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越狱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财富王国23、越狱
(88106 www.88106.com)    在孙达为逃还是不逃心里挣扎不已时,他们那个号子里又进来两个新鬼。

    那两个人膀大腰圆,满脸横肉,有一个脸上还有一道从额头到腮边的刀疤,看上去十分狰狞,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那个过去威风八面的络腮胡,一见到他们就低声下气的叫虎哥龙哥,看来他们在外面都是道上的,这两人的身份地位比络腮胡要高很多。

    只见络腮胡爬那个虎哥耳边叽咕了几句什么,虎哥一道凌厉的目光向孙达射过来,撞上孙达的目光,嘿嘿冷笑了几声。

    感到他们心存不善,当晚,孙达就睡得很浅,到半夜的时候,他听到那个虎哥悄悄说,“阿龙,睡着没有。”

    “没有。”

    “咱们商量一下,怎么对付这个孙……”

    “嘘——”

    等了一会,他觉得那个龙哥从铺板上爬起来,悄悄向自己这边模过来,孙达打着长长的呼喽,装出酣睡的样子,想看他们要干什么。

    虎哥走到孙达铺前,俯下身看了一会,小声叫“孙达,孙达。”又摇了摇他的肩膀,孙达口中呢喃了一句梦话,翻了个身,又呼喽开了。

    虎哥轻手轻脚走回自己的铺位躺下说,“那家伙睡着了,睡得很死。”

    “要不咱们偷偷过去把他做了?”龙哥说。

    “不行,听张老板说,这小子身手很厉害,这样太危险。”

    张老板?会是张东吗?孙达暗想。

    “得了吧,那是张东老大给自己找台阶呢,他在这小子手里吃了亏,不把这小子说厉害一点,不就显得他更草了吗?我就不信这世上有什么绝世高手。”

    “山外有山,人上有人,咱还是小心点好。”

    “那你说怎么办?”

    “大后天会有人送东西进来,有一种叫什么氢化钾的东西,听说毒性很厉害,咱们这样……”两人好一阵耳语,因为声音太低,孙达听不清他们说的什么。

    果然是张东,他们提到的好像是氢化钾?这可是沾一下就没命的剧毒,看来那次自己把那家伙得罪狠了,他不是想让自己坐几年牢,而是想要自己的命。想到这儿,他的汗毛都竖起来了,如果不是今晚自己存了个心眼,没有睡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一瞬间,他想先发制人将这两个混蛋做掉,想想又觉得不妥,他们不过是小喽啰而已,如果做掉他们,自己也免不了被枪毙,就算侥幸不会被发现,如果继续呆在这儿,他们还会再派人来的,防不胜防啊,下次自己也许就没这么运气了。

    与其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还不入逃!

    他终于坚定了越狱的决心。

    可是怎么逃呢?他进来时留心记了,从第一道大门开始,到这儿一共要经过五道大铁门,每道门都有两个哨兵站岗,进出每道门都要报告并验证身份,即使侥幸混出这五道铁门,外面的围墙足有七八米高,上边还有电网,从这里逃出去一点可能性也没有。

    挟持看守?经过这几天的观察,他发现,每天他们放风的时候,门口都有两个看守值班,这两个看守可能长期在这样的环境工作,已经习惯了,很放松,有时还会和他们聊天,装做给他们汇报什么,突然发难将他们中的一个制服倒是很容易,可是这样以来,出口的几道门肯定会立即锁死,华夏不比西方国家,即使自己人质在手,他们也肯定不会接受自己的条件,而且这里的环境自己并不熟悉,他们在任何一个死角安排一个狙击手,一枪就可以把自己解决了。这个方案不行。

    那么,要逃走,就必须让他们把自己从这里带出去,过一段时间肯定会开庭,那时法警就会把自己从这儿带去法院,从去法院的路上逃脱?可是什么时候才能开庭啊,从唐城司法机关的效率看,从逮捕到上庭最快也得两三个月,而后天,张东的毒药就会送进来,自己等不得呀。

