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8章:荒唐的现实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28章:荒唐的现实
(88106 www.88106.com)    他颀长的身子靠在车头上,左手斜插在口袋里,右手拇指和食指钳着半支烟,偶尔送到嘴边吸两口,大多数时候就任由那烟静静燃烧。

    她终究还是站在他面前,接受着他赤裸的目光,从眼角眉梢一直往下,仿似穿透了衣服——这是最让她受不了的,他为什么一定要用这种眼神?

    难道,她除了身体,就没有其他可以让他留念的地方了吗?她低下头去,不得不悲哀的承认,的确,她和他就只有肉体上的欢愉,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他问她去哪里?她想,如果她摇头的话,他一定会给她买一栋公寓,然后将她圈养起来。去哪里又有什么区别?她掏出手机敲下两个字:“回家。”

    他也没什么异议,熟练的将车子开到她家小区,还先她一步进了公寓楼。

    聂真真和聂绵卿住的地方,一丝男人逗留过的痕迹都没有,因为有她,聂绵卿是从来不带男人回来过夜的。

    韩澈很满意的点了点头,拥住她的身子笑到:“聂绵卿虽是满身风尘味,对女儿倒是很好。”

    他的唇奖励似的在她脸颊上轻啄一口,牙齿碰触到她的肌肤,舍不得又张口轻咬了几下,弄得她又痛又痒,而他继续问到:“哪里是你的房间?”

    她指了指斜对方的一扇小门,身子已被韩澈凌空抱起,朝着那扇小门而去,他的动作很直接,也很暴力,小门一脚就被他踢开了,但这动作由他做来,却有着说不出的优雅,似乎他天生就该如此。

    她以为他会迫不及待的将自己吃干抹净,他们之间除了这个似乎也没有其他可以做的。

    他的威胁在她脑中挥之不去,以前为了卿姨,她可以,可是现在为什么那么不甘心呢?

    似乎是觉得她太过温顺,也不似往常那样讨好自己,想起她被贺明宸拥着时娴静温婉,两人说笑时她的明媚,都是她不曾在他面前展露出过的。

    现在她在他身边魂不守舍的想着什么?是贺明宸吗?

    他狠狠咬住她的唇瓣,忘了她口中还有伤口,在她激烈的挣扎中,嫉妒的火苗越窜越高。

    她左右躲闪,被他咬住了唇瓣在两人激烈纠缠中疼的愈发厉害。

    委屈如玻璃弹珠一样从遥远处滚过来,泪水在身心的双重疼痛下滚落,并不汹涌,可它们却碍眼的入了韩澈眼中,如同洪流般冲击着他被围墙包裹着的心。

    “不许哭!现在哭也来不及了,贺明宸若是知道你和我在一起,你觉得他还会喜欢你吗?”

    他改而咬住她的锁骨,喜欢这个词对他而言太过可笑,他的嘴角明显带着讥诮的笑意。可他却不得不承认,即使他再怎么不相信情爱这回事,贺明宸看聂真真的眼神的确该死的都是爱意!

    聂真真紧抓着他不放,牙关紧咬,泪水更甚,看在他眼里全是不甘,是因为贺明宸吗?

    “聂真真,不要激怒我,老老实实的看着我,只能看着我!”他凶横的抓紧她的短发,柔顺的发丝在他指间缠绕,他抖着唇瓣,脸色苍白。

    他终于发现了她的异常,她嘴角上扬,是想努力的笑,她一贯这样,无论出于什么样的劣势,总是不自觉的摆出一副骄傲的姿态,可脸上弥漫的泪水意外的遮盖住她锋芒的棱角,此刻她在他怀中柔弱的和她的年龄比较相符——他差点忘了,她还只是个孩子。

    她这个年纪的孩子是不是都憧憬着王子骑着白马向自己走来,牵着自己的手享受一世的安稳?她眼中的王子,就是贺明宸吗?

    他恨极了这个想法,她娇笑着叫着贺明宸“学长”,语气软糯,不像她喊他,冷冰冰,坚硬的口吻。

    他俯下身子再次咬住她的唇,这一次,聂真真忍不住痛呼出声,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才挤出一个字:“疼……”

    声音极其轻微,如蚊蝇飞过的低唱,韩澈听的真切,光影交叠在他脸上,他惊异的眸光中似是懊恼似是顿悟似是惊喜。

    他竟然忘了她的伤还没有好,她哭是因为他弄疼了她?不是因为贺明宸?

