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 第026章:烈性的抗争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缘起 第026章:烈性的抗争
(88106 www.88106.com)    新月如一只金色的小舟,高高地挂在天上,泊在疏疏的枝娅间。在泳池的水面上投下淡淡的银光,秋风掠过带着淡薄的凉意。

    大厅的灯光照射在众人脸上,梁初雪被人群挡住了,从聂真真的角度看不到她。

    她向前走了两步,手上一暖,她疑惑的侧过脸看向身旁的贺明宸。他双眼看着厅内,嘴角保持着方才的弧度,感受到她的目光,握着她的手紧了紧。

    聂真真脸颊有些发烫,想着要怎么抽出来,厅内人群耸动,像是发生了什么事,引起了一阵骚动。

    韩澈颀长的身段在人群也显得特别突出,在他身边的人顿时都矮去了几分,他浅笑着朝着梁骏驰伸出手掌,随意扬起刘海,深海般幽暗的双眸望向正在切蛋糕的梁初雪,朝着她招招手。

    梁初雪即刻从高台上跳了下来,快跑着扑向韩澈,动作自然神情亲昵。聂真真被贺明宸握住的手抖了抖,低下头看向鞋面。

    “怎么了?冷吗?”

    贺明宸侧过身子低头看向聂真真,她裸露的香肩虽是美不胜收,却让他皱紧了眉。

    他脱下西服外套披在她身上,外套上暖暖的都是他的体温,依稀散发着他身上淡淡的古龙水味。

    聂真真伸手握住衣领,他的手迅速覆了上来,拉住她摇摇头说:“披着吧,夜里有点凉。”

    聂真真不好再拒绝,点了点头,轻声道了谢。音乐声响起,蛋糕切完,人们开始相拥着步入舞池。

    贺明宸对着聂真真伸出手,这是邀请她共舞的姿势。聂真真紧张的抓着裙摆,摇头说到:“可是,我不怎么会。”

    “没事,我带着你!”

    他的声音如同剪剪的清风,每一字结束犹如诗意的韵脚,有着轻快的跫音,他的长臂甩开悠扬的弧度,踏一地的花影缤纷,款款铺散在她面前。

    聂真真有一刻失神了,17岁,正是情窦初开的年纪,贺明宸这样的翩翩豪门贵少,英挺俊朗,卓越不凡,是多少女孩梦中的白马王子啊!她受了蛊惑,将手递在他掌心。

    他满意的笑了,迅速将她的手包在掌心,带着她共赴舞池。

    聂真真一直低着头,小心的看着脚下的步子,好几次都踩在了贺明宸脚面上。她羞红了脸,不断抬起头说着对不起。他总是摇摇头,将她搂的更紧。

    她真不是谦虚,跳舞这种事,她是真的不怎么在行。她耳中根本听不见舞曲的节拍,脚步越来越乱,贺明宸的脚步往前挪动,她慌乱的往后退,鞋跟踩在一团软物上。

    她惊慌的望向贺明宸,贺明宸停下脚步将她半揽在怀里,转过身子面对着被踩的人。

    “韩澈……”聂真真唇瓣动了动,这两个字在嗓子眼打了个转没有发出声音。

    韩澈也停下了脚步,身边的女伴随即自然的挽住了他的胳膊。他挺直了脊背站在原地,耀眼黑眸如若寒星,被额前垂下的发丝割成几块,直挺的鼻梁下,绯红色薄唇紧抿,静默冷峻如冰。

    双眼先是盯着聂真真,视线慢慢移动,落在二人交叠的身子上,贺明宸的手还搭在她的肩头,而她的身上还穿着件男士西服!

    还有,她这穿的什么裙子?这么短!露出一对白皙修长的玉腿,偏偏那线条还那么笔直诱人!

    “呼!”他张开薄唇往额上轻吐了口气,扬起额前的发丝,细长的桃花眼,渐渐眯起黑暗幽深,流光中是薄薄的慵懒疏离。

    贺明宸放在她肩头的手不自觉的加大了力道,上次她就是被韩澈带走的——他们是什么关系?

    韩澈对着身边的女伴笑到:“你先去吃点东西,等着我。”

    女伴点点头,转身走了,经过聂真真时眸光淡淡扫了她一眼,这一眼如同尖针一般刺向她,让她猛的一震,贺明宸感到她轻颤了下,慌忙问到:“怎么了?不舒服?”

    聂真真望向贺明宸,摇摇头:“没有,没事。”

    “真真,过来。”

    韩澈微侧了脸,冷笑一声,嘴角带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笑意,烦躁的松开领带,解开衬衣上两颗纽扣,露出古铜色的结实胸膛,周身散发出放荡不羁、邪肆张狂的气息。

    “……韩总……”

    贺明宸没有松手,反而迎向韩澈,想要问问他究竟是她的什么人?

    “我再说一遍,过来!”

