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卷 真正的较量 第二十一章 翻天覆地的变化(7000字)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皇后朕错了第四卷 真正的较量 第二十一章 翻天覆地的变化(7000字)
(88106 www.88106.com)    相安无事的过了几天,谁也没有为段书梦的死而有什么变化,照常过日子,这皇宫,真的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地方。

    楚冉言自从和萧沐风那晚后,不再是无忧无虑贪玩的小女孩了,偶尔的悲伤通过她月儿般的细眉表露出来。萧沐临又离开了,只记得那天他来找自己,说了一句:“事情完了我就会回来,很快。”楚冉言出神的望着天空,她知道应该快有变化了。。。。。。

    ------------------------------------------分割线------------------------------------------------------------------

    朝堂上,礼部尚书段欲在向萧沐风微表痛失女儿的悲伤心境后,又立马说愿意把自己的小女儿段书画献给他做妃子,说是让段书画完成她姐姐未能陪伴皇上的心愿。

    萧沐风岂会不知道他真正的目的,不就是不甘心自己心爱的女儿不明不白死了,没人给他做内应从而来观察他的行动吗?生怕自己突然下达什么密令,留给女儿在他身边给他铺后路,好给以后做打算要帮哪边。

    萧沐风冷哼一声,“难得爱卿想的如此周到,了明朕痛失爱妃的心情,朕就收了吾女,封起为画妃,赐字:淑。另赏赐爱卿几座大宅,燎表朕意。”

    “臣谢主龙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段欲得意的勾起一丝阴笑,“哼,有什么了不起,”是楚霸天不屑的声音,段欲并未发怒,装作没听见。这一切,当然被萧沐风尽收眼底。。。。。

    “众位爱卿是否还有事启奏,无事退朝。”萧沐风慵懒的说了声,有意无意的瞟了瞟底下的楚霸天。

    “皇上,臣有事启奏,皇后出嫁多时,臣都未见过一面,以前是怕不舍,伤心,现在想要见见,以解思念之情,望皇上批准皇后出宫探亲,体恤臣一片念女之情。”

    “噢?竟然这样,朕准奏皇后过两天在八月十五回家过节,让你们一家好好团聚,八月十五过后,朕特许皇后能随时出宫看望家人,算是弥补对你们一家的相思之情。”

    “谢皇上,皇上英明,臣这就回去准备皇后回家的用品,臣告退”。。。。。。。

    “好了,退朝,”,众官散去。。。。。。。

    ---------------------------------------------------------分割线---------------------------------------------------

    册封段书画为妃,不知道言儿会不会生气,萧沐风担心道,疾步走向凤仪宫,不安开始蔓延。

    楚冉言听到萧沐风刚刚又册封新的妃子,而且是段书梦的妹妹段书画,自嘲一声,自古君王爱美色,又岂会真的钟爱一人,自己真的傻,越想越难过,泪水开始滴滴落下,幕儿他们看到,又不知道怎么劝好,真当苦恼时,“皇上驾到,”,看到萧沐风急匆匆的步伐,幕儿放心了,皇上还是爱小姐的,悄悄退出。。。

    萧沐风看到梨花带泪的楚冉言,心疼不已,走过去轻轻揽住,“言儿,我、。、、、”楚冉言擦擦眼泪,挣脱了萧沐风的怀抱,冷冷道:“皇上不用说什么,臣妾知道,皇上不可能独宠一个人,臣妾无话可说,请皇上出去吧,臣妾累了,想休息了。”说完便自顾躺下,不再理会身后的人、

    萧沐风急了,忙走到床边,拉过躲在被窝哭泣的楚冉言,“言儿,别这样好不好,你知道我不是心甘情愿的,别生气了好不好?”萧沐风按捺住脾气耐着性子跟楚冉言说道。却不料怀里的人儿狠的一推,把自己推开,泪水不停的落下,对着自己怒吼道,“你是君王,你身不由己,你有后宫佳丽三千,我楚冉言没有那么大度,要和那么多人抢一个男人,她们要就给她们好了。。。。。”

