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5章:得叫您叔叔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35章:得叫您叔叔
(88106 www.88106.com)    湖心亭里聂真真取下眼镜,揉了揉头发望向湖面。

    秋日的阳光三三两两慵懒的洒在湖面上,湖面上荷叶在微风的扶持下翩翩起舞。

    没了荷花,只有即将枯萎的荷叶两三瓣,迷人醉眼,在聂真真看来却胜过盛夏里盛开的千万朵荷花,别有千万钟姿态,把波光粼粼的湖面点缀得灿烂夺目。

    微风拂过带来清香阵阵,沁人心脾,让她觉得那么惬意、自在。

    她在医院里住了有段时间,左额上的伤还在收口,经过严密的检查,她的伤并没有大碍,虽然有些血块积聚在脑中,但量并不大,是可以自行吸收的。至于她脚上的伤——韧带三度撕裂伤。

    和她所估计的差不多,想要上课的话是不太可能了。医生让她休息,起初她还不肯、坚持要去学校。

    韩澈冷着脸说他没有时间天天送她,她忙摆着手指着一旁的小四说:“不劳您大驾,小四哥哥送我就好。”

    “噢?原来有靠山啊?小四?”

    韩澈阴阳怪气的叫着小四,小四战战兢兢的挪到聂真真跟前,额上全是冷汗,见识过那一晚的场面,谁还敢靠近聂真真分毫?

    他低声求着聂真真说:“小姐,小四还想多活几天!”

    言下之意,聂真真自己走路成问题,完全要靠人抱着、搀着,借他两个胆他也不敢啊!

    聂真真瘪瘪嘴,只好作罢。不过她可不是个好病人,将课本全搬到了医院,没有教授授课,她就借了同学的笔记自学。

    这会儿她又觉得皮肤上有些又痛又痒的感觉。抬起手用手指轻轻敲打着,略微有所缓解。

    身前的石桌上铺满了教科书和各种资料手册,草稿纸上她娟秀的字迹是些繁复的演算公式。

    她伸长胳膊伸了个懒腰,顿觉身上的疲倦散去不少。Parker笔随着她的动作滚落到地上,在亭子高耸的汉白玉石柱边停住了。

    她看看脚腕上的石膏,想着已经有两个星期了,大概没有什么大问题了吧?

    于是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伤脚踩在地上没有用力,大部分的力量都用另一脚来承受,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更加放开了胆子,手扶着栏杆挪着步子往石柱边走。

    蹲下身子好容易够到笔,正欣喜的捡起,一转身抬头对上韩澈阴云密布的俊脸。

    ——他……他……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怎么走路都不带一点声响的?

    是她自己太过专注的扶着栏杆走路没有在意到他,却还将他想象成一个很诡异的生物。

    “你来了?”她满脸堆笑,心里却在想,这个时候您老人家不用忙着挣钱吗?到有空来查看她?

    是的,韩澈就是来查看她的。前两天,她就被医生告了状,说她偷吃不该吃的东西,弄得消肿的关节又有重复高起的迹象。

    韩澈又用那种恨铁不成钢,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眼神看着她了!她恼怒的瞪向韩澈身后的医生,这个小老头,他又说了什么?

    聂真真腹诽的小老头看两人眼神暗战,火花四射,难免怕受到池鱼之殃,赶忙冲着韩澈躬了躬身子,一溜烟跑得没了影儿。

    韩澈自始至终就没把视线从聂真真身上移开过,医生一走,他更是大步走到她跟前,蹲下身子。

    “呵呵……抱我!”聂真真干笑两声,朝着他张开手臂,说着撒娇的话,脑中却在快速的收集资料。

    ——昨天她偷偷把护士送来的药倒了,晚上看书看到很晚,护士两点来巡房的时候,强制关了她房中的灯她才睡下,还有……快,快,快,还有什么?啊!今天早上,她嫌早饭不好吃,只喝了杯咖啡就结束了!

    “聂真真。”韩澈连名带姓的的叫她,她就知道情况不妙!每次他这么喊她一定是不高兴了。

    她双手遮住眼睛,红唇翻动,对她来说是辩驳,对韩澈来说却是不打自招:“不能全怪我的,那么多药,多的跟饭团似的!我吞不下去!还有,我落下这么多功课,我还想学期结束的时候拿奖学金呢!那什么,空腹喝咖啡不好,我错了!”

    “噢……”韩澈看她捂着脸忏悔的样子,滚远的指甲盖泛着粉嫩的光泽随着她的动作像是片片骤然翻起的浪花,又像是湛蓝的天边那么朵朵飘浮的淡淡的白云,扰得他心绪翻腾。

    从她被绑架后,在自己面前像是换了个人。

    虽然以前他就知道,温顺并不是她的本性,俏皮顽劣才是真正的她,是他把她吓坏了吗?还是什么他不知道的原因,她的本来面目就这样毫无保留的在他面前展露出来。

    习惯了就好,何况,他更喜欢这样的她——褪去外壳,天然去雕饰。

    漫长岁月之后的某个深夜,他掐住她的细窄的脖子,让她求饶,可她不哭、不吵、不闹,他才体会到,什么叫做真正的悲哀!

