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9章:暗藏的爱慕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29章:暗藏的爱慕
(88106 www.88106.com)    两周后,聂真真从医院里出来,撑开双臂仰天大叫了一句:“啊……”

    尾音拖得老长,太久没有说话了,这样大叫的感觉真是好。她调皮的伸出舌头来,上上下下的翻卷着,嘴角的梨涡深深陷下去,这样活动自如的感觉真是太好了!

    那天晚上韩澈回来的时候,她还在准备第二天实验课的资料,核对一些数据。

    听到密码锁的滴答解锁声,忙从书房里跑了出来,冲到玄关处,拉着他的手弯了眉眼。

    韩澈虽已习惯和她亲密的举动,可这样拉手的简单动作在二人之间却是少有的,他在那一刻晃了神,望着她的眼神也变得柔和,一手按住她蓄着短发的脑袋,眼角暗藏宠溺:“不是要告诉我,你在实验室里又有了什么奇怪的发明创造吧?”

    前两天她就突然带回一管子奇怪的东西回来让他闻,结果毁了他的三观,而她却径自托着下颌回到书房修改数据去了!

    这丫头,是越来越不怕他了!明明开始的时候,是很怕他的!

    聂真真扬起脑袋,咯咯笑了:“韩澈,韩澈,韩澈。”她晃着他的胳膊不厌其烦的叫着他的名字。

    “嗯,嗯,嗯……我听到了,说什么事?”韩澈被她飞扬的笑容打动,应答中傻气十足,二人都浑然未觉。

    原来,她真正的色彩是这样的!确实如聂绵卿所形容的那样,是个开朗活泼的孩子!

    她在他面前,惊慌的,倔强的,愤恨的,不满的,沉默的,恐惧的……全都是阴暗的,除了她考上A大和——今天!什么事让她这么高兴?

    聂真真对着他吐了吐舌头,在他眼皮子底下晃来晃去,他总算是明白过来,第一反应是将她抱起来,笑到:“那也就是说,今天可以不用忍着了?你也可以痛快的叫出来……”

    “你!”

    聂真真的好心情全被他破坏了,拍打着他的肩膀,抗议着要下去,韩澈不由分说抱起她直奔主题……

    聂真真想自己一定是刚才看数据把脑袋看糊涂了,要不她怎么会问出那样糊涂的问题?

    “韩澈,你会这样留我多久?”

    她就是这么问的,无论过去多少年,她都不会忘了当时的心情,那种少女带着忐忑的心,问着情窦初开的她仰慕的男子。

    韩澈闭着眼懒得睁开,揽在她肩头的手臂却收紧了。

    她这么问,是什么意思?还是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要离开他吗?做他的女人究竟是哪里不好?她要什么他都可以满足她。

    “这个问题,以后不要再问了,多无聊。”他浅浅一句算是带过,留给她模棱两可的猜疑。

    “可是,如果跟我在一起的时候,就只跟我在一起行吗?”

    她卑微的少女心,那个时候已然开始萌动,他的强势不止冲撞了她的身体,还突破了她的心理防线,在她尚未察觉时,他已在她心底。

    韩澈挑了挑眉,这算是什么问题?长长地睫毛投下零碎的暗影夹杂着浅薄的呼吸,心跳显得有些蛞噪,他的沉默散发着孤绝的气息氤氲环绕。

    她凝望那一刻他慵懒却无比傲然的姿态沉默着,以为他不会回答了,他却出声了,嘴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痕迹:“好。”

    她愣愣的望着他,不能确定他刚才是不是说了“好”字,可他却已经沉沉睡去,那样安静的样子,会让她以为,方才她所听到的就只是幻觉。

    她暗自安慰自己,那不是幻觉,至少韩澈现在天天都住在她这里,应该是没有别的女人吧?

    她陷在一个人编织的世界里,任由对他的感情在不知不觉中在心里搭成一座塔,一寸一寸,扎根牢固。在之后的某一天,他突然离去,这塔轰然崩塌,却留下苍白的残骸,动一动都绞得她心口生疼。

    韩澈食言了,他也许根本不记得曾经这样承诺过她,又或者,他并不觉得这样的承诺值得他放在心上继而照做,所以,他食言了。

    小四在学校门口来接聂真真放学,聂真真做了一下午的实验,脖子、腰都酸疼的很,坐进车里还在揉着脖颈敲着后腰。

    小四没有将她直接送回家,而是上了繁华的闹市区,绕到另一端僻静的郊区。聂真真发觉他走的路和平常不同,趴在座椅靠背上问到:“不是送我回家吗?这是要去哪里?”

