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章 身临乱世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二章 身临乱世
(88106 www.88106.com)      公元二零七年。

    荆州,新野。

    此时,在新野一荒野上,有两军对垒,似要发生厮战,两方的气氛煞是紧张,大有一触即发之势。

    原来,这两军:一方是曹操摩下大将曹仁所率的曹军,另一方则是刚盘踞在此的刘各军。

    自刘玄德离曹而去,来到荆州,曹操探知后,便有取荆州之意,逆差曹仁、李典并降将吕旷、吕翔等人领兵三万屯于樊城,虎视荆襄,伺机而攻。 等了十几天,曹仁实在无法再等下去,遂遣降将吕旷、吕翔等人向刘军挑战,在新野一决雌雄。

    刘备得知后,遂与军师单福共商御敌之策。

    单福道:「既有敌兵,不可令其入境,可让关羽率一队人马从左杀出,以攻敌军中路;张飞引一军从右而出,以攻敌军后路;赵云出兵前路相迎,敌即可破。 玄德按照他所说的,即让关、张、赵三人前敌,自己与单福及其妹冬梅等引二千人马摆阵相迎。

    两边各稳住阵脚。玄德出马于旗门下,大声呼道:「来者何人,竟敢侵犯我的领土?」

    吕旷策马奔上前来,大声道:「我及大将吕旷!奉丞相之命,特来擒你!」

    玄德大怒,让赵云出战。只见从刘军人马中,驰出一骑,马上之人,生得面如冠玉,身长八尺,浓眉大眼,阔面重额,子执─杆银枪,威风凛凛。 吕旷喝叱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

    赵云答道:「我乃常山赵于龙也!」

    二人一招呼,即飞马挺枪战作一处,不几回合,赵云一枪刺吕旷于马下。

    玄德挥军掩杀,吕翔抵挡不住,率军便走。

    正行间,路旁忽有─军闪出,为首大将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红枣,唇若涂丹,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手提一把雪亮的青龙偃月刀,威风凛凛,此将即关羽关云长也。冲杀一阵,吕翔折兵犬半,忙夺路而逃。 行不到十里,又有一军拦住去路,为首大将直生得: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颌虎须,声若巨雷,势如奔马。此人手执一柄丈八蛇矛,向吕翔他们大吼道:「张翼德在此!」话音未落,便一挺蛇矛,直取吕翔,吕翔措手不及,被张飞一矛刺中,翻身落马而死。

    余众四散奔逃,玄德合军追赶,敌兵多半被擒。玄德班师回营,重待单福,犒赏三军。

    那逃回曹兵回见曹仁,禀告道:「都督!二吕被杀,军士多被活捉。」曹仁听罢大惊,忙与参军李典商议。李典神情平静,低沉地道:「吕旷兄弟二人乃傲敌而亡,我们只宜按兵不动,遣人速报于丞相,遣大兵来征剿,才是上策。」 曹仁傲然而愤愤地道:「不可,今吕氏兄弟战亡,又折了许多兵士,此仇不报,难消我心头之恨。区区新野小城,何足道哉?哪烦丞相大军?」 李典劝道:「将军!不可轻敌呀!那刘备有关、张、赵等猛将冲锋陷阵,又有那足智多谋的单福为军师,我们自是要小心为上,先思而后行。」 曹仁冷沉地说道:「李将军,你是否害怕那刘备者儿?」

    李典慌忙辩道:「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不是害怕他,而是担心胜不了他。」

    曹仁大怒道:「你定怀有二心,我一定要去生擒刘备!」

    李典无奈地道:「将军若去,属下愿守樊城。」

    曹仁吼道:「你若不同去,乃更证明你真怀有异心!」

    李典无亲,只得与曹仁点了五万人马,星夜渡河,意欲踏平新野。

    玄德得胜回城,单福对他道:「玄德大人,曹仁屯兵樊城,今知二将被杀,必派大军来战。」

    玄德道:「先生,那当如何迎之?」

    单福道:「主公,咱们『静观其变』。」

    次日,忽有探马来报导:「曹仁率大军已在外叫战,请主公定夺!」

    单福颔首道:「果然不出我所料。」遂请玄德出军迎敌。两阵对垒,赵云出马,唤来将答话。

    曹仁命李典出战,二人约战十余合,李典料敌不过,拔马回阵,赵云纵马追赶,曹兵忙拉弓射箭,遂各鸣金收兵。

    李典向曹仁急急地说道:「将军,刘军精锐,不可轻敌,我们暂且不如回樊城!」

    曹仁大怒道:「你这厮未出军时,已乱我军心。今日又说如此话来,你可知犯了何罪?罪当斩首!」遂喝刀斧手推出李典要斩,众将苦苦齐求,才免了一死。 曹仁余怒未消,又命李典率兵在后,他亲自引兵为前锋。次日鸣鼓进军,布成一个阵势,派兵士问玄德道:「刘备,你等识得此阵吗?」 单福便上高处观看后,对玄德道:「主公,此乃,八门金锁阵!所谓「八门」

    就是:化、生、伤、杜、景、死、惊、开。如从生门、景门、开门而入则古,从伤门、惊门、休门而入则伤;从杜门、死门而入则亡。此阵虽布得整齐,但中间还欠主持。如从东南方由生门击入,往正西景门而出,则其阵必乱。」 玄德传令,教军士把住阵脚,命赵云与单福之妹冬梅率百名军士从东南而入,直向西杀去。子龙领命,挺枪跃马,率兵径朝东南方,呐喊着杀入中军。 赵子龙威风凛凛的纵马横枪,冲向曹兵,冬梅也毫不示弱,虽然她年纪小,但武艺超群,一柄剑使得出神入化,她紧随其后,杀入敌阵。 子龙看约离曹兵还有十几丈远时,便一挥手中钢枪,大声道:「军士们!给我冲!」