    萧沐风听完楚冉言的话,脸色开始变黑,怒气开始爆发了,原来自己可以给她随便让给别人的,心里范疼的看着眼前哭的楚楚可怜的人儿,却还是拉不下面子,从来没有人像她这样对他发脾气,自己已经哄她了,还不领情,“楚冉言,不要以为朕真的是喜欢你,你不过是朕千百女人中的一个罢了,就你那样的爹,以为朕真的会相信你吗?可笑,不可理喻的女人,不知好歹,哼。”说完生气的甩甩袖子破门而出,留下一脸泪水的楚冉言。。。。。。

    门外的幕儿和小豆子听到里面的争吵声心里都七上八下,又看到皇上气呼呼的走出来,吓的幕儿跑进去一看,只见楚冉言蜷缩在床角,浑身颤抖着,幕儿心疼的要命,急忙走过去抱住楚冉言颤抖的身子,慌乱的说道“小姐怎么了,怎么会弄成这样,小姐别哭,哭的幕儿都心疼了。”

    楚冉言颤抖的紧紧抱着幕儿弱小的身躯,再也不是那种温暖了,再也不是熟悉的檀香味了,呓语般囔囔道“他不要了,他真的不要我了,原来他从来就没有爱过我,都是骗我的,骗我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楚冉言心里的疼痛越来越深,渐而代替的是久违的冷漠。。。。。。。

    门外,闪过一道身影。。。。。。。

    ----------------------------------------------------分割线--------------------------------------------------

    当晚,萧沐风召了新册封的画妃侍寝,楚冉言眼神空洞的蜷缩在床角,看着他们曾经温存过的床,如今是那般空荡荡,还记得,昨晚,他才抱着我在我耳边说:我会爱你一辈子。可如今,他的怀里却躺着另一个女人,他也对着那女人说曾经他和她说过的甜言蜜语。

    眼泪,挂在脸颊,被风吹干依旧还有淡淡的泪痕,第一次,第一次自己的心那么痛那么痛。。。。。。。

    暗处的幕儿看着楚冉言难过的样子,心里也难过的要命,同时心里也埋怨起了萧沐风。小姐这几个月来何曾有像现在如此难过过,幕儿心里燃起一丝责怪。

    *

    --------------------------------------------------------------------------------------------------------------------

    次日,好不容易在下半夜才睡下去的楚冉言在刺眼的阳光照射在她身上后醒来了,只是,她变的不一样了,她不再哭了,只是一脸的淡然,仿佛昨晚那个哭的眼圈红肿的不是她。

    看了看窗外,这是她第一次静静的看着阳光,那阳光好刺眼,却那么明媚,楚冉言的嘴角不自觉的扬起一丝微笑,昨天的阴霾一扫而光,起身打开i衣橱,一连串浅色系的衣服映入眼帘,手指在众多衣服之间游走后,停留在一件淡绿色的纱裙,安静的取出穿上,转了转身,似乎很满意自己的穿着,又走到梳妆台坐了下来,看着自己披肩的发丝,楚冉言取过一条淡绿色的丝带系在一根白玉簪上,随后把头发固定了起来,用梳子静静的梳着,一下,二下,三下。。。。。直到觉得满意后才收了手。

    梳完头却没有像往常一样离开梳妆台,楚冉言的目光停留在了桌上琳琅满目的胭脂水粉,芊芊玉手打开了化妆盒,然后照着铜镜在脸上抹点了起来。

    靠着她在这几个月里学的化妆技术,楚冉言不一会便画好了一个淡妆,细眉如柳,带着微微腮红的脸颊更显得嫩滑,一株粉红嫩唇晶莹饱满。此刻的她比平时多了一份娇媚,嘴角的微笑一直 犹在。

    待一切妥当后,“幕儿。。。”她恢复了往常的情绪,不悲不乐的叫了一声门外竖着的身影。。

    “吱呀”,门被推了开来, 幕儿端着洗漱水走了进来。。。。

    “小姐。。。。你。。。”幕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这个衣衫整齐,一脸淡妆,还面对微笑的人是她的小姐,是昨晚那个哭的撕心裂肺,狼狈不堪的楚冉言!

