缘起 第030章:失落的芳眸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缘起 第030章:失落的芳眸
(88106 www.88106.com)    江凌菲不止一次见过聂真真,前一段时间听说韩澈已经甩了这个臭丫头,怎么现在她又出现在这里?

    她思想直接,方才聂真真喊着“韩澈”时分明是浓情蜜意的口吻,她恼羞成怒,走上前一手抓住聂真真的短发,另一手掐住她雪白的脖颈,面目狰狞的望着聂真真恶狠狠的说到:“臭丫头,你怎么会在这里?”

    聂真真并不是轻易就甘示弱的性子,当即伸出手来也将江凌菲散在身后的头发扯住了,江凌菲立刻发出了一声尖叫,掐住聂真真脖颈的手也随即松开了。“啊!死丫头,放手!”

    “不放,要放你先放!”聂真真死死的抓住江凌菲的长发,嘴角的梨涡若隐若现盛满倔强的味道。

    江凌菲不成想和聂真真这么一个小丫头扭打在一起,羞愤交加,扬起手来朝着聂真真的脸上就是一巴掌,长长的指甲,涂着OPI绛红色豆蔻划过聂真真白嫩的脸颊,一道鲜红的血口子伴随着一阵尖锐的疼痛出现在她脸上。

    聂真真因着这疼痛松开了手,可依旧不肯示弱,高挑的身子朝着江凌菲一撞,将她直撞到在地上。

    江凌菲跌坐在地上,指着聂真真不可置信的说到:“你,你打我?!”

    聂真真扯起嘴角,一抹被划破的脸颊,冷笑一声,觉得真是好笑,这就是恶人先告状吧?明明就是她先动的手!

    韩澈一直冷眼在一旁事不关已的看着,嘴角挂着若有若无的一丝笑意,眼神充满了玩味,脑子里竟奇异的兴奋起来。

    两人眼看着闹得不成样子,聂真真脸上那一道血痕鲜红夺目,让他的眉头微蹙。

    他抬起左腕看了看腕表,闹得时间够长了,于是走到了二人身边,分开扭打在一起的二人,伸手一把将聂真真拦腰抱起,对着江凌菲说到:“你先出去,跟个孩子这成什么样子!”

    “她……”

    江凌菲长大了嘴,并不赞同他的话,他这是在护着这个女人吗?孩子?这样的女人还能称作孩子吗?

    江凌菲不甘心的挽起韩澈的胳膊,韩澈冷眼扫向她,俊眉微挑,嘴角习惯性噙着一抹浅笑,停顿了片刻,朝着她柔声说到:“乖,听话。”

    她一身衣裙因方才两人的纠缠已是皱褶不平,脸上的妆也被聂真真抓花了,听到韩澈这么说,也不敢说不,只好点点头朝着韩澈说到:“那我先去了。”

    她狠狠的剜了聂真真一眼,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聂真真一直被韩澈抱在手上,直到房门被带上,他也没有松开。

    “放我下来!”聂真真咬着牙抬头瞪向韩澈怒道。

    韩澈看她恶狠狠的样子,一挑眉,点点头,双手一松,她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疼的她龇牙咧嘴,“啊……”她努力忍了还是没能忍住这一声惨叫。

    韩澈却仰头朗声大笑起来:“哈哈……”边笑边朝着真真伸出自己的手。

    聂真真依旧睁着一双大眼怒视着他,一挥手将他伸过来的手打落了,挣扎着摔疼的身子从地上爬了起来。

    “聂真真,我看我是不是对你太好了?惯得你如此骄纵?!”

    他将她拦腰抱起往沙发上一摔,勾起了唇角,俯下身子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丝丝缠绕。

    看到她一脸忧伤,娇唇也在微微颤抖,睫毛已有些湿润的雾气。

    韩澈不太喜欢她脸上这种忧伤的表情,倒是方才和江凌菲打架的样子更适合她,她这么忧伤为了什么?

    “你骗我!”她在他身下哑着嗓子委屈的说到,杏眼含泪,没有方才娇蛮跋扈的样子,神情恹恹的,抓住他衬衣的手也在慢慢放松。

    韩澈不解的看向她,他骗她?他曾经答应过她什么吗?

    她靠向他,手臂抵在他胸前,在触及他裸露的肌肤后又匆匆收回了。

    “不要,不要……”刚才才被江凌菲碰触过的地方,她不想要、受不了,他可以收放自如,她却做不到!

    “不要?才过了几天,老毛病又开始犯了?要告诉你多少次,你才能记得清楚,要不要都由不得你选择!”

