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9章 闯入秘塔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怒剑飞魔 第09章 闯入秘塔
(88106 www.88106.com)    两婢伸手入轿,抓出一个人来,赫然正是宇文冬,他像是穴道被制,由两名婢女左右挟持着。

    “五通丐”哈哈一笑道:“好极了,真是件好礼物!”

    柳杰伏在暗处,不由两眼发了直,拜弟真的在轿子里,杀机也随之狂炽起来。

    袁倩倩沉声道:“他真是贵帮弟子么?”

    “五通丐”道:“是常乐天的记名弟子,来路不清楚。”

    袁倩倩沉吟道:“事情有了蹊跷……”

    “什么蹊跷?”

    “方才有个怪人在找他。”

    “什么样的怪人?”

    “一个驼背老人,功力奇高,像是传说中的‘人魔张驼’!”

    “五通丐”脸色骤变,双目暴睁,久久才道:“不可能!”

    袁倩倩道:“为什么不可能?”

    柳杰本待现身,听到这里,又按捺住了。

    “五通丐”点着头道:“定是有人冒充!”

    袁倩倩道:“有人冒充?这……朱长老是根据什么说的?”

    “五通丐”沉声道:“这是一桩鲜为人知道武林秘辛,三十年前,‘人魔张驼’已毁于当时五大门派五大掌门之手,不会在三十年后复活。”

    袁倩倩惊声道:“真有这样的事?”

    “五通丐”正色道:“当然是真的,死在白水湖中,这也是他命该绝,那魔驼在陆地上不可一世,在水里却没辙儿,他不知为什么渡湖,正巧碰上五大掌门乘船访友,解决一桩陈年公案,双方在湖中不期而遇,于是五大掌门联手,把他震落湖中活活淹死,为了怕他有传人报复,所以这件震惊武林的大事,秘而不宣,一般人仅奇怪这魔王何以突然销声敛迹,却不知他已饱鱼虾之腹。”

    “朱长老何以独独知道?”

    “事有凑巧,老化子那时正寄宿在一间大庙里,无意听到五大掌门人互相约束,守口如瓶,所以才知道。”

    “哦!这么说……本座所见的并非‘人魔张驼’ 本人?”

    “绝对不会是!”

    柳杰在暗中震惊不已,莫非“人魔张驼”真是别人冒充的?

    袁倩倩一挥手,道:“我们进屋去,把事情彻底解决,朱长老便可稳登帮主宝座了。”

    “五通丐”躬了躬身,侧向一边,道:“请!”

    一行人连同宇文冬鱼贯进入破屋,却留了两丐守在门前。

    柳杰心转着念头,听对方声口,“疯丐”是被禁在破屋子里,是破屋救人,还是明里叫阵?

    考虑了一阵之后,决定先了解情况,于是,他远远地绕开,再以快速的身法,掠到了屋后。

    这破屋到处都是漏缝,柳杰凑眼向里望,只见“疯丐”常乐天仰躺在一张破木板床上,两婢挟着宇文冬站在进门处,其余的围在床前。

    袁倩倩沉缓地开口道:“朱长老,本座有个干净法子!”

    “五通丐”道:“什么干净法子?”

    袁倩倩媚荡不改地笑了一声,道:“把一老一少安置在屋里,然后举行火葬,这样便不会留下任何痕迹。”

    “五通丐”想了想,道:“好主意!”

    突地,宇文冬尖声怪叫道:“不成,不成,火烤的滋味不好受!”

    他本来是被制住穴道的,现在突然开声,使得人人大惊失色,连柳杰也惊震不已,就在众人受惊愣住,尚未采取行动的瞬间,宇文冬双臂一振,把那两名挟持他的俏婢摔了出去,他一个倒弹,射出门外。

    暴喝声起,两名守在门外的丐帮高手,出手截击,闷哼声中,两名拦截的人被宇文冬点倒,屋里人全冲了出去,把宇文冬团团围住。

    柳杰扳断窗条,进入屋中,先察看了一下“疯丐”常乐天,一时也看不出是如何被制的,只好暂时不管,闪到门边,长剑已掣在手中。

    宇文冬怪叫道:“朱立,你欺师灭祖,报应就在眼前!”

    袁倩倩阴森森地道:“别穷嚷鬼叫的,你知道准能活么?”

    顿了顿,又道:“你说火烤的滋味不好受,偏偏就要烤你,拿下!”

