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再入宋宅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怒剑飞魔 第16章 再入宋宅
(88106 www.88106.com)    “嘿嘿嘿嘿!……”阴笑声中,一条矮小的人影,出现墙头,赫然是那被“神仙手”虚言诳走的“万毒真君”。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柳杰心头一震,必须速战速决,不能给老毒物可乘之机,心念之中,施展出“混元神功”一连三掌,把“鬼见愁”震得连连倒退,直退到围墙边。

    “万毒真君”飘身而落。

    那边,宇文冬同一心思,怪叫一声:“我不想打了!”身形一拧,竟然从密如蛛网的剑芒中脱身出去。

    这一式诡异身法,使褚雄呼吸为之一窒。

    柳杰本可一走了之,但他不肖为,“呛!”地一声,拔出了“风雷剑”。

    “万毒真君”迫近柳杰,狞恶无比地道:“好小子,本真君要你尸骨无存!”一扬手,腥风涌出。

    柳杰闭住呼吸,蓦然展出了“血手印”的绝着“逆天一剑”,寒芒闪射中,闷哼倏传,“万毒真君”飞退一丈,坐了下去,胸前殷红,算是老毒物身手不俗,反应神速,没打反击的主意,不然非横尸不可。

    柳杰已存心要除了这老毒物,左手一扬,“少阳指”疾射而出。

    同一时间,“鬼见愁”飞身扑出,正赶上射出的指风,惨哼一声,倒翻落地,肩胛部位已被洞穿,血涌如泉。

    但这老家伙够狠,手按伤口,挺身又站了起来,

    一声惊叫传来,柳杰转头望去,不由大惊失色,只见拜弟宇文冬已被两名武士左右挟持,另一名武士的长剑,抵住他的后心。

    柳杰既骇且惑,以褚雄的能耐,是无法一下子制服拜弟的,那几名武士更不用提,从褚雄站立的位置而言,不像是他出的手,这可就是怪事了?

    褚雄侧过身,面对柳杰道:“你说出传你‘逆天一剑’绝招的人,换这小叫化一命!”

    “万毒真君”与“鬼见愁”欺了过来。

    柳杰心中大急,宇文冬向他斜眼示意,他登时恍悟过来,拜弟不畏掌指刀剑,那二名武士绝对制他不住,立即放下心来。

    “唰!”地一剑朝褚雄劈去,势如闪电奔雷,褚雄料不到柳杰会猝然出手,功力本已悬殊,说什么也无法改变,登时手忙脚乱,错步疾闪。

    可巧脚下绊到了树根,身形一个踉跄,柳杰电舒左臂,一把捞住他的右腕,用力向后反扭,长剑坠地,柳杰的“风雷剑”架上了他的颈子。

    “万毒真君”与“鬼见愁”惊叫一声,但已不及抢救。

    同一时间,宇文冬振臂脱身,背后挨了一剑,但仅刺破外衣。

    这一来,情势完全改变。

    宇文冬弹身到了柳杰身边,一副满无所谓的样子。

    褚雄厉声道:“姓柳的,你准备怎么样?”

    柳杰寒声道:“准备杀你!”

    褚雄打了一个哆嗦,一张脸涨成了猪肝色,“万毒真君”向前挪步……

    柳杰大喝一声:“站住别动!”

    “万毒真君”止了步,狞声道:“小子,你敢动少教主?”

    “为什么不敢?”

    “你飞也飞不了!”

    “要试试看么?”

    “万毒真君”怔住了,他再毒,此刻也无法施其技,只要柳杰剑锋一带,褚雄的人头就得落地。

    刚才的一照面,他已经施出了毒,但柳杰竟然无动于衷,这又让他骇震不已,实在太邪门了。

    柳杰手中剑微微一颤,沉声道:“现在该我问你了,‘玄天教’与‘血手印’是什么渊源?”

    这句话使得在场的全为之一愣,由于柳杰会施展“逆天一剑”,江湖盛传他是“血手印”的传人,他本身也没否认,现在反而向褚雄提出这问题,实在令人费解?

    褚雄栗声道:“你这话什么意思?”

    “你心里有数?”

