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7章:两难的矛盾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17章:两难的矛盾
(88106 www.88106.com)    日子像是从指尖渡过的细纱,在不经意间悄然滑落。聂真真结束了联考,终日等着放榜的日子。

    她的忧愁日渐加深,韩澈无视她的郁郁寡欢,继续在她身上索取,彼此在如火缠绵的荡涤下,伴随着言不由衷的欢乐和苦涩的笑靥拓下粘腻不干脆的痕迹。

    银色劳斯莱斯在朱红色铁门前停下,李欣阳打开车门迎着韩澈下车。韩澈一扫腕表,抿了抿唇瓣问到:“小姐呢?”

    李欣阳望向一旁的小四,小四忙走上前来答到:“小姐也才刚回来,现在应当进了小楼了。”

    “今天又是逛了一天?买了多少东西?”韩澈细长的眼中隐忍着笑意,从那天他在她床头放下一张黑金卡开始,聂真真就一夜之间开窍了似的,疯狂的拿着卡到处刷。

    刷了一通她所不需要的东西,堆在衣帽间,仓库、储藏室。她企图用这种方式和自己对抗吗?将那些奢侈品放在他眼皮子底下,是想让他看见?

    说到底这些东西是为了谁买的,从她张皇的目光中就能窥知一二了——小丫头太天真,以为这样就能改变什么?他韩澈最不缺的就是钱,而这世上,最容易的事就是可以用钱解决的事。

    走进小楼,换上柔软的拖鞋步入房中。

    聂真真一身长裙裙摆直到脚踝,当季GabrielleChanel限量款,是她今天的战利品之一。

    她背着身子对着门口,塞着耳机摇头晃脑,嘴里哼着乐曲,手上拿着银质水果叉不时往口中塞着水果丁。短发长长了些,两鬓到了脸颊处,柔软的贴着光滑细腻的肌肤黑白分明。

    她本来是要剪去的,可韩澈不让,女孩子就该长发飘飘不是吗?聂真真不想为了这种小事同他起冲突,爽快的答应了,要为他蓄一头长发。

    男人健硕的长臂从后圈住女孩纤细的腰肢,身子随着她一齐轻轻晃动。薄唇贴上她耳边的耳机,张嘴将其咬下往地上一扔,在她耳边摩挲:“新买的?很好看,很适合你。”

    他的手掌在她的GabrielleChanel限量款长裙上抚摸,眼角是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宠溺。

    聂真真扬起下颌,点点头,又举起腕间的Audemars Pigeut女式腕表,娇声笑到:“好看吗?也是今天才买的。”

    她的孩子气在他眼里无限扩大,韩澈仰起脖子朗声笑了:“呵呵……好看。”

    聂真真嘴角的笑意渐渐淡去,怎么会是这个反应?她花了他这么多钱,他怎么还是这种反应?还有他给的那张卡,里面到底是有多少钱?

    第一次,她指着七位数字的钻戒问服务员可以刷卡吗?服务员一她手上的卡,眼都直了!等她签完字,她小声问服务员里面还有多少钱,服务员春风一般的目光仰望她笑着说:“小姐,您真会开玩笑。”

    好吧,看来韩澈真的很有钱,那就在咬咬牙继续刷!总能刷到让他吐血的那一刻!

    她一闭眼一咬牙,狠狠的刷着那张让所有服务员都肃然起敬的卡,一个月过去了,这小楼里到处都是她的战利品,可那张卡还是安然无恙,卡的主人也从来没有问过她是怎么处理的那张卡。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她日渐焦躁,今天下午,她一气刷了九位数字,想着这回来势汹汹,韩澈总该黑脸了吧?可这男人的反应和她所期待的差的太远!

    她气恼的推开韩澈,将腕表从手上拨拉下来,摔在梳妆台上,什么破东西,一点用处都没有!一个人坐着生闷气,想想不该拿那么贵重的东西撒气,她讨厌韩澈,可是这表是没有错的,又将腕表拿起放在盒子里收好了。

    “怎么了?”韩澈笑她恼羞成怒的样子着实可爱,将她从椅子上抱起来,手掌托住她撑住她所有的重量。

    “你确定还要继续养着我吗?我很贵的,这么点大就这么会花钱,以后还会花你很多钱!”聂真真嘟着嘴不满的说到。

    “嗯,知道了,可还是想继续养着你。”韩澈鼻尖蹭着她的脸颊,忍着笑意。

    “可是,韩澈,你老婆回来的话,该怎么办?不然这样吧,你别把我养在这里,是不是因为我在这里,所以你老婆才生气不回来的?”

