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寻赛鲁班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怒剑飞魔 第18章 寻赛鲁班
(88106 www.88106.com)    第三天,又进入山区。

    柳杰一看山势算算行经的地方,忍不住道:“这不是大洪山么?”

    “一点不错!”

    “大洪山……我们莫非是去‘玄天教’总舵?”

    “差不多!”

    眼前,林木阴霾,山石嵯峨,两人停了下来。

    柳杰对此行不但意外,也有些心惊,期期地道:“姑娘不是说我们要去拜访一个人?”

    “是不错!”

    “到‘玄天教’总舵去拜访?”

    “你怕么?”

    柳杰喘了口大气,道:“没有什么好怕的,姑娘敢去的地方,在下照样也敢去,只是……”

    “只是什么?”

    “已经快到地头,姑娘可以把话说明了。”

    “好,我现在告诉你,我们去拜访的这个人,并不是寻常人物,他有个外号叫‘赛鲁班’,本名叫欧阳元化,是位土木大师,精于奇门阵势与机关削器,只是武功平平,并不出奇……”

    柳杰诧异地道:“我们去拜访他做什么?”

    “吊亡仙子”沉声道:“依所有的情况判断,三侠灭门仇人‘血手印’与‘玄天教’有极深的关系,而‘玄天教’总舵固若金城汤池,全是‘赛鲁班’设计的,如能取得设计图,便可以入虎穴擒凶。”

    柳杰愕然道:“他肯交出蓝图?”

    “会的!”语气很肯定。“为什么?”

    “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他现在是‘玄天教’阶下之囚,在生死两难之中。”

    “噢!怎么知道的?”

    “最近找到一条极佳的内线。”

    柳杰想了想,道:“我还是不太懂,找‘赛鲁班’,是为了求该教布置的蓝图,而‘赛鲁班’是阶下之囚,能找到他,必须突破障碍,这……”

    “吊亡仙子”笑笑道:“‘赛鲁班’并不在总舵之内,是被囚禁在总坛附近的一处秘谷中,有人特别保护,找他无须去闯总坛。”

    “哦!原来如此,那秘谷在什么地方?”

    “还翻越三座峰头便到,我们走吧!”

    “不怕被桩卡发现?”

    “有秘道可通,当然还是得小心。”

    这是个很奇特的山谷。

    三方绝壁环峙,猿猱难攀,谷底呈椭圆形,成为一片广阔的谷地,连接上一条狭窄而深长的谷道,整座谷就像一双大肚细颈的花瓶。

    更奇的是谷地中央蹲踞着一栋木屋,孤零零地四不着边,每一边距谷壁都在十丈之外,除了垒垒的山石,半棵树都没有,木屋底座是由巨石砌成的平台,五尺高,潺潺清泉,绕石基而过。

    两条人影,隐身在木屋正后方的岩石隙里,他俩,正是柳杰与“吊亡仙子”,费了很大的力气才进入这天生奇险的绝地。

    柳杰看了看眼前形势,低声道:“这就是花瓶谷?”

    “不错,隔一道峰岩,便是‘玄天教’总坛所在地棋盘谷,天生绝地再加上人工布置,连飞鸟都难以出入。”

    “那栋木屋中住的就是‘赛鲁班’?”

    “不错!”

    “为什么要把木屋建造在谷地正中央?”

    “你看不出来?便于监视呀!任何人,不论你身手有多高,如果要接近木屋,必须穿越毫无遮掩的空地,绝无法逃过谷壁间桩卡的眼目。”

    “这也怪,如果把‘赛鲁班’囚禁在总坛里,岂非更加稳妥?”

    “此地也可算总坛的一部分,据内线说,为了避免影响一些新入教高手的心理,同时也为了防止被可能卧底者勾串,所以密囚此地,由可靠的心腹弟子看守,知道这件事的并不多。”

    “何不干脆杀了省事?”

    “不,他还有利用的价值!”

    “我们如何接近?”

    “只能一个人进去,一个留在此地,以防万一,看是你去还是我去……”

    柳杰略一思索道:“我去!”

    “吊亡仙子”点点头,道:“好,小心些!”