    “本少教主一点也不明白。”

    “‘玄天教’荼毒江湖帮派,排除异主,妄想称尊,先后毁了五虎帮,肆虐丐门,刽子手是‘血手印’怎么说?”

    “嘿!你小子不是‘血手印’的传人么?”

    “不错!”

    “那为什么还要问?”

    柳杰咬了咬牙,道:“本人指的是冒充者!”

    褚雄窒了窒,道:“什么,冒充者?”

    “一点不错!”

    “你小子的意思是……你是正牌‘血手印’的传人?”

    “本人不答复你。”

    “哈哈哈哈……”

    “有什么值得好笑的?”

    “小子,别臭美了,真的‘血手印’骨肉早已化灰,他死时你小子还没出世,强盗捉贼,岂不好笑,哈哈哈哈!”

    闻言之下,柳杰心头剧震,俊面为之大变。

    “血手印”之死,除了下手者“剑魔”东方豹,便只有自己和“秘塔主人”郝扬知道,自己没向第三者透露过,显然这中间大有文章,心念之中,栗声道:“你怎会知道‘血手印’早已骨肉化灰?”

    褚雄寒声道:“我何必告诉你?”

    “你想死?”

    “哼!”

    “你真的不说?”

    “不说!”

    柳杰手中剑轻轻一拖,褚雄闷哼了一声,面呈死灰,颈子已划开了一道口,鲜血涔涔而下,“万毒真君”等齐发一声惊呼,但无法从剑下救人。

    柳杰厉声道:“你再说一个不字,我切下你的脑袋!”

    剑在颈上,这可不是玩的,褚雄身躯簌簌发抖,投鼠忌器,“万毒真君”与“鬼见愁”再毒再狠,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那几名武士便提也不必提了。

    “鬼见愁”的三角脸变了形,貌像更显狰狞,老半天才迸出话声道:“姓柳的,你敢下手的话,会后悔莫及。”

    柳杰不理他,口里又道:“褚雄,你不说便只有死,我数到十,你不开口的话便永远不能开口了,你自己估量着……一……二……三……”

    场中空气登时凝固了,那带着恐怖杀机的数数声,使人鼻息皆窒。

    “万毒真君”厉吼道:“你小子杀了少教主,你也飞不了!”

    柳杰还是数下去:“……五……六……七……”

    死亡音符,像一柄无形的巨锤,敲击在每个人的心坎。

    “九……”

    “万毒真君”等扬掌待发,不用说,如果柳杰真的下了手,他们将不择手段地毁了柳杰和宇文冬。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倏告传来:“柳杰,住手!”

    人随声现,来的是一个素衣少女,发上,戴了一朵白花,她赫然正是“吊亡仙子”。

    柳杰不由大感愣愕,脱口道:“原来是姑娘,幸会!”

    他叫不出她的名字,只好称姑娘。

    “吊亡仙子”微蹙着秀眉道:“你不能杀他!”

    这话大出柳杰意料之外,“吊亡仙子”不速而至,阻止自己杀褚雄,这是为什么?不单是柳杰,连褚雄本身在内,没有一个不感到惊诧。

    柳杰栗声道:“姑娘说什么?”

    “我说你不能杀他!”

    “为什么?”

    “杀了他你会后悔!”

    这话使柳杰更加不解,杀了褚雄会后悔,这句话从何说起?

    她是祝怀玉的腻友,而祝怀玉父女几乎毁在对方之手,她反而阻止杀人,当下狐疑地道:“请姑娘把话说清楚?”

    “吊亡仙子”幽幽地道:“放手再说,你先放了他。”

    莫非“吊亡仙子”爱上了褚雄?这是绝不可能的事,那是为什么呢?心念之中,冷沉地道:“这恐怕办不到!”

    “你非要杀他?”

    “唔!”

    “吊亡仙子”缓缓走到柳杰身边,出其不意地把手掌贴上柳杰的“命门”,道:“放了他!”

    此举又大出所有在场者的意料之外。

    宇文冬怪叫道:“你这算什么意思?”

    “吊亡仙子”寒声道:“不关你小叫化的事。”

    宇文冬突地抽出匕首道:“你碰一碰我大哥我便杀你!”

    “鬼见愁”见机会来临,脚步一移,就要向宇文冬出手。

    “吊亡仙子”娇喝一声;“谁也不许动!”