    众将皆兵士争先恐后,旋风般杀向敌人。子龙双目圆睁,一杆枪如巨蟒一般,快挑狠刺,「噗……」只见他左刺右挑,瞬间便杀死十几名曹兵。 冬梅怒叱一声道:「子龙将军!看我的。」

    话音甫落,她人已从马鞍上腾空而起,手中剑泛起片片剑影刺向敌人,「啊」

    惨吼之声不断传来,她轻妙的纵落马上,却见其身后却躺下了十几人。 众将也刀劈枪挑,斧剁锤砸杀死无数曹兵。

    一声轻叱,冬梅一挥手中剑,幻起一片剑网,又将靠近身旁的三名曹兵的首级砍掉,「骨碌碌」地滚出老远。

    周围的曹兵未料及这位貌若天仙的少女,杀起人来,竞这般狠、快。皆吓得不敢近前。

    冬梅冷漠的「哼」了一声道:「我以为曹仁的军队多厉害呢?没想到如此不堪一击。」

    战战兢兢的又有几名曹兵手执兵刃扑了过来,冬梅冷笑一声道:「你们这些不知死活的东西,本小姐不杀你们,你们竞在后突袭我,看来饶你们不得。」边说边挥起宝剑,砍向他们。只听得「叮叮铛铛」几声兵刃撞击之声,她马前马后已又躺了七八具尸体。

    冬梅正杀得兴起,子龙此时催马驰来,手中枪一抖,便是一团斗大的枪花罩向迎面扑来的几名曹兵,「嗽嗽」几声惨厉的啤叫,这几名曹兵挣扎了几下,便寂然不动。

    子龙边战边对冬梅道:「冬梅,单军师说,让我们从正西景门而出,曹兵此阵必乱。我们从景门杀出去吧:」

    冬梅一摆手中剑,答道:「是:赵将军!」

    子龙与冬梅首当其冲杀向景门的曹兵,众将紧随其后,众人齐心拼杀,杀开一条血路。直杀得曹兵尸横遍野,鬼哭狼啤。─边观战的曹仁气得暴吼连声,不停地怒骂道:「该死的单福,该死的赵子龙,还有那个臭丫头……你们竞破了我这苦心排练的『八门金锁阵』,我曹仁一定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曹仁看着死伤累累的兵士,正在如潮水般四处逃窜,他气得将帅旗一挥道:

    「 军士们,不要怕,千万别乱了阵式!」

    可兵败如山倒,他哪还喝得住那些正逃命都来不及的队伍呢?士兵们依然四散逃窜……只见赵子龙众等人如猛虎下山,直杀得曹兵们哭娘叫爹不迭。 在山坡观战的玄德,关羽、张飞及单福等人皆面露喜色。关羽捋着颔二尺长髯,扬起手中的青龙偃月刀连连颔首道:「呵呵……曹仁军队已大乱,『八门金锁阵』已被我军攻破。子龙果然厉害:」

    关羽掩饰不住喜悦的心情,忙向玄德道:「大哥!依此情形看来,这场胜利是我们的了。」

    玄德微微一笑道:「呢!这一切果然都在军师的预料之中。军师真是神机妙算!」

    单福军师谦恭的道:「大人过誉了,虽然,我军可胜。但这『八门金锁阵』也甚是厉害,不过被我们窥出它人员分配的位置:生、死、伤三门后,就容易攻破了。」

    玄德惊喜道:「单军师乃当世奇才,有扭转乾坤,未卜先知之能,今有先生相助,足乃天赐你于我,备不甚感激涕零,此乃备之福、天下苍生之福!」 二人兴高采烈地畅谈古今。

    旁边关羽用手一指,对翼德道:「三弟,你看那单军师的妹妹冬梅杀的多起劲,所向披靡,杀得曹兵鬼哭狼嚎。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呀。」 张飞连连颔首道:「对啊!二哥!真看不出冬梅才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竞这般英勇,真是厉害。」

    单军师在旁接道:「二位将军,你们别再夸那丫头了,像她这般好打打杀杀的,我……真担心,这样下去,她会变成老姑娘啦……」 众人「哈哈」大笑不止。

    正在激战中的冬梅,猛的「啊嚏」一声,打了个喷嚏,心里道:「晤,这个喷嚏打的这么响,一定又是大哥在说我的坏话了,哼!」 冬梅眼看就要冲出景门了,兴奋的一挥手中剑,娇喝道:「儿郎们,快冲出景门,杀呀!」

    将士们乘胜向前冲杀,冲向曹兵。

    突然,在前面约十几丈之处,金光四射,霞光万道,那高空的黑云里,像有何物在疾速降翔而下。

    冬梅冲在最前,她身旁几名将士见状,失声叫道:「天啊!那是什么怪物呀?」

    那怪物离地面愈来愈近了,冬梅被那强烈的金光射得睁不开眼,她忙用手遮在额下,众将士俱惊骇万分得提缰急退。

    蓦的,冬梅一眼瞥见那怪物己向她们这边飞坠而来,啊!近了,只有几丈远了。冬梅这才看清了那怪物的真面民而她却双目圆睁,丢魂失魄般地失声惊叫道:

    「 啊……是……是条金龙!」

    身旁的将士们俱骇得魂飞魄散道:「妈呀!是……是条……龙,龙……从天……

    而降!」

    众人正惊骇间,只见那金黄色的龙爪抓着一颗硕大白珠,昂首张口,伸舌龇牙的狰狞恐怖巨龙,向冬梅等众人俯冲而下……山顶上观战的玄德见冬梅快要杀出景门,众人正自欢喜,忽见有一金龙从天而降,坠在前面交战正酣的冬梅等众人之处,不由大惊失色,惊骇不己……兵士们齐声惊呼道:「天啊!这这……怎么会……

    有龙……呢?龙……从天……坠下了!」

    玄德惊异地道:「竟然真的有龙?这简直令人不可思议!」

    张飞骇极道:「天啊!竟然还有这等怪事,不……绝不可能的!」

    众人惊的面色大变,竞忘了现在这儿还是战场,几乎疑在梦境之中。

    忽地,单福回过神来失声叫道:「啊!冬梅他们那边离的最近,该不会……冬梅……!」

    话未道完,单福已向冬梅那边驰出二十多丈了。

    那金龙「砰」然坠地,继而不见。但却从那龙口中跌下两人来。这二人正是被那金龙用长舌卷走的龙天扬及黄风翔。

    二人揉了揉摔疼的身子,睁开眼,只觉四周模糊不清。

    龙天扬揉着肿起的左臂皱着眉说道:「哎哟,疼死我了,啊?膝盖也跌肿了…

    …喂,凤翔你伤的怎么样了?」

    「好痛……浑身酸软疼痛,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凤翔吃力地道。

    龙天扬又揉了揉疼痛朦胧的双眼,惊讶地说道:「周围怎么是金黄色的雾呢?

