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勇斗两魔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怒剑飞魔 第24章 勇斗两魔
(88106 www.88106.com)    柳杰当然不为己甚,以前为了丐帮与祝怀玉,而与“玄天教”动过几次干戈,但他个人与该教却谈不上深仇大恨。

    当下朝“阴司毒妇”道:“动身吧?”

    “阴司毒妇”深深望了柳杰一眼,不再说什么,举步朝林深处走去。

    “玄天教”的弟子,开始料理死伤。

    “鬼见愁”等几个有地位的人物,当先驰离,其余没派任务的弟子也跟着纷纷离开。

    柳杰想了想,朝“阴司毒妇”身后追去,穿林走了一阵,开口道:“请留步!”

    “阴司毒妇”止步回身,道:“还有什么指教?”

    柳杰道:“在下很想知道芳驾被骗斗‘陆地神仙’的经过,不过……如果不方便,芳驾可以不必说。”

    “阴司毒妇”犹豫了一阵之后,沉凝地道:“我欠你的人情,你问,我不能不说……”

    “不必,如有困难可以不必告诉在下,在下无意探人**……”

    “我可以告诉你,这些年来,我在找一个人……”

    “找人……什么样的人?”

    “我的丈夫!”

    柳杰不由心中一动,像“阴司毒妇”这等吓死人的模样,居然也有丈夫,她的丈夫如果不是同类,定是个胆大包天的人,心念之中,道:“尊夫是谁?”

    “擎天剑客古风!”

    “……”

    “你没听说过这名号?”

    “是没听说过,不过……这名号倒是相当不俗。”

    “当然,你可能没听说过……他已经失踪了近二十年……”

    “怎会扯上‘玄天教’?”

    “这个……我怀疑他……可能被褚无忌杀害。”

    “为什么?”

    “因为……”她似乎有难言之隐。

    “芳驾可以不必说出来。”

    “阴司毒妇”沉默了片刻,接下去道:“我找上褚无忌,结果他骗我说拙夫可能被‘陆地神仙’囚禁在桃花汀,因为多年前曾风传有人闯汀被囚。”

    “结果芳驾就去找……”

    “是的!”

    “找到了没有?”

    “根本是子虚乌有的事。”

    “那芳驾为何又与‘陆地神仙’动上了手呢?”

    “嗨,那老邪真是邪得可以,见面不由分说,就下逐客之令,我没机会说出来意,等动手受了重伤,他才让我说闯汀的目的,结果他一口否认……”

    “芳驾相信了?”

    “他人虽邪,说话可是一言九鼎,当然相信。”

    “后来呢?”

    “我一路被人盯踪,到了此地,他们判断,我的确是负了重伤,才露面对我出手……”

    “对方的目的是什么?”

    “上次我找上褚无忌,狠斗一场,伤了他,可能他以这卑鄙手段报复。”

    柳杰想了想,道:“芳驾此次到桃花汀,可曾看到与在下一路的小叫化?”

    “没有,怎么,那小叫化……”

    “他……可能是‘陆地神仙’的儿子,在下……不大清楚……”

    “你们是一道的,你不知道他的来历?”

    “不知道,他不肯说。”

    “据我所知……宇文一似乎没有儿子……”

    “可能是他孙子?”

    柳杰为之一愕,又道:“芳驾是否看到‘人魔’张驼?”

    “阴司毒妇”把长发向脑后一掠,道:“那驼子倒是现身了!”

    既然魔驼在桃花汀现身,那就证明原先的判断不错,“阴司毒妇”对宇文一的家事,可能不了解。

    当下不再追问下去,话题一转,道:“芳驾那用以作标志的骷髅头,今天没摆……”

    “阴司毒妇”愤愤地道:“丢了,与宇文老邪交手时,被他劈落湖中。”

    柳杰真想笑,这成了孙悟空丢了金箍棒,没得耍了,但他笑不出来,毕竟面对这女魔,下意识仍不免有些忐忑的。

    “阴司毒妇”突地碧芒一闪,道:“想不到你会是‘魔镜’的传人……”

    “芳驾认识他?”