    “鬼见愁”愕然停住,他也弄不清这美如天仙的少女是什么存心。

    宇文冬紧握着利匕目瞪如铃,他距“吊亡仙子”仅是三步之隔,他尽有下手的机会。

    柳杰激越万分,“混元神功”与“少阳指”的口诀,是“吊亡仙子”传给他的,彼此间可说关系不浅,她为什么要这样做呢?当下颤声道:“姑娘为了他,不惜对在下出手?”

    “嗯!”

    “为何不说出原因?”

    “现在不方便说!”

    “如果在下有违尊命呢?”

    “那我们两个之间,只有一个可以活着离开。”

    柳杰骇然,脱口道:“姑娘真的要这样做?”

    “吊亡仙子”斩钉截铁地道:“一点都不会假!”

    “那是为什么?”

    “不必再问了,我不会告诉你。”

    “姑娘的作为令人不解?”

    “放了他,你与小叫化离开。”

    “办不到!”

    “你如果愿意遗恨终生的话,就试试看?”

    柳杰激愤欲狂,照他的性格他决不会低头,但他想到“吊亡仙子”此举必有深意,尤其遗恨终生四个字,深深打入了他的内心,他的意念有些动摇了,杀褚雄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

    “吊亡仙子”按在他“命门”上的手掌,不见得会要他的命,只是对方态度坚决,他不能不顾意想不到的后果。

    宇文冬突地转了口风道:“大哥,放了他吧,以后有的是机会。”

    柳杰收回了剑,拜弟的话不错,以后有的是机会,犯不着在这种情况下拼命。

    褚雄一个箭步弹了开去,与“万毒真君”站在一起,下意识地摸了摸颈子上被柳杰利剑划破的皮肉,深深望了“吊亡仙子”一眼,道:“区区记下姑娘这份人情!”

    “吊亡仙子”收回手掌,冷冷地道:“这倒用不着!”

    柳杰转身换了个位置,愕然望着“吊亡仙子”,一时说不出话来。

    褚雄又道:“请问姑娘如何称呼?”

    “吊亡仙子!”

    “哦!上姓芳名?”

    “这不必提了!”

    说完,转向柳杰道:“你俩可以走了!”

    “万毒真君”一错步,狞声道:“要走可没这么容易!”

    “吊亡仙子”竖眉道:“阁下想怎么样?”

    “万毒真君”道:“把这两个小子给化了!”

    “吊亡仙子”冷笑一声道:“阁下想清楚,毒并不完全可恃,在柳杰中毒未化之前,他尽够时间出剑宰人,相信么?”

    这并非虚声恫吓,柳杰是办得到的。

    “万毒真君”一生凭一个毒字,人见人怕,狠惯了,心里虽然承认这可能,口却不服输,嘿地一声冷笑道:“老夫不信这个邪,很想试试!”

    “吊亡仙子”一偏身,道:“阁下试试吧!”

    褚雄望了“吊亡仙子”一眼,抬手道:“耿前辈,看在这位姑娘份上,错过今天再说。”

    宇文冬一推柳杰道:“大哥,走吧,肚子饿了,我肚子一饿便什么劲都没有。”

    柳杰深深注视了“吊亡仙子”一眼,正待举步……

    “万毒真君”绿豆眼一翻,短小的手臂一挥,道:“且慢,老夫还有话要问。”

    柳杰星目一睁,道:“有什么话要问?”

    “万毒真君”气呼呼地道:“那自称‘神仙手’的江湖郎中是什么来历?”

    宇文冬嘻地一笑,接上话道:“阁下不是明明知道的么?”

    “万毒真君”的脸居然也会红,尖叫道:“他蒙老夫只是一时!”

    “他蒙阁下什么?”

    “他根本不是‘活阎罗’的传人!”

    “何以见得?”

    “哼!‘活阎罗’在一甲子之前就上西天了,老夫一时不察……”

    “是阁下亲眼看到他上西天的么?”

    “万毒真君”为之气结,厉声道:“小要饭,少逞口舌之利,今天非要交代清楚不可。”

    宇文冬嗤自以鼻,道:“否则的话呢?”

    “万毒真君”狞态毕露地道:“要你俩形神皆灭!”