    哎,一点也看不清。」

    他吃力的勉强站了起来,刚一移动,一脚碰到块石头,他不由疼的尖叫起来,「哎哟!这里好像有很多石头哇!」

    凤翔迷惑的看着天扬问道:「这儿是什么地方?怎的四周都是黄澄澄、雾蒙蒙的,连个人影也没有?」

    龙天扬扫视着四周,低低地说道:「我也不知道这是哪里?这到底怎么搞的,我的头疼死了,只觉得昏昏沉沉的,以前的事好像一点也记不起来了。我们是怎么跑到这个鬼地方来的?」

    黄凤翔用手捂着太阳穴,幽幽地道:「我也跟你一样,只觉头疼的昏昏沉沉的,也不知怎的到这儿了?」

    龙天扬努力想记起以往的事,他喃喃的道:「是怎么来这儿的呢?啊!我记得咱俩被那怪兽一起吞下……吞后……哎,真的一点也记不起了。」 那金黄色的云雾渐渐消逝,二人只觉眼前豁然大亮,首先映入二人眼帘的就是那一堆堆的,一具具还正在潺潺流出鲜血的尸体。 二人骇得「啊」的一声尖叫,急忙退了五步。

    惊恐的看着这些堆积如山的尸体,半天说不出话来。

    龙天扬惊的脸色煞白,哆嗦的道:「妈呀!这儿怎的死了这么多稀奇古怪的人呀!你看……这些……人身穿铠甲,手执长枪、大刀……啊!还有这人,你看他有二尺长的头发呀!……」

    黄凤翔亦颤声道:「是呀!你看地上丢弃的那些刀、剑、枪……像是战国时代的古兵器……啊!这把剑又宽又长还是青铜制成的,呀!这好像是中国古代的战……

    战国时代……很有可能就是的,咱们所学的《中国历史》上,介绍的战国时的兵器、衣饰……不就与眼前的情景差不多吗?还有电视剧里播放战国时的人物装束跟这些人所穿戴的也是一样的……」

    二人既恐惧又好奇的扫视着这些死去的兵士那稀奇古怪的装束……忽然,旁边传来低低的痛苦的呻吟之声。龙天扬忙弯腰细听,嘿!是旁边这具尸体所发出的,不,不是尸体,因为,她还在蠕动。

    龙天扬小心翼翼的走到她身旁,仔细一看,啊!还是一个年龄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女孩子,他不禁愣了一愣,心里十分矛盾,他本来正欲用手将她『挽扶起来,但又想到对方是一个来路不明,又陌生的女孩子,这样做是否得体呢? 那女孩又艰难的移动了一下,龙天扬见她那痛苦的表情,心中不由生出几分怜惜、同情之情。

    双手从那女孩的背后将她搀抱起。

    那女孩如触电般的一挣,惊怒的瞪着龙天扬问道:「你是什么人?看你这身奇装异服的打扮,定不是好人,刚才还那般下流……」 龙天扬惊愕的看着那女孩道:「姑娘,你……你误会了,我刚才是想帮你将…

    …你扶起来。」

    那少女半信半疑的盯着龙天扬道:「公子二人……想必就是刚才那坠下的金龙口中之人吧?」

    龙天扬与黄风翔疑惑的看着这少女,听不懂她这话的含义。但转念一想,她说那将我们抛向这里的是什么金龙,如果那是龙的话,我与凤翔就是从那腥湿的龙嘴之中,跌落下的。

    想至此,他便高声道:「是的。」

    那少女惊讶万分的扫视着他俩,半响才惊道:「你们真是从那龙口中出来之人?简直令人难以相信。」龙天扬点点头,稍停又道:「姑娘,我帮你扶起来吧:」

    那少女应了一声,龙天扬双手从后将那少女扶起。忽的,龙天扬只觉得两手所抱处,竟是软如绸、绵若缎的少女胸部。他既惊且喜,心里道:「哇:真的好软,好绵耶!而且还有极强的弹性,就像按在……」 龙天扬正在入神的惬想着,不料,那少女却猛一转身,龙天扬豁然回过神来,双手忙急急抽回。

    那少女俊俏得如出水芙蓉般的脸孔,突然,变得冰冷如霜,柳眉倒竖,杏眼圆睁。只见她一挽衣袖,弹掉尘灰,冲着龙天扬的左脸庞就是一耳光甩去。 龙天扬见那少女气愤难当的模样,便知是刚才抱住了她那视若生命般重要的胸部,而恼怒了她。骤见少女一掌打来,忙退后欲躲,但只觉眼前掌影一闪,左脸庞便已结结实实地被扇了一巴掌。

    龙天扬疼得「喔」了一声,忙用手捂住火辣辣的渐肿的脸庞,黄凤翔忙扶住险些摔倒的男友。

    龙天扬抬起头来,只见一个身高八尺,凶眉恶目、全身披挂、顶盔贯甲的彪形大汉,高在三丈外,对着身旁的少女喝道。

    少女急退两步,沉声道:「你是何人?莫非就是那曹仁的手下吗?」

    龙天扬蓦地一凛,失声道:「什么?他们是那三国里魏国大将曹仁的部下?啊!我们怎么来到了古代的三国时代呢?这怎么……」 黄凤翔在他脑后伸手急忙捂住了他的嘴,着急地道:「天扬,你先别说话,看他们究竟干什么?」