    聂真真脸上被他蹭的痒痒的,泛起淡淡的潮红。两具身体在这三个月中已然默契熟稔,简单的接触就能体察到各自的心念。

    韩澈眸光骤然一敛,精光簌簌打在她脸上,大掌也收紧了将她放在地上,掐紧她的腰肢,厉声说到:“

    你的想法我全都知道,你若是妄图以各种理由从我这里离开,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除非是我不要你,否则,你这辈子都是我的人!

    这和我有没有结婚,或者有没有其他女人没有任何关系!我是我,可你就只是我的!”

    说完将她扔向身后,转身出了房间,直奔主楼而去。聂真真跌落在地上,他果然如她所期待的那样,真的对自己有了厌恶的意思,可是,为什么,她也不高兴呢?

    他还从来没有对自己这样过,而她只不过是提起了他的妻子。

    那天学长叫他姐夫,他不是还否认了吗?可今天,他为什么又是这样的态度?究竟还是结婚了?他的妻子是学长的姐姐?那一定是个很漂亮的女子,看看学长就知道了。

    她这连自己都不能解释的扭曲的心意,莫名委屈的情绪,湿了眼眶,无助的坐在地上,许久都没有起来。

    韩家主楼的书房里,韩澈靠坐在舒适的靠椅上,修长的手指在玻璃的纯黑香木桌上有节律的敲动,和着他的心跳。

    木桌上,IBM?Think?Pad电脑屏上泛着莹莹的蓝光,漫长的沉寂中,突然发出一声滴滴的响声,韩澈转回了身子,手掌握上一旁的鼠标,点开提示框。

    在看到那个熟悉的头像后,心跳急速加剧,白色衬衣下隐约可见胸膛剧烈起伏着。

    整齐划一的宋体字,不过短短数行,却是他这些年来一直期盼和等待的。

    ——

    澈:

    好吗?我这里下雨了,我现在正坐在巴士上,手指还划在窗玻璃上,不知道怎么回事,写下的就是你的名字。雨滴落在地上,像是地面长了毛一样,我的心也长毛了,这让我很不舒服,我想,那一定是你又在思念我了,如果思念也可以邮寄,我想我一定在此刻奔向邮局将它们一股脑打包快递到你手上。

    可是,澈,今生,我们还有没有机会再见面?大概是不能了,可是我想让你知道,在你想着我的时候,我也一样在想着你,甚至在你不在想我的时候,我也在想着你。

    爱你的明彤

    韩澈鼻翼煽动着,唇瓣微张,舌头伸出来在干燥的唇瓣上舔了舔,却不料将胸中那一股猛烈的悲哀都释放了出来,口腔中登时溢满了苦涩,充斥着他的齿缝和味蕾。

    苦的他无法忍受,连带着眼睛都湿润了,历来锐利阴冷的眸中因着这湿意,流露出一种柔和的光亮。

    “明彤……”他的喉间逸出这个名字,有多久没有喊过这个名字了,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总不喜欢叫她的名字,多数时候都是她一遍一遍叫着他澈,他只轻声应着“嗯”一声,她便心满意足的笑了。

    他们分开的太久了,久到他已经记不清她走的时候是不是穿着他送给她的那件风衣,她现在应该长大了吧?那时候,她只有19岁,如今已是个23岁的妙龄女子,一定出脱的更加妩媚动人了。不过……都跟他没有关系了。

    现在他唯一可以感受到她存在的就只是她偶尔发来的邮件,而他连一封都不曾给她回过。他不止一次的点击着回复,可面对空白的页面,手指在键盘上却是一个字都敲不下去,要说些什么呢?如果不能给他她的全部,那他宁可全部都不要!

    他不怕他们的爱在夹缝中苟且偷生,不想做她生命的插曲,固执的只想成为她生命最完美的结局。

    可她却先逃了,让他措手不及,两个人的事,她自己就给做了决定,他还不能原谅她,所以,他假装自己已经忘记她,忘得干干净净。

    幽暗的眸光盯着莹莹发亮的屏幕,闭上眼,想象着她的样子,费了好大功夫仍旧是模糊一片,倒是另一张清丽的俏颜非常清晰撞上胸口,顺着呼吸往上,在他脑中铺展开来。

    那晚上,韩澈没有回小楼。

    聂真真一直坐在地毯上等着他,总以为他还会回来。后来,迷迷糊糊趴在地毯上就睡着了,第二天一早醒来才发现自己在地上睡了一夜,起来时头重脚轻的,鼻子也塞的厉害。

    转身看看四周,没有韩澈的身影,又颓然的坐回地上——从她身子好了以来,他还没有哪一晚上不是在她这里睡的。

    她烦躁的揉了揉短发,不能解释自己这种两难的矛盾心理,明明是要想着要离开结束这种被圈养的生活的,可为什么还会因为他没来而失落呢?她敲打着自己的脑袋暗道:聂真真振作点!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