    “呵呵,幕儿,怎么了啊?看到我这样很奇怪吗?”楚冉言好像早就料到幕儿会是这般反应,也不在意的端过幕儿手中的洗漱水,洗漱了起来,动作不紧不慢,井然有序。

    幕儿都忘了自己该干什么了,只是痴痴的看着动作优雅的楚冉言,眼睛睁的老大。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了,咽了咽口水,“小姐,你。。。你没发烧吧?”

    “噗”,楚冉言听到幕儿的话忍不住笑了出来。。。

    “好了幕儿,别乱猜了,我没事,我很好。。走吧,我饿了,去吃东西。。。“楚冉言有些好笑的望着呆呆的幕儿,拉起她出了房间。

    饭桌上,楚冉言正胃口大好的吃着粥,却发现旁边有一双热炯炯的目光在注视着自己,无奈的白了一眼,“我说幕儿,你看够了没有,你吃不吃啊?待会我们去御花园转转,快拉,别看了。。。”一边喝着粥,一边拍了拍还没反应过来的幕儿。。。。

    *

    -------------------------------------------------------------------------------------------------------------------

    御花园。

    楚冉言心情不错的东瞧瞧西看看,一朵朵美丽的花儿吸引着她的眼球,还有那翩翩起舞的蝴蝶更是让她心情大好。她一边伸手逗着那些蝴蝶,一边和幕儿说笑着,而幕儿也慢慢的回过神来了,这样也好,小姐不难过。

    “呵呵,皇上,你看,那好漂亮啊。。。”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女子娇嗲的声音。

    楚冉言微微顿了顿,皇上?随即又淡然的继续耍玩着停留在她手心的白色蝴蝶。。。。。

    幕儿不悦的翻过头,却看见 一个身着暗花柔云百褶缎裙的女子笑吟吟的挽着一身龙袍的萧沐风朝这边走来,那女子时不时指向一处,萧沐风也是一脸的微笑。

    幕儿鄙夷的望着满面春风的萧沐风,他身边的女子正是新册封的段书画,看到他们两人缠绵的样子,幕儿心头一阵怒火,亏小姐昨天还哭的如此伤心,他如今却是美人入怀,春风得意。

    哼,暗暗哼了一声,幕儿有些担心楚冉言看到他们的样子会难过,当然她不知道楚冉言早就发现他们在不远处了。

    眼睛咕噜咕噜转了会,幕儿扯了扯楚冉言的衣袖,“小姐,要不我们去那边看金鱼吧?那金鱼可漂亮了。。。“满脸微笑的看着楚冉言,希望在那两人还没过来前把她支开。。。

    楚冉言有些纳闷的看着幕儿,随即明白了。淡淡一笑,“幕儿啊,我看你才发烧咯,你看,池塘不是就在那吗?你指的那边哪里还有什么金鱼?”

    “啊、。。”幕儿尴尬的看了看楚冉言指的地方,就在离她们十步远的地方就是池塘。。。。汗,都怪自己太紧张,没有看清楚就乱编。。。。

    “额。,呵呵,,是哦,。呵呵,幕儿没看见。。。。“幕儿不好意思的圆着慌。。。

    “呵呵。。。”楚冉言看到幕儿的囧样,忍俊不禁。

    “哟,这不是皇后娘娘吗?画儿见过姐姐。。。”身后传来了一阵惊乍的声音,打破了楚冉言和幕儿的笑声。。

    楚冉言收起了笑容,换过一脸的淡然,转过脸去。。。

    看着偎依在萧沐风怀里的段书画,段书画正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刚刚的请安也只是口头上的,而萧沐风却只是宠溺的望着他怀里的段书画,无视楚冉言的存在。

