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漂亮的姑娘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20章:漂亮的姑娘
(88106 www.88106.com)    “真真,你别这么说,妈只想告诉你,你再忍耐一段时间,妈很快就会来接你的!”

    “不用了!”聂真真果断的挂了电话,她无法理解聂绵卿的思想,也不奢望她理解自己的想法,隔阂越来越深,两人也不尝试着沟通。是以,聂真真一直都没有弄明白聂绵卿话里的意思。

    不过,当真没有过多久,聂绵卿就来了韩宅别墅。

    那一天,聂真真由小四接着放了学回到韩宅别墅,看到花园里停了好几辆车,家里的人似乎也比平日里多。对于韩澈的事,她一向是不过问的,当时虽然觉得奇怪,也没有多看一眼,径直走向小楼。

    她才刚回到房间将书包放下,陈嫂就敲了房门说是韩澈让她去一趟主楼。

    聂真真正在换衣服,听到陈嫂这么说,心中疑惑更甚。她来韩家这么长时间,一直都是住在小楼,主楼她只在远处瞥见过,连靠近都不曾,韩澈怎么会突然让她去主楼?

    匆匆换好衣服下了楼,小四正守在小楼门口,看到她恭敬的给她带路。聂真真隐隐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不同于往日,好像有什么话要问自己。

    小四引着她走在前面,穿过石子小道,蜿蜒而过一片幽静的竹林,就到了主楼门口。

    主楼内比小楼明显宽敞许多,全西式风格,大处雍容的华丽,细刻处小巧玲珑,磅礴却又是别致的,妙处横生的静交叠层现迭出的奢华,每一处都隐藏着深切的贵气。?

    聂真真踏上玄关往里走。偌大的客厅里,摆放着环式真皮沙发,宽大的靠背挡住了根本看不见坐在上面的人。从沙发后断续的交谈声里,她确定沙发上坐着人,而且不止一个人。

    她慢慢挪动着步子,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握成拳头,转过去会看见什么?韩澈将她叫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哈哈哈……是吗?这个我倒是不知道的!”女子尖细的笑声从沙发后传来,聂真真猛的顿住了脚步。

    这笑声聂真真太熟悉了。无数次从欢场听到,她就是用这种笑来博取男人的欢心,换来她们生存的资本!

    聂绵卿——她名义上的母亲!所有人都以为她是她一晌贪欢后的意外。

    聂真真到她身边的时候,已经五岁了,她忘了自己的名字,也忘了父母是谁,可却还记得,聂绵卿不是她的母亲!她的母亲不会是个欢场女子!人前她乖巧的叫她妈妈,人后她固执的称她卿姨。

    转过沙发,聂真真突兀的站在众人面前。

    高挑细瘦的身材,短发贴在光滑毫无修饰的脸上,单薄的白色蕾丝长裙罩在身上裙摆自腰间倾泻而下,直直垂在脚踝。

    她站在那里,悠悠淡雅,高高挺立,双手矜持的在身前交叠,像一个惊艳的感叹号,沙发上的三人顿时都止住了声音,齐齐望向她。

    聂真真一眼看见的是单坐在拐角独立沙发椅上的韩澈。

    他一身笔挺的西服外套没有脱去,领带松了挂在脖颈上,淡淡的看着她,单手支着下颌,手指遮住了薄唇。他的眼神历来是不可靠的,聂真真猜不透他的心思,只好看向另外两人。

    聂绵卿当真在这里!

    她才三十多岁的年纪,脸上涂了厚厚的脂粉,反而显得年纪偏大,若非只有这样才能显出她的妖娆?

    她水蛇一样窝在旁边一位男人的怀里,而那男人聂真真粗粗看了一眼,忍不住闭了闭眼——这个男人,老的可以做她的父亲了!

    聂真真握紧了粉拳,聂绵卿却看着自己笑了,推了推旁边的男人说到:“看我说的没错吧?我们真真,可是个相当漂亮的小姑娘!”

    韩振天虽然已上了年纪,两鬓也已斑白,在他这个年纪来说算是包养的很好,没有穿西服,却是一身休闲的装扮。从他坐着的高度,能推断出他健壮高大的身材。

    容长脸上,浓眉下精明的眼睛在聂真真身上上上下下的打量,聂真真迎上他的目光倏地又低下头去,心跳陡然加速——这眼睛好像一个人的!她猛的抬眼看向韩澈,他们的眼睛这么像!