    说着抬头看了看日色,又道:“时间快近午了,该是送饮食的时候,你从此处下去,贴脚行一段,可以看到一个穴口,你就守伺在那里,等送饮食的人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柳杰点点头,道:“我知道!”

    “吊亡仙子”用目光扫瞄了一遍,道:“开始行动吧,小心,如露了破绽,被对方发觉发出警讯,脱身便困难了。”

    柳杰整理了一下衣衫,顺岩隙,借壁间的草树掩护,遂落谷底,静伏了片刻,然后顺岩脚蛇行,约莫七八丈,果然发现一个窟口,窟幽深,穿岩腹而过,不用说是通向总坛的秘道。

    柳杰刚到,洞径中已传来了脚步声,当下左右一顾盼,忙朝洞口的突石后伏去。

    脚步声渐传渐近,不久,一条人影出现洞口,是一个身披玄色风披的武士,手里提着一食盒。

    柳杰闪电般扑出,右手扼住对方的咽喉,左手接住食盒,那名武士做梦也估不到在这种禁区里会遭人突袭,连哼声都没有便闭了气。

    柳杰迅快地把对方拖向石后,一看,用力过猛扼断了颈骨,业已一命呜呼,他披上风披,提着食盒,大方地走向木屋。

    木屋的门是虚掩的,柳杰推门走了进去。

    一个苍凉的声音道:“放下,到门外去候着!”

    柳杰抬头一望,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一个瘦骨嶙峋的老人,斜倚在床上,翻着白鼓眼,竟然是个瞎子,不由大感震惊,“吊亡仙子”没提对方是瞎子,怔了怔,期期地道:“前辈是‘赛鲁班’?”

    老人霍地坐直身形,厉声道:“你是谁?”

    “晚辈柳杰!”

    “新来的?”

    “不是,外面进来的。”

    “啊!意欲何为?”

    “想请求老前辈一件事……”

    “什么事?”

    “总坛布置的蓝图!”

    老人大感意外,白鼓眼连翻,瘦削的脸皮起了抽动,厉声道:“什么,你要总坛布置的蓝图?”

    “是的,听说是前辈设计的。”

    “要蓝图做什么?”

    “‘玄天教’妄想君临武林天下,诛锄异己,弄得遍地血腥,武林正道之士,莫不痛心疾首……”

    老人抬了抬手,激动至极地道:“别说了,老夫懂了,此地固若金汤,你怎么进来的?”

    “由后峰援壁而入。”

    “怎知老夫被囚禁在此地?”

    “是内里人提供的线索。”

    “你是什么来历?”

    “中州三侠之后!”

    “你姓柳?”

    “是的!”

    “那你是柳仕元的儿子?”

    柳杰不由也激动起来,颤声道:“前辈认识先父?”

    老人颔首道:“多年前有几面之缘,刚才……你说先父,他过世了?”

    柳杰黯然道:“是的,旧疾复发,不治而弃世。”

    老人似想起什么似的急忙道:“你得设法躲一躲,是送饭的时候了。”

    柳杰把食盒朝木桌上重重一放,道:“已经送到,那送饭的不会再来了,由晚辈代劳。”

    老人点头道:“老夫说呢,你怎能逃过警卫的眼目,你说要蓝图?”

    “是的!”

    “老夫没现成的蓝图。”

    “这个……能不能请前辈重新绘制?”

    老人凄恻地道:“老夫双目已残,无法动笔,再说,绘制蓝图,并非一时半刻的事。”

    柳杰凉了半截,想了想,道:“能否由前辈口述?”

    “不成,太复杂了,由外行人绘制,至少得两天工夫……”

    “前辈的眼睛是……”

    老人脸孔起了抽搐,久久,才咬牙切齿地道:“是毒瞎的,只怪老夫知人不明,错被巨奸所利用,悔之晚矣!”

    柳杰激愤地道:“晚辈设法带前辈出去……”

    蓦在此刻,一阵急遽的锐哨声倏告破空传来。

    老人一跃下床,惊声道:“你被发觉了,快走吧!”

    柳杰也告骇然,但仍坚持原意道:“晚辈负前辈出去?”

    老人摇头道:“办不到的,你能全身而退就不错了,快走!快走!”

    “可是……”

    “老夫是个残废人,生死已无所谓了!”

