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报答的方式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11章:报答的方式
(88106 www.88106.com)    初夏的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硬币般大小的光斑。气温虽不若盛夏,一丝风也没有,稠乎乎的空气像凝住了般格外闷热,远远的天边暗藏着一抹乌云。

    韩澈答应了今天让聂真真回家,她早早就醒了在床上躺着再也睡不着。

    听着韩澈洗漱换衣服下楼,又过了半个小时,她才起来收拾准备下楼。她也没有什么可带走的,就只背了书包。陈嫂准备的早餐她也没吃,迫不及待匆匆走出了小楼。

    门口小四正背着身子站着,看那架势就是在等她。聂真真步伐猛的停住了,ECCO运动鞋在大理石地砖上发出刺耳的摩擦声。小四转过头来看向她,躬身笑到:“小姐,小四送您回去。”

    聂真真想要拒绝,今天从这里走了之后她就不会再回来,他们也不必再对她这般恭敬。

    可小四长臂一伸在她面前划出一道弧度,做了个请的姿势,她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握在书包被带上的手收紧了,倔强而谨慎的样子看在小四眼底。

    她红润的瓜子脸上,迎着清晨的微光,更显得特别的鲜艳,尤其那微翘的红唇如沾了露珠的鲜花般娇嫩。

    小四心中一动,垂下了眼帘,感叹着聂真真小小年纪就成了总裁的女人。

    根据他对总裁的了解,总裁对女人的新鲜度和热衷度通常都不会超过三个月,这三个月对通常女子来说可能足以得到她们想要的财富,可聂真真呢?三个月之后,她能坦荡荡的忘记这一段遭遇,好好生活吗?

    聂真真坐上车,正要对小四报出地址,小四却摆摆手说到:“小姐放心,小四知道您家的地址。”

    聂真真微怔住,想想也是,卿姨拿了韩澈的东西,韩澈一定有在调查,知道家里的地址也是必然的,也就不再说什么。

    车子驶出高档别墅区,蜿蜒上了宽阔的道路,逐渐入了市区,入眼处净是高耸的大厦,拥挤的人群,人声也喧闹起来。

    这些平日里在聂真真眼里再寻常不过的场景,此刻在她看来,却是久违了般,她像是阔别城市许久,捂住了唇瓣强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这些凡尘俗世的画面让她觉得温暖无比。

    车子开出闹市区,在一处僻静的公寓处停下。

    聂真真自己打开车门下了车,小四忙赶着走到她身后,她拨开额前的刘海对着他扬起笑脸,嘴角的梨涡深深陷了下去:“谢谢你送我回来,以后……我们不要再见面了!”

    聂真真将书包用力抱在怀里,明亮的大眼睛闪耀着欢乐温和的光,小巧玲珑的鼻子微微向上翘着,毫不留恋的朝着小四挥了挥手转身朝着公寓楼里跑去。

    小四轻轻摇了摇头,坐回了车上,摇下车窗,司机递给他一支烟,替他点燃了问到:“这丫头不会跑吧?”

    小四深吸了一口气,吐出浓浓的烟圈摇头说到:“不会的,总裁既然让我们不用跟进去,当然是有十足把握。”

    他回头去看聂真真,她轻盈的身影越跑越远,慢慢转入楼层中,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蔷薇花,虽谈不上千娇百媚,那干净倔强的轮廓却在勾勒出无与伦比的美丽。

    聂真真脚步不停越跑越快,谁知赶上电梯正好坏了,她心里着急,想了想转入楼梯间,顺着楼道一路跑了上去。

    聂绵卿的公寓在15楼,她跑跑停停,气喘吁吁的也到了家门口。

    打开密码锁盖,输入密码,滴滴两声后,门锁咔哒一声开了,她已累得浑身无力,推开门往里冲,将书包往地上一扔,人也趴坐在地上。

    玄关处散乱的摆着各色女鞋,她的目光在当中游移,可聂绵卿的拖鞋却不在,其他的鞋子都很乱,当中一双酒红色的高跟踝靴却是整整齐齐的摆放着。

    聂真真一下子来了精神,手撑着胳膊从地上坐了起来——卿姨在家!

    “卿姨……卿姨……”她没顾得脱鞋匆忙就冲进了客厅,客厅里也是一片凌乱,很显然是被人翻找过。是了,一定是韩澈的人,卿姨拿了他的东西,他一定是派人来家里找过了。

    “卿姨……卿姨!”

    在客厅里没看到聂绵卿,聂真真立即转身去了房间,聂绵卿的房中同样是凌乱不堪。

    所有柜子都被打开了,衣服首饰扔了一地。当中空地上摆放着一只皮箱,还是好好的没有打开。一旁浴室的门紧关着,传出滴滴答答的的水声。

    聂真真走近了拍着浴室的门高声问到:“卿姨?卿姨是你吗?”

