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黑云压城 78、不做任何人的食客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财富王国第三章:黑云压城 78、不做任何人的食客
(88106 www.88106.com)    那份合约并不长,还没写满一页纸。共有六条,一至三条规定了加盟者的职责,四至六条规定了公司的义务。

    一、无条件执行集团董事长张昱天的任何命令,无论命令合法与否;

    二、接受命令后,必须全力以赴,除非加盟者死亡或无行动能力,不得以任何理由终止行动。

    三,公司不承认加盟者是公司员工,公司和加盟者不存在在任何法律上的雇佣关系,不对加盟者的任何行为负责。

    四,若加盟者接受上述条件,公司将动用一切财力和人力,使加盟者无罪获释,并恢复原有的工作岗位。

    五,公司将通过各种渠道每月向加盟者支付50万元人民币,每次完成任务后,公司将通过各种渠道向加盟者支付30万元以上的奖金。

    六、公司负责对加盟者进行秘密培训。

    崔雨仔细将合约从头到尾看了一遍,说:“一、二条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他们如果让你搞暗杀、绑架这些违法的事怎么办?”

    “这差不多正是他们要让我干的。”孙达双手搓着脸,极力让自己烦乱的心平静下来。

    “不行,你现在虽然被通缉,但本质上是清白的,你不能为了洗掉一个虚假的罪名,而变成真正的罪犯。”崔雨激动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如果你答应了他们,你就永远得不到清白了。”

    清白?自己现在还清白吗?不说重残张跟柱,光抢劫栖霞寺那一次,就至少有三四条人命折在自己手上,还有金奎。孙达之所以犹豫,并不是害怕做暗杀、绑架这些违法的勾当,一年来的生活剧变,使他对正义、法律这些以前看得很重的东西淡漠了许多,正义和法律在强者眼里,不过是工具和帜罢了,努力变强才是硬道理。

    让他不能接受的是被人控制的感觉,他明白,要变强,就永远不能受制于人。

    他固然渴望恢复从前正常人的生活,但如果条件妨碍自己变成强者,他宁愿放弃。如果自己变得足够强大,这个案子也就是一桩笑话。

    想清楚这一切,孙达果断地对崔雨说,“你拔通唐先生的电话,我这就答复他们。”

    “你想清楚了?”崔雨取出电话,担心的问。

    “我想清楚了,你说得对,我不能用十个错误来挽救一个错误。”孙达笑着说,“否则我以后就将用一百个错误来挽救这十个错误了。”

    崔雨拔响了唐先生的电话,电话只响了一声就接通了,想必那边也急着等消息。

    “唐先生吧,请将电话交给罗先生,孙达有话对他讲。”崔雨对着电话说了一句,将手机递给孙达。

    “孙老弟,想好了?”电话里传来罗爷笑呵呵的声音。

    “首先非常感谢罗爷对晚辈的抬爱,为了孙某的事百忙中来到潼山,不过,要让罗爷失望了,特意说声对不起。”孙达客客气气地说。

    “孙老弟,先不要忙着做决定,如果老弟对报酬不满意,是可以商量的。”罗爷殷切地说。“古人讲,良禽择木而栖,你如果花点时间了解一下昱天集团,你就会发现,昱天集团是你展露才华的最佳平台。”

    “有首革命前辈的诗,曾经被很多好事者篡改,我也根据我的意思篡改一下:金钱诚可贵,自由价更高,若为生命故,两者皆可抛。我觉得人的生命才是最重要的,没了性命,金钱自由爱情都是扯淡。”孙达淡淡地说,“孙某的命虽然不很值钱,但还不想卖给谁,就是孟尝君再生也不行。”

    孙达的口气虽然云淡风轻的,表达的意思却相当尖刻,直噎得罗爷有一两分钟无话可说。沉默了一会讪讪地说:“看来孙先生对合约的前两条有所误解。我们和孙先生谈的是加盟,不是买命。”