    柳杰心念疾转,对方可能是发现了那名送饭武士的尸体,不然,不会发觉的这么快,自己并没露形迹……

    老人突地重重一击手掌,道:“有了,你仔细听着,老夫在勘察整个谷势地形之初,发现了……”

    话才说得一半,木屋外已传来了脚步声,一个声音道:“杀害张明的如果不是外敌,便是内奸!”

    另一个道:“我们进屋抓人!”

    柳杰知道事情已无法善了,凑近窗孔一望三名玄色风披武士,手执长剑,一来到门口,他突地心念一转,急撕下内衣襟,把脸蒙上,只露出双眼以上部分。

    木门被踢开,三条人影同时抢入。

    柳杰出手如电,点到了三人,然后急声道:“请前辈说下去?”

    老人倒是平静,似乎已无视于生死,接下去道:“棋盘谷外东南方有条巨涧,水位高过谷内的地下建筑,涧边靠这面有一方巨大的马鞍石,恰在岩腹秘道的上方,邻接秘道十分薄弱,只要……”

    一声暴喝,起自门边:“何方肖小,敢闯本舵重地,滚出来!”是个体态威猛的半百老者。

    柳杰片言不发,照定身影,双掌猛推,狂飙卷涌中,挟以一声残哼,那老者被震飞两丈之外,撞在山石上,一个翻滚不动了。

    急声又道:“只要怎样?”

    老人道:“设法炸毁马鞍石,涧水便会灌入……嗯……”一声长长的闷嗥,老人栽了下去,背后插了一柄飞匕,是从后窗射入的。

    柳杰亡魂大冒,杀机随之大炽。

    老人喘息着道:“记住……老夫的话,马鞍……”口里冒出了血沫,头一偏,死了。

    柳杰穿门而出,呐喊声中,四五支长剑飞风刺到,他连看都不看,“混元神功”挟十成功力,劈了出去。

    惨号凌空,人影四散爆开,其中两人首当掌风之冲,被震得离地飞起,摔落三丈之外的汇积涧水中,没再动弹。

    柳杰挚出“风雷剑”,旋飞、出手,剑芒打闪中,惨号再传,剩下的三名武士,全作了剑下之鬼。

    身形一起,他疾朝“吊亡仙子”藏身的地方掠去。

    一阵箭雨,当头罩落,他手舞剑花,拨飞飞蝗般的疾矢,身形不停,冲到岩壁边,此地是死角,箭射不到,停止了。

    身形一拔,怒矢暗器又密集当头罩下,把他迫回地面。

    “站住!”暴喝声中,十几条人影疾风般涌到,立即合围,为首的,赫然“三手猿公”司马端。

    柳杰认识他,他却不认识柳杰,因为柳杰身上仍披着玄色风披,又蒙着脸。

    “三手猿公”厉喝道:“报上名来?”

    柳杰不吭声,紧握“风雷剑”,蓄势待发,目光却斜瞟向岩壁,盘算着如何与“吊亡仙子”会和。

    “哇!哇!”人影从半空倒栽而下,是“吊亡仙子”向隐伏在壁间的桩卡下了手。

    “砰!砰!”连声,摔下的尸体不下十具之多。

    “三手猿公”老脸泛了青,厉吼道:“侵入的人不少,传令封锁全部通路派出好手到外围搜捕!”

    一名武士,应声疾奔而去。

    “三手猿公”下令之后,猱身疾扑,其余的也跟着出手。

    惊人的场面叠了出来,这批尽都是百中选一的好手,每一个都不赖,刹那间,剑芒、掌风、指力,如怒涛卷涌覆盖。

    柳杰一支剑如搅海神龙,还挟着风雷之声,他有心沉着,决不让“三手猿公”迫近,以防他施怪手。

    惨号伴着红光俱现,只眨眼工夫,地上石罅间多了四五具尸体。

    柳杰志不在杀人厮拼,“赛鲁班”临死的几句话,已达到他此来的目的,他志在退身,不言而喻,必然会有更多的高手赶来。

    “三手猿公”激怒震惊交迸,死了这么多人,却连对方的来路都摸不清,“玄天教”自立舵以来,还不曾被人侵入过,今天如果收拾不下入侵者,实在是栽不起斤斗,而对方是身手,偏偏高得无法估计。