    她的心猛的一抽,但脸上依旧是波澜不惊,嘴角勾起一丝微笑,”臣妾给皇上请安,妹妹不必多礼。。。“眼睛随意划过两人,随即停留在了不远处的一朵花上。

    “起来吧。。。”声音没有一丝温度,萧沐风冷漠的说着,目光却依旧停留在段书画身上。。

    “参加皇上,参加画妃。”幕儿不情愿的下跪请安,她不想给楚冉言惹什么麻烦。

    “参加皇后娘娘。。。”萧沐风身后的宫女太监也齐刷刷的跪了下来。。。

    “姐姐,妹妹真是不好意思呢,。本来早上妹妹要去给姐姐请安的,可是皇上不肯,说要妹妹陪他再睡会,所以才没去凤仪宫给姐姐请安,还请姐姐见谅呢。,“段书画依旧一副笑脸的说着,脸上看不出一丝内疚,只有得意!

    楚冉言也不介意,同样回给段书画一个淡淡的微笑,“妹妹严重了,妹妹服侍皇上是头等大事,姐姐岂敢怪罪。。”

    “呵呵,这倒也是,想以前姐姐不也是服侍过皇上嘛,应该知道这是很累人的。。。哦。“段书画捂着嘴娇媚的笑了起来,还有些害羞的看了眼萧沐风。脸上写满甜蜜。

    楚冉言的心像是被触碰到一般,撕裂的痛,眼底闪过一丝哀伤,脸上却依旧是云淡风轻。

    “好了,爱妃,我们走,在这和她说这些干嘛。。。”萧沐风似乎是对楚冉言厌恶极了,连和她站在一起也觉得反感,催着段书画走。

    “那好吧,姐姐,妹妹和皇上先走咯。。。”段书画看到萧沐风对楚冉言的不屑,心花怒放,更加得意忘形,挽起萧沐风的手。。。

    “恭送皇上。(恭送画妃)”,楚冉言和幕儿同时说着。

    而就在萧沐风被身后的宫女太监挡住了视线,楚冉言不留神的看向别处,幕儿低着头跪在地上时,段书画松开了挽着萧沐风的手,用内力形成了一股气流。。。。。

    “啊。。。。”楚冉言的身子突然好想被一股力量带离原地,直直的飞进了旁边的池塘。。。

    幕儿猛的抬起头。。。。。

    萧沐风也猛的回过头。。。

    只见楚冉言掉进了池塘中,脸上的妆容也被水冲洗掉,露出了同样美丽的素颜,头发也被水打湿,缠绕在一起,两只手不停的伸着,身子一起一伏着。

    “啊。。噗。,噗。。救命,救命。。。”楚冉言不会水,只是一张嘴许多水就进了嘴,本能的呼救着,脑海中又闪过当初那个楚冉言掉入池中的场景,普天卷席而来的窒息感让她难受极了,眼睛乞求的看着不远处同样看着她的萧沐风,而他却只是冷漠的看着她,无动于衷。!

    “小姐。。。小姐。。。”幕儿惊呆了,当初楚冉言落水的情景她仍记忆犹深,如今又是情景再现,她怕了,怕的不知所措,对,她会游泳!她会游泳,自从上次楚冉言出事,她就找他教她游水!只怕以防万一,不让小姐再被淹的半死。。

    幕儿怨恨的看了一眼冷眼旁观的萧沐风,再看看一旁幸灾乐祸的段书画,还有那些无动于衷的宫女太监们,幕儿的心里闪过一丝恨意,随即不顾一切的跳下了水,奋力的游向正在求救的楚冉言。。。

    自己也是学会后第一次下水救人,也不是很熟水性,急切的心情想要快点抓住楚冉言挥着的手,看着她苍白的脸,自己的心一阵阵的抽痛,当初小姐那绝望的表情又重现了。。。。

    抓到了!抓到了!幕儿终于游到了楚冉言的身边,双手托起已经精疲力尽的楚冉言,让她不至于淹到,随后咬紧牙关奋力的游向岸边。

    ”哎呀。。姐姐落水了。。。你们快去帮忙啊。。。“段书画好像看完了表演一样如梦初醒,惊慌的呼喊着,她身后的那些宫女太监也匆匆的跑向幕儿,有个太监迅速的跳下了池塘,扶起了楚冉言,幕儿才能缓了一口气,其他人都向池塘抛下了绳子,幕儿抓住楚冉言的手拉着绳子慢慢的被拖上了岸。