    “只听说过。”

    “……”

    “听说他曾败在‘血手印’剑下,当时曾立誓退出江湖……”

    “不错,他老人家并未违誓,所以在下才立誓要斗‘血手印’!”

    “这是你在望天坪杀‘血手印’的原因?”

    柳杰不想揭破“血手印”真假之谜,怕打草惊蛇,使真的“血手印”不敢露面另出诡谋。

    心念一转,道:“芳驾可知道‘血手印’的真实姓名?”

    “阴司毒妇”一颔首,道:“知道!”

    武林中仅知道“血手印”这恐怕的外号,从来没有人提过他的名字,想不到“阴司毒妇”竟然说出知道,的确是问对了人。

    柳杰急声道:“他叫什么?”

    “陶琛!”

    “陶琛?”

    “不错!”

    柳杰怔住了,他原来的目的,想证明“秘塔主人”郝扬便是真正的“血手印”,这么一说,把他的推断完全推翻了,陶琛,又是个陌生的名字,当下不甘心地道:“芳驾怎知他叫陶琛?”

    “阴司毒妇”道:“这话问得出奇,知道便是知道,难道还要有理由?”

    柳杰咬咬牙,道:“因为传说中‘血手印’从不示人以真面目,也没有告人以真姓名。”

    “阴司毒妇”冷冷地道:“天下间没有绝对的秘密,他既然是人,当然会有人知道他是谁,这一点也不稀奇,是么?”

    柳杰心念一动,道:“望天坪之役,芳驾是否参与?”

    “阴司毒妇”摇头道:“没有,我是事后听说,怎么样?”

    柳杰沉声道:“有人证实被杀的‘血手印’是‘剑魔’东方豹……”

    “这也不稀奇!”

    “为什么?”

    “他们是同门师兄弟,谁冒充谁都一样。”

    “那就证明了一样……”

    “证明了一样什么……”

    “真正的‘血手印’陶琛仍在世间。”

    “阴司毒妇”目芒一闪,道:“没有人说他不在世间?”

    柳杰自知说漏了嘴,“血手印”之死,是“秘塔主人”郝扬透露的秘密,江湖上无人知道。

    而另一个假“血手印”被真“血手印”所杀的事,也只自己知道。

    现在的问题是郝扬所说的故事是真是假,必与郝扬有关,如果是真,那就有了第三个冒充者。

    他突地又想到,“秘塔主人”自称郝扬,安知他不是陶琛,而故意胡乱说一个名字?心念之中,道:“芳驾认识郝扬这个人么?”

    “阴司毒妇”略不思索地道:“认识,想当年他也是一个人物。”

    “现在呢?”

    “很多年没听人提起。”

    “芳驾曾闯秘塔,塔中人是谁?”

    “不知道,我没看到对方面目……你为什么要提起这个?”

    柳杰吐了口气,道:“没什么,只是好奇而已。”

    说完,双手一拱,道:“在下该走了!”



    ×           ×           ×



    又到大别山。

    山湖依旧。

    神秘的怪塔,茫然无存,只剩下石基和一些碎石,柳杰站在湖畔,剑眉深锁,两个问题索绕心头——

    秘塔何以被毁,被何人所毁?

    秘塔主人的生死下落如何?

    这问题实在相当困惑人,如果秘塔是被不知名的人所毁,那塔主人自然是与塔偕亡,如果是主人自毁,那便是一连串阴谋的一部份。

    除非当然有第二者或第三者目睹,否则就无蛛丝马迹可循。

    柳杰经过长久思索之后,决定在附近一带仔细搜索,碰运气,也许能找出端倪。

    最理想的,当然是找到郝扬的下落,可是现在问题重重,连郝扬的双腿是否真残都成了疑问。

    如果“秘塔主人”郝扬是真残,那他无法远离山区,便有找到的可能,如果是假残,他早已远走高飞了,他是不是真的“血手印”?

