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吊亡罗刹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怒剑飞魔 第04章 吊亡罗刹
(88106 www.88106.com)    第二天,他又奔回原路。

    他完全变了,里里外外都起了巨大的变化,仇与恨填塞了他整个的心房。

    一路上,他回想着老人临终时的每一句话,越想越觉不解。

    母亲抛仇弃子改嫁别人,为什么?父亲遗命不许报仇,为什么?

    老人柳仕元承托孤之重,临死不吐真情,为什么?

    ……

    灭门惨祸发生的原因又是什么?



    ×           ×           ×



    他失魂落魄地踉跄奔行,眼前是晃动的,尽是血红的手印,他快要发狂了。眼前人影一晃,他忘其所以地猛然挥掌,口里暴喝声:“血手印!”劲风匝地狂卷,沙飞石舞。

    一个苍劲震耳的声音道:“这小子怎么回事?”

    另一个声音道:“准是被‘血手印’吓破了胆!”

    柳杰定睛一望,眼前站着一个金箍束发的头陀,和一个冠袍不整的老道,赫然就是在山湖秘塔前,见过一次的“东陀”与“西道”,这一陀一道,名列“武林四异”,为人如何,不得而知,但声名却是响亮的。

    柳杰赧然抱拳道:“对不起,晚辈一时失神,冒犯了两位。”

    “东陀”沉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晚辈柳杰!”

    “这是怎么回事?”

    “……”

    “你刚才喝叫‘血手印’,为了什么?”

    “……”柳杰无言以对,他不愿说出心里的事。

    “西道”跟着问道:“少侠是五虎帮弟子么?”

    柳杰一怔,道:“晚辈不是,五虎帮怎样?”

    “少侠没听说……”

    “听说什么?”

    “三天前‘血手印’光临‘五虎帮’白虎总坛……”

    “怎么样?”

    “血洗白虎堂,使该帮在一夜之间冰消瓦解。”

    柳杰不由心头大震,星目中射出煞芒,“血手印”潜踪匿迹了二十年,又出而肆虐武林,三天前,自己正在隆中家里,难道这魔王不堪雌伏,抑是被探秘塔的江湖道激怒了,这么说,这魔王已经离开了山湖秘塔……

    “东陀”又道:“方才你为什么提到‘血手印’?”

    “因为……因为晚辈要找他。”

    “什么,你要找‘血手印’?”

    “是的!”

    “你有多大能耐?”

    柳杰不愿多讲,双手一拱,道:“告辞!”

    “西道”一摆手,道:“且慢!”

    “道长有什么指教?”

    “贫道看你堂堂仪表,人也正派,所以多一句嘴,斗‘血手印’固然可以一举扬名天下,不过……以贫道所知,放眼武林,还没听说有谁是‘血手印’的对手,成名的途径很多!千万不可走这条路。”

    柳杰窒了一窒,道:“多谢指教,晚辈不是为了成名!”说完,举步离开。

    “血手印”血洗“五虎帮”,这消息使他的心潮更加澎湃,“五虎帮”是个江湖帮派,“血手印”志在何方?实在令人想不透。

    披星戴月,第四天过午,他来到了曾与宇文冬避雨的鬼庄——他的家。到了门前,他有些双腿发软,几乎挪不动。

    上一次,他把它当作一场噩梦,现在,不但是旧梦重温,而且,那些白骨骷髅,是他的亲人、家人,他们都含恨九泉。

    仇与恨,在血管里加速奔流,他必须对这些枉死的冤魂有所交代。

    他艰难地举步上门阶,这一刻,他有灵魂被活生生剥离躯壳的感觉,这种滋味,只有当事人才能体会得到。

    跨入门限,到了荒芜的院地中,比比俱是白骨骷髅呈现在眼帘,这与那晚的感觉完全两样!毫无恐怖的感觉,只是极度的痛苦与恨。

    泪水使他的眼睛蒙上了一层雾,除了白骨骷髅之外,仿佛还看到满庄院的血,猩红的血,是从家人身上流出来的。

    他像是一个醉汉,跌跌撞撞地冲到大厅,那晚火堆的残尽仍在,残尽边,是那具完整的白骨,据恩养他的义父柳仕元说,这就是他父亲的遗骸。

    自己绝对不是姓柳,那该姓什么?父亲叫什么?