    剑棒掌指齐扬,罩向宇文冬。

    “哇!呀呀!”怪号破空而起,两名背对屋门的丐帮高手栽了下去,众人住手回顾,场中多了一个村装少年,杀机满面,长剑倾斜向上。

    宇文冬大叫道:“好啊!大哥,你来得正是时候,杀!”杀字出口,身形似鬼魅般一转,附在近身的一名丐者身后。

    一声短促的闷嗥,那名丐者仆地栽倒,背上血如泉喷,宇文冬手里执了柄短剑,脏脸上尽是得意之色。

    在场的全部面目失色,想不到半路里杀出个程咬金来。

    袁倩倩再媚荡,此刻也风骚不起来了,只见她柳眉一竖,咬着牙道:“好小子,你也送死来了,今天少奶奶要剥你的皮。”翠袖交挥,如剪拂出,竟然带有破空之风声。

    柳杰把这荡妇恨透了,“风雷剑”疾划而出,他现在已非昔日之下阿蒙。

    擦然有声,袁倩倩挟有罡劲的翠袖,被削去了半双,顿使她花容失色,但这荡妇确非等闲,娇躯一退再进,掌指并施,与柳杰展开了惊人的搏杀。

    两名俏婢,双双挥动兵刃,左右夹攻。

    旁边,“五通丐”与几名心腹手下,挥动打狗棒,把宇文冬紧紧裹住,宇文冬身法诡异,在层层杖影中穿梭游动,手中短剑,如寒星般乍闪乍灭。

    两俏婢身手不弱,乘虚蹈袭,狠施杀手,由于她俩这一牵制,柳杰在三面兼顾之下,剑势多少打了折扣,但却鼓动了他的杀机,剑势一变,连演三绝。

    尖厉的惨叫与暴喝齐传,两俏婢一左一右,同时栽倒。

    袁倩倩双目尽赤,攻势更紧,但她的功力差了柳杰一段,而柳杰持的又是神剑,几个回合之后,倏告不支,险象环生。

    围攻宇文冬的丐帮高手,转动之间,进入柳杰的剑圈,惨哼声起,红光迸现,被削去了半边脑袋,仆地而亡。

    众丐在受惊之下,阵势一乱,宇文冬的短剑得了手,又有两名倒了下去。

    现在,只剩下“五通丐”与另一名半百丐者,狠命猛攻,人少了,招式反而容易展开,宇文冬移闪腾挪,尽力以巧妙的身法应付暴雨般的杖势。

    一声尖叫,袁倩倩挂了彩,她可知机,乘后退之势,弹身急遁而去。

    袁倩倩这一走,“五通丐”和那名手下立刻着了慌,互打了一个招呼,双双弹出了圈子,也想开溜。

    宇文冬大叫道:“大哥,搁下他!”他自己截住那个半百丐者。

    柳杰回身拦住“五通丐”,只两个照面,“五通丐”的打狗棒被削成两段,长剑抵心窝,搏斗终于终止。

    宇文冬怪叫一声:“妙啊!”

    身形滚入杖影,“砰!”背上结实地捱了一杖,但他的短剑已刺进对方的前胸,一声长长的闷哼,剑拔人倒。

    血腥的场面,在短短的时间里结束了,除了“紫燕袁倩倩”一个人负伤而逃,其余的全搁在现场。

    “五通丐”面目凄厉如鬼,额上汗珠滚滚而落。

    宇文冬上前道:“大哥,别杀他,他该接受帮规制裁。”

    说完,目注“五通丐”,又道:“朱长老,你相信祖师爷是有灵的么?现在我废了你的功力,押你回总舵,静待帮规处置!”

    随说,手指随着点出。

    闷哼声中,“五通丐”身躯晃了两晃,坐下地去,脸孔已扭曲得变了形。

    柳杰收起了剑,喘口气,道:“兄弟,一切算解决了。”

    宇文冬嘻嘻一笑道:“不赖,大哥是怎么赶来的?”

    “一路追老驼子来的,兄弟,你怎么脱的身?”

    “我嘛……略施小计而已!”

    “你不是被那婆娘制住了么?”

    “我是故意装的,目的是摆脱老驼子!”

    “对了,他为什么要找你?”

    “这个……天机不可泄露,以后我再告诉你,啊呀!我那疯师父……”说完,弹身冲入破屋。

    柳杰扫视现场的积尸一眼,摇摇头,这是他首次流这么多人的血,怔了一会,抓起被废了功力的“五通丐”,进入破屋。

    宇文冬坐在木板床边直搓手,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

    柳杰放下“五通丐”,走过去道:“兄弟,常前辈怎么样?”

    宇文冬斜起眼道:“不知是什么鬼手法所制,我解不了!”

    “五通丐”咬着牙道:“神仙也解不了!”

    宇文冬瞪眼道:“你少放屁!”

    “五通丐”本性阴残,喋喋一声怪笑道:“少得意,‘血手印’下,尔等将死无葬身之地。”

    提到“血手印”三个字,柳杰登时目爆厉芒,走过去道:“血手印是谁?”

