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7章:心碎的过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27章:心碎的过往
(88106 www.88106.com)    初秋的清晨,在苍苍茫茫的晨光中,月亮还没有落山,东方朦朦胧胧,有一道曙光从这朦胧之中透露出来,月亮周围却仍然保留着蓝幽幽的云气,四周的空气清新而冷冽。

    聂真真缓缓睁开沉重的眼,一些不愉快的回忆卡在眼皮上,睁眼的那一刹那,悲伤妩媚旳光线沁透入她的眼帘,眼前模糊的场景逐一的清晰开来。

    只略动了动,口中剧烈的疼痛让她混沌的思绪清醒不少。

    她安静的躺在宽大的床上,身上穿着印有XX医院字样的病员服——这让她长舒了一口气,还好不是被他带回了韩家。她现在首先想到是这个问题,而不是舌头上的伤情。

    病房的门哗啦一声被人拉开,她下意识的闭上眼,双手紧紧抓住被头,听到轻盈的脚步声慢慢靠近,伴随着车轮滑动的声音。

    她才又睁开眼,对上护士温和的服务式笑容,心里放松了却又有种说不出的失落。

    护士给她输了液调好速度,又给一旁的加湿器里加满了水才推着治疗车准备离开。

    “呃……”聂真真动了动嘴想要问问她,送她来这里的人呢?才一张嘴,口中剧痛难以忍受,她捂住了嘴,只能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护士会错了她的意,安慰道:“小姐不用担心,舌头虽然伤了,但不会有什么影响,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不过这段时间你不能说话,吃东西也要注意。”

    护士很耐心的同她说了很多注意事项,聂真真都一一认真听了记下。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疑心,她总觉得护士离去时看她的一眼太过暧昧,明显带着隐忍的笑意。

    胡思乱想了半天,她这受伤的地方的确是有些诡异,而她又是被韩澈送来的,那护士该不会是以为她是……越想这种可能越大,猛的将脑袋蒙进被子里,太……太……太丢人了!

    韩澈来的时候,她还埋在被子里,嘴巴动不了,身子在被子里别扭的扭来扭去。

    韩澈皱了眉,快速走近她,一把拉下她头上的被子,急切的问道:“怎么了?”

    他身上穿的不是昨夜的衣服,看样子应当是从家里来的。

    聂真真惶惑的望向他,那一刹那,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还是外面下雨了?可外面朝阳已经升起!那他冰冷的眸中怎么会带着湿润?

    因着这与他格格不入的湿润,使得他的眼睛里流露出温暖的光芒。

    不过很快,聂真真就知道,是她看错了,像他这样的男人,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温暖的眼神,就算有也不会是对她。

    韩澈的手往上移动,在她削尖的下颌上细细摩挲,而后掌心贴住她的脸颊揉捏着,伴随着让她颤栗的力量。她猛的伸出手来握住他的手掌,摇着头,眼神中满是错愕和惊疑。

    他那一丝温暖的眼神转瞬即逝,幽暗的仿佛无边的苍穹,冰封在薄薄的眼帘之后。指尖在她脸上恶意的划过,也失去了温度,所到之处让她颤抖不已。

    “哼……”这一声浅笑,让聂真真莫名惊惧。

    他们认识并不久,也许是因为是方式太过暴戾直接,没有了那些繁复的过程,她已能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了解这个男人的一举一动。他从不失控的发怒,越是怒极,他便笑的越温柔。像此刻这一声浅笑……

    他扬起下颌,在空中划出半个圆圈,再看她时,已没有了半点温情。

    “你大概忘了一件事情,聂绵卿还在韩家,你不会以为她跟了老头子就找到了牢不可破的靠山吧?你说老头子若是发现他的新宠同别的男人有私情,他还会不会那么顺着她?”

    聂真真口不能言,明澈的琥珀色瞳仁中恐惧中夹杂着惊疑,只能无声的在他的掌中摇着头。

    他却好像懂了她的意思,状似体贴的俯下身子贴在她颈窝,唇瓣碾过她的肌肤,火热的气息热烘烘的缠绕着她:“对,那一天,我是默许要放了你,不过,现在,我后悔了……游戏重新开始!”

    男人健壮的长臂绕过她的脖颈,将她从床上带起狠狠的撞向他的胸膛。她的脸颊受到重力,牵扯到口内的伤,痛得她低下头用前额抵住他,婉转凄怀,阖上眼,眼角挂着泪滴,没有滚落下来……

    聂真真在医院待了两天才回到学校,她是直接从医院去的学校。和她所预料的一样,韩澈已经帮她请过假,所以她根本不需要为无故缺课而担忧。

    倒是有一个人让她很头疼,如果能解释的清楚,她想她也很乐意解释。

    此人正是梁初雪,她给聂真真送来书包,专业课程也不上了,执拗的跟着聂真真坐在生化课堂上,一定要她解释清楚和韩澈的关系。

    聂真真不胜其扰,只好在笔记本上写下:“我嘴里有伤口,不能说话。”

    梁初雪一看,更加好奇了,又怎么肯放过她?