    龙天扬脸憋的通红,急急的道:「凤翔,痛死我了,我快憋死了。」凤翔连忙将手放开。

    那曹将一见龙天扬二人,急忙失声叫道:「啊!你们看,那身着奇服异装的两人,正是从那龙中现出之人。没料到那黄色巨龙的口里竟然有着两个如此奇异之人,不……不是:是两个怪物。」

    另一人接道:「你们看!这二人还和刘军在一块,会不会是刘各的妖术师?罢了,管他是何人?咱们将他们先包围起来,再统统宰掉。」 这人厉声怒吼道:「快,围上去。」众曹兵蜂拥而上,将龙天扬与黄凤翔及那少女层层围了起来。

    那少女悄声对龙天扬与黄凤翔二人道:「糟糕!我们现今被敌兵凶凶包围的水泄不通了,待会,我们几人一齐杀出去。」

    龙天扬问黄凤翔道:「凤翔,你怕不怕?」

    凤翔恐慌而低低地说道:「你是明知故问,怎么不怕?看来我俩一来到这个古三国时代,就要像被地下那些人一般被杀死,唉!真不知是那条龙上辈子和我们有什么仇怨?把我们带到这地方,一落下地,就要与世长辞……」 龙天扬失望的道:「看来这次我们是死定了,认命吧!」

    黄凤翔用眼膘了他一下,轻轻地道:「不死定了才怪呢?你以为这是在拍外景历史电视剧呀!」

    龙天扬惊恐的道:「当然不是啦!你看他们这些人,不管是哪人,都是凶神恶煞似的,恨不得将我们活吞下去。」

    这时,那位领头的士兵,用刀一挥,大喝道:「给我杀,统统杀掉!」

    他话音甫落,身旁己冲出一骑,这人长得甚是凶恶,骠悍无比,手执一把大刀,策马扬刀奔向那少女而来。

    那人驰马将至,大吼一声,声大如雷,高扬大刀,劈向那少女。

    少女娇喝一声,纵身而起「唰唰」几剑反刺敌人,那人躲避不及,被一剑划破手臂,疼得他「嗽嗽」大叫,少女乘机踢掉他的大刀,一个旋身,跃起二丈多余,手中剑「唰!」的砍向敌人颈脖。

    那人躲避不及,只字未出,便身首异处,那头颅「骨碌碌」的滚出几丈远。

    那些围着的曹兵,见此情景,忙向后退。直吓得肝胆欲裂,魂飞魄散。

    龙天扬和黄凤翔,惊的脸色苍白,颤抖不停,惶恐万分的道:「啊!这人的头颅被砍飞啦!血……血还不停的从……从那颈……颈脖流着呢!」 「哇!真是太恐怖,太吓人了……」黄凤翔捂着眼,骇极的道。

    看着那亦在泅泅流出的鲜血,黄凤翔连吐不止,失声哭了起来。

    那执剑少女向正在哭泣的黄凤翔大喝道:「你这毛丫头!住嘴!这时是在战场上,杀人是最能解决办法的办法,不要在此大哭大叫的!」 龙天扬疑惑地道:「什么?姑娘你说这儿是战场?那……那你是哪方的人呢?」

    龙天扬正问间,忽见围着的敌军中有一人挺枪刺向身旁这少女,他惊得叫出声来,但那少女却象早已料到一般,转身抡剑斜挡刺来之枪。 两人剑来枪往战了几回合。忽的,这少女运剑如风,只见剑影重重,刺向敌人上身,那人似乎未料到面前这少女的剑法竟是这般快捷,高超。他只惊的手中枪,停顿在空中,出手只慢了一点,此时,那少女手中利剑已闪电般深深插进了他的胸膛,鲜血喷涌而出,摇晃了几下,他便一头倒在地上,寂然不动。 此时,不远处,驰来─骑,此人手执长剑,提缰跃马直奔向圈内三人而来,边着急地问道:「冬梅,你没伤着吧!」

    那执剑少女惊喜地道:「大哥……你来了?我……我没事的。」

    围在四周的曹兵,骤然扑向那驰来之人,只见那人甚是骁勇,刺砍之间,己倒下几名曹兵。那叫「冬梅」的少女也在内呼应,舞起长剑「唰唰」 刺向敌人,瞬间,己倒下六七具曹兵的尸体。

    余下的曹兵,俱骇的不敢近前,只在旁握着兵器惊恐的看着那人。

    那人驰入圈内,勒马停住,急忙道:「冬梅,这儿太危险了,咱们杀出去回营吧!」

    蓦地,这人看到龙天扬与黄凤翔二人这身与众不同的装束打扮,便喃喃自语道:「晤……这二人不像是我们中原之人……啊!难道他俩是从那龙里面出现的?太不可思议了。喔!那少年前额上是……那是『轮点痣』,对,有轮点痣之人,就拥有『天命』难道眼前这年纪轻轻的少年,就是拥有『天命之相』的人吗?」 突地,有一曹将冲至龙天扬二人面前,「呛哪」一声,拔出利剑,恶狠狠的道:「你俩个从天而降的妖怪,我要杀了你们。」 话音未落,那人便挥剑向龙天扬闪电般砍刺,二人都吓得颤抖起来,不知如何躲避,就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忽听一声大吼道:「住手!」,只见冬梅的兄长驱马挥剑,挡住了那曹将即将砍着龙天扬的长剑,二人「铛……」的交起手来。