    只剩下最后一个办法,就是受伤,必须使自己受重伤,是真正的重伤,危及到生命的重伤,这样才可能被送去医院救治,装病是不行的,一般的轻伤也不行,这里肯定有医疗所,装病会给查出来,轻伤他们会在这儿处理。这样的事情以前肯定有不少人做过,是骗不过看守所民警的。

    如何受伤也是个问题,激怒他们,让他们打自己?一来他们已经见识过自己的身手,无论怎么激他们都不会动手。二来,这些家伙打人很有技术,就是只会打痛,不会打伤,更不会重伤。

    唯有自残。

    进到这儿时,身上所有的金属物件都被收走了,就连裤子的拉链都被剪掉了,对于一般人来说,就是想自残也没有办法,到了这儿才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但以孙达的身手,在什么样的环境中想自残甚至自杀都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这儿,他苦笑了一下,他***,没想到自己辛辛苦苦练就的功夫到头来先要用在自己身上。如果让师傅知道了还不得以头抢地而死?

    有了计较,心里便安静下来,一安静下来,便觉得很困,很快就沉沉睡去。

    第二天放风的时候,他不动声色地走到一个角落,背对着其他人,深深吸了一口气,蓄劲于右手,猛击向自己腹部,他惨叫一声,双手抱着肚子,仰头喷出一口鲜血,直挺挺倒下。

    “这小子怎么了?”

    “我的妈呀,吐了这么多血。”

    “快来人呀。要死人了。”

    孙达觉得一群人围上来,慢慢地失去了知觉。

    孙达醒过来时,已经身在医院了,看看腹部裹着的纱布,他知道已经做过手术了。凭自己所使的力道,肯定造成胃腔撕裂大出血,需要手术。

    “你醒了?”一个女医生俯身看着他问。

    “这是在哪儿?”孙达装出一副迷茫的样子问。

    “电力医院。”医生在他额头上试了一下,“感觉怎么样。”

    “疼,全身都疼。”孙达虚弱地说。

    “胃都让人打破了,不疼才是怪事。”女医生将点滴调慢一点说,“年纪轻轻地不学好。”

    “我,我是好人,被冤枉的。”

    “哼,进到那儿的,没有一个说自已罪有应得,……”

    这时,病房的门被推开,孙达扭头一看,进来的是李副所长,他曾给孙达他们做过一次辅导。

    “人醒啦?”李副所长走到病床前,看了孙达一眼,问女医生。

    “醒是醒了,但人伤得很重,胃生生给打破了,没个三五个月怕是恢复不了。”这家医院是看守所的定点医院,女医生和李副所长很熟悉,说话就没有忌讳,“你们是怎么管的呀。看来网上所谓的‘躲猫猫’事件应该是真有其事。”

    “这个,你不了解,现在这帮人很难管的。”李副所长尴尬地说。

    “哼,你是有话要问他吧?刚醒,人还很虚弱,不要谈太久。”女医生说着走了出去。

    李副所长递给孙达一支烟,自已也叨了一支,摸出打火机将两支烟都点着了,吸了一口问,“你说说当时的情况,是谁打的你。”

    孙达好久没吸烟了,贪婪地吸了几口,听见李所长问,浑身哆嗦了一下说,“我,我不敢说,他们说如果我说出去,就要弄死我。”

    “你放心,有我在,他们不敢把你怎么样。”李所长拍拍他的肩膀,“说吧。”

    “是,是前几天才进来的虎哥和龙哥,那天晚上,我睡得正香,被龙哥扯着头发弄进卫生间,虎哥在里边等着,说是我得罪了外面一个老大,老大让他们进来教训我。说完他们就下死手打我,他们把我放到,用脚在我肚子上猛踩,开始我觉得很疼,一个劲求他们,他们不听,后来也感不到疼了,第二天早上放风的时候,我突然觉得很疼,只记得我吐了一口血,就再记不得了。”这些都是孙达在动手前想好的说辞,既然虎哥龙哥想算计他,就别怪自己给他们上眼药了。

    “你是不是在外面得罪了什么人?”