    韩澈不懂她为何这般抗拒,女人的心思还真是奇怪,这个小女人的心思更是琢磨不定!

    可以在他面前辗转承欢,无限妖媚,让他缠绵到骨子里,有的时候,却又坚定要抗拒自己,甚至不惜以性命相抵!

    早上分开的时候,她还替他整理着领带,这一刻她却又摆出了这么一副抵抗的姿态!

    她被他抱起走出房间,摔进汤池。纤细的身子落入水中,猛烈地撞向柔软的水面,却是坚硬的触感,砸的她秀眉紧拧:“啊……”疼,疼,疼!

    温热的水包裹着她的身子,渐渐将她淹没。她闭上眼,看着韩澈不紧不慢的往池边靠近,她笑了。

    当水湮灭她的头顶,她愈发用了力,沉下去,眼角是偶尔的乍喜。

    “聂真真!”

    韩澈快速步入汤池,双臂穿过她的胳膊将她从水中捞起,言语里只有愤怒没有关切,“又想着花招威胁我?这池水淹不死人!”

    他的眼中泛着一片青烟似的薄雾,似乎隔着很远的距离望着她,她只隐约辨出瞳仁中灰色的淡影。

    “呵……我知道,你答应过我,和我在一起时,就只和我在一起!”她趴在他肩头,潮湿的衣物紧贴着她玲珑的身体。

    置身在这池水中,他的心仿佛成了湿透了的宣纸,再也不能薄了,透过那层不能说的朦胧,他的嘴角压抑不住凛冽的讥诮。

    她闭上眼,眼角湿了流光,点点滴滴与恨长……

    池水中泛起的涟漪荡漾,火热的温度中她等来无情的话语,驱散开湿润的雾气,她找寻不回失落的芳眸……

    他记起来,似乎是在某一天,她曾这么要求过他,他答应了。

    这个小丫头,是不是太贪心了?该说她天真呢,还是愚蠢呢?他俯下身子,扳过她的娇躯,吻上她的颈椎。

    “丫头,你以为你是谁?如果我答应过女人的话都要做到,那我岂不是要忙死了?你也不算小了,男人在那种时候对女人说的话也可以信吗?不要告诉我,连这一点你都不懂!”

    破了的羞涩,无法再用任何美好的遐思去补救!聂真真的身子在颤抖,原因无法考量。

    灯光照在波光细细的水面上,像给水面铺上了一层闪闪发光的碎银,又像被揉皱了的绸缎。

    她的双臂被他束缚在身后,习惯了被他如此对待,盛开的过去式,凋零的现在。

    他抱起她,她仰头望着上空,举头可见的是明媚,挥之不去的是忧伤,她自欺欺人的幻想,如这一池汤水,破碎的没有形状,不管他曾如何痴缠着她的身体,情人就是情人,是不该向他索取任何承诺的!

    她幼稚的以为,任何因都有果,她忘了就连最诚实的分子式,在周密的计算过后产生的也不一定是有用的物质,她又凭什么期待他在她身上投放哪怕一微克的情感?

    “不要想那些没用的,游戏规则是我定的,你只要好好取悦我,我保证你和你的母亲安享荣华富贵,否则,我什么都不能保证!”

    他的眸光冷硬,罩在水汽弥漫的灯光下,像无暇的黑曜石般闪烁着美丽的光泽,这种美丽用任何华丽的辞藻都不足以描摹。

    后来,她才在寸寸殇恸中领会,世上美丽到无可解释的东西都是有毒的,像C20H21NO4(俗称罂粟碱),她一个理工科出生的学生却领会的太晚,是她自己的错。

    他不吝夸赞着她,虽然她的身体如此稚嫩,却是他所有的女人中最诱人的,他说她是尤物,对她越来越大方,他把他所说的荣华富贵放在她面前任其挑选。

    她淡扫眉眼,对他所赠的奢侈品欣然收下而后束之高阁。他的话还能信吗?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男人的承诺都是“性致”之所至,均是未曾走心的。她不该信,也信不了。

    这种封闭式的自我催眠方式,让她看不见,他的确没有再同其他女人有过纠缠。

    他的身上永远残留着的都只有她的味道,淡淡的体香,干净清醇,只一点就在他身上浓郁的散发开。

    他们的相处方式变得比以往更加沉默,她吝啬的不再在他面前展露自己的情绪。

    哪怕在他开门前,她还在同梁初雪隔着电话哈哈大笑,等到他进了门,她已收了线,对他说:“你回来了。”

    她神情恭敬,人就在他怀中,他却觉得她离他那么远,难道他进门时听见的笑声并不是怀中的女孩所发出?他疑惑,百思不得其解。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