    韩澈嘴角噙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直直的迎着聂真真投来的目光,一点也不躲闪。

    好整以暇的抱着双臂,往身后沙发靠背上一躺,笔直的长腿交叠在一起,懒懒的模样,看起来漫不经心。

    聂真真从他身上感受到一股怒意,而且,他正在极力忍耐。她踩在地毯的脚步不自觉的往韩澈走了两步,在触及到他冰冷的眸光后顿住了,轻叹了口气,站在原地。

    聂绵卿扭着身子夸张的笑着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向聂真真,紧身的Dior 套裙裹住丰盈的身子摇摇摆摆,涂着红艳唇膏的唇瓣张合着,向她伸出手来,在她面前站定,笑声突然收住了。

    浓妆堆砌的脸上,此刻已全然是一副悲戚之色,先是颤抖着握住聂真真的手,欲言又止的样子什么都还没说,迅速红了眼眶,泪滴在高档化妆品表面滚落,落在聂真真手背上。

    “真真,妈对不起你!”她嗓音哽咽,并不像是逢场作戏。聂真真心中一震,低下头看着聂绵卿,缓缓反手握紧了她的手。

    “妈!”聂真真知道她是真的心疼自己。

    聂绵卿不是她的亲生母亲,可这些年来她们却是相依为命一路相伴走过的。

    她心里再怎么看不起她,她也是养育了自己的恩人,如果不是这个欢场女子,她还能好好的活到现在吗?那种没有聂绵卿也许她会活的更好的话,她说不口,连想也不曾想过。

    此刻见她低着头泫然垂泪的模样,聂真真掌不住伸手抱住了她,聂绵卿身材娇小,被聂真真抱在怀里,很是意外,震惊之余更觉伤心难过愧对女儿,哭得愈发厉害。

    “真真……妈……”聂绵卿环住女儿的腰,泪水打在她身上湿了她的衣襟。

    “别说了,妈,这是真真的命。”聂真真不敢说她已经不恨了,事实上,她还是恨的。

    可她不能再对聂绵卿说恨,只能将这解释为命运的捉弄——命运让她失去了父母,被聂绵卿收养,偏偏聂绵卿也是个苦命的人,她这样艰辛的将她养大,她又怎么能说恨?

    沙发上的两个男人,态度截然不同。

    韩澈早已闭上了眼,对于母女两冰释前嫌的戏码毫无兴趣。

    韩振天却是静静地在一旁看着,等到母女两哭够了,才笑着说到:“好了,都别再哭了!绵卿啊,带真真……是叫真真吧?过来坐!”他伸出手来拍拍身旁的位置,朝着聂绵卿母女招招手。

    聂绵卿急忙收了泪,伸手胡乱擦了两把,拉着聂真真走过去,在韩振天身旁坐下。

    母女两的手握在一起,聂绵卿理了理聂真真的短发,疑惑的问:“怎么要留长发吗?可是从五岁起到现在也没留过长发啊?”

    聂真真眼角余光瞥向韩澈,点点头,脸颊微微发烫:“嗯,想要留长发。”

    “咳咳……”

    聂绵卿张开嘴还想问什么,韩振天却轻咳着打断了她,握着拐杖的手指了指聂真真问到:“是直接从家里来的吗?这里好找吗?”

    “嗯?”聂真真疑惑的望着韩振天,不懂他话里的意思。

    还有,他是谁?他和韩澈是什么关系,聂绵卿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统统都是她所不能理解的。

    聂绵卿忙拉住她的手,抢着答到:“有什么不好找的?我给真真打了电话,让她叫了车子来的。”

    说着目光有意无意的掠过安静坐着的韩澈。

    韩澈闭目养神,听了她的话,嘴角一勾又是一抹冷笑。这个女人胆子果然大,算计到他头上来了!就算是这样,就能阻拦他不成?她的女儿已经是他的人,老爷子来了,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

    “真真,过来。”他突然睁开眼,冷冽的目光如炬般射向聂真真,学着韩振天方才的模样,拍了拍身旁的空位。

    聂真真纤细单薄的身子明显一震,韩振天、聂绵卿都察觉到了,双双将目光投向她,而后才看向韩澈。

    韩振天是一脸的不解,聂绵卿则是惊惧交加!

    这韩澈是怎么打算的?难道是要宣布他和父亲情妇的女儿也是这种关系不成?在豪门里,男人有几个情妇并不算稀奇,可父子两和母女两这种搭配说出去就实在不怎么光彩了!

    韩澈俊眉一挑,飞扬的弧度里透着淡漠疏离,他朝着聂真真伸出长臂来,看她半天没有动弹,咂了咂嘴,叹道:“怎么?我叫的不对吗?不是真真吗?方才听你母亲是这么叫你的啊!”

    这话一出,聂真真更是呆住了,眼前的事实让她脑中一片混沌,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个老人是谁?聂绵卿和他到底什么关系?他和韩澈又是什么关系?

    明净的双眸盛满疑惑,急需寻求答案,对上韩澈戏谑的目光。他的视线在三人身上忽远忽近、飘忽不定,突然闪电一样射向她。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