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7章:凌迟般疼痛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37章:凌迟般疼痛
(88106 www.88106.com)    伸出手,仰起头,聂真真迅速闭上眼,细密的雨珠毫不客气的砸进她的眼眶,她伸手摊开掌心,雨丝狠狠落下,像是要穿透她!很凉,很薄,是天凉好个秋的寡欢。

    她收回视线,紧盯着门口的男人,雨水水藻般,密不透风地笼罩了她。

    韩澈于人群中抬眼看过来,她知道,他看到她了。

    他的嘴角透着薄凉,抬手略着额前发丝的动作像极了她厌恶的薄荷口香糖,参透般咀嚼而后产生的那种清凉。他拧了眉,眉心的川字里透着流年里璀璨的烟火。

    他们相对凝望着,她以为他会回向自己走过来,他看她的眼神里分明是不舍的,就算她年少气盛,可还不至于自恋成癖!

    可是,他没有。

    小四替他打开车门,他不知道对他说了什么,小四突然看向她所站立的方向,而后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他坐进车里,车子发动的声音隔着遥远的距离淹没在雨声里,嘈杂的听不真切。

    他走了!

    他说等到他腻烦的那一天,她都逃不开他!他这么快就腻烦了吗?她像个迷了路的孩子,漫无目地,四处游走。

    霎时间,世界在她眼前一下子沧桑了许多。心里,生出许多忧愁来,她紧捂着胸口,这忧愁生生地憋在心里,震得五脏六腑,凌迟般——疼!

    “小姐,小四送您回去!”小四恭敬的站在她身后,为她撑起伞。

    “呵……”这一把伞现在为她撑起又有什么意义?他就在那里,看着她浑身湿透,只是简单嘱咐小四送她回去而已?

    难道当初为她手刃绑匪的那个男人并不是他吗?她的错,不应该不问出口就自顾自的错将芳心暗许!

    “小四哥哥。”她的呼喊里闪过他不满的神色,他说以后不能这么叫小四,任何亲昵的称呼,都只能对他!

    “是,小姐!”

    “你说,他这样是不是不要我了?”她背对着小四,这话她其实想亲口问他,可是,他不要她了,没有提前告知她,就像他强占了她一样,不需要跟她打什么招呼!

    小四撑着伞低下头看着她的背影,沉默着说不出一个字。一周前,总裁吩咐所有跟着聂真真的人撤离,只保留了她的银行户头。

    到今天为止,聂真真在总裁身边整整半年——她是这些年来在总裁身边时间最久的女人。

    可惜,时间再久,也有期限。长或者短,并没有太大区别。他不忍心告诉她,她已经明白这是事实,只是希望从他这里得到证实!

    她转过身,猛的抓住小四的胳膊,使劲摇晃着他的身体,伞在她的剧烈摇晃下,被风一吹,吹向街面上,滑的老远。

    “小四哥哥,你帮告诉他,我想他!让他见我一面!他不接我电话,不回我短信!怎么办?我想他!”

    聂真真越说越激动,这一刻,她没有了固有的骄傲姿态,她只是个失恋的寻常少女,歇斯底里宣泄的是悲伤的情绪,苦苦想要挽回的,是她一个人的刻骨铭心!

    小四沉默着,低着头,不敢看她,也不说一句话。

    聂真真发了疯般敲打着小四,拼力求他:“啊……你说话啊!他不是不要我了!我求求你,你带我去见他!我脾气不好,我改了行不行?他不喜欢我读书,我不读了,天天陪着他!我求求你,小四哥哥!”

    她的手被小四紧握住,他看她的目光里是同情还有聂真真没能抓住的情愫,他冲动的将她抱进怀里,反过来求她:“真真,你别这样,总裁决定的事,没有人能改变,你不是他的第一个女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小四哥哥求你,别这样,忘了他吧,你还小,还有很长的人生要走!”

    聂真真摇着头,趴在小四臂弯里,双眼含泪,满脸都是水渍,遥望着街面上穿梭的车辆,奋力推开小四跑向街心。

    在街心站定了张开双臂,大笑到:“那你说,如果我死了,他会不会来看我最后一眼?”

    她望向小四的眼里是灿若星辰的笑意,那种笑小四永生难忘。

    他看得太多,为总裁成狂的女人,聂真真不是第一个,当然也不是最后一个!这个女孩终于避无可避的同那些女人一样——无论开始怎样,结局都一样了!

    此后经年,有个女人这么问韩澈,聂真真到底哪里好,会让他念念不忘?韩澈无言以对,其实,她并没有跟任何人有所不同。

    再好的容颜都会老去,他眷恋的绝对不是她的年轻,她甚至不是单纯柔弱可以让男人捧在手心的女孩。她对于他的不同之处就在于——她是他爱的那一个!因为这一点,她就和全世界所有的女人都不一样了!