    义父为什么不肯吐露?

    他正待跪下,突地,他发觉身后似乎有些异样,登时心头一震,厉声道:“谁?”他没回身,手按上了剑柄。

    “我!”是个少妇的声音。

    “你是谁?”

    “我就是我!”

    这种话回答的够奇特,他缓缓回身,眼前一亮,不由呆住了,站在门边的,是一个千娇百媚的少女,一身素服,鬓上戴了一朵白绒花,像是有重孝在身,看年纪,在十七八岁之间。

    奇怪,这女子怎会到这白骨遍地的鬼屋中来?

    那少女也呆呆地望着柳杰,没有开口。

    女人,他从小便恨女人,没有什么理由,也许是因为他与义父从不与女人打交道的缘故,而现在,他是真正的恨女人了,因为他有个不守妇道的母亲,他没见过,也没梦过,是义父临死说的,母亲是当年中原武林道上的第一美人,偏偏这少女也长得很美,这勾起了他潜意识中的恨。

    想着想着,不由哼出了声。

    这一哼,那少女开口了:“你哼些什么?”

    柳杰没好气地道:“你管我哼什么。”

    “你脾气便是不小?”

    “不干你事。”

    “怪了,我又没得罪你!”

    “请你离开这里!”

    少女一披嘴道:“凭什么,这是你的家不成?”

    这个家字,像一柄利刃戳进了柳杰的心房,剑眉一挑,瞪眼道:“滚!”

    少女没有生气,但面上的表情十分怪异,根本使人无从分辨,柳杰粗声暴气,她反而平和地道:“你叫柳杰不是?”

    柳杰陡吃一惊,柳杰后退一个大步,这可是怪事,彼此未谋一面,她怎会一口道出自己的名字,而且自己在江湖中是道地的江湖小卒,无藉藉之名,当下寒声道:“你怎么知道我叫柳杰?”

    少女模仿他的语调:“我不必告诉你,是么?”

    柳杰吐了口闷气,道:“我并不一定要知道,你还是请便吧!”

    “咦!你为什么一再赶我走?”

    “因为我恨你!”

    “妙极了,你根本不认识我,恨从何来?”

    “因为你是女人!”

    少女为之愕然,半晌才道:“你是说,你恨所有的女人?”

    “正是这句话!”

    “这倒是很新鲜,为什么?”

    “我何必告诉你。”

    少女抿嘴笑了笑,慧黠地道:“姑娘我有个怪脾气,别人不愿说时,我偏偏要说,告诉你,我叫‘吊亡罗刹’,记清楚了!”

    柳杰想笑,但硬忍住了,十有九她是信口胡诌,一个美如天仙的女子,不会有这可怕而怪诞的外号,可是从她的眼色与头上戴的白绒花,似乎又有点像,心里想,口里却冷冷地道:“我用不着记!”

    少女扬了扬眉毛,道:“我不相信你会真的把它从心里抹掉。”

    柳杰满腹哀伤,实在不愿与她胡缠,放大了声音道:“你到底安的什么心眼?”

    少女不以为意地道:“我正要问你这句话。”

    “什么意思?”

    “你来这里做什么?”

    柳杰为之气结,这女子真是刁得相当可以,自己不质问她,她倒问起自己来了,转念一想,她在此地现身,绝非偶然,当下语调一缓,道:“姑娘何不先道来意?”

    少女不假思索地道:“我看此地白骨现天,太以凄惨,是来吊亡魂的。”

    柳杰心中一动,道:“姑娘与死者是什么关系?”

    少女粉面一肃,道:“我本‘吊亡罗刹’,凡属屈死冤魂,凶亡厉鬼,我都要吊唁一番,什么关系也谈不上,信不信由你。”

    这真是奇绝千古的事,完全不近情理,纵使怕吃饱了撑肚子,也不必做无聊的事,显然,这是胡扯的,口角一披,道:“在下听过不少稀罕古怪的事,但像姑娘说的,倒是第一遭听说。”

    “我说了,信不信由你。”

    “在下根本不信。”

    “不信就拉倒,现在该你说故事了?”

    “在下是偶尔闯来的。”

    “不对吧,你眼眶里还有泪痕……”“恻隐之心,人皆有之!”