    宇文冬披了披嘴,道:“阁下现在发什么威,何不在当时当场用毒斗一斗‘神仙手’?告诉你,他的真正来历我兄弟俩不知道,不过……凭他用手一摸,就解了大哥所中之毒这点来看,他的来头很不小。”

    几句鬼话,说的“万毒真君”大感狐疑,惊声道:“他用手一摸就能解了本真君‘望风倒’之毒?”

    宇文冬得意地道:“信不信在于阁下,反正我大哥好端端地站在这里,冒雨也不会倒,别说是望风,这还不算,他那一摸呀!好处大了,阁下刚现面时不是也施了‘望风倒’之毒么?怎样,人没倒?”

    “万毒真君”怔住了,因为这是事实,怔了片刻,喃喃地道:“他怎会是‘活阎罗’的传人呢?”

    宇文冬心计得逞,越发得意地道:“亏阁下这大年纪,连这点都没想到,一甲子之前的人算什么,武林中不乏几百年前异人的遗命传人。”

    “万毒真君”闭上了口,脸色变的十分难看。

    宇文冬意犹未尽,又道:“阁下的‘消形散’够厉害,但赶不上‘神仙手’的‘消毒散’!”

    “什么‘消毒散’?”

    “专门散毒用的,施之于毒道高手,犹之乎废除一个高手的武功,使一身是毒的变为无毒,而且永远不会沾毒。”

    他越说越玄,别人不怎么样,“万毒真君”可听的心惊胆颤,他一生浸淫毒道,可没听说什么“消毒散”。

    柳杰忍不住要笑出声来,忙道:“兄弟,我们好走了!”

    “走吧!”宇文冬应了一声。

    兄弟俩双双弹身掠出果园,朝没人烟处飞奔,奔了一程,柳杰刹住身形道:“不成,我得找‘吊亡仙子’把事情弄清楚。”

    宇文冬掉头望了望,道:“看,她来了!”

    柳杰回头望去,果见一条织巧人影,飞掠而来,发际那朵白绒花,是很明显的标志,一点不错,正是“吊亡仙子”。

    顾盼之间,来到跟前,柳杰迫不及待地道:“姑娘为什么要阻止在下杀褚雄那狼子?”

    “吊亡仙子”先笑了笑,才慢启朱唇道:“你如果杀了褚雄,‘万毒真君’与‘鬼见愁’会不顾一切地下杀手对付你俩,后果很难逆料,另方面,‘玄天教’势必全力对付你,对方高手如云,你杀也杀不完,以后势将寸步难行!”

    柳杰气呼呼地道:“就为了这一点,值得姑娘以死胁迫在下放手?”

    “吊亡仙子”又笑了笑,道:“当然还有重要的原因。”

    “什么原因?”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

    “为什么?”

    “顾虑到后果的问题。”

    “姑娘曾说,如果在下杀了他,会遗恨终生,是危言耸听么?”

    “不是,事实真的是如此!”

    “姑娘说话为什么总是藏头露尾?”

    “这是不得已!”

    天下最难耐的事,莫过于心头存谜未揭,对精神是一种极大的困扰,像是生活在阴霾之中,见不到天光日色。

    柳杰有些牙痒痒地道:“如果在下一定要知道呢?”

    “吊亡仙子”敛了笑容,道:“不到时候我不会告诉你。”

    柳杰声音一冷,道:“那就请姑娘以后少管在下的事,别干预在下的行动。”

    “吊亡仙子”冷沉地道:“除非你不想找到‘血手印’!”

    这话极具份量,柳杰为之心头一震疑声道:“姑娘也在找‘血手印’?”

    “一点不错!”

    “姑娘何不见示真正身份?”

    “时辰未到,说出来有害无益。”

    “看来姑娘是什么也不会说的了?”

    “差不多,不过……得看情形。”

    宇文冬冷冷地插口道:“大哥何必求爹爹告奶奶的,人家不说算了,想不通,不去想,便什么事也没有了,我一向就这样。”

    柳杰望了他一眼,心想:“你还不是一样,对身世来历守口如瓶。”

    但他不想戳穿他,口里微“唔!”了一声,又向“吊亡仙子”道:“好,有件事横在心头已经很久了,使在下寝食难安,就是陆庄鬼宅中,童尸玉锁之迷,玉锁被姑娘带走,这件事该有个交代吧?”

