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黑云压城 76、孟尝君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财富王国第三章:黑云压城 76、孟尝君
(88106 www.88106.com)    半个小时后,程思报告,唐先生一伙人在潼山城里逛了一圈,没有和任何人联系,住进了潼山大酒店,8019房。问下一步怎么办,孙思让他在对面登记一间房,监视他们的行动。

    下午六点,孙达打电话问程思,有什么异常没有,程思说,他们只在十一点半和五点半出去吃过两次饭,分别在翠华羊肉店吃了羊肉泡,在歧山面馆吃了牛肉拉面。其余时间一直呆在房间里,没有和任何人接触,应该没有问题。

    问清情况后,孙达和崔雨来到潼山酒店对面的飘香茶楼,订了六号包房,来到包房坐定,点了一壶云南普洱后,孙达让崔雨给唐先生打电话,告诉他们见面的地点。他同时打电话给程思让他密切注意他们在这一段时间有没有和人联系。打完电话后,看了一下时间:六点三十三分。

    孙达打开包房的窗子,六号包房在二楼,正对着街口,斜对面就是潼山大酒店。他发现,崔雨打过电话后只过了三分钟时间,他们就从酒店的旋转门里走出来,年轻人打头,老头居中,唐先生殿后。

    他们行动这么快,有点出乎孙达意料,他们似乎刻意用行动传达两个信息:一,我们很有诚意,时刻等待你联系;二,请放心,我们没有做任何手脚。

    看着他们穿过马路,孙达关上窗子,坐上主位,崔雨坐在他右侧。一分钟后,响起叩门声,孙达朗声说:“请进!”

    门从外面打开,三人依次进来,老人打头,唐先生居中,青年人殿后。孙达近距离看到老头—他们口中的罗爷时,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这个老头自己一定见过,可是在哪儿见过呢?

    “怎么?就让我们这样站着?”老头笑呵呵说。

    “请坐!”孙达故意摆出一副倨傲的架式,冷冷地说,屁股抬也没抬一下。

    老头在孙达对面坐下,唐先生陪在他右边,年轻人则站在老人左后方,对孙达怒目而视,身上隐隐散发出一股杀气,崔雨看了这人一眼,不由得打了个哆嗦,有一种冷入骨髓的感觉,瞟了孙达一眼,这家伙却依然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自顾自倒了一杯茶慢慢的喝。

    “孙老弟可真难找啊,呵呵。”老者丝毫不理会孙达的倨傲,依旧笑呵呵地说。

    “你们找我做什么?该不是你们谁家妹妹嫁不出去了要我帮忙?”如果说孙达以前的话只是让人感到傲慢,那么这句话就太过无礼了。年轻人就要发作,唐先生偷价扯了扯他的衣服,提醒他冷静,年轻人还是忍不住哼了一声双目尽赤。

    “呵呵,在说事前,我想和孙老弟下一盘棋。”老者对孙达的冒犯毫不为意,仍是一副气静神闭的模样,头也不回说:“摆棋。”

    他身后的年轻人,从提包里取出一副橡棋,看似小心翼翼地放在桌上,在接近桌面的一瞬间却突然发力,只觉两寸多厚的实木桌面隐隐震了一下,孙达面前盛满茶水的杯子突然弹起,满杯茶水淋向孙达。

    “不得对孙先生无礼!”老者怒喝。

    只见孙达夹着烟的右手轻轻一抄,将茶杯接在手中,往后一带,悠而晃出几道残影,刚刚洒出的茶水被他尽数收入杯中,一滴也没洒到身上。

    他优雅地抬杯喝了一口,同时左手看似很写意地在桌上一按,刚刚放在桌上的象棋突然像子弹一般齐齐射向年轻人,年轻人大惊,手忙脚乱的挥舞双手格挡同时后退躲避,还是有两枚击中他的额头,刹那间肿起两个大包。

    看到年轻人狼狈的样子,老者和唐先生均哈哈大笑,老者问:“这下你服了吧?”

    “是,我心服口服。”年轻人虽然被打得很痛,但毫无痛苦之色,看向孙达的目光由刚才的敌意变成敬佩。躬身向孙达鞠了个九十度的躬后,弯腰捡起地上撒落的棋子,从口袋里取出一块洁白的手帕,将一个个棋子仔细地擦干净了,重新摆在桌上。

    “下一盘?”老者望向孙达。

    “好。”孙达经过这一番试探,觉得这老者还是很有诚意的,于是客气地问,“你先,还是我先?”

    “我这老家伙要占先了,否则怕不是你这年轻人的对手。”说着拈起一枚炮:炮三平六。

    好奇怪而熟悉的开局法!脑中尘封的一个场景瞬间被激活,孙达上士后问“你,你是老王?”