    “说得好,但男儿有泪不轻弹,你是个武士,不伤心是不轻易落泪的,所以我说,你不是碰巧闯来,而是有为而来的。”

    柳杰为之语塞,他实在说不过她,但心里的疑惑却更盛了。

    少女又道:“说老实话如何?”

    柳杰心意一转,顺着对方的语气道:“除非姑娘先说!”

    “那你是承认刚才的话不确了?”

    “无妨!”

    “那我又怎能相信你再是说的实话呢?”

    柳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女子实在难缠,暗忖:“自己是来收埋骸骨的,看样子要套出她的真心话很难,反正自己已经知道仇家是谁,犯不着跟她胡缠,快刀斩乱麻,把真个弄清楚……”

    心念之中,星目一瞪,道:“姑娘知道这些死者是什么原因致死的么?”

    少女毫不思索地道:“当然知道!”

    柳杰精神一振,道:“请讲?”

    少女抬手一指厅壁上那模糊的手印道:“这不是很明显么,杀人者已经留了记号。”

    柳杰吁了口气道:“这何用姑娘说,在下又不是不长眼睛?”

    “那不就结了?”

    “在下是说死者的身份,与凶杀的原因。”

    “你想知道?”

    “是的。”

    “那你就先表明身份?”

    “在下的名字姑娘知道了,还有点,在下是个孤儿。”

    “孤儿,令先尊是谁?”

    “柳仕元,已经过世了!”

    “唔!那我奉劝你赶快离开这是非之地。”

    “姑娘还没说出死者的身份?”

    “你不知道最好,反正与你无干,犯不着惹杀身之祸。”

    柳杰亟需要证明自己的真正身世,当下把心一横道:“在下一定要知道!”

    “我不会告诉你!”

    “恐怕不成?”

    “难道你要动武?”

    “可能的!”

    少女轻声一笑,道:“虽然你曾经斗过‘阴司毒妇’,功力不谓不高,但你还斗不过我,何况,我根本没打算与你打架,再说,如果你一定要逼我说,我随便捏造几句,你又能证明真假么?”

    这倒是句实在话,柳杰又告语塞,但这少女是唯一的线索,不能放过,而且她现身得突兀,内中定有蹊跷,怎样才能套出她的话呢?

    原来她能一口道出自己的名字,是她看到了大别山中的一幕,看来这事已传出江湖,当下一咬牙道:“在下坦白说了吧,此来是受人所托收骨!”

    少女粉腮一变,道:“受何人之托?”

    “嗯!呃!算是先父遗命吧!”

    “这就不对了,既然令先尊遗命要你收骨,他不会不告诉你原因,至少也告诉你死者是些什么人,为什么要问我?”

    这话极合情理,柳杰有苦说不出,只好硬着头皮道:“先父没说!”

    少女点了点头,道:“这是可能的,关系大了,令先尊应该顾虑到,那我奉劝你,赶快离开,忘了这件事,这些骸骨千万不能收。”

    柳杰骇然惊怪地道:“千万不能收这些骸骨,为什么?”

    “这些遗骸,暴露了近二十年而无人收埋,其中有道理的。”

    “什么道理?”

    “我不会告诉你,同时你也没有过问的必要。”

    “在下为什么不能过问?”

    “因为你姓柳。”

    柳杰神情激动地道:“那在下应该姓什么?”

    “吊亡罗刹”笑笑道:“你姓柳便姓柳,还能姓什么?我不能使你改姓,也没指定你要姓什么的理由,你这句话问的可真怪,……”

    柳杰心如针扎,他想说出自己便是苦主,自己是这庄的遗孤,收骨是份理所当然的事,但他不能说出来,后果太严重了,“血手印”已经重现江湖,如果那魔王知道死者有后,会不择手段斩草除根的,眼前这少女是什么身份,看来她熟知这桩公案的始末,万一她是“血手印”……

    想到这里,俊面一沉,道:“姑娘交代个明白出来,否则……”

    “否则怎样?”

    “在下就认定姑娘别有图谋。”

    “别有图谋又怎样?”

    “那在下就把姑娘当凶手的同路人看待。”

    “于是你就要杀人?”

