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章:翻滚的思潮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04章:翻滚的思潮
(88106 www.88106.com)    聂真真睡得迷迷糊糊的,耳边总是有各种人声围绕着,她一直微蹙着眉头,想要起来赶走这股喧闹,眼睛却像被粘住了似地,任她怎么努力也睁不开。

    眼前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五岁小女孩的身影,留着齐刘海,头发如缎子般乌黑柔软,梳成两条辫子垂在胸前,双手一左一右被一对男女牵着。

    她努力想要看清他们的面貌,但他们的身影仿佛笼罩在了迷雾里的一般,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再清晰一点都没有可能了。

    “爸爸,妈妈……”

    她听到小女孩朝着那一对男女用童稚的声音娇声叫着,男女清脆的应答了,随后三人一同欢笑起来,越走越远。

    聂真真伸手想要留住他们,他们却已杳无踪迹。

    而后那个小女孩又再度出现在她眼前,这一次站在她身边的却是个妖艳的女子,手上拿着剪刀,对着她的长发就是一剪子:“头发太长了,剪了方便。”小女孩紧抿着嘴,没有抗拒,只蠕动着唇瓣,重复的喊着:“爸爸……妈妈……”

    “爸爸,妈妈!”聂真真双手在空中一阵乱抓,握住一只温暖干燥的手掌,紧皱的眉头舒展开了,安稳的睡去。

    韩澈手被她握着,不敢动弹。看她睡了才转过头看着眼前的医生,对着一旁的李欣阳咂了咂嘴,不满的说到:“怎么是个男的?”

    李欣阳尴尬的抓了抓发茬,这医生还要分男女吗?总裁方才也没说要找个女的啊!何况这邵恒医生是一直负责韩家的,不是都熟悉吗?

    “不行,重新找,找个女的来。”韩澈皱了皱眉,望着医生的眼神是难掩的嫌弃和鄙夷。

    “让陈嫂来先给她擦一擦,还有,这个什么医生……她在流血,你看先怎么处理一下,不要碰她的身子。”

    韩澈朝着李欣阳和医生迅速做了决定和分工。两人听了他的吩咐,答应着各自忙开了。

    这又是一番好折腾,陈嫂来给聂真真擦洗了身子,换了干净的床单,邵医生给聂真真打了止血和抗感染的针,李欣阳便带着一名女医生来了。

    韩澈也不多言,指向李欣阳和邵医生说到:“你们都出去!”二人答应着退了出去。

    女医生熟练地打开医药箱,带上手套,径自走到床前,拉开被子,准备查看聂真真的身体。

    聂真真的身体经过擦洗,床单上铺了一层护垫,此刻也潮湿了,沾着红色的液体散发着腥味。

    韩澈的手还被聂真真握着,女医生想要查看她的身体,韩澈这种姿势就显得有些碍事,她朝着韩澈正色道:“麻烦您让一让,这样我看不清楚。”

    韩澈轻咳了声,将手掌从聂真真掌中小心的抽出,看到她并没有什么反应,觉得自己有些小题大作,还真把自己当成什么好人了吗?

    女医生爬上了床,跪在聂真真双膝之间,查看伤口,聂真真在昏睡中皱起了眉,随着医生的动作发出痛苦的呻吟。

    “你轻点!”韩澈不满的朝着女医生低声喝到,这女的怎么动作也这么粗鲁?

    女医生嘴角勾起一丝笑意,幸而被口罩挡住了韩澈没有察觉。她根本不理会他的话,仍旧细细检查着,最后才说到:“撕裂伤,需要缝合。”

    “什么?”韩澈觉得不可思议,怎么一场欢爱就让这女孩到了要缝合的地步?她竟是这般娇弱?

    女医生话语不多,说了一遍不再说第二遍。她脱去手套,扔进垃圾桶,对着韩澈说到:“您还是让方才那位医生进来吧,我需要助手,没有带护士……”

    “不行!”

    韩澈果断的拒绝了,开什么玩笑,他韩澈的女人这种地方怎么能让人看?

    他尚未意识到,聂真真在那一刻被他划为韩澈的女人,他的占有欲历来如此强烈,尽管他是曾怀疑过,可这女孩此刻身下那止不住的红色已让他断定,他就是她的男人,第一个男人。

    女医生重新取出一副手套戴上,打开注射器,熟练地抽吸着麻药,听他拒绝了,为难的问到:“那您看,我该怎么缝合?”