    杀死第二冒充者的是不是他?……

    想不完的疑问,解不完的疑结。

    柳杰开始搜寻,先在湖滨一带,然后逐步扩大范围,每一个可疑的地方他都不放过。

    餐风宿露,晃眼耗去了七八天,什么可疑的事物都没发现,他有些气馁了,他不能搜遍整个山区,耗上一年也不成。

    第九天的晚上,他宿在距山湖约莫十里的一座峰头上的石穴里。他准备第二天出山,不再作盲目的搜寻。

    月黑夜,整个境地一片阴森。

    饿狼的狂嗥,代替了一切的声响,胆子再豪的人,也会被刺耳的嚎声所慑,柳杰当然不至于怕几只野狼,但那声音实在使人听了浑身的不舒服。

    他真想掩上耳朵不听。

    突地,一声破空穿云的怪啸震耳传来,山谷立起回应,分不清这怪啸是人是兽所发,但仅只一声便告寂然。

    奇怪的是这一声怪啸过后,狼嗥顿时止息,空气变成了死寂,柳杰既惊且惑,这怪啸竟然有慑服豺狼之威。

    荒山绝岭,少不了奇人怪物,这是无法去追究的。

    好不容易熬到了天亮,柳杰起身出洞,准备离山。

    和煦的阳光,透过薄薄的晓雾,照上了峰岭。

    柳杰伸伸拳,舒舒脚,目光扫处,不由大吃一惊,只见临近峰边的岩石上,坐着一个彩衣白发老妪,鸠头拐杖斜搭在肩上,由于是背向,看不到面目。

    奇怪,这老妪是什么时候上峰的?

    当然,他没有追究的必要,身形一转,准备悄然离开……

    彩衣老妪开了口:“小子,我老太婆好不容易才找到你,你别急着开溜!”人老,但声音娇嫩得很像发自风信年华的少妇之口。

    柳杰心头为之大震,这老妪素昧生平,竟然是找自己来的,她怎会知道自己在大别山中呢?

    别人发了话,他当然不能一走了之,期期地道:“芳驾是找小可的?”

    “不错!”

    “芳驾怎会知道小可在此山中?”

    “这你就不必管了,过来!”

    柳杰略一踌躇,赶了过去,在老妪身后石边停住。

    老妪没回身,但又开了口:“你小子与‘阴司毒妇’是一路的?”

    小子两字听在耳中非常刺耳,但柳杰忍住了,冷冷地道:“小可怎会与她一路?”

    “你小子不敢承认?”

    “没什么敢不敢的。”

    “那你就不必否认了!”

    “小可并未否认,事实上……”

    老妪悠悠回转身来,柳杰一看,有些忍俊不禁。

    这老妪少说也是古稀之龄,但脸上却涂了厚厚的脂粉,皱褶宛然,像一条条的小沟,使她变成了一副怪相。

    柳杰吁了口气,道:“请教芳驾上姓?”

    老妪扬眉瞪眼,大声道:“连我老太婆都不认识,还出来闯个屁,亏你还是‘魔镜’的传人。”

    柳杰吃惊不小,对方怎知这秘密呢?

    她怎会一口气道出自己是“魔镜”的传人?江湖中的消息,实在传得太快,对方到底是何许人物?

    看来此中大有蹊跷,对方来的突兀,而且自己最近的一举一动,似乎都在对方注视之中。

    当下故意若无其事地,道:“芳驾怎知小可是‘魔镜’的传人?”

    老妪道:“别废话,这并不是秘密,你自称‘魔镜第二’,不假吧?”

    “有这回事!”

    “那不就结了,你真的不认识我老太婆?”

    “恕小可眼拙。”

    “哼!‘霓裳艳姬王芳碧’,听说过没有?”

    柳杰实在没听说过,名号倒是满美艳的,顺口应道:“久仰!久仰!”

    “霓裳艳姬”口角一抿,道:“用不着你小子拍马屁,说,你与‘阴司毒妇’是什么关系?”

    “什么关系也没有!”

    “胡说,你曾为她杀人,不惜与‘玄天教’为敌……”

    “那是碰上的!”

    “放屁!”

    左一声小子,右一个放屁,使柳杰心火直冒,寒声道:“有关系怎么样?”

    “霓裳艳姬”道:“那很好,你带我去找她。”

    “为什么?”

    “找他算一笔陈年老账。”

    “芳驾为什么不自己去找?”

    “废话,你带路带定了!”

    “小可没这份闲空……”

    “你找死?”

