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2章:暗藏着罪恶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32章:暗藏着罪恶
(88106 www.88106.com)    高高的月亮挂在蓝色的天幕上,月光静静地照映在广袤的大地上穿过海面,随着海潮汹涌澎湃的节奏,掀起层层浪涛,忽而又安静下来,只有风掠过海面的声音浅唱低吟。

    已是深夜,近农郊区荒废的一处房舍中,聂真真吃力的睁开眼,皎洁的月光照在她脸上,她下意识的抬起手想要遮挡,才发现双手被粗大的绳索束在身后!混沌的脑子清醒了不少——这是什么地方?!

    她斜靠在墙角,屋子里布满了灰尘,双脚也被人困住了,嘴巴里塞了块布条,也不知原来是用作何用,在她口中散发着令人作呕的气息。

    身上的长裙扯的有些错位,让她很不舒服,太阳穴上隐隐作痛。她冷静下来思考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可以肯定这是江凌菲的计谋。她是故意引她去的,现在看来,她给自己的那杯酒就是关键,她是喝了那杯酒才会失去意识的。

    江凌菲恨她,这没什么好奇怪的,就像她也一样不喜欢江凌菲,两个女人喜欢上同一个男人,若是说产生了惺惺相惜的好感,未免也太虚伪了点。

    可江凌菲把自己绑来这里是要做什么?聂真真就想不通了,难道她还有胆子让她真的消失不成?想起她昏睡前江凌菲阴毒的话语,其中恨意是明显的,但让她消失?这谈何容易?

    聂真真环视四周,破旧荒废的屋子里散发着浓重的霉味,她的衣裙上已是厚厚的一层尘土,这是个腌臜到无法形容的地方,四周一片安静,窗外不时传来几声遥远的狗叫和鸡鸣。

    歪斜的木门上沟沟壑壑,看起来不堪一击,聂真真艰难的挪动着身子往那门边移动,却在几步之遥的距离停下了。

    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伴随着男人粗狂的说笑声,粗俗下流的言语和玩笑恶心的就像她现在口中含着的抹布。

    脚步声渐渐近了,木门被轰然推开,摇摇欲坠的歪向门框外。形容猥琐的男人向她弯下身子,贪婪的目光看向她。聂真真默念着不要,却还是眼睁睁的看着那些男人欺身上来。

    当中一人体格异常健壮,走近聂真真,将她从地上抱起,笑到:“大哥,她想跑呢!看,都从墙角爬到这儿了!”

    被叫做大哥的人冷笑一声,挥挥手催促到:“快走,早知道要换地方又何必这么麻烦?直接送到‘一千零一夜’不就行了!”

    “大哥,这可不行,上次您可答应过小的,下次有了好的要让小的先尝尝,这到了嘴边还没尝呢!”

    抱着聂真真的男人将脸庞凑近了她,看着她姣好的容颜,因恐惧而苍白的小脸楚楚动人,琥珀色的瞳仁闪闪发亮——他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女人!

    那个大哥烦躁的抓抓脑袋,一跺脚说到:“动作麻利点,哥几个在外面等着你!”

    那人一听大喜过望,大哥竟然答应了!

    聂真真口不能言,心里的恐惧油然而生,在听到那什么大哥应允了并带着人离开的那一刹那,面色一霎时变成了灰色,急速跳动的心像是要裂成两半,张大的瞳孔中满是惊惧。

    男人将她平放在摇晃的破旧大桌上,激起上面的粉尘乱飞,飘进她的眼里,迷了她的眼,泪水随之而下。她摇着头,嗓子眼呜咽着,求饶着男人放过她。

    “小姑娘,反正一会儿你也是要被送去那种地方,听说是要送给君老大,他也不会比我柔情,我等着这么久,就让我……”男人边说边急不可耐的松开她脚上的绳索。

    聂真真从他的话里明白过来,这竟然还不是她最惨的地方!

    江凌菲那么一副娇滴滴的大家闺秀样子,做起事来却是如此狠毒,下药将她绑来这里,让这些人侮辱自己,还要将她送人!她怎么会一时相信了那个女人的鬼话,以为她同自己一样可怜?

    她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就算是死,也不能让江凌菲得逞!绳索离开她脚踝的那一瞬间,她使出浑身力气,从桌面上弹了起来,男人猝不及防,未料她这么一个小丫头有这样大力气,一时间被她撞到在地。

    “跑?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男人恼怒拉过她的脚踝,正是她受伤的那一只,原来还不觉得,被他这么一拉车,脆弱的韧带似乎撕裂了般疼的钻心!

    “呃!”聂真真身子一歪倒在地上,迅速被男人制住。

    “别跑,很快就完事了!”男人知道时间所剩无几,小女娃再耽搁下去,这到嘴的肥肉就该飞了!

