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浓烈的悲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12章:浓烈的悲哀
(88106 www.88106.com)    “真真,你怎么不明白,东西妈已经还给他们了,现在韩总要的是你啊!”聂绵卿疑惑的望着跪在地上的聂真真,毕竟还是个孩子,还天真的以为只要她把东西还回去就一切万事大吉。

    “不!我不回去!”聂真真痛苦的摇着头,让她心甘情愿的回去?她做不到!

    聂绵卿凄婉的一笑,另一只脚也跨出了栏杆外:“那妈现在就跳下去!”

    “你下来啊!”聂真真猛的转过身子奔向阳台将聂绵卿一把抱住生生将她拖下栏杆,两人一齐摔倒在地,聂真真被聂绵卿压在身下,无力的躺在地上,身子抽动着,绝望的捂住脸颊无声的抽泣着。

    聂绵卿知道,她会答应的,她是个有情有义善良的孩子,不会真的看着自己出事却置之不理的。想着她因自己的过错而不得不委身于韩澈,聂绵卿心里也并不好受。

    “真真啊,不会很久的,韩总对女人从来长不了,最多三两个月,他一定就会厌烦了……妈再去接你好不好?你再好好读书……”她尝试着拉起聂真真的手,却被她用力甩开了。

    聂真真无语的笑笑,那笑容凄迷苍凉,妓女就是妓女,一天和一辈子都是一样的耻辱!“别碰我!卿姨,你对我的养育之恩,真真今天报答给你了,真真和你从今往后两不相欠!

    聂真真猛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推开聂绵卿往外跑去。

    依旧沿着楼梯一路跑出公寓,公寓外一道闪电闪过,随后一声巨响,雷声轰鸣,雨点从天而降,像鞭子似地发狂般地打击着大地,地上溅起的雨脚迷雾似千军万马奔驰过后卷起的滚滚烟尘。

    聂真真看不清眼前的景物,只一味往外冲。雨越下越大,天地间像挂着无比宽大的珠帘,迷蒙蒙一片。

    她在雨里拼命奔跑,全身迅速湿透了,短发贴在脸颊上,脸上混沌的一片,分不清雨水还是泪水,滚落进嘴里都是苦涩的。

    她渐渐没了力气,狂风夹着大雨扑面而来,她使劲向前躬着身子,进一步,退半步,踉踉跄跄地向前走着。

    眼皮越来越重,脚步也越来越慢,公寓门口送她来的那辆黑色的宾利还停在原处。

    “呵呵……”聂真真扬起手抹了一把脸,苦涩的大笑,嘴角的梨涡里,平凡少女的笑靥夹杂着多少无奈的屈服!

    她还真是幼稚,以为那个男人那么痛快就答应放了她!原来,他是用这样迂回的方式告诉她,他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还真是让他费心了!

    膝盖一松,聂真真闭上眼,身子倒在雨地里,她并没有真的晕过去,她只是不想乖乖的走回车上。

    “小姐!”眼睑的缝隙中,可以看见小四撑着伞从车上匆匆跑出来,脚边渐起水花,步履慌乱,到了她身边。

    她不想睁眼,小四将她抱入车内,放在宽大的车后座上,盖上毛毯。车子沿着来时的路,驶回了韩家别墅。

    聂真真睁开眼裹紧了毛毯,身子不由自主的在颤抖,那个噩梦一般的地方,她注定了逃不掉!她还将承受那个男人的摧残蹂躏,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停止,对她而言,每一次都是深切的耻辱。

    到了韩宅,她是自己下的车,低着头沉默着进了小楼房中,裹着潮湿的衣服一头钻进被窝里。

    陈嫂给她送来饭菜,她看也没看,将头埋进被子里,一句话也不想同他们说,这些人清清楚楚知道她的身份,让她抬不起头来!在他们面前她觉得更加丢脸。

    她该怎么办?就此沦为男人的奴隶?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或是更久?那之后呢?她还能做回原来的自己吗?

    她不能想,也无法安慰自己所有的一切都终将过去,在那之前,最重要的是眼前,她该怎么办?

    她紧咬着下唇,强忍着不想让自己哭出声来,唇瓣被牙齿尖锐的刺破,齿缝间一处妖冶的红色,疼痛毫无份量……

    大雨骤起骤歇,只有屋檐上的残雨滴滴答答的打在地上,太阳重新高挂在空中,那一场风雨已成过去。

    窗外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弯新月,高高地挂上天空,射进房中在光滑的地板上投下淡淡的银光。一两只鸟儿飞过,在天空荡出柔和的回声,澄清又缥缈。

    房门被推开了,不是陈嫂。

    陈嫂进门的时候会敲门,可这个人没有敲门。聂真真紧闭着眼,唇瓣上沾着干涸的血迹在月光下抖动。他来了,她能感受到他身上危险冷漠的气息。

    韩澈冷眼看着床上那一床耸起的被子,知道是聂真真。

    小四说她一大早就出门了,回来的也很早,聂绵卿对女儿够狠,连句热心话都没好好说过吧?

