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9章:皈依了黑暗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早安,薄凉前夫第039章:皈依了黑暗
(88106 www.88106.com)    韩澈气息丝毫未乱,朝着男人鄙夷的看了眼,将手上破碎的酒瓶递到他手上,嘱咐他:“拿好了,要是掉在地上,连你那边脸也给你扎烂!小四……拖出去,脏死了!”

    过去聂真真总以为男人这样的姿态都是被虚构出来的,可看到韩澈,就明白这世上当真有这样凶狠也顺理成章的男人。

    毫不做作,一点也不浮夸,没有喧嚣的成分,纯净的只剩下惩罚这件事本身。

    他的这种气质,似乎与生俱来,随着岁月的漂移日益沉淀,过去多久,她都忘不了。

    他和她重新坐回沙发上,她紧张的捧起他的手想要看看他的手有没有被破酒瓶划伤。

    而他挡开了,却将她圈在怀中,她摸着滚烫的脸颊,对他扬起笑脸,等着他。

    她的身体上方传来强大的热量和重量,使得她不得不把头往上仰,而韩澈已经低下头开始舔舐着她嫩滑的脖颈。

    “怎么?这么想见我?……你忘了,我最讨厌女人投怀送抱,恬不知耻!”

    他嘶吼的嗓音,扯着空气,爆发出令聂真真酣畅的绝望,他幽深的双眸根本不带半点情欲,有的只是讥诮和厌恶。

    他的身体从她身上离开,渐渐冰冷,冷的让她止不住颤抖。

    他从容的从她身上起来,起身要走。

    “不,不要走!你明明就对我很好,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你若是厌烦了我,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

    聂真真跟上去跌倒在地,只抓住他西裤的裤脚,她想要知道,不管结局如何,让她知道为什么!

    “你真的不知道?”他冷笑着质问她,垂着眼看着匍匐在脚边的她,手指弯曲,忍住想要俯身将她抱起的冲动。

    她摇摇头,泪眼婆娑。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韩澈不是容易感动的人,但那时候聂真真傻气的回答,头一次打动了他,是她攻破他的第一道信号。

    她哭得稚气,像个孩子一样,毫无形象可言,也谈不上任何美感。

    “我知道了,我什么都不要了,不要特等奖学金,不参加社团活动,不接贺明宸的电话,不叫小四哥哥,每天都努力刷你的黑金卡,不和同学逛廉价商店,不吃路边摊,不空腹和咖啡,不挑食,把不愿意吃的都给你,不下雨的时候不打伞……我什么都不好,你一样一样告诉我,我都改,全都改!”

    这些话,琐碎,极其琐碎!琐碎的是韩澈从未听过的凌乱,可就是这凌乱的毫无章法可循的言语,成功的让韩澈十几年来都不曾颤抖过的心震颤了!

    这个女孩,想要对他做什么?如果继续同她在一起,她会把他折磨成什么样?这样的女孩,他有过一个,已经足够了!

    “你知道你最大的错,就是不该对我说这些话!不该偷看我的邮件,更不该在将我的名字随处写在课本上!”

    他一语道破,这些日子以来让她寝食难安的疑团就此揭开!

    ——她的错,就是不该爱上他!

    她的字里行间,是掩盖不住的痴恋;偷看他的邮件,嫉妒由此而生;随手写下的纸张上、课本上的他的名字,是她满腔的心思!

    她以为,她喜欢他,遮遮掩掩,躲躲藏藏,却原来,他已发觉。发觉之后,就腻烦了她!

    这世上,可以爱他的人,是不是只有那个叫做贺明彤的女人?她爱他,不要求他爱她,这样也不可以吗?她才怒放的花朵,一夜之间被拦茎斩断,疼,太疼,剜心般疼!

    她犹不死心,将自己步步逼上绝路。

    “是不是因为贺明彤?除了她,没有人有资格对你动心思,就连暗恋也不可以?”

    “是!除了她,没有任何一个女人的名字可以和韩澈这两个字摆在一起被提及!”

    这世上所有的事都有因果,人们才说,做任何事都该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韩澈后悔了,多少年之后,他用尽各种手段想要将他们的名字摆在一起,她都不肯,她说,她嫌弃那个名字,她已经不是聂真真。

    那天,他眸中皈依黑暗的那瞬间,她明白她的生命终究沾染悲哀,淡然垂下眼帘背对她的那一刻,他没有看到她胸口上被他刺伤的伤口自那日起成了一道持续流血的旧伤!

    她沦陷于他冷酷的眸,忘了身上的痛,望着他孤单的背影,手指探出,轻轻抚摸——韩澈,你有多疼,才会连背影都这么漠然悲伤?我可以为你做点什么?才能让你的疼,稍微减轻一点?