    “吊亡仙子”脸上变了色,抬头望着天,似乎在想什么,久久,才收回目光,望着柳杰期期地道:“你一定要知道?”

    “是的,希望姑娘别再说时候未到。”

    “那玉锁关系你的身世!”

    “身世?”柳杰怦然心惊,自己不是柳仕元的儿子么,难道这当中又有什么蹊跷?心念之中,激动地道:“这话怎么说?”

    “吊亡仙子”精神一黯,瞥了宇文冬一眼,低沉地道:“那玉锁证明了陆庄内宅床上的童尸,不是陆大侠的儿子。”

    柳杰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噤,颤声道:“那是谁的儿子?”

    “吊亡仙子”一个字一个字地道:“是柳仕元大侠的骨肉!”

    柳杰似遭雷击般地一震,狂叫道:“那怎么会?”

    “但事实证明,那玉锁上有柳家的标记,是特别请巧匠雕琢的,一点也假不了,好在没被仇家发现。”

    “可是,在下……在下……”

    “你不是柳仕元的儿子!”

    柳杰心神俱颤,向后退了一个大步,圆睁星目,大叫道:“那在下该是谁的儿子?”

    “吊亡仙子”咬着牙,红着眼,道:“你是陆家的遗孤!”

    有若五雷轰顶,柳杰身躯晃了两晃,眼前一阵黑,几乎栽了下去,这么说,柳仕元临终的话没有错。

    眼前,又呈现那些垒垒的白骨骷髅,那些是他的亲人、家人,已经含恨了二十载……

    宇文冬脸色大变,抓住柳杰的手,颤声道:“大哥,大哥,把话……问清楚!”

    泪珠,滚下了两颊,但眸中的光焰,却使人不寒而栗,又一次刺骨锥心的痛苦,灵魂像是被剥离了躯壳。

    “吊亡仙子”怆痛地道:“我不该现在告诉你的,但你一定要问……”

    柳杰猛一挫牙,厉声道:“姑娘何以知道这桩秘辛?”

    “吊亡仙子”努力一咬牙,道:“你奉柳大侠遗命到陆庄收骨,想也想得到这重关系。”

    “那……那在下该姓陆?”

    “是该姓陆,不过……”

    “不过什么?”

    “你目前不能改姓,因为凶手还没露出原形,身份暴露,又将节外生枝,再方面,你姓柳……也可说是报柳大侠的恩义于万一,你是他抚养长大的。”

    “可是……可是……柳大侠的孩子,怎会死在陆庄?”

    “舍子救孤!”

    柳杰的身躯又晃了晃,如果不是宇文冬拉住,他真的会栽了下去,他咬牙振作了一番,颤抖着道:“姑娘怎会知道?”

    “据理推断,因为别无解释!”

    “这……这……”

    “不必太过悲伤,只有面对事实,既成的事已无法改变。”

    “姑娘……可知道‘血手印’的来历?”

    “正在努力查证!”

    “凶手并非真正的‘血手印’,他……他是冒充的。”

    “这一点我已经知道了!”

    “姑娘又是怎么知道的?”

    “对不起,我无意中听到你兄弟俩在破庙中的谈话。”

    柳杰默然了片刻,又道:“记得在鬼宅中,姑娘阻止在下收埋骸骨,曾说过一句话,说是这桩血案会有人出面清理,是谁出面清理?”

    “吊亡仙子”沉吟着道:“这……此一时,彼一时,因为当时……还不知道你的身世,只好……随口那么说,其实没那回事。”显然,这是言不由衷。

    柳杰瞪着泪眼,略不稍瞬地盯着“吊亡仙子”,沉凝地道:“姑娘与陆家是什么关系?”

    “吊亡仙子”似乎早料到他有这一问,不假思索地道:“关系是有,但目前还不能告诉你?”

    柳杰吐了口气,又问道:“姑娘与‘行尸女’又是什么关系?”

    “吊亡仙子”考虑了片刻,才幽幽地道:“她是我娘!”

    柳杰颤声道:“是令堂?”

    “嗯!是不错,但你得守住这秘密。”

    “听……柳大侠说,家母已嫁人了,是真的么?”

