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8章:撕开的伤口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18章:撕开的伤口
(88106 www.88106.com)    聂真真泡了个热水澡,觉得身上舒服了些,下到一楼去吃早餐。韩澈已经换好了衣服端坐在主位上,像往常一样手里拿着报纸在翻看着。她身上的疲惫登时都消散了,脚步轻盈的走到餐桌前坐下。

    韩澈伸出手来在餐桌上摸索,聂真真知道他要什么,端起咖啡递在他掌中。他也没看她,接过杯子放在唇边浅酌着。

    陈嫂将她的早点端了来放在她面前,她朝着陈嫂点点头道了谢。一看盘中的洋葱卷,小脸垮了下来——她最讨厌的就是洋葱了!还有,蛋黄她也不喜欢吃。

    “给我。”韩澈放下咖啡和报纸,将她的餐盘端了过去,挑去蛋黄和洋葱卷,重又放在她面前。

    聂真真弯了嘴角,喜滋滋的对着餐盘舔得干干净净,嘴里咋咋声音让韩澈听了实在不忍,手指顿了顿还是没能控制住说到:“真真,吃饭的时候能不这么热闹吗?”

    他的话音刚落,聂真真刚好打了个饱嗝,她很惬意的长舒了口气,望向他问到:“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楚。”

    韩澈眼神闪烁,摆摆手,抿紧唇瓣,优雅的站起身走向沙发坐下,古铜色的脸庞张扬着英俊的外表迎着阳光。

    聂真真颠颠的跟着他走过去,笑着问到:“今天你不去上班吗?不早了啊?阿嚏!”

    这个喷嚏毫无预警,毫不保留的喷在韩澈脸上,他只来得及闭上眼,除此之外英俊的五官都惨遭涂毒。

    “聂真真,脏死了!”韩澈睁开眼恶狠狠地朝着聂真真咆哮到。

    聂真真捂住耳朵等他吼完了,抽出纸巾擦着他的脸颊,陪着笑脸。“没事,没事!我帮你擦擦,对不起啊!”

    心里却嘀咕:嫌我脏?口水你也没少吃!还有……咳咳,不是比这更脏?

    韩澈见她脸色红了,心中有些诧异,感受着她的指尖滑过他粗粝的肌肤,两种截然不同的触感,极致的反差还有此刻她娇羞的模样都是他喜爱的。

    结果是聂真真在尖叫中又被韩澈抱上了楼,聂真真一路喋喋不休的说着饭后运动很不好。韩澈凶光毕露,狠戾的模样,恨不能将她揉碎了。

    他喜欢喊她的名字,尤其是最后那一刻,今天,他却在她耳边央求她:“真真,叫我。”

    “嗯……韩澈。”聂真真听话的喊着他的名字。

    韩澈觉得不够,远远不够,他还需要更多!“不要停,继续叫,不要停!”

    他那一双乌木般的瞳仁中情欲的味道消失殆尽,幽幽地看着身下的她,那眼神聂真真看不懂,只觉得靠在自己身上的这个人,充满了忧伤,并不像他外表看起来的那么不可一世,至少此刻他注视着她样子,是落寞且孤单的,而且他似乎并不是在看自己,像是穿透自己在看着某个人。

    聂真真心中一紧,陌生的酸涩感涌上心头,惶恐的伸出双臂抱紧他,靠在他耳边声声呼喊着他:“韩澈,韩澈,韩澈……”

    他没有说停,她就一直也不肯停下。

    韩澈很晚才出门,聂真真送他到了车上才返身回去。韩澈走的晚回来的也很晚。

    当天晚上他没有直接回家,却不是想聂真真想的那样在外应酬,他是去见一个人,对他而言很重要的人。

    悠长的水泥道上,豪华轿车迂迂回回,沿着一路的绿树丛荫行驶着,透过一路上繁茂的枝叶,大道尽头渐渐出现一座西式别墅,比起韩宅这座别墅小了许多,胜在环境优雅怡人安静。

    车子进了别墅大门,韩澈径自进了别墅里,直上二楼。书房内空无一人,他便在沙发上坐下了。

    书房外的走廊上,有蹒跚的脚步声,夹杂着硬物敲在地板上的声音,韩澈手掌移动,还是安静的坐着。

    木门上响起两声叩击声,他才起身去开门,门口站着的正是他的父亲,身材比他略矮了几分,也是高大俊挺的,样貌虽英俊,却略显粗狂,同韩澈的俊美不尽相同,鬓角的头发略微秃进去一些,眉毛浓黑而整齐,一双眼睛眸光闪烁,手上握着拐杖,走路时右腿有些跛。

    韩澈微蹙了眉头,将父亲让进书房:“父亲,让儿子来,有什么事要吩咐?”

