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5章:讽刺的称呼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15章:讽刺的称呼
(88106 www.88106.com)    贺明宸嘴角那柔柔的笑意荡开记忆的波澜,将聂真真带回三年前那一场开学典礼上。回忆里闪过男子曾经的影像,刹那间眸光闪烁,睫毛在皎洁的月光下颤动,唇瓣微张,如兰的馨香气息37°角扫在男子的下颌上。

    ……

    九月,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没有一片云,没有一点风。安静的校园里,高杨树的叶子在阳光底下一动一动的发着一层绿光,知了在树杈间不知疲倦的鸣叫着,除此之外再无其他声响。

    拐进整齐的教学楼,略显低矮宽敞的大礼堂里却坐了满满的人。学校里正在举行开学典礼,那是聂真真步入高中部的第一天,可她却迟到了。

    等她匆匆赶到学校礼堂时,大学部的学长正在给学弟学妹们讲述经历。聂真真猫着腰找了个离门边最近的位置坐下,周围的人用狐疑的目光不时看向她,她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装模作样故作镇定的坐下了。

    她掏出手机给同学发短信,想要弄清楚班级的位置,没有注意到高台上学长的讲话内容,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结束的。

    “同学!”耳边有低沉温润的嗓音响起,聂真真没有意识到这是在叫自己,仍旧很专注的发着短信。

    有人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她不在意的轻轻一挡,仰起脸来淡淡瞥向他低声说到:“别吵!”

    “呵……”拍她肩膀的贺明宸很是莫名其妙,自己刚上台讲了几句话,就被眼前的女孩占了位置,他只是想要好心提醒她,她还嫌自己烦?

    “同学!”贺明宸再次拍了拍聂真真的肩膀,聂真真此时已收到同学的短信,明确了班级的位置,猛的站了起来,朝着他挤了挤眼,嘴角的梨涡深深陷了下去。

    “小气鬼,坐一下而已,现在还给你了。”聂真真从他的位置上起来,往自己班级的方向跑远了。

    贺明宸呆立在原地,薄唇微张,目光顺着聂真真跑远的方向追逐着,默念着方才瞥见的她胸前的名牌:一年A班,聂真真。看她身上穿着高中部的制服,他已是大学部二年级的学生,也就是说她比他低了五个年级。

    聂真真以非常高调的姿态出现在了贺明宸的生活里,想要不记得她是件困难的事。聂真真却没有因此而记住贺明宸,她忙着学习和社团活动,朝气蓬勃的像是有用不完的活力,在学校的宣传栏里随处可见“聂真真”三个字。

    她再一次出现在贺明宸面前是在学生会招募的面试现场。

    贺明宸一抬头,看见推门而入的女孩。清爽的短发,高挑的身姿,整齐的校服,名牌别在规定的位置不偏不倚,唇角弯着笑着走到长桌前坐下,嘴角的梨涡始终不曾消失,光洁的脸上蒙着一层水汽。

    窗外正飘着细雨,贺明宸眉毛轻挑,心里松动了,如同九月的菊花,淋了雨——滴滴入了心。他在面试成绩单上给她打了五个“√”,聂真真顺利进入了校学生会。

    他和她就只是同校的学长学妹,又在学生会共事,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交集。而贺明宸在这之后不久,就离开了那所学校,在家人的安排下去了英国。这一去,就是三年。

    ……

    “学长?”聂真真疑惑的望着贺明宸,记忆里的那个少年真的就是眼前这个风度翩翩玉树临风的男子吗?细跟凉鞋踩在草坪上,脚下被失重感所吞没。

    “小心!”贺明宸更紧的扶住了她摇晃的身子,嘴角笑意更深。

    聂真真从他的笑意中抽回记忆来,自己这种反应倒像是故意的。他会不会把自己当成花痴?慌忙从他怀中离开,伸手胡乱拨弄着短发,退后两步站稳了。

    贺明宸是被父亲逼着来的,他才刚刚从 Cambridge毕业,父亲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让他接手家族事业。

    今夜能够出现在天墨集团晚宴上的都是豪门贵胄,是他建立人脉的好机会。那么她呢?在学校时并没有听说她是哪家企业的千金。

    “和家里人一起来的吗?”贺明宸细长的眼睛垂着眼帘,看着聂真真额前那一抹弯弯的斜刘海,清澈流动的眼神,伏在浓黑的眉毛下,愈发衬得晶莹剔透。

    聂真真微微侧着头,笑容苦涩而尴尬,浓密的睫毛颤动着,挡住她如轻烟一般的惆怅。她低了头低声应到:“嗯。”如果韩澈也能算是家人的话。

    贺明宸心里咯噔一下,她是和家里人一起来的?那么,他是不是应该去打个招呼?“是吗?伯父伯母在哪里?我去打个招呼,否则太失礼了。”

