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3章:同一个属相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13章:同一个属相
(88106 www.88106.com)    夜如柔软的帐幕一样挂在沉睡的地平线上,深蓝的高空密密麻麻地缀着宝石一样的星辰,微风吹来,空气中浮动着馥郁的香气。月亮洒下淡淡的一片黄晕,树影映倒在墙上,随着微风轻轻摆动。

    聂真真背着书包在学校的林荫道上走着,看了看腕上的Patek Philippe腕表,已经快六点了。刻意放慢了脚步,不想走的太快。

    早上韩澈走的时候说晚上会让小四来接自己去他公司,不管为了什么,她不想去他的公司,以她的身份合适吗?他是不在乎多一笔桃色绯闻,可她在乎,她数着日子过着,考完联考的话,她在他身边就足足待了3个月了。

    根据聂绵卿告诉她的话,还有她从韩家下人口中旁敲侧击得知,韩澈的确从来没有对哪一个女人有超过三个月的热度,也就是说,他就快对自己厌烦了,她在这信息中感到一种卑微的快乐。她在耐心等着,等着韩澈将她赶出韩家。

    校门口停着各色豪华轿车,在这所贵族学校算不得什么稀奇。聂真真眸光流转,寻找着接送自己的那辆黑色宾利。

    让她倍感意外的是,黑色宾利一旁停着银色的劳斯莱斯——这是韩澈惯乘的车,他来了?来学校?

    “小姐,快请上车吧,总裁等您有一会儿了!”小四自车上看到聂真真缓步走来,忙下了车走上前来替她开车门。

    聂真真坐上车子,果然见到韩澈闭着眼靠在车后座上,伸出手来顺势揽她入怀,她已习惯了,没有挣扎,顺从的靠在他胸膛。

    “怎么来了?不是说让我去的吗?”她的手缠住他的领带,一圈圈而后放开,再缠绕,反反复复。

    韩澈睁开眼看着她靠在自己胸膛上做着小动作,亲昵并不亲近。虽然是在问自己,却明显漫不经心,一点心思都藏不住,全部挂在透白的小脸上,明净清澈的双眸总是让人一看到底。

    他抿了抿唇瓣,眼角瞥过车窗外,鼻息淡扫,带出些微烦躁的心绪。月光蒙在他古铜色的脸上,散射出冷冽的光辉。

    他的手抚摸着她的短发,勾起唇角,浅笑到:“今晚上的晚宴,来接你一起去。”

    “嗯?”聂真真从他怀里猛的坐直了,不解的看向他,明白过来他的意思,当即摇着头脱口拒绝到:“不,我不去。”

    韩澈怀里空了已是不满,又听她拒绝自己,怒意更甚,扳过她的身子,薄唇扯出一丝冷笑,说到:“这由不得你!”

    聂真真知道他又生气了,这男人大男子主意超强,她还不敢得罪他,说不定要不了多久,他就会大发慈悲放了她了,在这种时候她又何必横生出什么枝节?

    “我是觉得,你可以找更合适的人陪你去,比如上次那位小姐啊!”她若是跟在他身边出现,不是等于告诉所有人,她就是他的包养的情人吗?

    韩澈深邃的眸中精光闪过,微眯着眼看着聂真真,话倒是说得光面堂皇,可惜他却不是这么好骗的。她在打什么主意他还不清楚?她从来没有对自己的身份甘愿过,这一点他从不怀疑。

    “她也会去,跟她的未婚夫一起去。”韩澈轻描淡写的提起江凌菲,还是把她和另一个男人摆在一起,口气清浅的像是在说一个不相干的人。

    聂真真诧异的看着他,从他坚毅的侧脸上看不出任何端倪,让她不由怀疑,莫非她口中说的这个人并不是上次和他欢好的女子?他却已闭了眼,长臂缠住她的腰肢不容她再拒绝。

    车子在夜幕下行驶,穿过灯海到达天墨集团大厦。辽阔的夜空下,一幢幢庞大的现代化建筑群,高耸着地立在宽敞的广场中央,楼身外面一律为白色瓷砖所铺盖,楼体四周围绕着灯火,通体辉煌明亮,规模宏大壮丽,散发出肃穆、静谧和森严的气氛。

    聂真真由韩澈牵着手走下了车,那是她第一次进入天墨集团,虽然以前也曾无数次经过这里,也曾梦想着有一天可以进入这里工作,但此刻站在这里,心情却是糟糕透顶,这不是她想要的方式,由着包养她的男人带进这里!

    韩澈手心一收,紧握住她的手,将她的身子靠在自己身侧,俯下身子贴在他耳边问到:“发什么呆?你母亲把你形容的活泼开朗,在我面前你倒是文静的很,话都不多说,很怕我吗?”

    聂真真摇摇头,闪烁的眼神显示出她此刻的心口不一。她当然怕他,有谁会不怕一个把自己强奸了,又逼着自己成为他情人的男人?他这么问她,实在可笑,可否认这问话的她不是更可笑?