    “是韩澈弄的吗?”

    聂真真因为她的问话,脸又红透了,坚定地摇摇头,她也没有撒谎,的确不是韩澈弄的,虽然是因他而起,却是她自己咬破的。

    梁初雪看她的眼神分明是不相信——有奸情!

    “真真,韩澈说你是她的女人是怎么回事呢?”她心里最担心的就是这个问题,她虽然认识聂真真时间不长,可就是觉得她很亲切,如果她跟韩澈有什么,她是会为她难过的。

    聂真真低下头,想了想,在纸上写到:“我妈……认识他,我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她还没有勇气告诉梁初雪,她的母亲是韩澈父亲的情人,而她曾经是以后也可能将继续沦为韩澈的情人!

    梁初雪天真的点了点头,笑到:“那他就是因为看见你和明宸哥哥在一起,所以不高兴!这个也难怪,韩澈最不喜欢的就是明宸哥哥一家!”

    聂真真听她话中藏着很多渊源,记起贺明宸曾失口叫过他一声“姐夫”,结果引来他极大的不愉快,他到底为什么那么讨厌贺家?她又在纸上写下:“为什么?”

    “这个……”梁初雪戳戳婴儿肥的小脸,犹豫了片刻,叹了口气说到:“跟你特别有缘,就告诉你好了。外人都说是因为两家是生意场上的对头,可是,熟悉的人却很清楚,韩澈是因为恨明彤姐姐,所以才会讨厌整个贺家!”

    聂真真在梁初雪带着丰富表情的述说中了解到了韩澈那一场可以称之为惨烈心碎的过往。

    原来,他也曾那般轰轰烈烈、极尽缠绵柔情的爱过一个人!而且,现在这爱应当还没有消失,不是有话说有多恨就会有多爱吗?他还爱着那个背弃他远走的女子,所以才会因为贺明宸的一句“姐夫”怒不可遏!

    她琉璃般的眸中激荡着秋水般的清波,如雾般惆怅,看得一旁的梁初雪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很快反应过来,局促的掩饰了,不再理会梁初雪,眼睛盯着前方讲台上的教授和黑板上密密麻麻的方程式。

    梁初雪吐了吐舌头,实在是太无聊了,猫着身子逃离了枯草的课堂。

    聂真真在她走了之后,一动不动,头一次上课的时候走神,下课铃响了她也浑然不觉。她脑中反反复复的在思索一个问题,那个叫做贺明彤的女孩,究竟是什么样的?有多好,才会让他念念不忘?

    她在教室里坐到很晚也没有离去,过了晚饭的时间,有学生已经吃过了晚餐来上晚自修,她才慢吞吞的收拾书本。

    一个下午没有打开书包,手指触及手机时它正在闪烁——这是她的习惯,上课的时候,她会将手机调到静音连震动都不打。

    屏幕上显示的只有号码没有名字,她狐疑的接起,听到贺明宸的声音才记起那天告诉了他电话号码,还没有机会存下。

    贺明宸关切的问起那天她被韩澈带走之后的情况,言辞间犹豫着想要打听两人的关系,而聂真真却是另一番心思,他是贺明彤的弟弟,一定知道的更多,那他知道贺明彤现在人在哪里吗?如果贺明彤回来,对韩澈对她是不是都是件好事呢?

    可她却只能简单的对贺明宸轻声应着,贺明宸察觉她的异常,未料到她口中有伤,而是问道:“韩澈在身边?说话不方便?”

    聂真真想要否认,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正在左右为难之际,小四带着两名手下站在了她面前,她仓皇的挂了手机,定定的看着小四。

    小四手上还握着手机,在看到她之后,对着手机里说道:“是,已经找到了,在教室里……是,这就出来!”

    他态度极为恭敬地朝着聂真真做着请的姿势,没有过多的言语。聂真真看看三人,将书包收好搭在肩上跟着他们走出教室往校外而去。

    太阳已然落山,最后一丝的阳光从树梢头喷射出来,将远山和白云染成血色,透过云霞,穿过树叶间的空隙,一缕缕地洒满了校园。那辆红色的法拉利傲然停在校门口,聂真真一眼就越过人群看到了他,他竟然没有坐在车里,她一刻心狂跳不止,握紧书包背带步步向他走近。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