    龙天扬与黄凤翔吓得瑟瑟发抖,想到刚才差点两条小命就此搁下了。二人不禁面上汗如雨下,大口的喘着气突闻一声惨啤,那人被冬梅兄长一剑刺中心窝,』坠马身亡。

    龙天扬忽的惊叫一声,惊骇无比的扫视着四周,只见那些曹兵又将他们几人团团围住了。

    那被称为「冬梅」的少女已又和曹兵战了起来。冬梅之兄见龙天扬满面惊恐之色,忙对他安慰道:「小兄弟,别害怕,我会救你们的。来!你们坐我这黄骡马。

    」说罢,他跃下马,欲将龙天扬二人扶上马鞍。 正在奋勇杀敌的冬梅,忽见大哥将龙天扬二人扶向马鞍,忙急急的叫道:「大哥!你看这些曹兵越来越多,杀敌才是最重要的,现在不是救人的时候。」 「不行:这少年是拥有『天命之相』的人,他也许会成为夺得天下的重要之人。我必须要救他们出围。你要小心应敌。」冬梅之兄坚决地说道。 冬梅惊诧道:「大哥!你……说什么?这少年是拥有『天命之相』之人,这…

    …这不可能吧!我……不信!」

    「唉!别多问了,回营后,我再向你细细说来。」冬梅之兄边说边将龙天扬他们扶上马鞍。

    此时,突地有一曹将大喝道:「嘟!你这个龙里的妖怪,我要杀死你。」说罢,抖手刺来一枪,直奔龙天扬前胸而来,来势甚疾。 左脚己入脚蹬的龙天扬忽见敌人向他刺来一枪,骇得手足无措,冬梅之兄正扶着他上马,陡见那曹将向这少年刺来,忙惊得失声大叫道:「啊!危险!小兄弟快……」

    话还未完,那枪尖已有半尺就要刺入龙天扬前胸了。

    这时,冬梅之兄脑里忽地生起一个念头:这少年是有『天命之活z扛漱H,他将可能成为夺得天下的命相之人。帝王之相天下有几人可有?是啊! 能成为夺得天下重要之人,现在是不可以死的。我要救他……想至此,他蓦然一把将龙天扬拉至一边,就在这问不容发的一瞬间,那狠击刺来的枪尖却深深刺进了冬梅之兄的左胸。那曹将凶狠地用力一甩,将他甩出一丈多远,跌落在山坡上。

    龙天扬惊的失声大叫道:「啊!这……这怎么会这样?」

    那面目凶狠,身材高大的曹将跃下马,一步步向那在地上慢慢蠕动,鲜血直流的冬梅之兄逼了过去。他用枪尖一指地上疼痛难忍的冬梅之兄,狠狠的道:「好,你这无用的家伙,我便先送你归西吧!」

    忽然,外面围攻的曹兵们异口同声地大声道:「将军!他是刘备的军师,千万要砍下他的头来。」

    这曹将一听,喜上眉梢,「嘿……」的奸笑道:「啊!你是刘备的军师单福?

    哈哈……今日,我遇上你,算我走运,像你如此重要的人物如果取得你的首级献给丞相,那我就可升官发财了!哈…正勇杀曹兵的冬梅,忽见大哥因救龙天扬,而被曹将刺成重伤,眼看那曹将即要下毒手了,她不由心急如焚,忙奋力刺倒几名曹兵,欲脱身救兄,哪知,敌人己将她层层围住,如铁桶一般,自己这边已是岌岌可危,更无法谈及去救兄长了。

    龙天扬见那曹将己逼得冬梅之兄连连后退,眼看就要惨遭毒手了,他不由急的抓耳挠腮道:「天啊!那个人看来马上就要被那曹将杀死,他……是因为要保护我,才被那曹将刺伤的!我可得想……想法去救救他啊!」 猛地,龙天扬窥见旁边有一把沾满鲜血的长剑,这剑正是冬梅之兄所掉的。此时,他决定要用这把剑去救冬梅之兄,遂弯腰将剑拾起,冲向那正挺枪刺向冬梅之兄的凶恶曹将。

    黄凤翔在后急忙叫道:「天扬,别去呀,危险:你斗不过那人的,天扬?」

    黄凤翔在后喊道时,龙天扬己奔到那曹将身旁。

    他一看那比自己要高大一倍的曹将,心中不由一阵发悚,但见那快要刺到冬梅之兄的长枪时,他又不禁的双眼喷火,挥剑砍向这曹将的双脚跟。 那曹将正挺枪向冬梅之兄刺到,忽觉背后有人来袭,忙撤枪转身回看:啊!竟是与龙同降的那少年正挥剑向他脚跟砍来,他忙躲避,但为时已晚,龙天扬落下之剑,已在他的小腿砍出一道长约三寸的血槽。龙天扬又接连几剑刺去,那曹将竟被面前这少年的勇猛攻击而惊住了,「唰」的一剑又刺中了他的右腿。鲜血潺潺流出。

    这曹将又恼又惊,由于龙天扬比他约矮一半,身子灵巧且专攻他双脚,使他防不胜防。一时之间他竟被龙天扬逼的手忙脚乱,不住后退。不提防一脚绊在一块大石头上,「扑通」一声,他重重的摔在地上。 那受伤在地的冬梅之兄,注视着龙天扬心里暗道:「这少年果然非同凡人,甚是高明!他竟然会依仗自己身材较敌为矮的优势,而采取低姿势来攻击敌人难以防御到的脚部!真是太聪明了……」

    正与曹兵酣战的冬梅,忽见那攻击大哥的曹将,竞被龙天扬砍伤倒地,她不禁低低地惊呼道:「啊!这少年竟然能将比他高出一倍的敌人砍倒,这真让人难以相信……」

    龙天扬见那曹将己被他砍伤在地,忙又扬剑欲砍,那曹将吓得在地连连翻滚。

    不料,他脚下碎石一滑,「砰!」地一声,被摔倒在地,手中长剑,也被甩出老远,那曹将见龙天扬被摔倒在地,手中己无兵刃,忙「嘿……」冷笑,从地下一跃而起,奔至龙天扬跟前,双手紧紧抓住了龙天扬的衣服,将他拉到身旁。 龙天扬惊的大叫道:「你这坏蛋,放开我……」那曹将左手抓住他胸前的衣服,右手用指捏住他的颈脖,狠狠的道:「小鬼,你虽然砍伤了我,但你砍得太轻了!嘿……我要扭断你的脖子,送你上西天!哈……」 旁边早已吓得面如土色的黄凤翔,忙尖声道:「不要啊!天扬……你……」