    “血手印便是血手印!”

    “他人在何处?”

    “杀人时会出现!”

    “你不说?”

    “哼!我为什么要说,告诉你小子,老要饭如果先死,你们也不会太久。”

    柳杰伸手抓住他的肩头,厉声道:“说是不说?”

    “不说!”

    “你有种!”

    五指一紧,指头插入肉内,鲜血登时冒了出来。

    “五通丐”惨哼着,两个眼球几乎要突出眶外,那份怨毒的神情,令人不寒而栗。

    柳杰咬牙切齿地道:“你不说我把你活活抓死!”

    突地,宇文冬高声道:“大哥我查出来了!”

    柳杰回头道:“查出什么来了?”

    宇文冬道:“疯师父有五处大穴被制,点穴的手法十分诡异,前所未见,都点在气血之交的地方……”

    “能解么?”

    “可以,但是我的功力不济,指劲不能透达。”

    “让我来试试!”说着,松开扣住“五通丐”的五指回至床边,又道:“你告诉我,该点哪些部位?”

    宇文冬一面用手指,一面口里道:“任督之交、阴阳之会、冲带之结,只点这三处就行。”

    柳杰并食中二指,运起了“少阳指”功,小心翼翼地在宇文冬所指的部位,连戳了三指。

    不久“疯丐”常乐天胸部一阵起伏,睁开眼来。

    宇文冬翘起大拇指道:“大哥,你真行!”

    “疯丐”坐起身来,茫然看了两人几眼,道:“怎么回事?”

    宇文冬抢着把事实的经过说了一遍。

    “疯丐”常乐天的目光,扫向“五通丐”,凝视了片刻,叹口气道:“实在是本门的大不幸!”

    宇文冬道:“师父,您先调息一阵,等复了元气再谈善后,怎样?”

    “疯丐”点点头,就床上趺坐,运起功来。

    柳杰拉着宇文冬的手,走到门外,四下望了一眼,道:“兄弟,此处不可久留,‘玄天教’势大通天,可能有人会来?”

    宇文冬道:“小弟也想到了,但得等疯师父运完功!”

    “以常老前辈的身手,怎么会被制的?”

    “嘿,说起来丢人,是我不小心中了圈套,迷迷糊糊地什么也不知道,他们把我当饵,引诱师父坠入他们布好的陷阱,就这么回事。”

    “丐帮目前无主,何以善其后?”

    “疯师父不死,会有妥当安排的。”

    “现在所虑的是‘血手印’,不过……”

    “不过怎样?”

    “没什么,我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对了,有件事问你……”

    “什么事?”

    “那老驼子……”

    “嗨!大哥,这是我悄悄告诉你的,可不能宣扬。”

    柳杰吐口气,道:“不是宣扬,我是问你,他是不是失踪了几十年的‘人魔张驼’?”

    宇文冬惊讶地道:“大哥,你问这是什么意思?”

    柳杰沉凝地道:“听说‘人魔张驼’在三十年前,已被五大掌门劈落月水湖中。”

    “谁说的?”

    “就是那丐帮叛逆‘五通丐’朱立,他对袁倩倩说的。”

    “你相信么?”

    “所以我才问你。”

    宇文冬默然了片刻,道:“大哥,我向你保证,他是货真价实的‘人魔张驼’!”

    柳杰未尽释然,因为“五通丐”的那番话,鉴鉴可凭,似乎不是捏造的,而且宇文冬对魔驼找他这一点,似有什么难言之隐,很可能其中另有文章,当下唯唯以应道:“其实,真也好,假也好,都与我无关,只是好奇一问而已。”

    宇文冬七窍玲珑,察微知着,立即道:“大哥,你似乎不相信我说的?”

    柳杰脸上微微一热,道:“兄弟,我说过了,管他是不是,反正无关紧要。”

    宇文冬正色道:“大哥,我对你可没一句假话,所说的,都是真的,要是为了某种原因暂时不便说的,我可不会编假话骗你。”

    柳杰笑了笑,道:“兄弟,我相信!”

    略略一顿,又道:“兄弟,我要向你说再见。”

    宇文冬大声道:“什么,你又要走?”

    柳杰和缓地道:“兄弟,我有要紧的事要办,不能不走!”

    他心里念念不忘“血手印”,更不忘陆庄那些白骨骷髅,他一心要揭开这血腥的谜,最使他蚀骨诛心的是身世问题,到底是姓陆还是姓柳?

    义父柳仕元临死语焉不详,仅说庄院厅中的遗骨,是自己的生父,又说,父亲遗言不许报仇,也没指出仇家,血手印记,是自己发现的,而问到姓氏,仍说姓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宇文冬望着他奇怪的表情,皱眉道:“大哥,你发什么呆,不高兴么?”