    他在她身边坐下,大掌攀上被头,一把将被子拉开。

    聂真真浑身湿透,单薄的布料湿了之后便紧贴着肌肤,她玲珑曼妙的曲线在他眼中游走,不由皱紧了眉不悦的说到:“淋雨了?不是早就回来了吗?怎么不洗了澡换了衣服再睡?”

    聂真真听着他的话,不知道自己是该笑还是该哭,粉拳紧握着,看着韩澈理所应当的表情,他眼角眉梢笃定的神色刺痛了她的神经末梢,她突然扬起手来朝着他的俊脸挥过去。

    她恨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男人为什么一定要她这么一个普通到极点的女孩!

    韩澈稳稳的抓住她的皓腕,勾起唇角,露出讥讽的笑,将她的手放在唇边细细摩挲。

    半闭了眼说到:“看来还是没让你学乖啊!这么做都不能让你明白吗?你是我的,你没有任何跟我讨价还价的余地,除了你的身体,你没有任何其他的筹码!”

    “呵……”聂真真看着他俊美的脸庞,放声大笑起来,中间差点岔了气,她怎么也停止不了这笑!

    她成了玩物,用身体讨得男人欢心的玩物!聂绵卿说的对,她用出卖肉体的钱养大了她,如今,她也必须用这种方式来报答她!

    韩澈不喜欢她这么笑,到底她不甘心在哪里?跟了她的女人,有哪一个不是甘之如饴,加之他一掷千金毫不吝啬,让多少人投怀送抱削尖脑袋往他怀里钻?这个区区17岁的丫头,到底要什么?

    他将她从床上捞起来,她潮湿的身体贴上他温暖干燥的健壮身躯,如水火般相撞,韩澈瞳仁猛的收缩,双臂搭在她身上。

    “起来,跟我去浴室。”

    韩澈将她抱起来要走向浴室,聂真真指了指脚上的ECCO运动鞋,韩澈微怔住了,随即一笑,眼神里多了种含糊的神色。

    他的指尖在她潮湿的发间拨弄,并没有觉得不舒服。

    聂真真噘着嘴,抬起脚放在他的腿上,韩澈轻叹一口气,抱住她的脚,替她脱去鞋子。

    聂真真“咯咯”的笑了,朝着他张开双臂笑到:“走吧!”

    韩澈横抱着她站起身,气息重了乱了,猛的含住她的耳垂低问到:“想通了?这是在主动示好吗?”

    聂真真含笑不说话,勾住他的颈项,手指扯着他的衣领,松着他的领带,轻轻一扯,细长的领带自她手中抽出,在空中划出优美的一道弧线,飞落向地毯。

    “丫头,等不及了吗?”

    韩澈低吼着抱着她走进浴室,浴室门嘭的一声重重关上,聂真真靠在浴室冰凉的墙壁上,狠狠闭上眼。

    她的手按在花洒的按钮上,温热的流水从二人头上洒下,沿着他们的身躯勾出道道痕迹。

    聂真真着仰起头对着他媚笑。韩澈从她眼中领略到一种少女绝处逢生后的蜕变!

    有过那么多女人的他,当然明白,她有多不甘愿!

    可这个聪明的女孩知道怎样做才是对自己有利的,她已别无选择,她母亲的性命还有她的未来都攥在他手里——这就是她取悦他的原因!

    等价交换,很好!胸中却有一丝不甘,这不甘让他迷惑,他厌烦这迷惑的感觉。

    暴躁的想要赶走这陌生的感觉,他的大掌猛的抓住聂真真的脑袋按住她的身子。

    她脸上那些潮湿的、温热的冰凉的液体,最终都滑过了肌肤。

    她懂得男人的意图,却不能拒绝,还得做出一副很享受的表情。她闭上眼,顺从的照做了,咸涩的泪滴逸出眼角微不足道的混入那些水线中被其冲淡了。

    她觉得自己就如同挂在在悬崖边的遇难者,手里攥着一根藤蔓,那藤蔓随时都会断,一旦断了,她就将陷入万劫不复之地……悲哀如此浓烈,多少泪水都无法承载。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