    “我最讨厌的不是对我投怀送抱的女人,而是像你这样妄图以爱的名义,缠着我不放的女人!”

    他狠心的在她心上再扎下一刀,她有多坚强,又有多执着,才能在这个时候抱住他的腿,为他流泪,不是为自己,是为他!

    她想他不是讨厌缠着他不放的女人,而是恨着那个离他而去的女人!

    如果,让她走,就是现在他最想要的,那么她就应该成全他!

    ——韩澈,我走了,不会缠着你不放,我知道我不配,从来也只在你的边沿世界游走,能遇见你,被你在掌心守护过,羡煞多少爱慕你的女人?

    她站起身,斯红盈眼,泪眼涣散,但却神情坚定。她努力过了,才放弃的,失去也没有什么遗憾了,尽管她还是这么不甘心!

    她的背影和来时完全不同,来时,她倔强充满活力,为的就是见他一面,在寒风中苦守三四个小时,被人打的皮开肉绽!

    他用玻璃扎进那人脸颊想的是:“我的女人,我都舍不得这么对她,你居然敢动她!”

    此刻,她离去,腰身那里垮了下去,虽是凄婉低迷的姿态,却在昏暗的灯光下现出一种流金溢彩,带着雷霆万钧之势让他往后倒退了一步,踩在破碎的玻璃碎片渣上,在地面上划出刺心的响声。

    那背影里是深深的眷恋,不舍的,淡淡的,就要移出他的视线。

    “真真。”

    他意外的出声制止住她,他不算是了解她吗?相处半年,应当算得上吧!所以在看到她背影的那一刻,他想,她不是胡搅蛮缠的女人,今晚之后,她就会真的离开他了!

    她纤细高挑的身影不会在出现在天墨大厦楼下,不会再有人尾随他一整天终日无所事事,只为了等他从门口走出来,然后看着他进入另一扇门!

    “嗯?”她转过身,泪光点点,却是笑着的一张脸。

    他不是个好人,手上的血用多少水也洗不净,纵使这样,他也从来没有过罪恶感!

    可这一刻,他觉得,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摧毁的是个多好的女孩?那时候,他已经知道她有多好。可男人总以为,下一个或许更好!

    他烦躁的拉着她走回沙发,聂真真想,如果他对她说:“真真,我给你买栋楼,你还是我的女人。”

    她一定会毫不犹豫的答应。

    可是他,从口袋里掏出一沓支票,签上自己的名字,撕下一张递给她,说到:“你自己填,要多少都可以!”

    他的语气是祈求,不是打发。

    聂真真仰头笑了,声音清脆,胜过秋风吹过落叶的柔软。这么狗血的剧情,她亲身经历了,她正被人支付着一张没有数额的巨额支票——她的分手费!

    该怎么办?她疼,还觉得他比她更疼。

    “韩澈,我不恨你。以前恨过,现在不恨了。你放心,不要担心我,我一直都很会照顾自己,遇见你以前好好的过到了17岁,所以,不必愧疚,不要为我以后的生活担心。”

    她还想说,不要让自己这么疼了,既然这么放不下,就去找贺明彤吧!明明相爱,何必如此相互折磨?

    她站起身,支票从他手上滑落,飘进沙发底下。

    他的关节紧收在一起,酸胀感弥漫在他的胸腔,像揪散的丝麻一样缠绕着他——她是唯一一个不曾抱怨哭着离开他,且没有带走任何东西的女人!

    聂真真并没有离开,她在酒吧里一杯接一杯的灌酒,小四一直守在她身后不敢离开半步。

    最后,她醉的不醒人事,吐得胆汁都出来了。她还是一个劲的嚷着要喝。

    沈蔓青第二次见到她,就是这副样子。

    她并不觉得奇怪,如果哪个跟过韩澈的女人离开的时候还能若无其事,挥挥手无限洒脱,那她就只能说,她压根不是个女人!

    她让小四将聂真真抬起要背她进客房。聂真真看到男人在她身前蹲下,惶恐的推拒着说:“不行,他说,让我离所有男人都远一点!”她醉了,这一点还记得很清楚。

    “乖,他就是韩澈。”沈蔓青哄着她扶着她趴上小四的背,一双臂膀突然挡住她,她抬头,看到韩澈阴沉隐忍的侧脸。

    他说:“我来背。”

    她让小四将聂真真抬起要背她进客房。聂真真看到男人在她身前蹲下,惶恐的推拒着说:“不行,他说,让我离所有男人都远一点!”她醉了,这一点还记得很清楚。

    “乖,他就是韩澈。”沈蔓青哄着她扶着她趴上小四的背,一双臂膀突然挡住她,她抬头,看到韩澈阴沉隐忍的侧脸。

    他说:“我来背。”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早安,薄凉前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早安,薄凉前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早安,薄凉前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