    韩振天顿住了脚步,嘴角暗含着一丝苦笑,如今他膝下就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却和自己越走越远,生疏的不像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虽然叫着他父亲,口气倒和他一般的下属无异。

    韩振天枯瘦的手按在拐杖上,拐杖的圆头扶手在他掌心摩挲了几番,那骨节突出,苍白成一种透明状。拐杖在地板上顿了几顿,他便迈开步子继续往里走,在木桌前停下了,身子缓缓放低靠着韩澈坐过的沙发座椅坐下。

    韩澈跟着他走过去,双手半插在西裤口袋里,并没有看着父亲,视线落向窗外,书房正对着木桌的一面墙具是透明玻璃打造,从这里可以看见外面的景致。

    天空中挂着耀眼发亮的星,夏日的风微微吹动,一弯勾月嵌在深蓝的天幕里,月影下树影翩跹。他的手指嵌入手心,等着父亲开口。

    韩振天注视着儿子,心情像是泅了水的油画一样,斑驳油腻,却不得不开口。“溯儿……”

    “嗯……”韩澈没想到从父亲口中今生还能听到这个名字,目光倏尔收回了望向他,凌厉的神色还来不及遮掩,就那样赤裸裸的落入父亲眼中。

    韩振天带着怯意别开了目光,不管儿子心里是什么样的想法,他都已经打定主意了,这些年没有做的事,是时候该办一办了。

    他的嘴角下垂着,虽已是迟暮之年,还依稀能揣测出当年叱咤风云的风采。

    “澈儿,溯儿当年留下的那个孩子,我已经派人在找,等找到的话,我会将她接回韩家……”

    “说什么么混话呢?接回来?以什么身份?”韩澈眼中充斥着怨毒,刻骨的仇恨如火山爆发般冲上头顶,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光速一样在他脑中一一掠过。

    他着实佩服父亲,竟然还能提起这样的事,十几年来自己都不敢碰触的伤口,父亲凭什么就这样独断的将它撕开?

    韩振天早已料到儿子的反应,可那个孩子,终究也是溯儿的骨肉,顾及到澈儿,他已让她在外漂泊的太久了。

    “澈儿,那是你大哥的孩子,就算你恨我,可你大哥,你不是一向很尊敬的吗?”

    “闭嘴!我尊敬的大哥已经死了,在你追杀他之前就已经死了,哈哈……孩子?大哥的孩子?你确定要让她回韩家认祖归宗?”韩澈一错不错的盯着父亲,眼神犀利,带着十足笃定的把握——他不敢这么做!

    “是,我会带她回来。”韩振天点点头,双手扶住拐杖,撑着身子站起来准备往外走,该说的他都已经说明,不管儿子是否接受,都已不能改变他的决定。

    韩澈摇着头不可置信的看着父亲,这老人说着这样不着边际的话,他是不是糊涂了?

    “带她回来?这是要让天下人都知道我们韩家的丑事?一如十二年前那样,这一次,你是不是想连我一起逼死?!韩振天,你是不是疯了?!”

    韩澈欺身上来抓紧父亲的衣领,朝着他咆哮着,太过愤恨激动,滚烫的唾液飞溅在老人干枯的脸上。

    韩振天步履不稳,在原地踏了几步,才又勉强站住了,韩澈也完全不在意,两眼直直的盯着父亲,那审视的目光仿似他的父亲真的疯了一样。

    他双眼已然赤红,是因着愤恨,也是因为记忆里深刻的红色。

    面对儿子的强烈反应,韩振天唯有选择沉默,他是不是疯了?应该是的吧,不过不是现在,早在十二年前,他就已经疯了。

    唇边那一丝无意识的苦笑,从那一天起就没有离开过,仿佛雕刻般雕在了他的脸上,岁月带走流年,却带不走疯狂的杀戮后的苍凉。

    韩澈的手渐渐放松了,韩振天理了理被儿子抓皱的衣领,扶着拐杖继续往外走,脚步依旧蹒跚,拖拖拉拉的在地板上划下不甘不脆的停顿。

    他的背影已不复当年那般飒爽,却还是这般独断专行,心里永远只有自己的打算!

    仇恨像一枚钉子钉在韩澈的脑中,一旦钉上,任是什么东西都无法将它拔出。

    “我想知道,这个孩子,是我的侄子、侄女?还是弟弟、妹妹?”

    他的这一声问话饱含讥讽,像是一张无形的网扑向门边的老人,迅速的将他兜住,穿透他的身体迅速到达心脏,而后越收越紧,韩澈站在离他一丈外的地板上,都能清晰的听见老人心脏剧烈跳动的声音。

    这么多年过去,韩振天内心已薄如蝉翼,即使是最琐碎最轻微的刺激,都能引发他带着万分懊悔的悲凉,更遑论韩澈这样恶毒的语句?

    艰难的挪动脚下的步子,地板上就只剩下沉闷的脚步声,和着拐杖敲击地板的撞击声。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