    柳杰钢牙一错,道:“一点不错,正是这样。”

    “吊亡罗刹”尖笑了数声,道:“柳杰,你别疑神疑鬼,我向你提出忠告是一番好意,第一,你并非死者的后人,没理由出头;第二,你已经知道凶手是谁,凭你的能耐决管不了,那是螳臂挡辕;第三,你逞强的结果是引火烧身;第四,在凶手没有伏尸,死者没瞑目之前,这些白骨还是由它摆着的好。”

    “这就是姑娘的交代?”

    “不错,够明白了!”

    “那该由什么人出头料理?”

    “当然有,但这不关你事。”

    迷惘、激动、惊震,使柳杰发起抖来,他真想抖出自己的身份,但还是勉强忍住了,狂声道:“在下一定要知道其中的蹊跷!”

    “吊亡罗刹”冷冷地道:“如果你是死者后人,那又另当别论,可惜你只是死者故旧之子。”

    柳杰被迫急了,脱口道:“如果在下说是呢?”

    “但你不是!”

    “何以见得?”

    “死者根本无后!”

    “姑娘凭什么说这句话?”

    “你跟我来!”

    柳杰的心剧烈地跳荡起来,跟她去,她要证明什么?抑或她要玩什么花样?心里想,还是跟了去,“吊亡罗刹”似对这庄里的情况十分熟悉,一路转出厅堂,奔向后进,白骨随处可见,令人怵目惨魂,柳杰的牙齿几乎咬碎了,穿门过限,来到了最后一进的上房,床帐枕被,业已破烂腐朽,情况凄惨之极。

    “吊亡罗刹”手指尘封网蒙的大床上,一具小小的骸骨,还保持完整的形态,只是有的骨头已碎了,一望而知,是具稚龄儿童遗骨。

    这是怎么回事?

    “吊亡罗刹”红着眼道:“这就是死者唯一的独子遗骸!”

    柳杰惊震莫名地退了两步,内心激越万分,一张脸变成了土色,面肌连连抽搐,义父柳仕元为什么要那样说?是他心切友仇,故意编造这故事,激使自己完成他的心愿,抑是他垂危神智不清了?

    照这样看来,自己并非死者遗孤,父亲也是父亲,难怪他老人家交代不许报仇,说是死者遗言,他的目的,只要自己前来收理这些骨骸,所以他的遗言语焉不详,还坚持自己姓柳。

    事实真是如此么?

    合情理么?

    脑海里一片混沌,简直不知置身何地,一切的事,像一个离奇而古怪的梦。

    “吊亡罗刹”幽幽地道:“你明白了么?”

    柳杰茫然地道:“在下更加不明白了!”

    “怎么讲?”

    “姑娘先说是碰巧来的,但又对这里的情形十分清楚,血案发生在二十年前,姑娘那时也许还没出世,怎么解释?”

    “无须解释,我虽飞目睹,但不能说没有见闻。”

    “在下要知道姑娘的来历。”

    “吊亡罗刹,也有人叫成吊亡仙子!”

    “我说姑娘与此宅的渊源?”

    “什么渊源也没有,如果一定要说有,那便是死亡二字!”

    柳杰恨得咬牙切齿,对方不肯吐实,怎么办?父命自己收骨还做不做?突地,他忆起了大别山谷地林中,“行尸女”说过的一句怪话:“……为什么姓柳而不姓陆?……不,他死了,早已骨肉化灰了……”眼前的“吊亡罗刹”与“行尸女”互有关系么?心念之中,脱口便道:“在下明白了!”

    “你明白什么?”

    “此地主人姓陆!”

    “吊亡罗刹”显然相当吃惊,栗声道:“你怎知道?”

    听语气,她是承认这句话了。

    柳杰激动地道:“凭‘行尸女’一句话!”

    “什么?”

    “那神秘的女人曾经疑过在下姓陆。”

    “可是你姓柳,没错。”

    柳杰咬牙道:“在下要揭开这谜底。”

    “吊亡罗刹”摇头道:“这当中根本没什么谜。”

    柳杰喃喃地道:“有的,一定有的,谜底就在姑娘心里!”

    “吊亡罗刹”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柳杰圆睁星目道:“姑娘能断定这具童尸是死者的独生子?”

    “当然,不然怎会陈尸内宅上房的床上?”

    “若有人故布疑阵呢?”

    “噫!奇怪,你到底想证明什么?”

    “在下真正的身份!”

    “你不是姓柳么?”

    柳杰实在无可奈何,横起心道:“先父临终,要在下来此收骨,并说……”

    “吊亡罗刹”蹙起秀眉道:“并说什么?”

