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破凰之相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七章 破凰之相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那年青人用臀接住黄凤翔,─路狂奔。

    黄凤翔挣扎着怒喊道:「放开我……你这个野蛮的人!我和你素不相识,你为什么要把我抓来?到底想怎么样?」

    年青人默不作声,只用那双令人不敢逼视的透露一股冷芒的双眼瞪视着黄凤翔。

    黄凤翔看到他那奇异的目光,全身不禁升起一股寒意,激灵灵地打了个冷颤。

    她心里道:「这人的眼神太奇怪了。那……那是什么眼神啊?好冷酷……不,应该说那是一双不带丝毫感情的眼睛。」

    想至此,黄凤翔又抬头看了他冷漠的面孔,年青人扭头瞪了她一眼,遂将手臂又挟紧了一些。

    黄凤翔被夹得「哎哟」一声,痛叫起来。

    年青人冷冷地烦燥地说道;「女人的声音,真是刺耳!」

    后面,龙天扬拍马抖缰看着前面疾驰的年青人身影,心里暗道:「这人要耍什么花招!将我引出这么远!」

    忽然,有人在后大喊道:「天扬,等等我:」

    龙天扬转身看去,不禁惊呼道:「冬梅!」

    他勒马停下,冬梅瞬间既至。

    龙天扬看着身旁的冬梅道:「啊!冬梅:你……你可不要误会!我之所以从战场中脱身而出,并不是为了要逃到魏国那边去,而是……」 冬梅不待他说完,便接道:「这我知道!我在后追来,也是要帮你去救凤翔的!不过,在还没救出凤翔之前,我是不可能回到刘备大人那儿去的!」 龙天扬被冬梅说的笑了起来,他微笑着道:「哪里,哪里!」

    冬梅喃喃地道:「凤翔她……她知道我对大哥的思念……以前,从来没有一个……能察觉,了解我的内心……而凤翔她却能体会到我的感受。所以,我今天一定得跟你去救她!」

    二人催马疾驰,跑了约莫有四五里路进,蓦然看见前面山路尽头的平坦地面上,停着那神秘的年青人。

    龙天扬二人将马在距那人三丈之处停下,怒视着那年青人。

    年青人漠然地看着龙天扬,冷冷地说:「『龙之子』,我已等你很久了。你终于来了!」

    龙天扬低沉地怒喝道:「你……你,原来,你果真是冲着我来的……你若是蔡瑁的部下,不可能会把我诱到这样的山顶上,说出来,你到底是什么人?」 年青冷傲的说道:「我……我需要一个能成我左右手的人才……为了能随心所欲的掌握这个乱世,我需要一个……需要一个如你这般的卓绝人才!」 龙天扬与冬梅都惊愕不已。

    龙天扬注视着面前这神秘的年青人,心里暗暗惊道:「这个人,他比刘备、孔明……不,还有曹操,都似乎有些霸道。他要掌握这个乱世?他到底是在想些什么呢?」

    冬梅看着这年青人,怒道:「竟有你这等厚颜无耻之徒,挟着别人的女人当人质,还要人家成为你的属下,简直是太荒唐了!」 那年青人默不作声,他一把将黄凤翔转过身来。

    龙天扬见黄凤翔默不吭声,双目微闭,似昏了过去,忙惊叫道:「凤翔!你怎么样了?」

    年青人冷沉地道:「你别着急,龙之子!她现在只是睡着罢了!因为,我还有话要问这位龙之女呢!龙的知识,或许博大精深得能震憾此乱世。因此,『龙之子』

    啊!假如你不服从我,那便只有死路一条!」

    龙天扬怒视着那年青人,暗忖道:「我的心在……在大声呼喊着!这个人是个危险的人物……无论发生任何事,都绝不能服从他!」 想着,龙天扬双腿一夹马肚,策马向那年青人冲去。

