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2章:韩澈的提议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22章:韩澈的提议
(88106 www.88106.com)    韩澈停住了脚步,像是在确认自己方才并没有听错。她居然还要见自己?她不是一直都想着要离开他吗?这下子也算是称心如愿了,还要见他做什么?

    那他倒是想看看,她还能对他说些什么!松了松肩膀,颈椎骨发出嘎吱的一连串响声,脚步加快,直奔小楼而去。小四跟在身后不敢靠得太近。

    推开木门,一室静谧,如水的月光洒在地板上淡淡的一层银光,聂真真玲珑的身子裹着淡绿色的睡衣,露在外面的如雪的肌肤如同开放的花瓣中吐出的花蕊,美丽中散发着一阵阵清香,在银色月光的衬托下显得格外动人。

    韩澈顿时收住了鲁莽粗暴的举动,慢慢向她走近。

    聂真真的秀眉在月光下轻轻耸动,缓缓睁开了眼。

    韩澈半蹲在她面前,不料她突然睁开了眼,聂真真也没想到一睁开就看见他在自己面前蹲着这般专注的凝望着她。一时间两人都呆住了,谁也没有说话。

    空气里暧昧在丝丝涌动,韩澈想晚上酒喝的有点多,现在才会觉得这么口渴,站起身准备往流理台走倒杯水喝。他尚未站起身就被聂真真一把拉住了手。

    她的手指凉凉的,韩澈皱了眉重新蹲在她面前,温热的手指抚上她潮湿的发丝。想要责备她,话到嘴边却换成了:“在等我?”

    “嗯,等了一个晚上。”聂真真嘟着嘴,有些委屈,还带着撒娇的口吻。

    她这娇憨的模样,惹得韩澈心猿意马,这些日子以来二人也已习惯了,当即便脱去了外套,外套散落在他脚边,他站起身坐在聂真真的身旁,长臂一伸抱住了聂真真,俯下身子靠近她的脸颊,想要吻她。聂真真躲开了,他的唇只擦过她的肌肤。

    “哼……这么晚了还等着我,不就是想要这个吗?”韩澈嘲笑的扳过她的脸。

    聂真真脸色阴了下来,咬着下唇垂下眼睑,那么生气,却是什么都没有说。

    韩澈抱起她,换了温柔的语调哄她:“好了,别闹了,我不对,让你等了这么久,就别再浪费时间了好吗?”

    他温柔的说着,并把脸靠了过来。

    他身上浓郁的酒气和香水味毫不客气的钻进聂真真鼻腔里,直传入她脑中。

    心里有了疑惑,聂真真不由仔细的看向他,他雪白的衬衣上,赫然印着红色的唇膏印,就连脖颈上也有!

    这些印迹刺激的聂真真心里酸胀难受,她努力挣扎着要推开韩澈。

    韩澈勾起唇角,习惯了她这种半推拒的羞涩,薄唇一勾,并没有打算放开她。

    聂真真用力的推开韩澈,她也搞不懂为什么,就是不想在这个时候被他碰!

    “怎么了?不喜欢吗?还是喜欢我先吻你?”韩澈说着诱惑的话,暗藏着无限的刺激。

    聂真真无言的摇着头,抗拒着,韩澈笑着将双膝弯曲,跪在她面前。

    “不要,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不知道我妈为什么会来这里!”

    她别开脸,匆忙说出自己等了一晚上想要对他说的话。

    说完了也觉得自己很可笑,她在这里苦等着要给他一个解释,而他呢?真的需要这个解释吗?会在乎她究竟知道不知道吗?

    “噢?不知道?”韩澈带着情欲的喑哑嗓音骤然转冷。

    “乖,告诉我,聂绵卿有没有给你打过电话?”他的薄唇在她的蝴蝶骨上游走啃噬,留下红色的瘀点。

    聂真真点着头,紧拧着眉头反感的抗议道:“不要……别碰我!”

    韩澈吻着她的动作倏尔停下了,僵硬的揽住她,眯着眼审视着她,一低头更加用力的咬住她,手指拽着她的短发狠狠的说到:“你以为你的母亲来了,你就得救了?我若是想要,谁能阻止我!”

    聂真真扬起脸庞精致的五官痛苦的纠结在一起,他的身上还残留着其他女人的气息,这让她倍感恶心,已经许久不曾留下的泪水再次蔓延而出。

    韩澈吻着她的眼角,咸涩的味道刺激着他的味蕾,迫使他睁开了眼——她又哭了,多久没有哭过了?因为聂绵卿来了,所以不想忍着了?