    她从不用香水,也不用任何化妆品,淡淡的体香混合着实验室里各种试剂的味道,奇异的芬芳让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小四眼光闪烁,轻咳了声答道:“总裁让接您去温泉会所,您明天不是不用上课吗?”

    明天是周末,她不用上课,那么韩澈意思是要和她约会吗?她弯了嘴角的模样映在后视镜里,被司机和小四看得清清楚楚。

    两人心里都有着相同的想法,难免腹诽:这小丫头眉宇间竟是春情,藏都藏不住,同那些曾跟过总裁的女人一样,起初要死要活,却都难逃最终的宿命!

    因聂真真在场,二人没有互递眼神,韩澈治下一向严厉,他们也习惯了不对上司的事情指手画脚。

    小四暗暗祈祷她的结局会比那些女人好一点,至少,她从时间上来说已经胜过那些女人了,这一晃眼她在总裁就快半年了。

    天墨集团温泉会所独僻在离闹市区最近的一块山道上,紧临林荫景观大道,景致秀丽脱俗,四周山峦起伏,翠竹绿树,绿草如茵。温泉会所就在雾气漂绕的景观湖中浮现,山光水色辉映,若隐若现,浑然天成。座座独立的原木小别墅,环湖矗立,纯朴自然。

    聂真真刚一下车便有侍者迎了上来领着她到了韩澈所在的小别墅。

    侍者给她开了门便离开了。聂真真推开门走进去,好奇的打量着里面。

    外间和普通的别墅并没有什么不一样,往里走却可以看见独立卫浴和专属泡汤池,一旁摆放着整齐的躺椅,设计私密而考究。也让头一次来的聂真真叹为观止。

    虽然知道他很有钱,但这有钱在她来看并没有具体的概念。

    他还没有来吗?现在时间也并不早了,她掏出手机拨通了他的电话。

    现在她给他打电话已经变得稀松平常,也不过是问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今天在哪里吃饭这样的小事,今天也不例外。手机接通了,半天都没有接起。

    叮铃铃的响声伴随着震动似乎就在她耳边,她有些疑惑,这声音近的这么真实,并不像是她疑心了。

    电话在无人接听自动挂断之后,她又拨通了,这一次她没有把手机摆在耳边,而是在偌大的房中循着那铃声和震动声而去。

    这声音在她耳边越来越真切,越来越清晰,她心中一阵窃喜——他已经来了!

    “韩澈!”她循着声音推开眼前半掩的房门,一抬头,手上一松,手机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绽放的笑容瞬间枯萎。

    她看到了什么?他在做什么?他接她来这里,就是为了让她看到这一幕吗?

    她见过这个女人,第一次见的时候太让她难堪和惊讶,所以她忘不了这张脸。尽管此刻,这女人只是侧脸对着她!

    韩澈长身立着,闭着眼,脸上的表情是她所熟悉的。

    韩澈突然闷哼着,伸出手臂来将身前江凌菲的脑袋抱住了,手指绕到她脑后,一把扯开她绾着的发髻,一头长发便在她裸露的肌肤上披散开来。他趁势将手指插进了她的发间,用力将她的脑袋靠近自己。

    两人脖颈交缠在一起,随着韩澈方才的举动一起高叫着发出一声叹息。

    “啊……”

    聂真真一把捂住脸不禁惊叫出声,她已不是未经人事的女子,当然明白他们准备做什么!

    如果不是她的这一声惊呼,他们到现在也没有发现已经有人进来并且盯着他们看了有一会儿!

    正是她的这一声惊呼引起了韩澈的注意,他迅速睁开了眼,锐利的双眸顿时锁住门口的她,她已被眼前的情景吓呆了,就那么呆呆站立着。

    聂真真用手指着他颤巍巍的说到:“你……你……你们……”

    江凌菲侧过头来,看到聂真真,脸上的浓妆也遮不住她此刻因嫉妒而扭曲的容颜。这个干瘪的丫头,是凭什么让韩澈如此留念!

    韩澈扯开她覆在自己身上的手,将掌中一枚小小的金属硬物塞进了西裤口袋,神情没有一丝慌乱,依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他抬眼看向聂真真,不紧不慢的踱着步子向她走过去。江凌菲不甘心的伸手想要抓住他,却落了空。

    “小菲,你先回去!”韩澈眼中只有门口呆立的聂真真,她怎么偏偏在这个时候进来了?他还没有将江凌菲打发走,小四是怎么办的事!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