而且智慧已大开、颇通人性,指挥非常灵便,路又好,连没骑过马的白老三人都骑的稳稳当当。众人骑着魔马慢行在平整的石道上,多了份闲情逸致,从不同的角度去欣赏着大山里地溪水和森林等自然风光,不同景致给人的感悟不一样。他们心中对齐驭的评价又高出了几分,赞赏他的先见之明。

    与齐驭共骑的蜂儿回身给一个香吻,“老公,奇山秀峰景色非常美丽,作首诗来寄情吧。”

    搂着蜂儿,嗅着玉体馨香,“好好!!这下雨天打孩子骂老婆,那啥,闲着也是闲着。就作首诗,

    题目叫观山

    两侧山峦翠黛峰,甘泉飞瀑谷中行;

    穿崖破石急流涌,汇入江河骇浪惊。

    报告老婆,偶完成任务。嘎嘎!!”

    “好,完成任务奖励香吻一个,那先问你一个事情呗,这‘下雨天打孩子骂老婆,闲着也是闲着。’这是什么意思?”

    “下雨天打孩子骂老婆,闲着也是闲着!这句俗语谁他妈知道是哪个恶劣年代诞生的,大概意思是说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揍自己家孩子和骂骂自己老婆撒气,反正是自己生的孩子和自己老婆揍了,别人也管不着!这只是一比喻。”

    “你以后可不许这样,本来孕育一儿半女就不容易,你打孩子我会心疼的,要骂,你就骂我。”

    “你呀这叫慈母多败儿,懂吗?你明知道我不会动你们一根手指头的。看来孩子将来的教育是个大问题,根源全在你们娘们身上。”

    “嘻嘻,不懂,反正你就不许打孩子。”

    “行,依你。”齐驭心想:“先答应你,到时再说,孩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不管那还得了。”

    “你,想也不许。”

    “喂,你好像变成我肚里的一条虫子,我的想法你都能随时知道,这可不行。嘿嘿!!”手已伸进蜂儿衣内,开始揉捏双乳,弄的蜂儿全身酥软偎靠在齐驭身上,行路上两人旖旎缠绵。齐驭在马上开始发挥他的强项,一会讲一个故事,一会讲个笑话,众人喜不自禁、兴致勃勃地欣赏两侧山水风光,留下了一路欢声笑语,陶情适性的尽兴游玩。齐驭一路逍遥自在,优哉游哉地享受着把玩爱抚蜂儿的感官刺激。

    紫儿和猿依妹陪在凤菲菲身边,不时传来笑语声。

    半个小时后,一行众人兽赶到山谷入口处,面前一道山岗上已被改造成错落有致的果园,齐驭停马偏身而下,扶着蜂儿等扶下马来,最后扶着凤菲菲下马,来到早已下马在旁等待的白老几人,“各位,这是我们新建的果园,品种多达五六种,它将为我们增加新种类的果酿佳品,也是我们新的食物来源。不要小看它,将给我们带来无穷的财富,是使我们过上平安生活的重要保障之一。”说完带领众人来到果园中,查看了一下果园管理和果树生长情况,顺便向几位介绍果园种植和管理情况,预计明后年水果、及果酒生产情况,看着果园良好长势,齐驭还是比较满意。

    “果园观感,

    山岗树栽花满园,桃红杏放绽人间;

    枝头挂果迎风笑,佳酿甘甜自软绵。

    哈哈!!各位这是我参观果园后,对明年的畅想和观感。”用手指着面前果园,颇有意气飞扬指点江山的韵味

    “主人,说明你对未来充满信心和希望,你是在未雨绸缪。”白老适时拍马道。

    “哈哈,白老,家乡有句古话说得好,‘不谋万事者,不足某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不谋达人者,不足以谋一己。’这话意思就是做出长远规划,首先做出短期计划,从大局想问题,在考虑局部某一方面;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首先要帮人达到目的、获得利益。所以,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要有全局的眼光,如果鼠目寸光小事情也做难好,不仅对目前的区域做出短期计划,而且还要做出长远规划,从长远利益的角度来策划;我们不但谋划眼前和整个森林,而且还要谋划整个世界未来。长老有时间你得先给我介绍一下这里季节气候变化情况,我好筹划一下森林建设和开发计划,不能让手下饿肚子去训练战斗。”