    他的唇来吻遍她的,沿着唇线勾勒了一圈,她原本就红艳的娇唇在他的舔弄下更是显得娇艳诱人,而这里她能够诱惑的人,除了他还有谁?

    他的手指抚过她的唇瓣,暗影里,她看到他刀削般流畅的轮廓,俊美而邪恶……

    世上的讽刺的事情天天都在发生吧?

    就像现在,韩澈坐在她对面,悠闲的拿着早报翻阅着,她则安静的坐在他的右手边,厨房里他请来的佣人正在准备早饭。

    一切都没有改变,只不过换了场地,他把地点从韩家小楼搬到了这里,而原本在这里的聂绵卿倒是住进了韩家。

    上午她没有课,下午有两堂实验课,没有必要起这么早,不过一早上她就被他抓起来吃干抹净,现在浑身上下没一点力气,急需补充些能量。

    佣人将温热的菜粥端来放在她面前,她点头道谢,眼睛还没完全睁开,没有发现佣人偷偷打量她,用一种审视的眼光。

    早餐结束后,韩澈突然对着那佣人说到:“你做完这一顿就可以不用来了。”

    聂真真和那佣人都很不解,尤其那佣人惶恐的问道:“先生,我哪里做的不好吗?小姐的饭菜都是按照您要求的做的。”

    韩澈很不耐烦的朝着那人挥挥手:“钱我一分也不会少你的,现在就走吧!”

    佣人就这么莫名其妙的被他打发了,聂真真歪着脑袋想着是不是这位大婶不太会煮咖啡?

    韩澈这么挑剔的人,很有可能因为一碗咖啡没煮好而开了她!她点点头,偷偷端起他喝剩下的咖啡,想要尝一尝。

    咦!她一看,咖啡被他喝了大半,如果煮的不好的话,没道理喝了这么多啊!那这人究竟是因为什么?

    咖啡杯贴着她的唇瓣,韩澈回过头来看向她,以为她是要偷喝咖啡,大声吼道:“聂真真,你又不听话,不是告诉你不能喝这些刺激性的东西吗?”

    聂真真被他突如其来的怒吼吓得手一抖,差点打落了杯子,她很无辜的摇摇头,又摆摆手,表示自己不是要偷喝这玩意儿。

    “人赃俱获,还想抵赖?”韩澈大步走过来,夺过咖啡杯,奋力摔在餐桌上。

    聂真真白眼一翻,什么叫人赃俱获?我还抓奸在床嘞!她什么也没做好不好?

    她踮起脚,捧住他的脸,将唇瓣贴近他的鼻尖,张开嘴哈了一口气,用口型问道:“有吗?”没有吧?哪里有一点咖啡的香气?

    他的眼神怒意消散瞬间变得幽暗,她是对他这样,还是历来做事就是这样?

    这样的举动,她不知道是极具诱惑性的吗?她被他看得不好意思,放开手想要后退,他的动作比她快,揽住她的腰肢抱起她,她低声叫着双臂攀住他的脖颈。

    “丫头,跟你的学长,你也这样吗?”

    聂真真大眼睛眨呀眨,她和学长哪样?她听不懂,也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她的沉默让韩澈垮下了脸,看来这丫头还需要看得再紧些,没得又对谁做出方才那样诱人的举动。

    “不要忘了我的话,除了我,别的男人都要离的远一点!不然……”

    他是在吃醋吗?她知道这种可能性有。就像原子的活动定律,总是按照轨迹来,出现在意外轨迹里的可能性有吗?有,但是这几率是零。

    多矛盾,矛盾的让人忧伤。

    她任性的在他狠心的话出口前捂住了他的薄唇,她只想听前一段,不想听他后面的话。

    “为什么?”她动了动唇瓣,依旧只有口型没有声音。

    韩澈疑惑的望着她,她又比划了半天,指了指厨房,又做着系围裙的动作,他才明白她指的是辞退佣人的事。

    “我讨厌她看你的眼神,她有什么资格用那种轻视的眼神看你。”

    他的口气轻缓的就像是陈述句,可却暗含着有力的愤恨,这股恨意让聂真真浑身一震。

    他知道他都在说些什么吗?他是不是对每个跟过自己的女人都这样?所以,身边的女人才会络绎不绝?

    他知道她完全招架不住吗?无论是身体上,还是心灵上,她都不是他这个成熟男子的对手。现在和他在一起的每一次,耻辱渐淡,不甘越来越强烈。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