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死局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财富王国17、死局
(88106 www.88106.com)    拘留室厚重的大铁门“咣”地一声在孙达身后关上,这一声响,好像一把重锤在他的心上敲击了一下,一团恐惧像清水中突然滴入一点墨在心头漫开。

    说实话,在此之前,面对陌生人的偷袭,面对公安人员的审讯,他更多的是感到刺激和紧张,只有到这一会,当四周完全安静下来,当他可以把三个月来的一切能够细细的想一下的时候,他才感到了实实在在的恐惧。

    他终于还是陷进别人设的圈套了。

    这个局应该是三个月前就设好的,如果不是三个月前被招进天宇电脑公司,如果不是拿着那么高的薪水而不用做事让他心怀内疚,那么,他接到闫总秘书那个莫明其妙的电话,就不会那么义无反顾的去了,特别是见到那个张国威后,他已经意识到会有不好的事发生,但他想,既然公司每月花两万元将自己供着,肯定就是用来处理特殊事件的,也就没有多想,孙达觉得自己还算一个谨慎的人。谁知就这样轻而易举地陷进了别人的圈套。

    事出反常必有妖啊,孙达刚开始不是没有怀疑过天上为何突然掉下这么大的馅饼,也怀疑过可能是有人设的局,可是每月有两万块钱赚,也想不出自已有什么可以让别人图的,也就没当回事。

    真应了一句谚语:如果天上掉下了馅饼,那不是馅饼,一定是馅饼状的石头。

    他想起上小学时看过的一个故事:从前有一个乞丐,有一天突然在大街上遇到一个身着光鲜的男人,那男人一见他就抱住他,跪在地上叫爸,说是儿找你找得好苦啊,乞丐心里知道这人认错了人,但见这人长相富态,穿得有好,肯定是有钱人,白白捡了个有钱人儿子,真是天大的好事,也就将错就错了。

    乞丐被有钱人接回家,大鱼大肉地吃着,不久就养得白白胖胖的,再穿上一身好行头,俨然一个富家翁了。

    中间还有许多细节,孙达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最后那个假儿子将这个假老爸押在一家绸缎庄里,骗得了几千两银子的货物。

    自已就是那个自以这得计的乞丐。

    可是假儿子是谁?不会是闫总的女秘书小赵,也不会是闫总,应该是那个给闫总打电话的人。那个人是谁?他为何要算计自己?

    自已在这个城市唯一有过节的人是张东,会是他吗?

    张东为人很嚣张,从事的又是黑社会事业,他们报复人需要绕这么大的圈子吗?直觉上应该不是张东。

    如果不是张东又会是谁?他想得脑袋发痛也没理出一点头绪。他觉得自己被一张大网罩在里面,看不清方向,没处着力,正因为什么也看不清才感到恐惧。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这人为了算计自己耗时百天,费了六七万,肯定不会就这么将自己弄进来关几天了事,没有证据他肯定会制造证据,他想到了自己的电脑,那人如果想制造证据,太容易了。

    想到这儿,孙达出了一身冷汗,有掉进冰窟窿的感觉。

    如果在自己家里搜到了光盘,在自己的电脑中找到了视频,那自己将百口莫辩。

    怎么办?怎么办?如果敲诈的罪名被认定,三百万,自己将最少被判十几年。十几年啊,自己一生就毁了。明天等着自己的是什么呢?

    孙达就这样反复的分析着,猜测着,一夜未眠。

    当孙达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第二次被带进审讯室时,看到陈刚盯着自己那种自信而玩味的目光,他心里咯噔一下,直觉告诉他,他的推测又一次变成了现实:他们应该在自己的家里真的发现了什么。

    “你们在我的住处搜到了光盘,在我电脑里找到你所说的视频了吧。”他抬起头,迎着陈刚的目光说,没等陈刚提问就直接说出了他的猜测,“如果我说是有人故意陷害我,你信吗?”