    聂真真安静的躺在他怀里,像第一晚那样了无生气。

    月光从花格子窗投射进来,慢慢移动,罩住她的身子。清辉洒在她身上,她忍不住打了个冷噤,韩澈下意识的抱紧了她。

    聂真真被他身上的温暖包围,最后一次了,应该就是最后一次了!她这种屈辱的日子到今夜就结束了!泪水无声滑落,顺着脸颊滚落滴在韩澈肩头。

    “韩澈,你是个坏人。我就这么记住你!”聂真真学着他的样子含住他的耳垂,细细舔舐。

    韩澈身子一震,虽然她已经习惯被他占有,不再如初时那般抗拒,也会使出各种诱人的招数使自己疯狂,但这般亲昵的细小举动她还从来没有对他做过。

    “我就是个坏人!只对你坏!”

    他就连说着缠绵的情话也用着咬牙切齿冷漠的口吻,吻着她的肌肤问她:“恨我吗?”

    “嗯。”

    聂真真老老实实的点头,说不恨怎么可能?就是因为他,她的生活彻底变了样,以后会是什么样,她也不能预见,还能不能遇到好的人?倘使遇到了,她又能坦然的忘记这一段过往吗?

    “真是小气的丫头!”

    韩澈对她的回答并不意外,她就是这么诚实,是因为年轻才这么单纯毫无遮掩吗?

    那时候他是这么认为的,许多年之后,当他知道她的单纯和年纪无关时,她已不在他身边,她的名字也不再叫做聂真真。

    那一晚,聂真真睡得很熟。

    破天荒的,第二天一早醒来的时候,韩澈还在她身边。那一天她没有课,前一晚就没有定闹钟,醒来的时候她翻身去掏手机一看已经是早上九点多钟。

    韩澈嘟囔着翻了个身将她揽住,聂真真顿住了,偏过头看向他。他的睡颜没有了素日里那种冰冷的表情,也没有鄙夷邪恶的神色,俊脸上满是安详满足。

    这样一个强势的男子,不由分说的就扮演了她生命里至关重要的角色,让她体会到切肤之痛,也让她过早的从少女蜕变成女人,从今以后,他们就要结束这种关系,却还是在这片屋檐底下吗?

    她摇摇头,她要结束和他的这种关系,忘记所有的一切,离开韩家,重新开始属于她的生活。

    她和韩澈一起从床上起来,替他选衣服,搭配领带,皱着眉头很苦恼的在他颈项上打着领带。看似那么简单的一个结,怎么她就是弄不好?

    “哧……”韩澈低着头看她摆弄了了很久,手指差点没绕在一起去还是没有任何结果,忍不住失声笑了。

    “哼!”聂真真气恼的抬头看向他,赌气的将乱作一团的领带一扔,转身要走。

    韩澈稍稍打开肩膀就将她夹进了怀里,低下头用脸颊蹭着她的脸颊,深邃的眼睛一直注视着她。

    在看到她的脸颊微微泛红之后,伸手将她的身子扳过,握住她的手,靠向他的颈项,重新放在乱糟糟的领带上,很耐心的将那一团东西打开,细心教她:“这样交叉,这样穿过来……”

    柔软的布条在他们的手指间穿梭,他的手指压着她的手指,能够感受到他掌心的薄茧,和他有过那么多次亲密无间的距离,她都不曾有此刻这般慌乱,心口剧烈跳动,她突然仰起头看向他,正对上他柔情的目光,吓得当即低下头想要躲闪开。

    韩澈却迅速的捧住了她的脸,一低头贴上她的唇瓣,轻轻的柔柔的。

    热血直冲到聂真真脑门,她身子一软跌倒在他怀里,他急忙伸出手来抱住她,而她则用纤细的胳膊紧紧勾住了他的脖颈。

    “真真,离开韩家小楼,我给你买栋楼,你还是我的女人。”韩澈灼热的气息伴随着霸道的话语冲撞着聂真真娇嫩的肌肤,只这一句足以让意乱情迷自乱阵脚的聂真真彻底抽身。

    她猛的睁开眼,推开韩澈,韩澈低着头渴望的眼神燃烧着欲望的火焰。

    她坚定地摇摇头,声音细微而苍凉:“不,你知道的,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如果可能,我想要忘了你,忘了韩家,甚至是我母亲!”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