    “哈哈,你这小老弟总算想起我这个棋友了!”老者一边跳马一边说。

    “呵呵,你一进门我就觉得面善,一时想不起来。”孙达一边说一边小心应对老者的棋招,他记得,那次他们一口气下了五盘,他是三胜两负,差点误了招聘,唉,如果那时能多下一盘,那怕是负了也好啊,进不了那家公司,就没有随后的祸事了。

    “你不知道,你那次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像。老实说,像你这样的年轻人比熊猫还少见。”老人化解了孙达一拔凌厉的攻势说。

    “不会吧,你老的慧眼也太过独具了吧,就凭几盘棋?”孙达觉得老者所言不尽实。

    “哈哈,当然,你的棋艺好则好矣,比起专业棋手还是有差距的,但专业棋手却没有让黑龙帮三个流氓当街露屁股的本事,你说是吧?”

    孙达愕然看着老者,这老家伙是干什么的?这件事他都知道?这一楞神的功夫,一匹马便被老者的过河卒子困死,孙达棋盘上的优势尽失,看了一会说:“这盘棋和了。”

    “我同意。”老者说,“和为贵,好兆头,看来我们会不虚此行了。”

    “那次偶遇之后我一直在找你。好不容易打听到你在那家IT公司任职,去找你时,发现你被公安机关抓走了,我正想办法捞人时,却听说你越狱了,后来我通过关系调阅了那件案子的案卷,发现漏洞很大,我们费了很大的劲才找到那个重要证人”

    “王先生找我所为何事?”孙达小心地问,这种敌明我暗的局面,让孙达很不适应。

    “孙老弟听说过孟尝君的故事吧?”老人说。

    “孟尝君名文,姓田氏。文之父曰靖郭君田婴。田婴者,齐威王少子而齐宣王庶弟也,……。”孙达一字不漏背出司马迁《史记》第七十五卷《孟尝君列传》中一段话,惊得在坐诸人一楞一楞的,其实孙达上学时最不喜欢学语文,但独对古文感兴趣,特别是司马迁的《史记》,而在史记中所记诸人中,孟尝君,正好是比较对孙达吊胃口的一个人,所以多看了两遍,也就背下了。

    “孟尝君在薛,招致诸侯宾客及亡人有罪者,皆归孟尝君。孟尝君舍业厚遇之,以故倾天下之士。食客数千人,无贵贱一与文等。孟尝君待客坐语,而屏风后常有侍史,主记君所与客语,问亲戚居处。客去,孟尝君已使使存问,献遗其亲戚。孟尝君曾待客夜食,有一人蔽火光。客怒,以饭不等,辍食辞去。孟尝君起,自持其饭比之。客臱,自刭。士以此多归孟尝君。孟尝君客无所择,皆善遇之。人人各自以为孟尝君亲己……”老者在孙达歇口喝茶时,接着背出下半段。

    “怎么?王先生以孟尝君自比?”孙达冷笑,这老者虽然相识不过半顿饭光景,所语也聊聊,但足以看出其定力、气度、智慧皆不是凡人能比,但若自比孟尝君未免有些狂枉。

    “不敢不敢,实话说,我其实不姓王,姓罗,道上朋友称罗三,若真要自比,能自比鸡鸣狗盗者辈已脸上贴金了。”老者缓缓说道。“我只负责为主人招贤纳士,用现在的名词,相当人力资源部经理,呵呵。”

    “哦?那罗先生眼中的孟尝君又是何方神圣?”孙达心中大奇,能让罗爷这样的牛人俯首帖耳的人,不知有多大的神通。

    “你可听说过昱天集团?”老者喝了口茶问。

    “当然,华夏私营企业的新星,西北私企第一家,报纸电视常常报导,我若不知,那就太过孤陋寡闻了。”孙达看到对方的底牌后,反而更疑惑了,如果对方是什么黑帮或社团组织,他倒觉得顺理成章,相反,这个昱天集团是政府大力扶持的一个白得不能再白的正规公司,那,他们费这么大劲找自己干嘛?“只是,我只会编写软件,难道昱天要进军IT业?”

    “孙先生有所不知,现在,华夏大陆各种大集团公司林立,都在争夺有限的市场,就商场而言,就是现代版的春秋战国,这种竞争,既有明争,也有暗斗,所以,就是再正规的公司,也少不了一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事需要人解决,在八九十年代,这种事一般会委托道上的人解决,后来发现,现在的黑道,道义缺失,经常发生两边通吃的事,而且公司一但与他们发生纠葛,常常会被他们以此要挟。所以到二十一世纪后,大型公司,都会组建自己的人马,有的把他们称为“特别行动组”,有的把他们称为“影子”,昱天集团把他们称为“食客”。这是集团的高级机密,他们直接接受集团董事长张昱天先生指挥。”老者说,“再说了,孙先生可不是光会编写软件,你的智慧和身手是老朽平生仅见,不加入这一行,就太可惜了。”

    “原来是这样,我是不是可以将这所谓的‘食客’理解为集团的特务组织?”孙达恍然大悟。

    “差不多吧,我代表集团董事长张昱天先生,诚邀孙先生加盟。”老者说完朝唐先生点点头,唐先生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合约双手递给孙达。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财富王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财富王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财富王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