    冬梅大叫道:「天扬,小心!」

    龙天扬待马将要冲至那人之时,忽然从自己鞍上腾空路而起,挺起手中枪,欲向那年轻人刺去。

    身子已快落下,他心里暗道:「这个人身上散发出压迫感,仿佛跟关羽将军差不多使人不敢逼近,若以我目前的实力,要想正面攻击他,大概不可能……战胜他。那就来个声东击西吧!!佯攻他,实打他的马,然后,再将凤翔救出。」 想至此,他跃向地来,倏然向那年青人面前闪电般刺去一枪,年青人忙用右手将枪往外一挡……忽的,龙天扬将枪如灵蛇缩芯般抽回,横扫敌人马眼。 他料想这下人虽然轻易避过,而马却没有那般灵敏,能躲得过去。

    岂知,那年青人却似早己料到一般。左手向后一提马缰,那马便前蹄扬起,身子倒立而起。年青人连拽三下,那马就连向后跃三步,巧妙地躲过了龙天扬凌厉的攻击。

    龙天扬惊住了,他万设料到,这马还能倒立后退。

    他一惊即逝,随便贯力双臂,挺枪向那马肚刺去。这一枪又疾又狠,快若闪电。

    那年青人冰冷的面孔上,露出一丝冷笑。只见他将手中枪,轻描淡写的向龙天扬刺来的长枪杆上横挡一下,只听「铛啷」一声,龙天扬掌中枪便如离弦之箭一般弹出五六丈远。

    龙天扬也被那强大的反弹之力,震倒在一丈之外的地上。

    他心中惊骇不己,暗道:「这几乎倾我全力的一击,他避过并挡了去,这不希奇,但他的劲道为何却这般惊人……难道他有项羽那力可拔山的力气?总之,他的力气是让人看了兀自心惊胆寒的。而且,看他刚才那横枪挡来之势,似是只随意一挡,而未尽力……这个人确实让人不可小觑。」

    二丈外的冬梅,见龙天扬被那人震跌在地,她暗想:「这人的注意力全投注到天扬那儿了!在马上,他几乎是防御不了来自背后的攻击的,纳命来吧!」 冬梅骤然自马背上跃起,一扬手中利剑,便直向那人背后刺去。

    剑似一道长虹般即将触及那人背脊,就在尚差三寸之时,忽然,那年青人如鬼魅般地己转过身来,倒骑在马背之上。

    冬梅大吃一谅,眼看着剑尖己快刺过黄凤翔之胸时,忙急急抽剑退后。而此时,那人的长枪却如闪电般刺向她前脑。

    龙天扬惊得大叫道:「冬梅,小心……!」

    冬梅惊愕不己,她仓忙中连着两个旋身,人已从空中飘落在三丈之外。

    那年青人冷冷地说道:「喂……没想到你的身子倒是如此轻盈……敏捷!」

    冬梅执剑站在地上,杏眼圆睁,怒道:「你……你这个人!没有一点人性,竟然把凤翔拿来当成挡剑的人盾。你……你真阴险、卑鄙!」 那年青人仍面无表情,冷漠地道:「我忠告你一次,若再有入用刀指向我,不管他是谁,都只有死路一条!我说的出,绝对做的到!」 龙天扬狠盯着那年青人,深沉地说道:「既然如此,那你便将凤翔她放了,而把我给杀了,不就行了吗?假如你的武功高超到只需听声音,就能知道我的攻势的话,那么,你即使不用凤翔当盾牌,也应能躲过冬梅的攻击。而你却故意……故意用凤翔……故意像嘲弄似的,用她来挡剑。我饶不了你……我绝对不会饶了你。」

    龙天扬说完,双目喷射出仇恨的灼灼怒火,像要一口恨不得将那人吞了下去的模样。

    那年轻人看着龙天扬这副大义凛然、不畏强敌的英雄气概,冷漠的面孔亦不禁微微的抽搐了一下。

    凝视了龙天扬瞬间,那年青人冰冷的酷容忽地露出一丝赞赏的微笑,他缓缓地说道:「呵……『龙之子』你有很好的杀气,这才是符合当我左右手的人该有的气质!不愧是『龙之子!」

    忽然,龙天扬双目暴睁,伸手欲解腰中之剑,拦在那年青人的马前一丈许。

    一边的冬梅看着龙天扬那布满杀机的面孔,心里不由暗道:天扬他……浑身充满了令人震慑的杀气,看情形他要与这神秘的年青男子,大战一场了,啊!我想起来了,关羽将军他曾经对我说:「冬梅,我和天扬交手后,才得知他是个『非常危险的人物!』危险?他是一个杀了小鸡都会流泪的『软心肠』之人呢!」冬梅不信的对关羽说。