    看到脸色苍白的楚冉言被救上来了,萧沐风淡淡的说了声,“以后别那么冒冒失失,淹死了都不知道。。“随即又低下头对段书画说道,爱妃我们走吧,没什么好看的。。。。

    随后一行人浩浩荡荡的离开了,留下一身湿嗒嗒的幕儿和楚冉言,幕儿怨恨的看着离开的一行身影,再看看倒在她怀里的楚冉言,她心疼的不可言喻,她又让小姐受伤了!不,我要好好保护小姐!决不让她再受一点伤害!小姐不可能会无缘无故落水,一定是有人使坏!幕儿坚定的扶起同样狼狈不堪的楚冉言,一步一步朝凤仪宫走去。。。。

    *

    -------------------------------------------------------------------------------------------------------------------

    凤仪宫。

    “皇后娘娘怎么了?你们怎么会弄成这样?”小豆子看到一身湿润的幕儿扶着同样是一身湿嗒嗒的楚冉言进来时,吓了一跳。。。

    “是啊,皇后娘娘和你怎么了?”小饭子和菲儿他们都紧张的问着,一边拿出干毛巾递给幕儿。。

    幕儿把楚冉言扶到床上,对身后的小豆子他们说道,“你们先出去,我给小姐换衣服先。去找个太医回来。”

    待房门关上,幕儿才小心翼翼褪去楚冉言身上湿透的衣服,用干毛巾擦拭着她的身子,然后再帮她穿上了衣服,盖好了被子,自己也匆匆的换过一身干净的衣服。

    “幕儿,好了吗?太医来了。。”门外响起了小豆子的声音。

    幕儿帮楚冉言拢了拢头发,待看着整齐一些,才淡淡的说了声,“好了,进了吧。”

    “李太医,麻烦你看看皇后娘娘有无大碍。”幕儿有礼貌的对身旁的人说道。

    “好的,幕儿姑娘稍等。。。”

    待李太医一番查看把脉后,他刷刷刷的开了一张药方,随后递给幕儿,“皇后娘娘并无大碍,只是有些风寒,我开了一些药,你煎给皇后娘娘喝便可,三日后便可恢复。”

    “谢谢李太医,菲儿,你去跟李太医去御药房取药,然后煎好给皇后娘娘喝。”幕儿吩咐一旁的宫女说道。

    “嗯。好。,李太医,请。。。”菲儿点了点头,随李太医出去。。

    “小豆子,你们几个留在这里照顾好娘娘,我出去一趟,记住,不能让任何人打扰娘娘休息!”幕儿又朝小豆子他们交代一番。

    “嗯。你放心,我们一定照顾好娘娘。”小豆子第一次见幕儿那么的严肃,也不敢再多问。

    *

    ------------------------------------------------------------------------------------------------------------------

    一片竹林中,一名黑衣男子和一名素衣女子相对而立。

    “你怎么出宫了?出什么事了吗?”黑衣男子看着素衣男子淡淡的开了口,言语中透着关心。

    “我有事求你,你教我武功。”素衣女子直视黑衣男子,坚定的说。

    “怎么了?有人欺负你?”黑衣男子紧张的问,眉间闪过一丝怒气。

    “不是,我要保护她。你教我。。”素衣女子摇了摇头,再次坚定的说。

    黑衣男子听到原来不是她被欺负,暗暗松了一口气,沉默了一会。。。

    ”每晚找机会出宫,我教你,在这。。。“

    *

    -------------------------------------------------------------------------------------------------------------------

    从那以后,皇上便再也没有来过凤仪宫,而是宠爱新册封的画妃,皇宫再次闹的沸沸扬扬,说皇后又失宠了。

    萧沐风和楚冉言自打那次争吵再也没有说过话,没有见过面,楚冉言如期在八月十五出宫探亲,萧沐风不闻不问。。。。。。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皇后朕错了》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皇后朕错了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皇后朕错了》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