    “不见得。”

    “霓裳艳姬”飘身下石,手中霓头杖一横,竖眉道:“那你就试试看!”

    蓦在此刻,一个刺耳的怪声音道:“先别动手,老夫有话说!”

    人随声现,是一个面目狰狞的青袍老人,多角脸、独眼阔腮,发如枯草,那份尊容,只要看半眼就够了,绝对不愿再多看一下。

    柳杰不由心头泛寒,看外貌就知道不是好路道。

    怪人独眼闪闪射出凶光,在柳杰面上一连几绕,发出一串狼嗥也似的怪笑。

    “霓裳艳姬”装模作样的咧嘴一笑,道:“符千仞,你还没死,我们多少年没见面了?”

    柳杰心头陡地一震,这名字并不陌生,他无意中曾听人提起过,有名的凶残人物,杀人从不留全尸,外号“残煞”。传闻中,这凶神早已绝迹江湖,想不到今天在此碰上……

    “残煞”符千仞啧啧一声怪笑:“魔姬,总有十来年了吧?……我没死,你也还活着。”

    “魔姬”两字柳杰心中一动,原来她的外号该是“霓裳魔姬”,却自美其号“霓裳艳姬”。

    “霓裳魔姬”嘿嘿一笑,道:“这正就了一句俗话……”

    “残煞”道:“什么俗语?”

    “霓裳魔姬”偏着头道:“祸害一千年!”

    “残煞”独目一翻,道:“别把自己当开心的材料,言归正传,你与这小子有什么过节?”

    “霓裳魔姬”道:“不是他,是他同路人‘阴司毒妇’,我不想难为他,只要他带路找人。”

    “残煞”凶光熠熠的独目,先打量了柳杰一眼,才道:“咱们有志一同!”

    “霓裳魔姬”惊声道:“怎么,你老残也找那贱人?”

    “不,我要找的是‘魔镜’东方曙,同样要这小子带路。”

    “什么过节?”

    “杀徒之仇!”

    “哦,这小子满倔强的,要他带路找人,怕要费番手脚……”

    “那还不简单。”

    “对了,你老残怎么会找到此地来?”

    “有人提供了线索,你呢?”

    “也是一样!”

    柳杰有些明白了,这两个魔头不约而同地寻到山中来,原来是有人提供了线索,是谁捣的鬼?

    目的是什么?想借刀杀人。

    心念之中,脱口道:“谁提供了小可行踪的线索?”

    “残煞”怪笑了一声道:“小子,老夫不会告诉你的,现在好好回答老夫的话,‘魔镜’龟缩在何处?”

    “说话客气些……”

    “哟嗬!好小子,这已经相当客气了,你打听打听,老夫对人很少说上三句话。”

    “阁下准备怎么样?”

    “带路找东方曙!”

    “办不到!”

    “没有人敢对老夫说这三个字……”

    “小可已经说了,而且还要说一次,办不到!”

    “你想死?”

    “凭阁下要小可死……恐怕不太容易!”

    “好哇!”暴喝声中,扬手欺身……

    “霓裳魔姬”一顿拐杖,道:“慢着!”

    “什么意思?”

    “你毙了他谁带路找我俩要找的人?”

    “老夫不会要他命的!”

    “但你那‘一指断’中人无救……”

    “哈哈,老太婆,放心,别人救不了,我难道也一样?”

    “好吧!”

    两人一唱一和,说的蛮自在,似乎柳杰是他俩的掌中物。

    “一指断”,什么叫“一指断”?柳杰不懂,但知道必相当歹毒。

    突地他发现“残煞”扬起的手掌中乌光发亮,比其余手指粗了一倍,不由心头一凛,看来不是阴功便是毒功。

    “残煞”中指一动,道:“小子,听清楚了,老夫这中指只要沾上了你的皮肤,你活不到老夫从一以十的时间,你要不要考虑?”

    “残煞”身躯一动,似要出手,柳杰的剑离鞘半尺,“残煞”不知想到了什么,突地又把手收了回去,柳杰的剑也没回鞘内。

    “霓裳魔姬”困惑地道:“老残,你怕了?”

    “什么,老夫会怕?”

    “那你为什么收手?”

    “我生平第一次发了善心……”

    “善心?”