    白老垂手站在身旁,“主人,森林季节分为春夏秋冬,分布贯穿森林东西方向的北、中、南三条大河。三条大河把气候分为四个明显区域,北部大河北岸是寒带到温带,冬季漫长而严寒,夏季相对短暂而温暖,冬夏温差特别大;北中两条大河之间是温带,中南两条大河温带到亚热带地区,南部大河以南是亚热带,再往南是热带。北部大河北岸就是大鹏所在区域四季变化明显,森林最北部是耸入天际高山寒冷冰原气候,温度逐渐由北到南变暖、差异大;目前该地区北部已到秋季,很多树叶已枯黄,马上快进入气温低、时间漫长的冬季,大雪覆盖万物;南部雪虽融化,但气温也不高,一般的时候湖面和河面都要结冰,冬季时间要比北部短。咱们地处北中大河之域,四季虽然明显,但由北部到南部温度变化相对较大,每个季节内气温变化却差异不大,四季常青,北部冬季时间很短只有几天,由于受北部寒气旋活动影响,降水稍多;偶尔下几场雪,几天内积雪基本融化,夏季雨水较多。中南两条大河之域属温带到亚热带地区,降雨四季分布均匀,相对水量大。南部大河以南是亚热带雨林气候,全年多雨,短冬长夏,季节变化不明显,植物可以常年生长,树种繁多,植被茂密成层。我知道就这么多了。”

    齐驭听后哈哈大笑,“这就不错了,白老有心,对我帮助非常大。我已对整个森林大致有了初步规划,北部须在短时间内筛选出适合此地气候环境的物种和种植技术,缓解那里手下生存压力。西部和和南部还有等待大面积开发,等勘测考察回来再说,咱们先去巨树屋。”

    大鹏和火狮两人此时更是对齐驭这种长远战略规划佩服的不得了。

    凤菲菲舒眉展眼,秋波盈盈看着齐驭,眼神饱含柔情蜜意,明显已是春心荡漾的小妻子痴情地望看爱郎,脸上已露出那份久违难得的幸福感。

    齐驭虽感觉凤菲菲目光有些特殊含义,以为姐姐欣赏弟弟那种情感就未放在心上,上马领众人继续向山口前行去,走过横跨山口河流之上的石桥,踏上草原巨树屋道路。

    现在草原道路也很有特色,在路两侧绿树成荫,当初种植的树木长到了碗口粗,变成道路的标志,顺着标志向草原中大树而去。大路右侧是半人高的绿草,风吹动舞,露出在原地啃食的牛、羊和兔等动物。

    齐驭用手指着天空草地,“蜂儿你看眼前的景色,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多美。”

    蜂儿从齐驭怀中坐起,“哇,真的好美呀!以前怎么没觉得?”

    齐驭左手揽住蜂儿腰部,右手抚摸着她的脑袋,“傻丫头,你以前智慧未开,只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劳碌奔波,哪来欣赏的机会。菲菲姐已晋神兽多年,我想她也未必有着闲情雅致来欣赏自然美丽风光,其他三位也是如此。”

    “老公真的吗?那我问问可以吗?”蜂儿见齐驭鞥横一声,身体向前挺一挺,伸出玉手向着凤菲菲扬了扬,“菲菲姐过来呀,我有事向你咨询。”

    凤菲菲与其她几女驱马来到齐驭旁边,“蜂儿妹妹,找姐姐何事?”

    “嘻嘻,姐姐,老公说你虽晋神兽多年,但也未有着心情欣赏这自然美丽风光,是吗?”