    “三个月前,我和和顺公司的张东张老板有一点过节。”孙达小心地说。

    “哼,和顺帮张东,难怪了。”看来李副所长对这个张老板也有耳闻,“你安心养伤,回去了我给你换个号子。”

    “谢谢李所长,你还有烟吗?”孙达低声下气地问。

    李所长“哼”了一声,将多半盒烟从兜里掏出来,扔给他,起身走了。

    第一步成功了,孙达心中暗喜,在这里,逃脱的机会应该会有。

    之后,孙达白天仍然装出一副异常虚弱的样子,一会喊这儿疼,一会喊那儿疼,麻痹医生和外面的看守,但一到晚上没人的时候,他就盘腿坐在床上调整气息,或不停地活动四肢,争取让自己早一点恢复过来。他必须和看守所打时间差,在医生和看守都认为不可能恢复时,恢复行动能力,这样才有机会逃走。

    这期间,他和那个女医生也惭惭熟悉起来,知道她叫做常青玉,她对他很是关心,在和她的闲聊中,孙达逐渐弄清了这家医院所处的位置。

    医院地处东六路,医院的东边是一个学校,西边是一片住宅区,北边是一个菜市场,南边是街道。如果逃出这栋住院大楼,翻过西边的围墙,住宅区应该很复杂,就很容易脱身了。

    两周之后,他觉得活动已经没有大碍,是时候行动了。他开始做准备工作,他暗中将一些耐实的食物存在一个纸盒子里。又存了一些消炎药。这些在逃亡中都是必不可少的。

    这一天,李副所长来看过他后,又和常医生聊起来,聊的过程中,无意间说,看守所觉得孙达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明天就接他回看守所。孙达听后,心不由得揪了一下,今晚必须行动。

    这是一个漆黑的没有月亮的夜晚,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悄悄起身,将病房门轻轻拉开一条小缝,向外看了看,像往常一样,后半夜还是这两个人值班,经过他两周的观察,每到一点半左右,其中那个瘦高的年轻人就会走到楼梯拐角去给女朋友打电话,可能他们正在热恋中吧,他曾听那个年长一点的民警笑话说他找了个漂亮女朋友,总怕给人拐走了,每晚都打电话查岗。

    孙达屏住呼吸,盯着两个民警,打电话呀,打电话呀,他今晚不会不打了吧?他觉得自已心跳加速,手心冒汗。

    不能紧张,一定要冷静,他告诫着自己,深深吸了口气,再缓缓地吐出来,让急燥的心情慢慢平静下来。

    一点四十分,年轻民警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对老民警说“我去打个电话。”

    “你这样每晚查岗有个屁用哦,女人一边接你电话,一边照样可以和别的男人干事,哈哈哈。”老民警调侃道。

    “你知道什么,我不是查岗,是经营爱情,爱情是要用时间经营的,说了你也不懂。”年轻民警说着照例向楼梯拐角走去。

    老民警看着年轻民警的背影,轻叹一声,摇了摇头,这时他正好背对着病门,孙达轻轻拉开病房门,一掌切向老民警的脖子,老民警哼也没哼一声,软倒了。

    孙达一把接住倒下的民警,将他拖进病房里,快速脱下他的衣服,给自己换上,然后向楼梯口走去。

    “丽丽,这会儿干啥呢,想我,是嘛,我也想你呀,可能明天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我们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我一定加倍地爱你,将这几晚都补上,我一定让你……”年轻民警正和女朋友聊得激情澎湃,只觉得脑后生风,还未等他回头,颈部受到重击,直接晕了过去。手中的手机传出一个女孩豪放的声音:

    “我等着,我要一晚做三次,不做五次,我要榨干你……喂,喂,你怎么不说话。”孙达挂掉年轻民警的手机,蹑手蹑脚地将他也拖进病房里,将准备好的吃食和药片贴身放好,然后快速向楼下走去。

    晚上这栋楼的其它出口都会锁死,唯一的出口是正门,正门外是一个大停车场,他出了住院部大门,看见停车场上停着四辆黑色轿车,他快步向停车场外走去。

    刚走到停车场中间,四辆轿车刷地同时亮起车灯,灯光直直打在他的脸上,使他一阵目眩,瞬间什么也看不到了。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财富王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财富王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财富王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