    韩澈这一声声音很大,近乎于怒吼,引起了周围很多人的注意。纷纷停下脚步向着三人围观而来,窃窃私语议论着三人的关系。

    聂真真想不出现在还有什么原因要听他的话,不是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吗?

    他也答应放她走了,他们就是两个陌生的人了。现在他这样对自己颐指气使的样子是凭什么?她倔强的昂着头,不肯向他挪动一步。

    “呵……”

    依旧是一声清浅的笑,韩澈在众目睽睽之下举步走到聂真真身边,鄙夷的看了看她肩上的贺明宸的手,疑惑的问到:“贺家二少爷,这么紧紧的揽住我的女人,是不是有些失礼?”

    他的声音极轻,却刚好能让人们都听得见。

    贺明宸更是听得清清楚楚!他说她是他的女人?这——怎么可能?她才多大?他不相信!

    聂真真半垂着的脑袋,因韩澈的话而骤然抬起,长长的刘海遮不住她脸颊和后面修长白皙的脖颈,此时已全红透了,清澈明亮的瞳孔强烈的收缩着,长长的睫毛微微地颤动。

    她从贺明宸怀里走出,走向韩澈,双手紧握成拳,这个男人,到底想要怎么样?

    韩澈看出她在生气,可现在他比她还要生气!他长臂一伸将靠近自己的聂真真揽入怀中,一把扯开她身上的西服,Armani羊毛西服就这样被他随意丢在身后的地上。

    凉意顿时袭向聂真真,她下意识抱紧双臂。粉红色小礼服映红了韩澈的眼眸——这短短的一块布料,哪里遮得住她曼妙的身姿?

    他脱下身上的西服胡乱往她肩上一披,蛮横的抓住她纤细的皓腕,在众人啧啧称奇带着疑惑询问的议论声中一路扬长而去。

    “韩澈!韩澈!放开我!”

    聂真真另一手伸出来使劲的掰着他的手指,他看着没怎么用力,可她拨弄了半天,他的手指牢牢地钳住她纹丝不动。

    她被他狠狠摔进车里,在她的惊叫声中,他已欺身上来。

    熟悉的气息笼罩着她,他的身上除了怒意更有她所熟悉的欲望。

    她拼命将手贴向他的胸膛想要分开二人的距离,韩澈察觉到她的意图,迅速抓住她的双手,邪恶的将它们伸进衬衣里贴上滚烫的肌肤。

    “怎么,这就急了?才多久,勾搭上贺明宸了?”

    他出口侮辱性的话语暗含浓浓的酸意,薄唇落在她颈侧,由颈部一直吸到耳根处。

    聂真真全身好像被一阵寒气所侵袭,拼命地想脱离他的桎梏。在绝望下她的愤怒爆发了出来。她猛的抬起头撞向韩澈,两人的额头剧烈相撞,都是一阵头晕眼花。

    “你不能再这样对我!”乘着韩澈头晕的这一刹那,聂真真迅速抽身躲在角落,死死的盯着他。

    “不能?你居然跟我说不能?”韩澈嘴角笑意更浓,从来只有他对旁人说不,哪里轮到别人对他说这个字?这丫头,还真是会说笑话!

    他的手穿过她的肩膀和膝盖轻易的将她抱起虽然他此刻是笑着,却低下头狠狠的咬住了她的娇唇:“那谁能?贺明宸?那种乖乖少爷?”

    他的话晦涩却不堪入耳,聂真真双颊边若隐若现的潮红在他眼中浮现出一种纯肌如花瓣般的娇嫩可爱,轻盈的身子托在他掌中好似振翅欲飞的蝴蝶,又似清灵透彻的冰雪,让他滚烫的身子不自觉的想要靠近。

    他情不自禁吻上她的双唇,她同往昔一样睁着双眼一动不动,他的舌头在她的贝齿外徘徊,而她牙关紧咬根本不肯松开。

    “呃!”突然她喉间逸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有血腥味从她口中散发出来。

    韩澈一惊从她唇上离开,她红唇紧闭,嘴角一股鲜红色的热流正蜿蜒而出,双眼愤怒的瞪着他!身子在颤抖,而且越来越厉害。异常的表情让韩澈顿时渗出手来钳住她的下颌。

    她吃痛的松开贝齿,鲜红色血液已布满她的口腔——她竟然咬舌!

    “哼!”聂真真冷笑着,手指自他身上离开,无力的垂下,眼皮也越来越沉重。

    “真真!真真!”她在他的惊呼声中合上双眼,原来,这样就行,他就不会碰自己了——可是,她怎么早没有想到呢?

    “SHIRT!”韩澈怒吼一声,将昏睡过去的聂真真放在座椅上躺好,发动了车子往医院而去。

    如此烈性的女孩,倒是更加激起了他的征服欲,他不会让她有事,跟了他的女人,到他腻烦为止都是他的女人!

    突然想起梁骏驰晚上的那一通电话,该死的梁骏驰,这旧情人指的就是聂真真?是他的情人没错,他还没打算让她成为“旧”的!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