    凤菲菲仰头凝视着齐驭片刻,柔声道:“老公说的没错。”

    “真让老公说对了。那我问长老他们。”齐驭刚想说话,被蜂儿这一打岔,只有嘿嘿一笑。蜂儿又扬起玉手向白老招手道:“白老,你们过来,我问你点事。”

    白老听到呼声驱马来到跟前,“夫人叫我何事?”

    “白老,不要叫我夫人,叫我蜂儿就行了,你就拿我当你的女儿吧。”

    白老诚惶诚恐要下马,被齐驭禁止,在马上毕恭毕敬回道:“夫人,这万万使不得,您是主人,我是仆人,我们当仆人的有当仆人的觉悟,千万不可乱了规矩,有事你尽管吩咐。”

    蜂儿还想要说什么,被齐驭用手握住蜂儿的小手制止,蜂儿只好问道:“长老,你以前有着闲情逸致来欣赏自然风光吗?”

    白老恭敬回道:“夫人,以前我哪有那份心情欣赏这样的景色,倒是看到不少,我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走马观花一带而过,根本未在意。我是在主人的启发下,才注意身边的一草一木,体验到它们的不同之处。”

    “那这么说大鹏和火狮前辈也一样了。”

    “傻丫头,这些需要文化底蕴和物质基础。咱们森林没有这些底蕴,很多东西需总结和升华。在吃不饱,危机四伏的环境中,哪有那份闲心仔细观赏周围事不关己的东西,更不要说总结和升华了,这是森林现状造成的。”浑然不觉双手攀在蜂儿的双峰上揉捏着,蜂儿自然而然依靠在他的怀中任其抚摸,这已形成一种习惯。眼睛开始观察四周,片刻之后,“蜂儿,紫儿、润儿、九妹你们三个小淘气宝、菲菲,我想到一首诗,你们听听,

    草原

    草舞河波风卷扬,入云巨树伫中央;

    青山碧色连天际,叠嶂峦峰屏四方。

    哈哈!!你们感觉我把草原的景色意境总结概括的如何?”

    “你就自我陶醉吧,不过听着挺好玩的。嘻嘻!!”九妹在那嘻嘻笑着说道。

    “喂,九妹呀,将来你要是生个像你一样不学无术的儿子,我看你将来怎么办?”

    “你怎么就知道生的是儿子?嘻嘻!生女儿多好,你不常说嘛女子无才便是德。再说生了儿子,不还有你这位父亲吗?古人说:养不教,父之过;玉不琢,不成器。儿子的教育任务交给你了。我们玩去了,咯咯!!”转身和妢儿、红儿驱马向前奔去,肩上还站着动耸的小凤凰。

    齐驭看此景忙道:“九妹注意点。嗨…我什么时候说过,怎么不记得?”回头对着紫儿说道。

    紫儿在哪一本正经的说道“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子不学,非所宜。幼不学,老何为。玉不琢,不成器。人不学,不知义。为人子…等这些不都是你平时没事时教我们的,你怎么忘了?”

    伸手把紫儿抱过来,放到怀里,马儿自己慢慢跟着跑。“我怎么不记得,啥时候说的,嘿嘿!一定是睡觉做梦时说的,晚间很耐人回味,看把我累得净说梦话。嘎嘎!”说着右手伸进紫儿衣内按在酥乳上按抚着,感受着那种滑腻的刺激手感。