    流传了千年的古话说哀莫大于心死,可那时的他深切的体会到,这句话错的有多离谱——哀莫大于心不死!正是不死,才会那么悲哀,那么痛!

    他的嘴角微扬,似笑非笑,轻挑中又有些严肃,仿佛在思考重大的问题。结论是:“怎么刚才的医生都没有告诉我?看来他很失职啊!”

    “啊?”聂真真松开手,后悔莫及!原来那小老头什么都没说啊!那她这算什么?对方还没逼供呢,她就全招了?这要是在乱世,她一定是头号卖国贼啊!

    “哈哈……”

    韩澈抱着她在亭子里打了转,他们飞扬的笑声在湖面上层层荡开,那发自内心的快乐,那时候,只有聂真真一个人是这么认为的。可她藏着掖着,不敢让他知道,而他——作为这场戏的男主角,丝毫不觉。

    韩澈抱着聂真真在轮椅上放定,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奶香,她还是个稚气未脱的女孩,怎么会有这么诱人的魅力?

    梁骏驰不止一次嘲笑他,口味太特殊!兴许是尝遍了各种珍馐美味,想要换换种类,所以才相中了她这么个半大的孩子?

    刚才同梁骏驰从股东大会上分开时,他一拳恶意的要击向他的命门,韩澈眼疾手快的挡住了。

    而始作俑者梁骏驰则是一脸玩味笑着说:“别紧张,我只想知道,你那小情人怎么能受得了你,不会被你折腾坏了吧!你可悠着点,闹出人命来,多少有点麻烦!”

    他在这里胡思乱想,聂真真还在他怀里左摇右摆,根本就是故意在折腾他!他一横心,现在就要办了她!

    推着轮椅要带她回病房,却见小四匆匆跑来,手上拿着一大叠书籍资料,那副奴颜媚骨啊!他都看不下去!他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小四还有这种潜质?

    “小姐……啊……我喘口气,总裁……这是小姐要的笔记,好容易找到您说的几个同学等到他们下课了借来的,还有您要的讲义,已经替您影印好了……”

    小四喘着气,将手上繁重的书籍统统放在石桌上。

    聂真真双掌合十,很是感激的看着小四,指着一旁的石凳连声说到:“辛苦啦、辛苦啦,小四哥哥快坐下歇歇!”

    说着还将一旁自己的水杯推到他跟前:“喝口水!”

    小四反射性的接过,道谢:“谢谢。”

    杯子还没握紧,就被人从掌中抽走了。

    小四觉得脖颈出发凉,咕咚吞下一口口水,倏地从石凳上站起来退到一旁,不安的说到:“小四还有事,先走了!”

    小四闪电般来临,光速般离开,看得聂真真张口结舌:“他……他……干嘛?我有这么恐怖吗?”

    她疑惑的抬头看向韩澈,在看到韩澈那张扑克脸之后,恍然大悟——原来吓人的在这里!

    就算是扑克,也是张王!

    她被他的俊逸外表蛊惑,像个勤学好问的孩子似地问他:“小四哥哥犯错了吗?你干嘛这么看着他,把他吓跑了!”

    这丫头,张口小四哥哥,闭口小四哥哥,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该死的听着怎么那么别扭?还有,她怎么就那么缺心眼儿啊?她的杯子可以随意递给任何一个人喝的吗?

    他别扭的拧开水杯,扬起脖子灌了一大口。平淡无奇的白开水,是不是因为混合着她的味道所以他才会觉得如此甘甜。

    这下子聂真真总算是明白过来了,他——吃醋吗?不太可能吧?是因为她把杯子递给小四哥哥吗?

    她扯扯他的衣角,唯唯诺诺的解释:“我是看小四哥哥好像很渴……”

    “闭嘴!你这小四哥哥要叫到什么时候?”

    韩澈冷静自持完全绷不住了,这丫头那么复杂的分子化学都能看的懂,怎么就不懂得跟人保持距离呢?

    “嗯?”聂真真在他的暴怒中怔愣了片刻,忽而大笑起来:“啊……哈哈……”她捂着肚子笑个不停,面对韩澈的威逼利诱也没能停止。

    韩澈眯了眼使出最后的手段,将她架在身上扔进VVIP病房的豪华大床上。用聂真真后来的话说,青天白日的就干了那种让人脸红心跳的勾当,不耻的样子,就像她并不是当时的女主角。

    他愠怒的口吻还未停歇,丝丝情欲缥缈潆绕。

    “别这么叫别人,哥哥也只能叫我。”

    聂真真头摇的很有节奏感,据理力争的向他解释:“那不行,您跟梁教授同龄的话,我得叫您一声……叔叔!”

    “什么?”怒吼之下,是男人新一轮的掠夺和女孩不胜其扰的娇笑。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