    “哦,你凭什么说我们在你住处搜到了光盘?”他发现陈刚虽然面无表情,但目光明显地闪烁了一下,应该是被自己说中了。

    “昨晚,我静下心仔细想了一下,我觉得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一个圈套,我被人阴了。我想既然有人想阴我,不会只将我骗到发案现场,他应该还有后手,就是将所谓的证据放到我的住处去。”

    看着眼前这个给人感觉有点懒散而轻佻的年轻人,陈刚看似面无表情,心里却异常震惊。

    不错,他们确实从孙达的住处搜到一张光盘,还在他电脑的回收站里找到了那段视频。

    和孙达一样,陈刚昨晚也是一宿没合眼。他一遍一遍在脑中过着孙达从进入他们的监控视线到审讯过程的全部表现,经验告诉他,这个人没有问题,所以第二天他带着小刘按照惯例搜查孙达的住处时,根本没抱什么希望。可是结果却大大出乎他的意料,他们根本没费什么神就在孙达的抽屉里找到了另一张光盘,和发案现场出现的内容一样的光盘,随后又在他的电脑中找到了那段视频。

    事实直接指向孙达就是幕后敲诈者,可是从性格行为逻辑判断应该不是他,难道是有人故意陷害他?陈刚又一次感到迷惑,难道自己的判断力下降了?

    第二次提审孙达,他是有一套巧妙设计的,谁知这小子一开始就主动点出了自己的底牌让自己的审讯陷入被动。

    “哦?你凭什么说有人陷害你?”陈刚直视孙达的眼睛问。

    孙达觉得这时候什么也不应该隐瞒了,便从他半年前被聘进电脑公司做总经理特助,拿高薪却不用干事说起,到闫总秘书小赵的电话,到住在唐都迎客的张国威。

    “说,继续。”陈刚仍然盯着孙达的眼睛,他想在里边找到一丝游离或闪烁,但是没有。在叙述的过程中,他的目光一直很清沏很坚定。

    “后面发生的,你们已经看到了。”孙达也直视陈刚,“如果我真是那个敲诈者,肯定不会将那么明显的证据留在家里等着你们去找。”

    “那么是什么人陷害你呢?”

    孙达如实讲了他和张东的过节,说在这个城市里,他没有得罪过其他人。

    陈刚叹了口气没有说话,结束了这次审讯。

    之后他们去天宇公司调查了孙达供述的情况,确实如孙达所说,他拿着两万元的高薪却几乎什么也不用干,为什么这样,公司里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有的说,这个孙达其实是个小白脸,他和公司某女董事的关系不一般,有的说孙达是一个大人物的私生子,总之,孙达有着很硬的后台。人事部的人说,当时研究招聘时,孙达是没有被录用的,只是后来闫总接了一个电话,才录用了他。

    陈刚找闫总谈时,闫总否认孙达有后台的说法,也否认招聘孙达是因为有人给他打电话,他言之凿凿地说之所以招孙达,是因为孙达有着在大公司任职的经历,从他提供的作品看,是一个难得的软件人才,所以才重用他,说他不干事是不对的,有一次公司的电脑全部瘫痪,专业人员也束手无策,就是他给弄好的。

    随后找闫总的秘书小赵协助调查,赵秘书矢口否认那天给孙达打过电话,说自己那时正和一帮朋友在80后酒吧喝酒,有一帮人可以做证,期间她并没有打过电话。

    陈刚去移动公司调出了孙达的通话记录,那天下午5点40分,孙达确实接到过一个电话,那个电话是从公用电话亭打的,这个电话亭就在80后酒吧门口。

    很明显,闫总那番说辞很牵强,现在的老板一个个都和周拔皮一样,他为何会这么大方?人才,中国人才多了去了,像这样被“重用”的可不多。那个电话亭和那个80后酒吧不会是巧合吧?

    这个年轻人应该是无辜的,应该是被陷害了,那么是谁陷害他呢?张东吗?

    接着陈刚调查了闫总和张东的关系,发现这两个人根本就不认识,没有任何交集。

    在案情分析会上,当陈刚提出孙达可能是被人陷害,希望再深入调查时,遭到局领导和同事们的一致反对,大家认为这个案子人脏并获,又在嫌疑人家里搜出了铁证,至于嫌疑人是否供认,已经很次要了,没必要浪费时间和人力再查。再说了这案子涉及市委主要领导,上面逼得很紧,也容不得他们细查。

    陈刚表示保留意见。案子第二天便被移交监察机关,孙达被移交给桐乡看守所。等待着他的是法院的审判。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财富王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财富王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财富王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