    她的恭敬让他莫名烦躁,揽过她柔软纤细的腰肢,往大厦门口走去,身后跟着随行的人,离二人一米的距离,亦步亦趋。

    才到了大厦门口,韩澈拥着聂真真就被蜂拥而来的记者团团围住了。刺眼的闪光灯打在聂真真脸上,她下意识的挡住了脸颊,靠近韩澈怀里。

    保全也在这时围了上来,将二人和记者隔开。韩澈伸出手来挡在她眼睛上,温暖干燥的手指覆在她眼睑上,聂真真一时愣住了,感受着他掌心的薄茧,心跳有些意外的乱了节拍。

    在保全的护送下二人在众人的追随下进了总裁专用电梯。

    “韩总,这位小姐是谁?是您的新任女友吗?”

    “很面生啊?请问小姐是哪家企业的千金?”

    ……

    记者所有的问题都聚集在聂真真身上,她下意识的将头更深的埋进了韩澈胸膛,心中焦急万分。今天过后,她是韩澈情人的消息是不是就会登满所有大小报刊,甚至有可能成为明天报纸的头条?

    电梯里李欣阳正在等着他们一行,韩澈改而将聂真真的小手挽在他的胳膊上,对着李欣阳问到:“准备好了吗?”

    李欣阳的目光淡淡扫过聂真真躬身答到:“礼服已经送来了,化妆师正在等着小姐。总裁放心,也请总裁同小姐一起去换礼服。”

    韩澈微点下颌,满意的应了。李欣阳心里直犯嘀咕,总裁有点反常,不是,是很反常,到底是看上这丫头什么了?像今天这样的宴会,怎么会想着让她出现?他歪着头咂着嘴,怎么也想不透韩澈的用意,猛的想到韩澈是不是真的有点喜欢聂真真,又立即觉得这是不可能的。

    他跟在韩澈身边何止十年?韩澈心里喜欢的是谁,他比谁都清楚,所以他立即否定了这个猜测。说不定是这股新鲜劲要到头了?算算日子,也该到了厌倦的时候了。

    电梯门缓缓打开,李欣阳领着二人朝着更衣室走去。迎面走来一人,一拳捶在韩澈肩头笑到:“唷,来的挺早啊!”

    李欣阳朝着来人躬身问好:“梁总,您先到了。”

    韩澈对他倒是一点不客气,连句问候的话都没有,直接说到:“难的,这种场合,梁教授也会出现。”

    梁骏驰虽是梁氏企业的第一继承人,却只是挂了执行总经理的名号,从来不在公司出现,他是另有职业的——A大考古系响当当的教授。

    聂真真抬起头,瞥见眼前的人,穿着笔挺的西服外套,个子比韩澈略低了几公分,也是挺拔的身姿,短碎发齐齐梳向脑后,用发胶固定了,露出光洁的额头,皮肤白皙,长相柔美了些,尤其那一双丹凤眼眼角上挑,暗含多情,也没有系领带,白色衬衣的领口松松的,显露出锁骨的一端,更添了几分妖娆。

    真是个漂亮的男人,聂真真用了这个词虽然觉得有些抱歉,但和这个男人的确是很合适。

    梁骏驰对于韩澈的讥讽毫不在意,倒是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聂真真,过了半晌,俊眉一挑叹道:“韩澈,你的孩子吗?都这么大了?不声不响的,藏得够深啊!”

    李欣阳一听先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人是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虽然说聂真真是很小,韩澈同她在年龄上来说差了12岁,可梁骏驰这么说还是太夸张了。

    韩澈冷眼扫向偷笑的李欣阳,李欣阳立即识相的闭上了嘴,可还是想笑,一张脸涨得通红。

    他又低下头去看聂真真,她呆呆的看着梁骏驰,那眼神太过专注,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对梁骏驰的口气就很不友善了。低喝道:“管好你自己,说不定你在外面的孩子就这么大了!”

    他这副样子大有恼羞成怒的架势,梁骏驰同李欣阳相视着看了一眼,耸了耸肩不再逗他。这时身旁的聂真真却突然发出一阵娇笑:“呵呵呵……”她倒是没想到,在别人看来,她和韩澈差了这么多吗?

    她从来没问过韩澈事情,除了知道他的身份和名字之外其他的就一无所知了,现在听人调侃他,突然觉得有必要问一问,他到底是比自己大了多少?

    韩澈看她笑的欢快,她跟着自己这段时间还从没见过她这么笑过,初初见到梁骏驰就笑成这样,让他倍感受挫。皱着眉不满的问到:“好笑吗?”

    聂真真点点头,眼睛弯成了月牙,嘴角的梨涡深陷下去,手攀住韩澈的胳膊摇晃着问到:“你到底比我大多少?”

    “没多少!”韩澈握住她的手瞪了梁骏驰一眼,拉着她继续往里走。

    李欣阳跟上二人,悄声说道:“小姐,总裁跟你一个属相。”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