    男人肥厚的手掌粗暴的撕烂她身上的长裙,露出她白皙的肌肤。布料震裂的声音清脆入耳,划破月光暗藏罪恶。

    挣扎时扬起的灰尘涌进鼻腔,呛得聂真真没法呼吸,鼻根酸痛,逼出她的眼泪。

    男人为了省时间,直接就改成撕的,昂贵的衣料在他手上应声而破,露出她虽不成熟却已然发育的玲珑的曼妙曲线。

    男人抱起她重放在木桌上,在她面前面露猥琐的急切,她绝望的拼命的摇头,男人一把抓住她的头发,力道之大,疼的她以为这男人生生地撕下了她的头皮!

    这个时候,她才知道,韩澈对她有多手下留情!没有人能救她,和韩澈是这样,现在她面对这个男人,同样是这样!她连最后一丝希翼都放弃了。

    ——那么,她就只剩下一条路!

    破碎的木桌并不宽敞,她扭动着身子滚落在地,男人仓惶猥琐,来不及抓住她,她已站起朝着墙角狂奔,脚踝上的痛算得了什么?她只希望死亡的过程短暂痛快,不要再有什么痛楚!

    脑袋撞上坚硬的水泥石壁,在最后一刻被男人拉住了,减轻了冲击力,可前额还是重重的撞伤了,鲜血渗出,沿着眉弓流下。

    “哼!”

    聂真真朝着男人凄绝的笑了,男人惊愕万分——在这种时候,她的眼里竟然还能产生胜利的色彩?!

    “大哥!”

    男人惊慌失措的朝着门外跑去,这样的女人,他还是不要碰了,再闹出人命来,他可没法跟大哥交待。

    “废物!”

    男人很快带着他的老大一行人折返回来,聂真真头上、脚上都是伤,体力消耗过大,加上受惊,浑身无力正靠在墙上喘着粗气,看到他们进来,又直起了脊背全身戒备。

    那老大脸上一道明显的刀疤,从左额一直划向右侧眼眶,狰狞可怖。

    聂真真不自觉往后紧贴着墙壁,如果他对自己怎么样,她会义无反顾的再次咬断舌头,只要力气比上次再大一点,一定会成功!

    刀疤老大靠近她,看看她流着血的额头,身上破碎的衣物,居然长叹了口气,再看她时眼中多了似敬佩之意。

    他的手掌贴向她,听到她滞住了呼吸,怕她再生意外,手刀快速敲向她颈侧,聂真真眼皮一垂倒在地上。

    “快,带走!”刀疤老大将她抱起往外走,方才那边已经打了好几个电话来催,现在又弄成这样,一会儿还不知道该怎么交代。

    聂真真被刀疤老大抱上一辆黑色丰田面包车,车子驶入夜色中,远离郊区,往热闹的市区而去。

    盏盏街灯如黑暗中闪光的珍珠,婉蜒而去,无穷无尽。林立的高楼中辉煌的灯火和红红绿绿的霓虹灯光,变幻成千万条弯弯曲曲的轻摇曼舞的彩绸。

    “一千零一夜”门口人来人往,都是寻找夜生活刺激的人们。镁光灯一闪一闪的,照在人们或落寞、或寂寥的脸上,每个人都像是戴上了面具,藏着不为人知的秘密。

    在一千零一夜深处的豪华客房里,确有着这么一位男子,带着真正的面具,藏蓝色外壳贴合住他整个脸颊,只露出眼睛和薄唇。

    一双丹凤眼眼角上挑,眸光锐利,身子斜靠在沙发椅上,修长的腿交叠在一起,手中握着高脚杯,肤色白皙,中指第一关节处有着薄茧。

    “礼物?这次又是准备了什么货色?每次你们看上的,我可都不觉得怎么样!”他浅酌了口杯中的红酒,语气轻挑。

    站在他对面的人低下头去躬身说到:“是蔓青姐亲自挑选的,想必不会有问题。”

    男人在听到“蔓青”两个字后,锐利的眸光乍收,指尖摩挲着酒杯,舌尖轻舔着薄唇,在长长的静默后,将杯子放下,霍然站起身,振臂一挥说到:“既是蔓青一片心思,那就姑且看看吧!”

    门打开时沈蔓青刚好站在门口,撞上带着面具的男子,束手站定了颔首轻唤:“君老大。”

    君老大不曾正眼看她,只从鼻子里哼了一声算是应了。

    不耐烦转过身朝着手下催促到:“快点儿,别让小姐久等了,男人在这种事上最是不该让女人受一点委屈!”

    手下惶恐的走到他面前带路,暗自疑惑,方才明明就是一副很不情愿的模样,现在是怎么了,催的这么急?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