    柳杰知道自己沉思失态,忙道:“没什么不高兴,我只是在想一些……嗯,有关身世的问题。”

    “你说,你是孤儿?”

    “是的!”

    “那有什么好想的?”

    “兄弟,孤儿也有身世啊!唯其身世不明,所以更会时刻不忘。”

    宇文冬低了低头,道:“大哥,对不起,这的确是件伤心事,不谈吧,我跟你一道走……”

    柳杰立即道:“不成,你得协助常前辈善后,不能撒手不管。”

    宇文冬的眼圈突地红了,带着伤感的音调道:“大哥……我们……何时再见?”

    柳杰也有些黯然,但强装出笑容道:“兄弟,你又不是女孩子,这么多愁善感……”

    宇文冬双眼一亮,道:“如果我真的是女孩子呢?”

    柳杰一愕,道:“你是么?”

    宇文冬咕地一笑道:“我不敢是!”

    “这是什么话?”

    “因为你恨女人,我如果是妇人,不就糟了。”

    “兄弟,你如果是妇人的话,我……”

    “怎么样?”

    “还是不分开!”

    “哈哈哈哈,大哥,你看我这副令人呕心的德性……”

    柳杰拉住宇文冬是手,道:“兄弟,我走了,请代我向常老前辈告不辞而别之罪,我们不久再见。”

    宇文冬点头道:“大哥,你珍重,记住一句话,如果找不到我,就到我们当初结拜的地方……”

    “你是说月水湖畔?”

    “是的!”

    “为什么?”

    “因为我喜欢那地方!”

    “你会不分日夜守在那里?”

    “不,当然不会这样,那里我常去,如我不在,也会留字告诉你目标。”

    柳杰把他的手一阵摇撼,道:“好,一言为定,我走了,多多珍重!再见!”

    说完,举步便走,走了一程,回过头,见宇文冬仍痴痴地站在原地不动,不由感到鼻酸,心里说:“兄弟,我们不久会再见的,你怎知道为兄的身负血仇,而且身世如谜啊!”

    从信阳偏东南行,便是大别山。

    第三天傍午时分,柳杰抵达山湖,这是他第三次来临,但心情显然与上两次不同,他的功力又迈进了一大步,他下定决心非深入秘塔不可。

    山湖荡荡,秘塔巍巍,景色在神秘中带着宁静,但柳杰的内心却如鼎沸,决心是下了,但并没有充分的把握。

    塔顶上悬着的宝剑和玉匣,在阳光下闪闪生光。

    “血手印”为什么要悬挂这一剑一匣呢?企图何在?

    柳杰到了湖滨石梁之前,牙齿咬了又咬,暗忖:“凭我新参修成的混元神功,能敌得过塔里人的罡煞么?”

    在仇与恨的催迫下,他踏上了半浮水面的石梁,生死二字,抛之度外,一步一步朝前走去。

    不久,到了塔门前的石基上,“混元神功”提足了二十成。

    事实正如预料,与上次一样,一道疾劲无比的罡风,自塔门卷出。

    他立即挫马曲身,施展“混元神功”的“卸”字诀,双掌如圈疾划,如山罡劲,在圈划之下,从两旁滑了开去,这一来,他信心陡增,精神百倍。

    塔里传出了一声惊叫“咦!”

    柳杰一咬牙,朝塔门弹射。

    又一道罡风卷出,更强劲,身已离地,无法施展这玄功,一个身躯如抛球般往回抛射,眼看就要落入湖中,急切里猛然提气凌空拧身,双掌划空,险极地落回石梁之上,他调匀了一下真气,又举步欺去。

    顾盼间,又到了原来位置。

    情况没改变,又一道罡风暴卷而至,这回,他改变了方式,施展出“混元神功”的“震”字诀。

    用这一字口诀,是相当冒险的事,如果对手功力太强,震之不散的话,本身便将自蒙其害。

    如果对方功力不逮,那便成了功力回震,威势之强自不用提了。

    一声“隆!”然巨响,连塔基都起了晃动。

    柳杰自己也为之目震心摇,但他不敢稍有迟延,立即电射入塔,极快地侧移数尺,背贴门边塔壁。

    首先入目的,是迎面壁上那双令人殷栗的“血手印”,然后,一个怪影呈现眼帘,他右手已运起了“少阳指”,以备应付猝然的袭击。

    目光定了,才看清是一个白发老人,盘膝端坐在手印正下方的石床上,两道目芒,像两柄利剑,似要穿透人的心房。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怒剑飞魔》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怒剑飞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怒剑飞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