    “不错,东方曙毁了老夫的传人,老夫何妨收留他的传人,这小子的根骨,世所难求,能传老夫衣钵,岂不……”

    柳杰忍不住哈哈狂笑起来。

    “残煞”暴喝道:“小子,你笑个什么劲?”

    柳杰敛了笑声,道:“青天白日,阁下还在做梦!”

    “残煞”独目中狞芒大炽,喝道:“小子,你还不愿意?”

    柳杰语含不肖地道:“异想天开!”

    “残煞”怒哼一声,出手如电,抓向柳杰,柳杰拔剑不及,错步移位出掌,“残煞”招式一变,手爪幻化成千百,像交织的网,这只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柳杰的手,如想不碰触对方的爪影是办不到的。

    “波!”地一声,双掌交击,柳杰只觉手心一麻,登时大骇,而他的雄浑的掌力,却把“残煞”震退了三步。

    “残煞”阴恻恻地道:“老夫开始数数,数到十之前,你小子答应了便可不死,一……二……三……”

    现场空气一片诡秘。

    “霓裳魔姬”嘿嘿一笑道:“老残,你实在是白活了这么多岁数……”

    “残煞”的数数停了下来,独目一闪,道:“什么意思?”

    “霓裳魔姬”道:“人家堂堂天南帝君的传人,你要收为徒弟,的确是异想天开。”

    “残煞”瞪着独眼,道:“他现在就要死了……”

    柳杰心里有数,他与拜弟宇文冬换过血,自身具辟毒之能,“一指断”再歹毒,至不济也有出手的机会。

    是以他不动声色,考虑着用什么招式,能一击而毙对方,劲势已暗中蓄足。

    “霓裳魔姬”扫了柳杰一眼,惊声道:“老残,你别狂吹大气,照你说现在接着数的话,已经该数到了二十,可是他没倒下……”

    “残煞”被这一提醒,吃惊不小,这可真是邪门,“一指断”非遇强劲对手,他不曾用,从没失误过,而现在竟然无功?

    柳杰的右手紧紧抓住剑柄,俟机而发,暗中默察之下,并无中毒的迹象,这一来,他宽心大放。

    “残煞”怪吼一声:“老夫不信这个邪!”欺身出掌,招式诡异到了极点,部位角度,全脱出武林常轨。

    “呛!”地一声,寒芒乍展,迅厉挥洒而出,用的是“逆天一剑”。

    “残煞”的的确确是够诡异够精,一看苗头不对,竟能在这电光火石之间,闪退八尺,换了别人,是绝对办不到的。

    “霓裳魔姬”却在柳杰出剑的同时,横杖疾扫。

    柳杰反应神速,回剑反扫。

    “铿!”然一声,剑杖交击,冒出一溜火花,拐杖是重物,竟然被轻灵的剑震得荡了开去,“霓裳魔姬”也退了一个大步。

    这一手,使两魔相顾失色。

    两个成了精的魔煞,竟然敌不过一个二十岁的少年,实在是想像不到的事。

    柳杰也暗惊“残煞”居然能避过“逆天一剑”一击而无伤,其实他不知道“残煞”身上已在冒冷汗,心胆皆寒。

    但这一男一女两个魔头,一生凶残,只知有自己,不知别人,心里虽震惊,却不甘心就此罢休,何况两人找柳杰都各有目的,而且这个筋斗也栽不起。

    “霓裳魔姬”大叫一声:“我们上!”我们两个字,说出了意在联手合击。上字出口,拐杖已挟雷霆之威,攻向柳杰。

    “残煞”如响斯应,一个弹步,双掌齐推,用的是劈空掌。

    柳杰击剑格架拐杖,剑杖刚刚相触,“残煞”的排山掌力已告卷到。

    “铿!”然暴响声中,杖是架开了,但却被横方向卷来的掌力震得身形一个踉跄,偏巧旁边有方巨石岩,身形被挡住了,退不开。

    与眼前这等人物交手,是不能有丝毫疏漏的,“霓裳魔姬”当然不能放过这机会,拐杖一变势改为直劈。

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怒剑飞魔》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怒剑飞魔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怒剑飞魔》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