    正在此时,忽有一彪人马杀了过来,为首一将手执丈八钢矛,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领虎须,声若巨雷,甚是威猛。他见那曹将正捏住龙天扬的颈脖,忙大吼一声,右手一把抓住那曹将的小臂,那曹将被他那如铁钳般有力的手捏得「嗷嗷」

    痛叫,龇牙裂嘴。

    张飞怒吼道:「你这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敢伤了我们单福军师!俺张飞张翼德今日决不饶你!二哥,这小子你替我教训他。」说罢,一把将那曹将扔向他身后三丈外一位手执青龙偃月刀,身长九尺,髯长二尺,面如重枣,唇若涂脂,丹凤眼,卧蚕眉,相貌堂堂,威风凛凛之人。 那曹将刚才的威风气势─扫而光,取而代之的是满面惊恐万分的神情,他哆嗦着丢魂失魄般喃喃自语道:「张……张飞,二……哥?难……难道就是关……关羽关……云长?」

    他话还未道完,人已离关羽之处只有七八尺了,他忙吓得「哇啊」一声大叫,活像见到了地府下的阎王。

    只见那关云长面色冷漠,看着那被迎面扔来身胖如牛的曹将,他一扬手中青龙幅月刀疾砍而去。

    只听「哺」的一声,那曹将己被关羽拦腰斩为两断。

    关羽将刀一摆,厉喝道:「你们这些曹兵听清,我关羽关云长在此,你们快快下马投降!」

    曹兵们大惊道:「啊……?他俩是关……关羽和张……张飞?妈呀!妖怪来了,快……快逃啦!」

    突又有人厉喝道:「你们哪里逃!我赵云赵子龙在此,快快前来领死吧!」

    曹兵们如一群无头的苍蝇,到处乱逃乱窜,溃不成军,惊恐的齐呼道:「妈呀!快……快逃!他们都是妖……妖怪……」

    三人舞动兵器,杀入敌群,如入无人之境,恍若砍瓜切菜一般,直杀得曹兵尸横遍野,尸堆如山。

    龙天扬看着那正与曹兵厮杀的关、张、赵三人,只觉得此刻像在游戏厅里玩那《三国志》游戏一般,令人疑在幻境之中。

    他惊愣的喃喃自语道:「竟……竟然有这种奇事……他……他们三人不是三国时代的豪杰吗?怎么可能在此……遇见他们呢?」 此时,曹营这边正有一曹将向其主帅曹仁禀道:「都督!票告都督……我军阵式大乱,己无法阻挡关羽等人的攻击……是否……」 曹仁未等那人道完,便暴吼如雷:「混蛋!那些该死的怪物们!退兵!传令下去全军撤退………」

    一阵紧促的鸣锣之声,曹兵如倒退的潮水般撤退回营……一路丢盔弃甲,狼狈不堪。

    龙天扬见曹兵都纷纷撤退了,不禁惊喜地道:「啊!他们全走了……地上这么多尸体……」

    此时,黄凤翔急急向他奔来,边跑边道:「天扬──」龙天扬骤见黄凤翔,忙高兴的应道:「凤翔!这里好凄惨,好恐怖呀!」 黄凤翔关切地道:「你这傻瓜,刚才为什么那么冲动?竞拿剑和那凶猛庞大的曹将相斗……你知道我多担心呀!」

    龙天扬看着黄凤翔那副怜爱的神情,沉沉的道:「我知道凤翔你关心我……可是,我如果不那么做的话,那救我之人就会被杀死的……」 黄凤翔缓缓的点点头道:「你说的也对,看那叫什么冬梅的女孩,他哥哥挺爱护你的,竟宁愿替你挡了那致命的一枪……算了……不说这些了,还好你没有发生什么事……」

    二人正在那儿说着,突然,有人大声问道:「喂!和龙一起降落的,就是你们吗?」

    龙天扬抬头一看,那个像铁塔一般高大的张飞,正在向他俩问话,他俩怔怔地惊骇的扫视着与张飞站在一块的关羽、赵云……思索片刻,龙天扬缓缓地点点头。

    张飞来向他俩看了看,转过头,轻轻的问关羽道:「二哥,咱们将他俩带回军营吧。」关羽略一沉吟,缓缓颔首赞许。

    张飞三人来到龙天扬面前低沉地道:「这里是荒山野地,尸横遍野的地方,我带你们到我们军营去吧!」

    二人被带到了新野县刘各的军队阵营里的一座单独营帐里。

    蓬外的士兵们纷纷小声议论一名士兵低低地道:「唉!兄弟们!听说『龙之子』就在这帐蓬里面耶!」

    另一名士兵不相信的道:「老兄,你不是在这儿说大话,胡吹吧:这怎么可能呢?两个年纪轻轻的小毛孩子会是与龙同降之人?」 又一人气得暴瞪双眼的怒声道:「你说什么?你不相信这是事实?兄弟我可是亲眼看到他们和龙一起落下来的!怎的?你连我的话也不信?」 众士兵在外面喋喋不休的争议着。

    此时,而帐内的龙天扬二人却陷入了深深的烦恼、不安和恐惧之中。

    二人沉默了一会,龙天扬悲哀的低沉地道:「从《三国演义》那本小说里我知道:在这场战争中……关羽和张飞从此威名远扬……他们立下了不可磨灭的赫赫战功……这儿是不折不扣的乱世……是真正的《三国志》里的战争杀伐时代!这儿到处充满了血腥的杀戮,那一具具令人恐怖难怵的尸体……这一切的一切……绝不是梦幻,也不是拍电视剧的场景!」