    “如果你们愿意修改前两条,我随时愿意和你们谈,我的原则是,可以做任何人的朋友,但不做任何人的食客。”孙达口气强硬地说,“如果是朋友,你们帮了我,我肯定会给你们相应的回报,如果你们想用那个案子要挟孙某做违犯原则的事,恕孙某不能奉陪。”

    “好吧,如果有变化,我们会联系崔小姐。”罗爷说完挂了电话。

    “老大我真是服了你了,牛,确实牛。”程思朝孙达竖起大拇指说,“有求于人,还能说出这么硬气的话,除了你孙爷,没有第二人。”

    “我也觉得你回绝得漂亮,那句:可以做任何人的朋友,但不做任何人的食客。说得很对,都什么年代了,还又是孟尝君,又是食客的,我看这帮人脑子有病。”崔雨看着孙达也一脸的敬佩。

    “得了吧,你俩,硬话好说,事情咋办?”孙达扯着自己的头发,“我有强烈的预感,这件事不会就这么完了,他们肯定还有后手,这些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怕什么?咱们现在也不是任人捏的软柿子了,咱……”程思正想说咱手里也有家伙,想起有外人在忙刹住车。

    “不怕明的,就怕他们来暗的,也不知这个罗爷是什么来头。”孙达问崔雨,“你有没有对唐城黑道比较熟悉的熟人?打听一下这个罗三是什么来头。”

    崔雨想了想说:“前不久我参与过一个涉黑的案子,认识了一个人,据说是唐城的一个黑帮的老大,我回去找一下他的电话。”

    孙达看看表,已经八点多了,三人出去吃了晚餐,孙达送崔雨回到酒店后,自己打车回到“凤凰居”。

    两天后,崔雨约孙达在玫瑰梦咖啡厅见面,告诉他通过那个黑帮老大打听到的情况。这个罗三,道上人称罗三爷,真正见过他的人不多,但名字在道上非常响,有人称他是唐城黑社会的教父,只要他发话,道上没人敢不卖他的面子。

    ,

    秋天,伴随着孙忐忑不安的心情悄然离去,初冬的一天早上,孙达接到梦世界老板蒋杉的电话,约他下午五点在碧韵茶楼见面,说是要和他谈一件很私人的事情。

    挂了蒋杉的电话后,孙达眼前浮现出她那张冷艳绝伦的脸。她约自己谈什么?美女老板相约,一直是打工仔YY的素材,但孙达明白,自己和蒋杉之间肯定不会有什么暧昧的事情发生。不知为什么,孙达一直觉得,蒋杉是一个神密而可怕的女人,她高深莫测的气质是不属于潼山县,也不属于孙达所在的层面的。她会和自己谈什么?

    孙达想到了那个在梦世界看场子的程子,那个和顺帮的老三,难道她要和自己谈的事与和顺帮有关?还是和罗爷有关?或者她识破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还是知道了自己和程思抢劫和顺帮赌场的事?后者做得很隐秘,应该不会有第三者知道,那么最大的可能就是她识破了自己逃犯的真实身份,途径极有可能是通过罗三爷,罗三爷如果要逼自己,肯定会从自己立足之地下手。

    她没有报案而约自己谈,会“谈”些什么?以此要挟自己为她卖命?还是要从自己这儿得到什么?

    那么自己去还是不去?去!有什么不敢去的,还真想看看她想干什么。如果她真的识破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也没什么可怕的。大不了再换一个落脚的地方。

    孙达想清楚这些后,打电话给程思:“你在哪儿?干什么呢?”