    “说在下不是他的亲生子!”

    “还说了什么?”

    柳杰窒住了,他不能说出那句话,如果自己真的不是陆门遗孤,岂非是天大的笑话?想了想,转了话题道:“姑娘说什么人要出头料理这桩灭门怪案?”

    “吊亡罗刹”却执着原来的话题道:“是了,令尊令你收尸埋骨,有说了那么句话,所以你就怀疑自己的身世,可能与这庄宅主人有关,是吗?其实说穿了并不稀奇,令先尊是庄主故交,要你收骨是情在理中之事,而不是他亲生子那句话,也许你是他的螟蛉义子,临死吐真言,何足为怪?否则,他定然明白指出你的身世,用不着打哑谜,奇怪,你当时为何不追问清楚?”

    柳杰一听也是有理,问题在于自己在聆听噩耗之后晕倒,醒时父亲已断气,来不及追问了。

    当下咬了咬下唇道:“此宅主人只有一个独生子么?”

    “不错,独根独苗,遭劫时刚过周岁!”

    “姑娘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你已经问过了,我是耳闻!”

    “谁说的?”

    “你不必知道!”

    突地,柳杰一眼瞥见童骨头颈处似乎有样发光的东西,下意识地上前两步,靠近床边,口里道:“这是什么东西?”

    “吊亡罗刹”转头一看,用手拿了起来,赫然是一面玉锁,锁下端垂了一粒珠子,发光正是这粒珠子,惊声道:“这东西以前怎没发现?”

    说完,拭去了玉锁上的灰尘,仔细看了看,忽然粉腮大变,弹身穿门而去。

    情况出乎柳杰意料之外,窒了一窒,追了出去,但“吊亡罗刹”业已失去了踪影,一路追出庄门,什么也没见。

    她为什么突然离开?

    那面玉锁藏了什么秘密?

    柳杰木立在庄门之外,情绪激荡如涛,情况愈演愈离奇,着着出人意料之外,久久之后,他逐渐冷静下来,把前因后果,作了一番分析,反复思索,得了一个结论,义父柳仕元临终遗言没有错,自己的身份也没假,问题的关键在于那面玉锁,也许,那就是凶案的根本症结。

    所不解的是——

    义父遗言说不许报仇,是什么原因?

    “吊亡罗刹”是什么来历?

    “行尸女”又是什么路道?

    玉锁上藏了什么可怕的谜?

    “吊亡罗刹”在取得玉锁之后,曾说为什么以前没发现,如果她现身的目的就是那面玉锁,那她的目的已达到了。

    她对此地如此熟悉,可能就因为一而再的搜寻这东西,想不到会出现在童骨上。

    可是那孩童是谁,为什么陈尸床上。

    如果那童尸是庄主的儿子,那自己的身份岂非又成了谜?

    义父柳仕元救走自己时是周岁,那童尸呢?也许是两岁,或者三岁,“吊亡罗刹”的话不可靠,那就是说那童尸是自己的手足,柳杰该姓陆,但义父又偏说姓柳,又是个难解的谜?

    经过长长的思索,他决定暂不收骨,先查明谜底,凶手是“血手印”不假,从凶手身上,一样可以揭开谜底,仇是非报不可,纵使自己不是陆门之后,陆庄主与父亲是至交,照样义不容辞。

    “吊亡罗刹”得了玉锁之后,极可能奔向山湖秘塔,照判断,她与“行尸女”是一路的人,而两女又可能是“血手印”的手下。

    于是,他下定决心,奔向山湖。

    如果运气好,说不定能在途中追上“吊亡罗刹”。

    追不上“吊亡罗刹”,能碰上“行尸女”,同样可以解决问题。



    ×           ×           ×



    接近山区,已是第二天的清晨,经过了整夜奔驰,柳杰毫无疲累之感,他只一心地要揭开那些离奇而可怕的谜底。

    谜,使他丧魂失魄,五内俱焚。

    正低头猛赶之际,一个熟之又熟的声音道:“大哥,你使我找得好苦!”

    柳杰不禁大喜过望,刹身形,口里道:“是兄弟么?”

    这一问,自是多余,他早已听出是宇文冬的声音,话才问出口,宇文冬已到了身前,急吼吼地道:“大哥,你怎么回事,这么久不见影子?”