    “嫁人……嫁给谁?”

    “他老人家没说!”

    “我……也不清楚,不过想来绝对不会。”

    “为什么?”

    “我无法回答你!”

    “柳大侠又遗命不许报仇,为什么?”

    “吊亡仙子”粉腮一变,后退了两步,好半晌才道:“我不知道!”

    柳杰大声道:“看样子姑娘是知道的,为什么不肯告诉在下?”

    蓦在此刻,一条人影,从数丈之外划空掠过,太快了,有如掠鸿一瞥,根本看不清是男是女。

    “吊亡仙子”突地匆匆道:“我该走了,以后再见!”见字尾音还荡漾在空际,人已飞闪而去。

    柳杰大为震惊,这疾掠而过的身影是谁?

    为什么“吊亡仙子”匆匆离开?“追!”心念一动,连招呼宇文冬都来不及,便弹身追了下去。

    宇文冬也跟着飞驰。

    追了一程,对方鸿飞冥冥,不知去了哪里。

    柳杰停下身形,口里直发喘,并非真力不济,而是紧张过分。

    宇文冬跟踵而至,口里道:“大哥,我的心快要跳出喉头了!”

    柳杰可没心情再欣赏他的调皮话,茫然望着空处直发愣。

    宇文冬摇摇头,自顾自地道:“这女子太神秘了,大哥,你一点也想不出她该是什么来路?”

    柳杰道:“无法想起,连身世都是刚刚才证实的。”

    “一定有关系的,她知道那么多……”

    “当然是有!”

    “我最恨藏头露尾的人,说话为什么喜欢故神其秘。”

    柳杰突地一跺脚道:“我要独立复仇,决不假手他人!”

    宇文冬斜起眼道:“大哥,连小弟我也不要么?”

    柳杰目光仍望着空际,悠悠地道:“兄弟,你何必淌这浑水……”

    宇文冬嘟起嘴道:“大哥,你不要我了?”

    柳杰收回目光,苦苦一笑道:“兄弟,没那样的事。”

    宇文冬突地沉下声音道:“大哥,你喜欢她么?”

    “她,谁?”

    “吊亡仙子!”

    “这是什么话?”

    “依我看……哼!她可能是爱上了大哥你,所以才插手管这事,偏偏故示神秘,其实,恐怕她与大哥什么关系也扯不上,我就疑心……”

    柳杰白了他一眼,冷冷地道:“不会有这样的事,她从没表示!”

    口里说,心里可起了涟漪,拜弟说的,不能说全无道理,女人心,海底针,根本无法捉摸的。

    宇文冬吁了口大气道:“我不是瞎说,我看得出她在有意无意之间,表露出关切之情。”

    柳杰心中又是一动,但此刻由于身世被揭,心乱如麻,不愿争辩,冷漠地道:“我们不谈这些……”

    宇文冬任性地道:“我偏要谈!”

    “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要知道你的心意。”

    “我不想谈!”

    “好,好,别生气,不谈就不谈!”一张嘴翘起老高。

    柳杰感觉得自己的口气重了些,歉意地道:“兄弟,原谅我心情不好!”

    宇文冬立即换上笑容道:“大哥,我知道,是我任性了些,你就是打我,我也不会生你气的,你想谈什么?‘血手印’?报仇?……”

    柳杰皱着眉头道:“我要查出她母女的来历!”

    “怎么查法?”

    “有个人可问!”

    “谁?”

    “我们上路吧!到了你就知道,不过……”

    “不过什么?”

    “你忘了我带给你‘人魔张驼’的口信,你该回家。”

    “不,我不要回那倒霉的家。”

    “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我就是不要回家。”

    “魔驼是你的家人?”

    “唔!”

    “他口中说的主人就是令尊?”

    “算了,我不要谈家里的事,走吧!”

    “人魔张驼”虽说声名狼藉,但可算是当今武林中数一数二的人物,居然奉宇文冬之父为主人,那他的父亲不用说更是煊赫无比,会是谁呢?既然他不愿提,柳杰也懒得追问,两人上了路。

    宇文冬那一副化子装束,怕惹人注目,与柳杰保持了一段距离。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怒剑飞魔》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怒剑飞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怒剑飞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