    “人家就知道,嫁给你这样的人,一辈子都逃不脱你的魔爪,唉!也只好认命了,随你的便吧。”紫儿声音变得妩媚起来,小鸟宜人般依偎在齐驭怀里,配合着他的爱抚。

    “我的小娘子就是聪明嘛,嘎嘎!!呀,酥峰变化不大,看来近日工作未到位,肯定是落下了,得补上。嘿嘿!!”齐驭嘿嘿地坏笑着。

    “老公,我早猜到你会这么说,你喜欢抚弄把玩姐妹那里,也就是我们这些姐妹任你胡作非为。”紫儿媚眼迷离望着齐驭。

    “你那么善解人意,知道了自己不早点上来,你说是不是该罚。那啥,你们是我老婆,你们不任我胡作非为,难道我去找别人胡作非为啊?”这货占着便宜,还说得理直气壮。

    “嘻嘻!!老公还真有一个人,量你不敢。”蜂儿适时插话道。

    “尻,我老婆当中哪一个不任我抚弄把玩,有何不敢?”齐驭头脑一热,男人强势升腾。

    “菲菲姐,你敢吗?”蜂儿抛出一枚炸弹。

    齐驭望了俏媚成熟的凤菲菲一眼,“她呀,我不是不敢,她现在是我姐姐,情感上不允许。嘿嘿!!”说完心中好像有一丝耸动。

    “蜂儿姐,你说他们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什么情感过不去,不敢就是不敢,别找借口。”

    “老公我不是不敢,你不是不知我的性格,弄完之后得承当责任,我不想惹那麻烦,所以还是算了,继续把玩我的紫儿、蜂儿地酥胸吧,好香啊,哈哈!!”脸上表现出色咪咪的样子,但心中多出一丝盼望之情。

    忽然抬头发现东北远方乌云压境,开始在转移话题,“天要下雨,我们加紧赶路,如果被雨淋在路上,你们各个成为清艳脱俗、玲珑剔透的出水芙蓉,凹凸玲珑、光滑细嫩的诱人胴体可就一展无遗,你们可是我的私人专品,谁都不能看到,否则,我可就亏大发了。”

    “我们这些姐妹你天天看,天天抚弄把玩,你就不腻吗?”蜂儿接口道。

    “你还不知道老公我是什么样的人吗?腻歪吗?没觉得,倒是觉得一个个花容月貌的你们在我的开发下变的更加娇艳惊人、秀色可餐,还没深入开发怎么能腻呢?”齐驭顺嘴说道。

    “啊?是不是深入开发后就不要我们了?”紫儿失魂落魄地扬起俏目含泪、我见犹怜的花容。

    “傻丫头,瞎想什么?你们现在是什么都不懂象青涩果实一样,咱们投入的感情相当于果实成熟促进剂,在我的蕴育、爱抚滋润条件下,逐渐变得成熟、艳色可餐、香气诱人的果实。双方感情的投入越多越久,这颗爱情果实最后就会被酿成像香醇软绵的果酒一样,越品越有滋味。你们说我会把你们抛弃吗?自己的劳动成果无偿送给别人,那我不成了傻子。对这种男女之事别人怎么处理,我管不着。哼!儿子都未给我生呢,你们这辈子就休想逃出我的手心,生是我的人、死是我的魂,实在不行把你们熬汤装进腹中。”齐驭双手紧搂着二女,脸色凝重,身上霸气外泄。

    “人家不是担心自己的后半生吗?你这么蛮不讲理,谁说给你生儿子?反正这一生已全交给你,就是后悔也来不及了,你看着办。”紫儿粉拳锤击着齐驭的胸部,反而小小的撒娇一把。

    “那你说呢?嘎嘎!!”齐驭脸色立即变过来,满足了内心那种独占欲望的情结。

    “女人最担心的就是被男人玩腻后抛弃,这是我们作为女人的最大悲哀。在莽莽森林之中,遇到你是我们最大的幸福,我们还有何所求…啊,好困,睡一会。”蜂儿说完,两女是一起困连打几个哈欠,依偎在怀中睡熟。

    齐驭看着两女只好一笑,“女人想法太多,精神一天绷得很紧,恐怕自己一生都会很累。让她们在自己怀中放松休息,一天跟自己四处奔波,忙过这段时间,安排好生活节骤,让她们跟自己踏踏实实快乐生活,彻底放松一下。”想到这,撑起无色护罩罩住众女人。