    里面一声尖细的女声回应她:“真真吗?等等,我穿衣服呢!”

    是卿姨!聂真真纤弱的鹅蛋脸上交杂着复杂的神色,她虽不是聂绵卿亲生,可这些年来聂绵卿和她相依为命,对她是真的好。

    她看不起聂绵卿的职业,心里却是感激和尊敬她的,不管怎么说,聂绵卿都是她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她在想着要怎么把自己这些天来的遭遇告诉给聂绵卿,她一定会很心疼懊悔吧?以卿姨暴躁的性子会不会上门找韩澈算账?

    聂真真在房中徘徊,手指放在唇边,间或用贝齿啃噬着,明净的双眼中透着苍白的情绪。

    浴室门终于打开了,聂真真一转身,看到快两月不见的聂绵卿裹着浴袍走了出来,当即跑向她,扑进她怀里,一个字都没说就先哭了起来。

    “呜呜……卿姨……”她自小鲜少像这样依着聂绵卿,在聂绵卿抚养她的十二年里,她一直都是独立坚强的,性格也很开朗活泼。大概是知道没了亲生父母,所以比一般孩子来的早熟懂事。

    聂绵卿僵住了身子任由她抱着,看她越哭越大声,才抬起手来轻抚着她的脊背,这一次,是她连累了这孩子!她辜负朋友所托,最终还是没能照顾好这个孩子。

    “卿姨,妈……你回来了就好,我好害怕,好害怕!他们……啊……”聂真真满肚子的委屈,泣不成声,那些耻辱的经历无法从她口中说出,只能化成一行一行清泪往下流淌。

    聂绵卿伸手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不忍的看着她,想起韩澈对自己的警告,咬牙说到:“真真,妈对不起你,你还是回去好不好?”

    聂真真骤然止住了哭声,迷茫的望着聂绵卿,她这话是什么意思?让她回去?回哪里去?她还什么都没说,卿姨这话是什么意思!

    她猛的拉住聂绵卿的手,那手掌冰凉,聂绵卿忍不住打了个冷战,不敢看聂真真。

    “你知道我都遭遇到了什么事吗?让我回去?卿姨!”她虽然年纪小,可是不傻,卿姨这一副样子,分明是已经知道了什么!

    聂绵卿拉过聂真真的手拉开身上的浴袍,露出光裸的身子,那雪白的肌肤上瘀痕斑斑,一道一道口子有些尚未收口,狰狞可怖。聂真真的惊呼着捂住了唇瓣,眼中满是惊惧之色。

    “真真,妈知道害了你,可是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你就跟了他吧!韩总说只要你跟了他,他就把妈的事一笔勾销,不然的话,就让我在被追杀和坐牢之间选一样!”聂绵卿反握住聂真真的手,跪在地上哀求着她,她也知道这要求无耻之极,可她没有的选择!

    “你……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只有17岁,那个男人会毁了我!他已经毁了我了!啊……”

    聂真真哭喊着掰开聂绵卿的手,她不能答应她,她既然已经离开韩宅,就不会再回去了!不是她的错,她为什么要因为别人的错遭受这样的待遇!

    聂绵卿身子歪倒在地上,身上还有伤,看着聂真真一脸泪水倔强的偏着头不肯答应,心里也害怕,她了解这孩子,让她去给人做情人也不是她所愿看到的。

    可现在,她却不得不把她逼上这条路!看上她的人是韩澈,这个男人想要的人什么时候失过手?就算不是今天,韩澈还是会用其他法子的!

    她匍匐着趴在聂真真脚边,哭着哀求她:“真真,我虽然不是你亲妈,可是这些年也是出卖着肉体将你养大的!这个时候,只有你能救我!你不能就这样不管妈啊!韩总真的会杀了我的,我不想死,也不想坐牢啊!”

    聂真真咬着牙,泪水成片成片从眼眶中汹涌而出,狠心将聂绵卿踢开,转身要跑,她不能答应!就算她是她出卖肉体养大的,她也不能用同样的方式来报答她!

    聂绵卿看她不顾一切的就要跑,转身奔向阳台,身子跨坐在栏杆上,冲着聂真真大声喊到:“聂真真!你要是走了,现在妈就从这里跳下去!反正也是一死,不如现在就死了算了!好过被人追杀成日提心吊胆!”

    聂真真背对着她的身子僵住了,随着一声大叫双膝一软跪在了地上,泪水顺着脸颊往下流淌,已湿透了胸前的衣襟:“啊…………你到底拿了人家什么东西!为什么要拿人家的东西,还给他不行吗?命都快没有了,还攥着人家的东西做什么?”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