    柳杰一黯道:“我回家去了一趟。”

    宇文冬噘起嘴道:“大哥,你为什么冤我?”

    “我什么地方冤你?”

    “你表面上装作功力不济,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但却又独闯秘塔,力斗‘阴司毒妇’,你还我个理由?”

    柳杰呈了口气,道:“说来话长……”

    宇文冬满脸不悦之色道:“我们当天立誓,生死与共的,你却冤我,什么话长话短,你非说明白不可。”

    柳杰苦苦一笑道:“兄弟,你听我说……”

    于是,他把自幼练功不能为用,在大别山碰上奇缘得以解禁的经过,约略地说了一遍。

    宇文冬听完,仰起脏脸道:“听来像是神话,大哥,你真的不冤我?”

    柳杰道:“怎么会呢?”

    宇文冬点头道:“好,我相信,这档子事算揭过了。”

    柳杰想到这拜弟生就的鬼灵精,对江湖门槛很熟,胜过老江湖,也许他能替自己解开些疑团,定了定神,整理了一下思绪,道:“兄弟,你怎么仍在这山区附近?”

    宇文冬鼓起腮帮子道:“找大哥你呀!如果今天再没碰上,我真要咒你了。”

    柳杰莞尔道:“还好,算碰上了,兄弟,我问你两个人,看你知道不知道?”

    “问吧,上辈平辈下辈,只要是有名有号,不是我夸口……”

    “好了,你听着,‘行尸女’,听说过没有?”

    宇文冬傻了眼,好半晌才期期地道:“行……尸……女,这倒没听说过。”

    柳杰又道:“那么,‘吊亡罗刹’呢?”

    宇文冬瞪大眼道:“吊亡罗刹?”

    柳杰点头道:“不错,听说过没有?”

    宇文冬怪叫道:“大哥,你是故意编造这些稀奇古怪的名字来冤我么?”

    柳杰正色道:“我没冤你,是有这么两个神秘的女子。”

    宇文冬皱紧眉头道:“如果不是你受了骗,便是这两个女的本属无名之辈。”

    柳杰笑笑道:“兄弟,‘行尸女’曾救我脱出‘阴司毒妇’之手,而‘吊亡罗刹’的身手也在我之上,不见得是无名之辈吧?”

    宇文冬没吭声,他脸上积垢太多,看不出是否脸红,但神情倒是尴尬。

    柳杰怕他太难堪,故意淡淡地道:“兄弟,江湖中奇人怪事太多,也许对方是故意胡诌一个名号算了。”

    宇文冬很不自然地一笑,道:“大哥,你说这话是怕我难为情,是么?如果江湖中真有这一号人物,尽早我会知道的,现在暂且不谈,你能跟我去办件事么?”

    柳杰心中一动,道:“什么事?”

    宇文冬神秘地道:“到了你就知道。”

    柳杰略一沉吟,道:“不成,我有急事要办!”

    “什么急事?”

    “去追我刚才说的那两个神秘女人。”

    “大哥,你说过不与任何女子打交道的?”

    “这不是交道问题,我在查证一桩公案。”

    “什么公案?”

    柳杰正色道:“兄弟,这是秘密,但我不能瞒着你,记得我们避雨的鬼屋么?我在查当年血案的成因和凶手。”

    宇文冬吃惊地道:“凶手不是潜踪已二十年的‘血手印’么?凶宅还留了标记,这桩陈年血案与你何干,你为什么要查?”

    柳杰无法加以解释,事实也无从解释起,但又不能不回答宇文冬的问话,想了想,含糊的应道:“说是好奇也可以,说是维护武林公道也可以。”

    宇文冬翻眼道:“这不是无事找事么?大哥,你知道‘血手印’已经重现江湖的事么?”

    “听说了,五虎帮首遭其殃!”

    “大哥想斗这魔王?”

    “恐怕,这避免不了!”

    “大哥,不是小弟说丧气话,要斗‘血手印’……放眼武林,还没人敢奢谈,大哥的功力竟有多深,小弟不知道,不过,这件事请你务必三思。”

    柳杰不正面回答这问题,反问道:“兄弟曾否听说‘血手印’有传人或是党羽之类的事?”

    “没听说过,传言中他是单独行动,实际上也没几人见过他的真面目。”

    “我……想重探秘塔!”