    “哇!哇!”又两名高手断臂飞头。

    “三手猿公”疯狂地发掌,苦于无法迫近到对方剑圈之内,怪手杀着,也就无法施展,他看对方手中持的是宝刃,血肉之躯是不敢碰的。

    一声清啸,柳杰猛蹬地面,拔空而起,掠向岩壁,壁势太峻,虽然攀住了,但必须先缓口气,才能再行动。

    “嗖!嗖!”三支长剑破空疾射向柳杰。

    柳杰缩腿蹬壁面,身形旋飞而起,“嚓嚓!”声中,三支长剑插向他原来攀附的地方,射得岩石纷落,可见势道之疾劲,差那么一丝丝便被飞掷的剑射中,身形妙曼地凌空一折又附回石壁,比原先高了两丈多。

    披风飞扬,姿势妙曼,如果是特技表演,的确值得观赏。

    “三手猿公”陡地盘空飞起,由于蓄足了势,拔起有四五丈高下,趁势未竭之际,凌空洒出一把暗器,星星点点,射向柳杰仅靠指力悬挂的身形。

    一道劲风,由空而下把那些暗器尽数震落。

    同一时间,“三手猿公”也势尽落地。

    柳杰吐了口气,再次运劲旋身,一条彩带,如灵蛇般从壁间卷出,一缠一拉,他的身形被拉入石穴,因为势急与穴内人滚成一团。

    惊魂激荡中,看出对方是“吊亡仙子”,忙翻身站起,定睛再看,不由呼吸一窒,只见“吊亡仙子”右肩头一片鲜红,素衣已湿了一大片,厉叫道:“你受了伤?”

    “吊亡仙子”起身掠了掠散发,笑笑道:“不要紧,是被你的剑碰上的。”

    柳杰苦苦一笑,不知该说什么好。

    “吊亡仙子”伸头向外望了望,道:“我们先离开此地!”

    “循原路?”

    “只有如此,这些石穴洞洞相连,不熟悉转不出去,那些桩卡,全埋伏在这些洞里,可能已会有人赶来。”

    “原来的石隙呢?”

    “得由洞口向右横越三丈。”

    “走吧!”

    警号长鸣之声,隐约传来,不用说,棋盘谷内已经人仰马翻。

    柳杰扭头一望,果见这石穴深不过两丈,洞道在底部向左弯入。

    空洞传声,远远便听出有人奔来。

    “吊亡仙子”道:“我们快离开,此刻外面恐怕已经尽是对方的人了。”

    柳杰颔首道:“姑娘先走,我随后!”

    一条人影,从洞底转弯冲入,柳杰扬手就是一掌,“砰!”然一声,惨嗥暴起,那冲入的连人影都没看清,一颗头被洞壁撞成稀烂。

    一道劲风,从里卷出,洞壁反震,更增威势柳杰站在最里,被推得打了一个踉跄,紧接着一条矮短的身影出现。

    柳杰脱口惊呼一声:“万毒真君!”

    顺手一推“吊亡仙子”道:“快,快走!”

    “吊亡仙子”怔了怔。

    “万毒真君”扬手道:“神仙也逃不了!”

    “吊亡仙子”急声道:“别缠老毒物,速离为上!”

    说完,人已闪身出洞。

    同一时间,“万毒真君”已然挥出一道毒风,柳杰因曾与宇文冬换过血,体里面产生了一种抗毒力,根本无动于衷,双掌照样劈出。

    “万毒真君”可料不到对方不怕毒,是以心内没设防,待觉出不对,掌风已卷上身,忙不迭地缩了回去。

    柳杰乘这机回离开石洞运力轻身,中途借力一次,横越三丈空间,进入原先入谷的石隙密道。

    两人会合,手足并用,向外攀去。

    密道只是内线提供的一处不设防的空隙,其险万分,若非是柳杰与“吊亡仙子”的超人身手,换了别人,将寸步难移,也正因为有险可凭,所以才形成疏漏。

    好不容易通过了险阻地带,穿越过数里长的榛莽,来到了上岭脊上,停了下来,两人舒了一大口气。

    “吊亡仙子”这才问道:“情况如何?”