    “没事,砌城墙呢,有事吗孙哥?”电话里传来麻将搓动的声音。

    “蒋杉约我去碧韵茶楼,你去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美女老板相约,艳福不浅呀。”程思最近手气挺好,羸了好多钱,心情大好。

    “只怕兄弟是无福消受啊。”孙达说了他的怀疑。程思也收起玩笑之心说:“你放心,我在暗中策应你,你放心去吧。”

    挂了孙达的电话,程思二话不说,推倒面前的牌,就要离开牌桌,旁边一个小伙子这手牌不错,生气地扯他,让他包胡,程思懒得和他们废话,抽出三张百元钞票扔在桌上,快步离去。

    程思回到住处,取了一把手枪藏在兜里,又找出一套窃听设备,程思手头有了钱,不禁想起当年在特种部队那种充满激情和刺激的生活,心痒之下,就通过几个战友,搞了一些当年常用的设备来玩,没想到前几天会派上用场,效果还不错,这回不妨再用一次。

    他来到碧韵茶楼,刚在大厅一角坐下,蒋杉打头,后边跟着三男一女,程注意观察后面四个人,发现他们虽然性格表情各异,但有的脚步异常沉稳,有的步法轻盈,身体强健,显然是经常锻炼,身手应该不错。

    虽说约人吃饭喝茶,主人家应该早到一点,他们和孙达约的是五点,现在才四点十八分就到了,早得有点过份了吧,看来孙达怀疑的没错,他们肯定设的是鸿门宴。程思装作去洗手间的样子,远远尾随他们上了二楼,看着他们进了临街的一间包房,他招手叫服务员过来,要了隔壁一间包房。抽出两张老人头塞给服务员说:“一会三号包房的茶好了,先端来给我检查一下。”服务员听到他的话,好奇的打量了他一番,但什么也没说。

    五分钟后,服务员端了一壶茶进来,是那种白磁蓝花颇有古典韵味的茶壶,程思知道,这种茶壶的底部,都会凹进去一块,程思提起茶壶,装出仔细检查的样子,同时对服务员说,“把门关上。”在服务回头的一瞬间,程思将一枚纽扣大小的窃听器贴在了壶底,然后又装模作样地检查了五只细磁杯,说:“没问题,你端进去吧。”

    服务员出去后,他迅速关上门,从兜里掏出一只手机大小的仪器,戴上耳机,调了一下频率,耳机里传出非常清晰的声音,妈的,现在的设备太先进了。

    “白姨,这样做真的有必要吗?”应该是蒋杉的声音,声音中透出一丝无奈。

    “完全有必要,这个决定关乎你的生死和蒋家的兴亡,一点马虎不得。再说,现在名不符实的人太多了,不可不防。”应该是那个什么白姨黑姨,语调冷冰冰的。

    “光头,听说这家伙身手挺厉害,你可小心点哦,别把小命玩丢了,呵呵。”一个小伙子笑嘻嘻的声音。

    “哼,小家伙毛都没长齐全,身手就是再好,也有限。”一个中年人不以为然的声音。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快去准备,燕子,你去人民路口;光头,你去劳动路口;阿风,你去下面街角,按计划行动。”白姨冷冰冰的声音。

    程思听到这儿,打开临街的窗子,只见眼前笔直的清风路自西向东而来,尽收眼底,如果要在这条路上搞点什么,这里是最佳的观察点。不一会,就看见,从茶楼走出一个年轻小伙子,走路像跳街舞一般,摇摇摆摆地向人民路口走去,这家伙应该就是那个叫燕子的。接着是一个光头胖子,年龄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袖着手,脚步沉稳,每一步踩在地下,都发下一声闷响,笔直向劳动路口走去,过了两三分钟,茶楼里又走出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身材匀称而结实,面色阴沉,腋下夹着一卷报纸,他无声无息地走过去,站在楼下的街角处,从腋下抽出报纸,专心地看起来。

    “现在是四点四十分,那小子应该出来了。给你望远镜,我们去窗口看看。”窃听器中传来白姨像死人般没有一点感情色彩的声音,接着听见隔壁的铝合金窗被接开。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财富王国》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财富王国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财富王国》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