    龙天扬脸上现出极度恐惧的神情,稍停,他又续道:「那个叫冬梅的女孩子好像是和曹仁的军队在作战。而且,张飞称那位救我之人为单福军师,从这单福任刘备的军师看来……这里是公元207年的荆州新野。」

    「我根据《三国演义》这部长篇历史小说里记载的史实来推断:现在是自曹操平定了汉末张角的『黄巾之乱』后,又企图统一中国,而大展雄风的时代。现在孙权应在江东地方治理『吴』,而此时刘备应该还只是荆州乡下的新野城城主而已。

    而这一战是曹操为了踏出征服荆州的第一步,而派部下曹仁来犯刘备……恰巧,我们却跳进了这场战争中……最激烈的阶段……而且,由刘备还没回城看来,这场战争尚未结束……」

    黄凤翔双手捂着胸部,泪流满面的急急地道:「不要说了!」

    龙天扬见黄凤翔如此伤心的模样,忙急急问道:「凤翔,你怎么啦?」

    黄凤翔低着头,悲切地说道:「这不是现实!不是……我们怎么能从现代的社会一下来到这种到处都充满战争厮杀的时代,这……绝不可能是时间转移?『时间转移』,只有我们在那些科幻书和电影电视里看得到,而这不可能是真的……」

    悲痛的抽泣了几下,黄凤翔又哭着道:「我们怎么来到了这血腥的三国时代……

    对,这一定是场恶梦!因为,刚才我们还坐飞机往北京正在毕业旅行,和同学们吵吵闹闹的呢……」

    正在此时,那营帐的布帘被掀开了,二人惊然一惊,忙抬头看去,只见进来一名士兵装束的人,那士兵冲着二人道:「喂!你们跟我来吧!主公在叫你们……」

    天扬沉默了瞬间,坚毅地大声道:「好,我们这就来!」

    黄凤翔泣不成声的道:「天扬!我不想去,我……宁愿死在这里,也……也不愿意再看到……那些恐怖凄惨…杀人……场面。」

    天扬面带惕色的道:「要有空哭诉,倒不如想想今后该怎么活下去!我们要是死了,那还能回到现代去吗?这不是梦,是活生生的现实……是不折不扣的战乱时代,我们要勇敢的面对它。」

    天扬脸上露出了坚毅果断的神情,他拉起坐在地上正哭泣的黄凤翔的手,轻轻地道:「走!凤翔:我们跟那士兵去看个究竟……」 黄凤翔也许是因那惨烈的战斗情景,还心有余悸。她猛然挣脱了天扬握着的手,悲凄的道:「我不去:」

    龙天扬瞪了她一眼,毅然独自向那士兵走去。

    黄凤翔被龙天扬这突如其来的异常举动,所震惊了,她暗道:「天扬生气了…

    …我从来没见发过脾气的天扬生气了?啊!还有,像刚才他挺起剑与那曹将战斗的举动,实在不象以前的他……对了!一定是他的潜在能力明白了事物的重点所在的直觉,指挥着他……一旦处在这情况下,天扬独特的能力便迅速地觉醒了。」 想至此,她急忙叫道:「天扬!等我一会。」说着,便快步跑到天扬身旁,两人一道随那士兵前往……黄凤翔心里暗付:「如果是和天扬一起的话……如果是现在的天扬,也许他会找出返回现代的方法……」 走不多时,那士兵已将他俩带到一座较其它华丽阔大的帐篷来。那士兵站在帐帘外沉声道:「主公,我己将他们二人带到了。」话音甫落,只见掀帘走出一人,随后便是关羽、张飞、赵云三人。

    那人一见龙天扬二人,忙满面春风地嘻道:「呵──!你们来了!」

    龙天扬见面前这人生得甚是怪异,只见他:身长七尺有余(按古代计),两耳垂肩,双手过膝,目能自顾其耳,面如冠玉,唇若涂脂。全身披挂,甚是威严。他怔怔的打量面前这相貌奇异之人,不知该如何答话。 此时,那高大威武的张飞走到那人旁边,悄声道:「大哥,和那金龙一起出现的就是他们。」

    那人惊异的注视着龙天扬半晌,微笑着道:「我是新野城主刘备,能一睹两位贵客的仙颜,真乃小民的荣幸!」

    刘备要不是亲眼所见,怎么也不敢相信,与龙一起出现的竟是两个年纪轻轻的少年。

    龙天扬仔细打量着面前的刘备,暗道:「刘备……就是这个人吗?简直令人不可思议,这是为什么……他身材比关羽、张飞矮了许多,但感觉却很高大,象是有一股不可拟喻的天生令人望而敬畏的气质魄力。不!并不止这样……难以置信,我竟然能在现实之中……与历史上赫赫有名的三国群雄见面!这不是在作梦吧!」 龙天扬的心脏不禁「怦怦……」的剧烈跳了起来。

    此时,刘各温和而轻轻地道:「少年,如果你有名字的话,请你告诉我,可以吗?」

    龙天扬有些惊慌失措的道:「啊?你……我叫龙天扬。」刚一说完,他心里就暗暗自责道:「呀!好失礼呀!」

    刘备听罢,微微颔首道:「好名字……」心里暗付:哦!龙之子也有名字吗?

    真想不到。

    稍一沉思,刘备微笑道:「天扬,麻烦你们与我一起到那顶蓝色营帐里去,好吗?我本来有很多事想讨教你……但是,军师他向我请求,说想和你们单独谈谈,大概有何要事对你讲。走!我们过去,可以吗?」 龙天扬微一思索,便点头道:「好!好的!凤翔,我们过去吧!」黄凤翔闻言,迟疑地道:「啊!好……好吧:」

    刘备在前颔着二人向单福军师的营帐走去。

    张飞看着龙天扬三入走出的身影,愤愤地对赵云道:「呀!他俩同大哥走了!

    混蛋!我们也想知道那两个小鬼的来路呀!没料到单福那小子竟然一个人先独享!