    韩澈轻咳着,幽暗的眸中闪烁着可疑的光芒,指着医药箱说到:“咳……戴上这个手套是吗?我略懂一点,配合你应当足够了。”

    女医生微一点头,指挥起韩澈,针头刺进聂真真的肌肤,她突然弓起了身子,韩澈的手不自觉的按住她的膝盖。

    “别动。”女医生丝毫不受影响,快速的拿起持针器,在她肿胀的肌肤上穿梭,两公分的伤口缝了三针,很快便结束了。

    韩澈倒像是比缝合的女医生还要累,长舒了口气。

    女医生脱下手套,整理好东西,才转过来对着韩澈说到:“剩下的外面的医生应当可以处理了,不过伤口每天需要消毒清洗,如果不想用外面的那位,您可以给她请个护士。

    对了,今天晚上也许会发烧,情况一旦发生会持续两三天,只要做好抗感染治疗就不会有什么问题。还有,生活上可能有些不方便……比如说,方便的时候一定会很疼。”

    韩澈听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没有一条是能让人省心的,真是该死的麻烦!

    女医生退了出去,韩澈头疼的看着床上的聂真真,本是一场他占主导的掠夺,最后竟然成了这样的结局!

    聂真真睡中的容颜,没有清醒时的倔强,配上精致的五官,眼角还挂着泪,那些抵抗他的锋芒都收起了,只剩下柔弱的身躯,和记忆中的某副容颜更是相似。

    他倏地站起身朝着门外喊到:“李欣阳!”

    李欣阳带着邵恒再度进入房中,邵恒给聂真真输了液,李欣阳才又带着他退了出去。走的时候,韩澈吩咐他找个护士来,他也应了去办理。

    房中只剩下他们二人,韩澈在她身边躺下,看着她熟睡的容颜,莫名的焦躁起来,他为什么要守在这里?

    这女孩的母亲偷了他那么重要的东西,导致韩氏很可能损失几个亿,他却在这里同情这个女孩?低贱女人的女儿,也还是一样的低贱!

    他弹起身子,抓起外套,冲出房间,直出了小楼,往主楼走去。

    李欣阳正守在门口,看到他出来,并不意外。

    上前在他面前站定了问到:“总裁,这女孩怎么处理?醒来之后要赶出去吗?我看她的确是不知道那女人做的事,小四的消息,是个17岁准备考大学的学生,成绩不错,学校的评价很好,没有不良记录。”

    韩澈一手插在口袋里,另一手扶着西服外套搭在肩头,思索了一阵说到:“先关着,派人看住她,她在,那女人总跑不了!”

    李欣阳点头应了,跟在他身后,二人一同走向主楼。

    聂真真在韩澈走后不久便醒来了,身子如同散架了般略动一动都疼痛不已。

    尤其伤口那里,烙铁般的疼。口中干涩,动了动唇瓣,应了那位女医生的话,她开始发烧,唇瓣干燥的在她的牵扯下破了皮,她抬起手抚上唇瓣,唇瓣已起了皮,粗糙的硌手。

    黑暗处缓步走上来一人,穿着护士服,聂真真被她吓住了,疑惑的看了看她,又看看周围的环境,还是在方才的房中,还躺在那张床上,不过那个男人呢?眼前的护士又是怎么回事?

    她隐约记起昏过去前的事,开口问着眼前的护士:“我怎么了?”

    护士简单将她的情况复述了一遍,边说边小心的窥视着她的神色,看着她的目光满含同情。

    聂真真懂这护士的意思,她一个17岁的女孩,遭遇了这样的事,以后还怎么做人?

    “水,麻烦您给我杯水。”聂真真向护士要了杯水,护士服侍她喝了,她觉得好些了,才又重新躺回床上。

    她在被窝中抱紧了身子,护士在她耳边发出一声叹息,轻易的引发她刺骨的悲凉,如一阵狂风吹入她此刻千疮百孔的胸腔,只入不出,在胸腔里逗留,发出呜呜的声音,经久回荡。

    她闭上眼,脑海中悖逆常理的,没有翻滚的思潮,只有晦暗浑浊的迷雾在昏昏然地飘浮着,仿似奄奄一息的濒死者一样,认了命,知道无望便放过了自己,没有怨恨,也没有哀恸。

    可咸涩的泪水还是从紧闭的眼中溢出,不停歇的颗颗滚落,溢满了她的脸颊,沾湿了枕头……

    聂真真的伤情迅速恶化了,尚幼小的她遭受到这样的巨变,着实难以承受。

    当天后半夜,她的体温持续上升,护士迎着光看着水银柱飙升到42℃的刻度,例行给她做物理降温,通知邵恒,打了退烧针。

    每日给她的伤口消毒,也照常做抗感染治疗,可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三天,还是不见好转,两人都有些慌了。

    邵恒也只能简单查看她的一般状况,想要查看她的伤口,想起韩澈的口气,犹豫着不敢掀开被子。

    “我去通知韩总,你在这里继续做物理降温!”

    邵恒无奈之下,只得拨通了主楼的电话,这时韩澈刚从外面回到家中,书房墙壁上的挂钟指向十点。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