    聂真真转过脸,眼睛直视着红绿灯,红灯亮了,她还是站在街心,张开双臂,那一刻,她连眨眼这种本能都控制住了!她不是不想活,只是想知道,如果她死了,他会不会来看她一眼!

    汽车刹车的声音响起,耳畔是司机气急败坏的怒骂声。她落入一个结实的怀里,在地上滚了两圈才被扶着站起。

    她惊魂未定的睁开眼,眸光里的喜悦乍现乍灭,她紧抓住小四的衣襟叫着:“韩澈!”

    “真真!”小四心疼的扶住她,语气是又惊又怕。

    看清楚了,不是韩澈,他怎么可能会来?原来,就算她死了,也引不来他!

    她闭上眼,身体往后一倒,小四紧抱住她,呼喊着她的名字。她在闭眼的那一刻,好想告诉他:她错了,再也不叫小四哥哥了,他回来好不好?回来看她一眼!

    再骄傲的女孩,遇到爱的男人,都会放低了姿态,没有人这么要求,因为爱他,所以不由自主。

    聂真真和韩澈的过往,像是旧上海的一场老旧默片,华丽唯美。当繁华落幕,好戏已是收梢时了。

    她活泼的性子大变,变得不喜欢聒噪,不喜欢沸腾,甚至不喜欢,对着镜子看里面的那个人。

    那是她吗?还是一个她根本不认识的让她瞧不起的女人?可她怎么会那么让人心疼?她眼底的苍凉,让人心酸。

    那天,韩澈还是来了。

    她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家里。

    他没有坐下,颀长的身子靠在窗户边,像是随时准备离开。发间掩藏的酒气,眼角的暧昧,还有那散淡疏离的眼神。他是从女人那里来,她只看了他一眼就知道。

    “小四说你不相信他的话,寻死觅活?”他的口气冰凉,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

    那他知不知道,在这间主卧的浴室里,还挂着他的浴巾?牙刷架上还有和她成套的漱口杯和牙刷?他喜欢的剃须水要用完了,她才刚给他买了新的回来?衣柜里还有她熨烫妥帖的他的西服衬衣?

    她应该用恶毒的眼神盯着他才对,可她是怎么了?竟然连这样的神情都舍不得对他做?她看他的眼神,她自己看不见,可他知道一定是暗含无限柔情。从他鄙夷的眸光里,她肯定这一点。

    “以后,我不会再来这里了。”

    他淡淡对她宣布,说完转身,仓皇无措的脚步里沾着外面雨水的湿意,连带着聂真真心里都是一片潮湿。

    他又要走了,这一走,他真的就不会再来了!

    她从床上爬起来,用尽身上最后一丝力气,从身后圈住他的腰身,熟悉的气息扑面而来。

    “我想你,你知不知道?”她的话沿着他的脊椎骨到达他身上最重要的神经中枢,他僵住了,想要推开她的手停了。

    “我不要特等奖,不叫小四哥哥,你要什么?我全都给你!”

    她松开他,解着身上的衣扣,急躁中解不开扣子手忙脚乱的样子狼狈十足。泪水滑下,她也不擦,脑子里反反复复的只有一个念头,他喜欢的就只有她的身体,她可以挽留他的也只有她的身体!

    “啪!”

    韩澈扬起手掌,掴在她水嫩的脸颊上,清晰的五指印,淡粉色,夹着泪痕,怵目惊心!

    他掐住她的脖颈,将她逼到床沿,用极其厌恶的口吻对她说:“我最讨厌女人这样恬不知耻、投怀送抱!”

    她已经绝望了,也知道,他说定了的事根本不可能挽回,她也想用一个骄傲的姿态为他们之间的这场交易做个完美的收官。可是,她不甘心!

    她捧住他的手掌,贴向她,听到他的闷哼声,她笑了:“那就讨厌好了,我想你,韩澈,我想你!”

    她以为她读懂了他眼中的渴求,可却原来并不是。

    他稳住乱了的呼吸,摔开她从地上起来,快速离开了她家。

    她呆呆的坐在地上,看着玻璃窗外的漫天秋雨,她瘦削清薄的身影靠在床沿,眼里满满的,全是泪。不敢动,怕一动,心口便会绞得生疼!

    那一夜,韩宅别墅小楼里,韩澈独自一人在秋雨萧瑟的夜晚,在昏黑的房中,点燃一支烟,点燃和聂真真在一起的点点回忆,她的一笑一颦,抵抗和虚伪的迎合,都缭绕在周遭,他的眸光逐渐沉寂下去,他的心陷入无边的落寞。

    那一夜,他在睡梦中,第一次喊出她的名字:真真。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