    关羽冷峻地说:「话是没错,但即使如此,他仍是个会贯彻杀敌策略的人!别忘了,他是个拥有『实质』之拳的人!『实质』之拳的本质就是一一一击毙命:攻击时绝没有丝毫的犹豫不决,和肉食野兽在捕获猎物时,只咬住其要害的本能相同!天扬若是发挥出他体内的潜能,我们都望尘莫及,无与伦比。」 冬梅忆起这些……双目不由怔怔地凝视着龙天扬。

    龙天扬此时,已沉腰屈腿,右手将剑抽出一半,凝神蓄势进攻……

    而此时,在蔡瑁领兵与刘备军激战的山坳里,战况异常激烈。

    蔡瑁瞪着血红的双眼,如一头发疯的野兽般,向他的将士们发出攻击刘备的命令。兵士们如潮水般向刘备汹涌冲杀过去。

    张飞、赵云等人紧紧护在刘备身旁,将来敌一一奋力死。张飞气的瞪着铜铃般双眼,须张如戟,他怒吼着:「来吧!你们这些虾兵蟹将,酒囊饭袋……张爷爷今天要将你们这些阴险、狡诈、狼心狗肺的家伙的狗脑袋,全都敲碎!」

    说时,张飞好丈八蛇矛就象怪蟒出洞一般,扎向冲至而来的敌兵前胸,一声惨叫,那人被张飞甩出二丈多远。

    张飞哈哈大笑,但那些兵士却毫不后退,恶狠狠地杀了过去。

    刘备看在眼里,急在心上。他想:「再这样继续下去会没完没了的,得想着如何脱身才好。」

    他双眉紧锁,沉吟着……玄德忽然坚毅地说道:「张飞、赵云!你们俩努力向外杀去,暂时别让敌人靠近我!」

    二人道声道:「遵命!」遂奋力向敌群中杀了过去。两人一冲入敌群,便如虎入羊群,砍瓜切菜般,直杀得那些敌兵惨叫凄号不迭。 赵云大喝一声,挺起长枪突刺倏抽之间,又有两名兵器击向他头顶,而未落下的兵士仰身滚落马下。

    站在山坡上观战的蔡瑁,不由地失声惊道:「啊……这张飞、赵云,真是太厉害了!没想到这么多的士兵,竞还不是他们的对手,看来今天要杀死玄德恐怕不遂心愿。」

    蔡瑁正在遐想,未料想下面的玄德却已从箭囊里抽出一支箭来,拉弓瞄准了他。

    刘备向犹在怔怔发愣的蔡瑁大喝一声道:「蔡瑁,你接箭吧──!」话还在嘴里打转,那箭便如流星般挟着破空之声,「嗖!」地疾向蔡瑁射到。 蔡瑁突听刘备喊他,忙注目看时,那箭己疾射而来,他惊然大惊,躲避不及,正中右臂。

    他一声大叫,从马上被震了下来。

    原来,这一箭刘备己蓄势多时,及有意而发。那需有三百斤力才能技开的大弓,射出之劲当是甚猛,故而仍将蔡瑁倒震于马下。 蔡瑁被重重的摔落马下,头被实实地磕在地上,虽隔着头盔,但仍觉得疼痛不己……过来两名兵士,将他搀起来。一名兵士忙惊愕而关切地间道:「啊!你……

    你伤得重不重?」

    蔡瑁跟舱着用手握住箭柄,满面迷悯地说:「这……这里是?这箭是怎么搞的?」

    那兵士也万分疑惑地看着他,感到莫名其妙……心里想:「是你让我们来袭击刘备,而刘备又将你射伤了,却在这儿装作不知道……」 山坡下的激战情景,立时映入蔡瑁眼中,他豁然看见刘备正手提大弓,看着他。