    “什么,大哥要探秘塔?”

    “唔!”

    “我不懂,你为什么专做这种不要命的事……”

    “我怀疑秘塔主人便是‘血手印’!”

    宇文冬骇然道:“大哥根据什么如此判断?”

    柳杰低声道:“我上次闯塔门时,曾瞥见塔内壁上有个血手印!”

    宇文冬惊愣地退了两步,瞠目结舌,老半天才栗声道:“真有这样的事?”

    柳杰道:“我看的很真切,不会是眼花。”

    宇文冬咬了咬下唇,道:“你上次看到他本人了么?”

    “没有,差一点被震落湖中!”

    “听‘疯丐’他老人家说,你受了伤?”

    “是的!”

    “大哥,那你还探个什么劲,算了吧!”

    “不!”

    “那不明着去送死?”

    柳杰默然,想起被震飞的情景,余悸犹存,可是仇能不报么?原来是一股怨毒使他浑忘利害,现在经宇文冬这一说,他不由动摇了,凭本身的能耐,实在是谈不上闯塔索仇……

    宇文冬又道:“如果真如大哥所说,塔主是震撼武林的魔王‘血手印’,他业已出江湖目前也不在塔里……”

    柳杰剑眉一挑,道:“这是个好机会,闯塔揭底谜!”

    “大哥真的要去?”

    “我已经决定了!”

    “这……不是提着脑袋玩么?”

    “我不在乎!”

    “真要命,我要赶着去办事,可是……”

    “那我俩只好各行各道,你办你的事,我办我的事。”

    “啊!不!不……”屈着指头算了算,又道:“这么着,大哥,我先陪你赴山湖,回头你再跟我去办事,怎么样?”

    柳杰一皱眉道:“这又何必呢?兄弟,你说了这是提着脑袋玩的事,你何苦跟着我去冒险……”

    宇文冬嘻嘻一笑道:“大哥,咱俩头是两个,命是一条,我非跟你去不可!”

    虽然他是嘻着脸说的,但却使柳杰大为感动,交友很容易,但得一知己却很难,宇文冬精灵刁钻,但是性情中人,天真未泯,义深情重,当下点点头道:“好吧!就这么办,不过,话说在头里,无论有什么情况,如不是我要你出手,你可千万不能出手?”

    宇文冬一偏头,道:“遵命!”

    一路上,柳杰加速身形疾赶,他希望能追上“吊亡罗刹”,好在宇文冬身手不弱,跟着跑并不感到吃力,看看到了地头,路上一无所见,到达入湖的山嘴,宇文冬突地刹住身形急声道:“大哥,且慢进去!”

    柳杰也刹住身形,道:“怎么回事?”

    宇文冬抬手一指,道:“这可热闹,你看那是什么?”

    四个骷髅头,正正地叠在路当中,头盖骨上五个清晰的爪洞,看来使人发毛。

    柳杰惊声道:“怎么,‘阴司毒妇’也来探秘塔?这倒是想不到的事。……”

    “两魔对抗,这热闹非看不可,这是难逢难遇的好戏。”

    “我们闯么?”

    “不动声色地淌过去,最好不让对方发觉,先看看风声再决定行动。”

    “走!”

    两人悄然淌入山湖区域,借山石林木掩护,逐段地迫近。

    秘塔依然,那是不会改变的,顶层上的宝剑和玉匣,仍旧高吊着。

    湖边,石梁的起点,站着一个长发纷披的老妇,鬼气十足赫然正是不世出的女魔“阴司毒妇”。

    四下一片死寂,像是个无人的世界。蓦地里,“阴司毒妇”厉啸一声,腾空而起,像巨鸟凌虚,到了石梁之半,头下脚上,如敛翅俯冲的鹰隼,电疾地斜冲向塔门,这一份矫健的身手,令人叹为观止。

    就在身形刚接近塔门之际,像突然碰上了暴风气旋,身形倒射而起,凌空三个翻滚,落回湖边。隐身暗处的柳杰悄声倒:“看来‘血手印’仍在塔里,他是毁了五虎帮之后又回头了么?”

    宇文冬低声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

    “以毒妇的能耐,竟不能闯入塔门……”“看,女魔又行动了!”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怒剑飞魔》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怒剑飞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怒剑飞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