    他期盼的看着聂真真,她却只是低着头站着,两只手交叠在身前的裙摆上,百褶裙摆在手指的拨弄下一圈圈荡出皱褶,而后慢慢平息,周而复始。

    察觉到她的抗拒,他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唐突了,继而轻咳了说到:“还是不了,不太合适吧?有机会正式拜访比较好。”

    原本同聂真真的家人打招呼并没有什么,他这话一说,顿觉更加不妥当,倒将自己所有的心思都暴露了出来。

    聂真真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也不知道他在心里竟然打了这几个转的想法,只听到他说不用和她家人打招呼,松了口气,才又抬起头来看向他,手掌覆在小腹上笑到:“肚子饿了,从下课到现在还没有吃东西呢!”

    贺明宸见她如释重负般迅速转了话题,只得附和着陪她去取东西吃。他也是直接从公司来没顾得上吃东西,这会儿两人取了食物在休息区找了处安静的角落坐下,一同吃着,说笑着二人同校的那一段时光。

    聂真真渐渐说的开怀,连日来的愁云在眉目之间淡去,言谈间又成了往日里神采飞扬的那个女孩。

    周围已陆续有从舞池中下来的人们坐下,休息区也喧闹起来,舞池里的曲子换了一支又一支,他们却始终坐着。

    贺明宸始终含笑看着她,听着她说话,细心的处理着盘子里的食物,剔去骨头、鱼刺和海鲜坚硬的外壳,大块的肉也用刀叉切成小块,才递在她面前。

    “嗯,学长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那个时候你没说一声就走了,知道学校的女生们都有多难过吗?”聂真真毫不客气的用叉子叉着食物往嘴里塞,汤汁沾在嘴角夹着她的体香散发出诱人的香气。

    贺明宸的手端着红酒,细长的玻璃杯在他掌中轻轻转动,修长的手指握住杯子颈部,无名指和小指托住底部,动作优雅娴熟。

    听了她的话,手上停止了转动,眼睛在眉毛下面灼灼发光,偶一流盼。“是吗?这个我倒是不知道,那么真真你呢?”

    “嗯?”聂真真正往嘴里塞着一块牛肉,听着贺明宸问话,也没有停止咀嚼,淡淡的发出疑问。

    “我不告而别,你也难过了吗?”贺明宸这么问的时候,并没有期望她给予肯定的回答,那时候她才多大?大概还不知道情为何物吧?

    食物在聂真真口里包的满满的,鼓鼓的腮帮子撑着粉嫩的脸颊滚动着,她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当然,难过了好长时间呢!学长走了之后,就再没见过帅气的学长了!”

    说话的口气里,隐隐有些惋惜。

    她的率直让贺明宸意外,不自觉别开了眼,猛的灌了一大口酒,耳垂微微发烫,幸而是在这晚上,灯光下也看不太清。

    “……应该还没毕业吧?大学联考过了吗?”他旁敲侧击的想要得到她的信息,婉转迂回。

    聂真真点点头,又摇摇头:“嗯,就要毕业了,还有一个月就联考了。”

    她喋喋不休的向贺明宸说起复习备考的事,太长时间没有同人交谈,遇上贺明宸,她活泼的性子借机释放了出来,脸上洋溢着兴奋,嘴角上翘,深陷的梨涡像是注进清醇的酒般,让人只是看着就已醉了。

    贺明宸看她嘴角的汤汁,也不知是红酒的缘故还是其他,伸出手来探向她唇边,没有拿餐巾,修长的手指就要触及她的肌肤。

    “啪!”斜刺里一直健硕的长臂突兀的伸来,将贺明宸的胳膊挡住了,他的指尖空落落的划过虚无的空气,诧异的看向来人。

    韩澈薄唇紧抿,扯着嘴角,深邃的双眸似笑非笑的望着贺明宸,一手已紧紧攥住聂真真的皓腕,将她从座椅上拉起来靠在怀中。

    聂真真慌乱的望向他,看到他的侧脸,听到他粗重的鼻息,知道他有了怒意,心中不解,他又为什么不高兴了呢?

    “姐夫……”贺明宸站了起来,诧异过后,态度变得极为恭敬,朝着韩澈躬身唤到。

    “哼!”韩澈冷哼一声,握着聂真真的手收紧了,手背上青筋暴起。“姐夫?真是讽刺的称呼,我韩某人可不记得曾经和贺氏企业千金有过这种关系!”

    聂真真在一旁看着这两人,心里疑团一重一重。学长认识韩澈不奇怪,都是财阀后代。可韩澈怎么又成了学长的姐夫?她在韩宅并没有见过韩澈的妻子啊?如果是的话,韩澈为什么又不承认呢?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