    蔡瑁一惊一愣,他忙失声道;「这……这是怎么回事?好像是玄德一行人?」

    看着张飞、赵云与自己的将士杀得正酣。他大声吼道:「住手啊!大家住手!别打了!」

    众人都惊愕不解的看着山坡上的蔡瑁。刘备亦不禁面露惊诧,迷悯之色,他呐呐地道:「什么?这蔡瑁是否吃错药了……」 此时,那蔡瑁似乎已忘了身上疼痛的箭伤,他抬起双手,缓沉地说道:「这到底是怎么搞的?我们为什么要这样打仗呢?」 张飞闻言,气得大吼道:「蔡瑁,你这王八蛋!你在乱讲什么?是你先率兵埋伏袭击我们的!现在,见阴谋不能得逞,还在这儿故意推脱罪名,装疯卖傻!」 蔡瑁疑惑的说道:「张……张将军!你……你说什么?你说这是我先……」

    蔡瑁急得满面通红,他急急说道:「这……怎么可能呢……到底发生什么事了……我完全搞不清楚啊!」

    赵云看着蔡瑁那一付着急,惶恐的样子,沉声对刘备道:「大人,看蔡瑁那副纳闷、疑惑的模样,属下认为其中必有蹊跷……」 刘备点点头,看了一眼蔡瑁。他深沉地说道:「昭!瞧他那副惊慌失措的模样,可能不是在说谎,但这事又是怎么搞的?」 刘备忽然看了看周围,问赵云道:「子龙,龙军师、凤翔还有冬梅他们三人,怎么没有看见呢?」

    赵云闻言,抬头极目远眺,扫视了众人一遍,忙惶急地说道:「也是的,我也没见着他们!

    刚才正激战,大家彼此都分开了,也没留意,我想他们不会出什么事吧!」

    忽然,「咚……咚!」快步跑来一位满面汗水的士兵,他向刘备单膝跪地,慌忙地说:「禀……禀告大人!」

    玄德看他慌慌张张,十分着急的模样,遂说道:「有何事?别慌!慢慢说来!」

    那兵士双手抱拳低首说道:「玄德大入!不好了!刚才有人来报告说,在双方战得正激烈之时,龙娘娘不知被何人掳走,尔后,『龙之军师』大人和冬梅姑娘已经随后追上去了!」

    众人一听,都大吃一惊。

    刘备急忙对赵云道:「子龙,快快追去,以免龙军师他们有危险!」赵云应道:「遵命!」一提枪,抖动缰绳欲驰。他转身向那禀告的兵士问道:「他们往哪儿走的?」

    兵士用手一指说道:「往东面山顶的方向去了!!」

    赵云大喝一声「驾!」双腿一夹马肚持枪柱山顶那边飞驰而去。

    赵云在马背上沉思道:「这人掳走『龙之女』干什么呢?难道说……难道说他故意引出军师?那么,他们一开始的目标就不是大人,而是『龙之军师』了……那他就很危险了。」赵云想至此,连抖缰绳,飞驰追去。 龙天扬已拔出剑来,正凝剑与那年青人对峙着。

    那年青人猛地如鹰般跃下马来,缓缓抽出那又长且宽,寒光耀目的宝剑,他以目冷傲地瞥了龙天扬几眼。

    龙天扬忽而将目光一斜,向站在一旁的冬梅瞥去……冬梅心领神会,她知道:

    天扬想让也趁他与神秘年青人厮战之时,救出凤翔。可是,她又想道:「天扬啊!

    你想的太天真的了!就凭你现在的武功,要想对付这神秘的,武功高超的年青人,恐怕不行的,根本无法救出凤翔……」

    蓦地,那年青人冷冷地说道:「来吧!龙之子!」

    龙天扬双目暴睁,浑身透出一股骇人的杀气,面上杀机重重……

    龙天扬一声大喝,一挥手中利剑,闪电地旋风般向那年青人砍刺出十二剑。

    那人只是身如鬼魅般连闪了几下,龙天扬的剑势全皆落空了!