    柳杰把见“赛鲁班”的经过,说了一遍。

    “吊亡仙子”慨叹道:“这叫做一失足成千古恨,‘赛鲁班’知人不明,结果毁了自己。”

    顿了顿,又道:“他所指示的方式,比得到布置蓝图还要好,有蓝图还需要按图去闯,知道了那方式,在必要时,只要炸开马鞍石,便可使‘玄天教’总坛变成泽国,什么机关秘道阵势,尽归无用。”

    柳杰点了头,道:“依‘玄天教’的作为,即使不牵扯上‘血手印’,毁了它也不算过份,等于替武林弭劫,维护正义。”

    说话之间,只见数条人影,疾奔而来,不消说,是“玄天教”派出来搜索的武士。

    “吊亡仙子”秀眉一蹙,道:“算了,我们走吧!”

    话才出口,已被对方发现,只听其中一个扬声道:“在这里了,快发出讯号!”

    讯号两个字,使柳杰欲走不能,弹身迎上前去,来的一共是五名武士,一见柳杰扑来,其中四人挺剑迎击,另外一人从怀里掏出了旗花火箭……

    柳杰挥掌劈出一道排山劲气,匝地狂飙中,惨哼倏起,四名武士被震得四散开去,另外那武士一引燃了旗花火箭,正待施放。

    柳杰扬手射出一道指风,“少阳指”,力可洞金裂石,惨号声中,那名武士仆了下去,火箭正压在身下,“砰!”地一声,身下冒起了一阵烟,接着是皮肉烧焦的味道。

    四名武士之中,已有两名趴地不起,另两名亡魂尽冒,转身图逃,柳杰冲过去补上一掌,两武士惨号着顺山坡翻滚而去。

    柳杰方待回转身去,破风之声又传,三条人影,已逼到身前,一看,杀机又炽,来的,赫然是玄天教主的小儿媳妇“紫燕”袁倩倩,外带两名少女。

    “紫燕”袁倩倩本性难移,目光一扫现场,媚笑着道:“朋友的确够能耐,能告诉我名号来历么?”

    “吊亡仙子”可能不愿露面,已隐起了身形。

    柳杰瞪着对方没开口,他一开口,非被对方认出来不可,他并不是怕,而是能使此行保密更好。

    “紫燕”袁倩倩姗姗移前两步,又道:“朋友不会是哑巴吧?”

    柳杰还是不开口。

    “紫燕”袁倩倩似是生了气,媚态一敛,寒声道:“你到底会不会说话?”

    柳杰紧抿着口,呼地拍出一掌,袁倩倩举掌相迎,由于功力悬殊,当堂被震得踉跄后退。

    就在她后退的瞬间,两名少女已出剑左右电攻而上,柳杰双掌,分朝左右一登,两名少女剑势还没展开,便被震得倒撞开去。

    袁倩倩娇叱了一声,素手一扬,一条绳索样的东西,飞向柳杰。

    柳杰可从没碰到过这种东西,本能地挥掌去格,飞绳不着力,一格便拐了弯,在柳杰手臂上绕了数匝,登时大吃一惊。

    袁倩倩猛向后带,柳杰打了一个前跄,算他内力深沉,立即钉牢双脚,稳住身形,那飞绳不知是什么东西所制,相当坚韧,韧得手腕疼痛难当。

    两名少女,乘机夹击而上,袁倩倩拼命收绳。

    柳杰无奈,只好左手拔剑,分迎两少女,一向使惯了右手,一旦改为左手,实在憋扭,力道招式无法由心控制。

    再加上右腕被栓,只要气一浮,便会被拉动,连格数剑,打不退两少女,急中生智,乘出手回剑的机会,把剑锋勒向飞绳,“风雷剑”是宝刃,一勒之下,飞绳立断。

    袁倩倩是用足了力拉的,骤然失重,连连倒退。

    柳杰右腕一轻,左手剑便发挥了威力,剑芒闪烁中,两少女双双被迫退,一个弹步,电扑袁倩倩,惊叫声中,他已一把扣住了袁倩倩的左腕,顺势向后一扭。

    两少女也随着惊叫失声,粉腮大变,不知所措。

    袁倩倩厉声道:“你敢把少奶奶怎么样?”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怒剑飞魔》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怒剑飞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怒剑飞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