    凤菲菲看着齐驭如此呵护自己的女人,双眼中露出羡慕的神情,恨不得怀中的人就是自己,也越发刺激了她的孤怨神经,她就越想成为他的妻子。

    众人加快行进的速度,骤雨过后很快来到巨树屋。此时小猿和和孙二在此地等候多时,赶忙上前迎接行礼,“老大,我们一早做好准备工作,就在此地恭迎你和各位。”

    “小猿和孙耳你做好准备工作了,好样的,这些酒坛子你们先拿着,等一会装酒。我先把蜂儿紫儿先安排到树屋内,然后再与你们去酿酒车间。各位稍等片刻。”说完从马背上飞身而起来到木屋平台,推门而入,刚想放到床上,可二人的玉手抓住齐驭的衣服不放,齐驭无奈摇头,只好转身出来,抱着二人又飞身落下。“到酿酒车间看看,你们没忘蒸料、醅料吧?小百灵你带几个兄弟给我制作一个香案和祭祀用的一方形香炉鼎,鼎内放入五谷杂粮。”

    “是。”小百灵转身带着几个弟兄飞走办事去了。

    小猿跑到面前,“老大,我们都做好准备了,就等你来了。”

    “好,点…火…了!”齐驭大声一字一顿道,一转身,“一会火狮前辈麻烦你给各个蒸锅加热,锅水烧开为止。”

    “主人要求,别无二话,随时候命。”火狮拍着胸脯保证。

    听到命令的众兽立即开大闸门,增大沼气供应量,霎时间蒸锅底部炉火火焰大旺,齐驭离得很远都感到热气扑面,“圣狮前辈现在看你得了。”

    “好了,看我的吧!”火狮来到最前面的蒸锅,把火系魔法连续投入炉内,待水开之后离开到另一个蒸锅前开始加火,就这样十分钟搞定。

    “老大,祭案和香炉鼎做好,已就位。”小百灵飞到身前汇报到。

    “好我知道了,告诉弟兄们辛苦了。”当第一个蒸锅开始出酒,齐驭开始命令:“小猿拿三个瓷碗到前三蒸锅接酒,各接一碗,接三碗,我要用酒祭拜天地、酒神和先祖。祭拜后老大我做顿大餐,犒劳你们,咱们要喝个一醉方休。”

    “瞧好吧,没问题!兄弟们干活卖点力气,咱老大、大嫂、长老和贵客在这瞧着呐。”现在众魔兽兄弟干活更卖力。

    绵远浓郁的醇味芳香向四处漫溢,白长老和火狮等众部下闻到味道后,口涎流出多长,边走边双手直搓,一副色急魂守的样子。

    一分钟后三碗酒接完,孙耳强忍诱惑含着口涎,递到齐驭面前,齐驭让他们先等片刻,“润儿、依妹、狐白儿净手,上香。”

    “是,老公。”三女齐声答应,早有小弟用瓷盆端来水洗手,用毛巾擦干后拿起檀香点燃,玉身三鞠莲,步轻摇插到香炉里。

    “三位老婆在我跪下后说敬酒,把三碗酒放到香案上,敬给酒神和祖先,其余各位老婆及小猿等部下随我祭拜。准备!”齐驭回头看了一下,见众人束手已毕,齐驭带头跪下,“苍天在上、厚土在下,如今我部新出佳酿,先敬酒神和各位祖先,请佑我部人丁兴旺、五谷丰登、频出佳酿,谢祖先保佑,愿祖先保佑我们幸福安康。敬酒!”看着润儿三女碎步走到香案前,把酒恭恭敬敬放到香案上,后退回来到齐驭身边后跪下。

    后面众女及小猿等部下随齐驭一起跪下磕三个头,火狮和大鹏随白老一起跟着跪下,火凤是随众女一起行动的,磕三个头。新出佳酿之大喜事,齐驭对此太激动了,没注意到身边这些情况,抱着还在怀中酣睡的二女,起身带领众人从两侧向蒸酒车间走去。