    真……真是太狡猾了!你说是不是,赵云?」 赵云淡淡的道:「这其实并不值得你发如此大的火呀:单军师让他俩去,定然有事要对他们讲,你嫉妒什么?

    不过,我等谨遵军师吩咐!就是了。」

    张飞听罢,暴跳如雷。他气愤的道:「子龙,你真是一点都不会说话,哼!气死我了。」

    刘备正领着龙天扬二人走着,突然,关羽从后赶来,悄悄地向刘备道:「大哥!你听我说,你让两个来路不明的人和负伤的军师在一起,这很危险的。如果他们是曹兵的奸细呢?那军师不就……?」

    刘备不待关羽道罢,忙一摆手道:「云长!你太多心了,我看他们的眼中并没有敌意,不像是恶人,你放心吧,大哥的眼光是不会看错人的。军师让我带这少年进去,可能是他最后的愿望了!而且大概还有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说给他们……

    」

    刘备领着二人来到一蓝色的营帐外,朗声道:「军师!我已将你想要见的二人带来了。我走了!」

    营帐内传出一阵紧促的咳嗽,接着,便有人嘶哑地道:「呢……咳……『龙之子』你们来了,欢……欢迎……你们。我叫单,福……」 龙天扬进了营帐,注视着单福,心里道:「他叫单福?不……不,他原名叫徐庶徐元直!他为了逃避杀人之罪,因而改名,前不久,才投靠刘备,成为刘备魔下的军师。他也是在历史上与曹仁交战,仅以五千兵力大破曹军五万人的知名谋略家龙天扬正入神的想着,突闻单福吃力的道:「二位,本来……我……想独自……和你们谈话……比较好……但舍妹冬梅……坚持要陪着我……因而……」他话还未道完,便「呼!」的吐出一口瘀血。

    冬梅大惊失色,呜咽的扶着兄长道:「大哥!你的伤太重了!别逞强了,快休息吧!」

    龙天扬注视着池,依然大惊,他见单福那已被鲜血染成通红的白袍,还有那血肉模糊的枪洞,心里不由的一阵酸楚,禁不住热泪盈眶。暗忖:单福这伤是刚才为了保护我而受伤的……我该怎么办?

    鲜血顺着单福的嘴角及伤口不停的脉脉涌出,他咬着牙,微笑的对冬梅道:

    「 妹妹!我……我告诉……你吧,我这伤……是好不了的……你不要再……再安慰…

    …我了,冬梅!」

    冬梅扶着兄长那摇摇欲坠的身子,悲痛的道:「大哥!你不要这么……说了,你一定会好起来的。」

    单福痛苦的摇摇头。

    龙天扬疑惑的暗道:「徐庶现在就会死?不可能,这和历史不……不相符啊!

    现在和曹仁之战还未结束,他怎么能死呢?」 单福看了看正陷入沉思中的龙天扬,吃力的道:「少年啊!……你……为什么会出……出现在……今天正在……拼杀的战……战场上呢?」 龙天扬慌忙摆摆手道:「单军师,不……不是呀!我们……不是自己要来的!」

    单福突听此言,眼中突放出奇异的光芒,激动的道:「哦!少年,那么你们有……有侍奉……侍奉的君主吗?是你……你们的……君主命令……你们来的吗?」

    龙天扬慌忙道:「没……没有。不过我们不是这里的人。」

    单福又羡慕的续道:「那么!你们是没……没有君主的自由……之身了。原来拥有『天命之相』的人,竟是这般自由呀,今天,我与你能相逢于此,我真是太幸运了!」

    龙天扬迷惑不解的道:「单军师,你说我拥有『天命之相』?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啊?」

    单福呼吸变得愈来愈急促了,他缓缓而低沉的道:「少年,刚才你都听到了,我……我快不………不行了……」

    龙天扬着急的道:「单军师,你先别说话,休息一会调养一段时日,一定会好起来的。」

    单福苦笑的摇遥头,痛苦的道:「我快……死了,但我还不……想这么早就…

    …死去,因为,主公与曹仁之战才才刚开始…单福稍停,又缓缓道:「少年,我…

    …我想和你见面,其实也是……有事想……拜托你,不过这是个……个无理的……

    要求,但是为了玄德大人,我……我只好如此了。」 龙天扬看着单福那庄重、信任的目光,他小心的问道:「单军师,你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只要我能帮得上的,你只管说出来吧!刚才,是你救了我,才害得你伤成这样……我心里真得好难受……有什么事,你说吧!」 单福勉强的笑笑道:「刚才那件事,你……你别放在……心上,即使不替你…

    …挡那一枪,他也会杀……杀我的。既然如此……那我就说出……来了,少年,我就要……死了,我死后……请你代替我……成为玄德大人……的军师吧!」

    龙天扬闻言,惊的双眼圆睁,如遭雷击。他用手指向自己前胸,惊诧万分的道:「单军师,你……你要我当军师?」

    顿了顿,他疑惑不解的又问道:「单军师,你……我没听错吧!由我?我……

    我来当刘备的军师?」

    冬梅也急急的问道:「大,大哥!你没弄错吧!让这种小孩当军师?曹兵不笑掉大牙才怪呢?他们一定说我们新野无人,无才?」

    单福双眉紧皱的道:「昭!冬梅,这可不象平日你说的话呀!作战并不需要年纪,而是勇气和武术天份及智谋的合成?」

    冬梅用手揉了揉鼻尖,支吾的道:「这……」

    单福神往的道:「自古以来,和龙一起现身之人都会是傲视天下的英雄豪杰!

    而这少年乃是和龙一起降下的……」

    突然,龙天扬连连摆手道:「单军师,等……等一下!我可不是什么神奇的人物,我只是普普通通的人类,不可能成为什么傲视天下的英雄豪杰。大家都说我们是『龙之子』,但我们真的只是普普通通的人类罢了!」 单福深沉的道:「晤!你们的确是人类,没错!但是绝对没有人会平白无故与龙而降!人的命运没有偶然。因为有了使命,所以你才会来到这个战乱之地吧。」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