    此时酒厂就像过年一样喜庆,今天是巨树屋酒厂出酒的第一天,这是在齐驭的带领众下生产的第一坛自己酿制白酒,是中央草原以及森林大喜的日子。

    齐驭带领众人来到车间,看着已快满的酒坛,蒸酒这么快得益于齐驭的科学设计,清水冷却,温水补入锅中,连续不断烝酒无需考虑蒸锅烧干问题,效率极高。看着众手下一个个眼睛发红紧盯酒坛的那副馋像,再看看自己的女人还保持着矜持的姿态,齐驭一乐,“再等几分钟,等二锅头出来那才是最好的,到时先让你们品尝一碗,谁也不许多喝。”

    “谢了,老大。”众手下齐答道。

    这时蜂儿和姿儿也清醒过来,从怀中开始蠕动着,齐驭撤去魔法,让两人落地,“哈哈,你姊妹俩是不是闻到酒香的味道?”

    紫儿和蜂儿嘻嘻一笑,“让老公猜着了。”

    “多亏酒香及时唤醒你们,好啊,要不我无法兑现自己让弟兄们大餐一顿的诺言。哈哈!!”传出一阵阵爽朗的开怀大笑之声。

    “醇味绵远、芳香浓郁,这是白酒酿出来了,恭喜了,老公你成功了。”紫儿欣喜看着齐驭。

    齐驭望着紫儿,越看越漂亮,越看越喜欢,“紫儿啊,你要恭喜的是兄弟们,他们经过多日辛苦劳作,功夫没有白费,终于生产出自己亲手酿的白酒。”

    “是啊,紫儿妹妹我们俩应该恭喜兄弟们。是他们的用辛勤劳动换来今天的丰收喜悦的日子。走吧,我们去看看。”蜂儿拉着紫儿的手。

    “嗯,姐姐,我们一起去祝贺他们。”说完带着众姐妹,向小猿等走去,对着小猿等众部下一阵恭喜。弄得小猿等连忙回礼,“大嫂言过了,如果没有老大的指导,不可能有今天的好日子,这都多亏老大和众大嫂的领导和支持,我代弟兄们谢谢了。”

    烧酒收集的已近尾声,命人拿来碗装满酒,每人分配一只,这才端起碗,环视一下,这一看吓一跳,自己的众老婆每人手中都端着一个大酒碗,这与众女的姿容太不协调了。这碗酒喝下去,估计众女的矜持恐怕就彻底没了,剩下的就是丢人耍酒疯了,赶紧放下碗,给众女换上小酒杯,这才又端起碗,“兄弟们,今天是我们大喜的日子,自己的酒厂生产出第一批自己酿的白酒,这是森林从来没有出现过的重大事情,对我们森林具有划时代的意义,这种技术事关森林众兄弟的生死存亡,绝不能传到人类世界,人类的贪梦会给我们森林带来毁灭。所以我希望大家遵守我们的保密条例,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不要相互打听,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对你们就越安全,无关之人谁要是过问打听,那就是触犯了森林条例,重者死。”

    “老大放心,我们按照你的吩咐干活,知道的人只有我和猿大哥,誓死保守这个秘密,不会让外人知道一点消息。”孙耳在那发话道。

    “好,我相信你们。酒,这种东西少饮健身御寒,多饮就伤身,一定要节制。弟兄们第一次喝这种酒,刚开始要小口饮,细细品味,我先喝了!”说完饮了一小口,动了几下嘴,在那细细品味,突然说道:“哈哈,醇和软润,风味独特,好酒!”说完一口而尽。

    “嘻嘻,紫儿姐,老公咋那么能白话。”九妹在一旁小声说道。

    “九妹,别说了,老公知道晚间又该罚你了,喝酒,尝尝滋味如何?”说完把酒喝一小口,在那细细慢慢品味。

    “好的,姐姐。”说完一口把酒干掉。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穿越之逍遥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穿越之逍遥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穿越之逍遥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