    龙天扬沉喝一声,更快捷无比的猛烈挥出手中之剑,刺向那人。

    那人心里暗道:「『龙之子』运剑的速度是很快,但剑所能伤敌的杀伤范围太小了!」

    龙天扬如狂涛怒浪般向那人连连进攻,剑影片片,如影如雾。

    而那年青人,却好似漫不经心的一般只是晃动一下身子,避避而己,而且,手中剑并没向龙天扬刺出。

    这使龙天扬更加气恼,他想:「这人简直没将他放在眼里」。他突地双手握柄,发狂似的将剑狠狠地向那人劈去。

    忽然,龙天扬看见冬梅从后面向这年青人挺剑袭来,心中微惊。

    天扬心里道:「冬梅,我让你趁我和这人交手之时,救出凤翔。而你却理解错了,跑来帮我………唉!」

    他哪料及:冬梅见这年青人武功太高,只躲避就将龙天扬耍成这样,若万一这人还击起来,那他还有命在?遂跑来欲在后袭击,合二人之力将他杀死,再救出凤翔。对于突袭是否能成功,她料想也该有七八层的胜算。因为,这人腹背受敌,进退不能……

    龙天扬手中利剑已快劈至那人头顶了,只见那人,只将头微同后仰,凸胸凹背,龙天扬的剑锋便顺着他的前胸划了下来。

    突然,在天扬只觉有一股大力粘住了他的利剑。他惊然大惊,忙奋力撤剑。

    蓦地,他看见手中之剑,正变成碎末,纷纷附地,龙天扬满面惊骇之下,忙撒手扔剑,抽身后退。

    忽地,他见那年青人将右手剑,猛然反刺向背后袭来的冬梅。

    他惊的一颗心几乎都快跳了出来,不容多想,龙天扬跃起双手将那年青人向左边猛的推开。

    虽然,龙天扬的反应及动作快的是常人几乎看不出的,但那人的剑势更快,「 噗噗」的一声,利剑己将龙天扬的腰部刺开一道剑口,顿时,鲜血急涌而出。 那人将剑收回,冷讥道:「真是愚味无知到了极点呀,龙之子!」

    冬梅见龙天扬为了救她,而受伤了。她惊呼道:「啊!天扬!你为什么这么傻,竟不顾自己的性命来救我!我不在乎被杀,只要你能趁那时将他杀了就行……你这个傻瓜!」

    龙天扬低沉地说:「冬梅,就算我不救你,他若再还击,我也是不死即伤的。

    因为,你看,你的剑已被他震成碎末了!」

    冬梅忙低头俯视一看,惊的花容失色。她愕然的说道:「这……这是什么时候断掉的?只剩下剑柄了,我竟然……没有看到!」 那年青人脸上浮出一丝得意,冷傲的笑容,他沉沉的说:「『龙之子』,你是一个了不起的男子汉!能在剑断快要震碎你手掌的瞬间,放弃自己的剑柄,挺身而出,成了这姑娘挡剑的盾牌!的确了不起,不过,你的那种牺牲精神,令人非常不满!我们是两个不能相容的人,在还没成为我的敌人之前,你死去吧!」 那人话音甫落,忽见他不知何时站到龙天扬跟前的,将龙天扬猛地举起,倏然向山路尽头的悬崖下扔去。

    冬梅惊呼道:「天扬──!」

    冬梅忙跃起身来,腾在空中。她连续二个空翻,才赶上下坠的天扬,她奋力抓住了天扬的右手,而天扬却带动她的身子如硕石般,向悬崖下疾坠。忽而,冬梅瞥见下面岩石中有一棵斜长的松树,她不由心中一喜,忙对龙天扬说:「天扬,你能使力向下面那松树边靠一下吗?我们抓住了那松树,就可得救了。」 龙天扬看了一眼那斜长松树,惊喜道:「好的,我们要抓准啦……!」

    龙天扬奋力向旁边移出一尺许,二人便坠向那棵松树,龙天扬在下,他早已伸出右手,抓向松枝,可是,还未碰上松树,人己向下坠去。 冬梅心里想道:「不能死,我们都不能死……」她坚毅地想着。左臂却倏然准确无误的夹住了那救命的松枝。

    冬梅的面庞己汗如雨下,她大声说道:「天扬,你……振作点,别晃动,我们想办法爬到前面的那块岩石上去就得救了。」 龙天扬急切地说:「冬梅……你快松开我,跳到前面那块岩石去。」

    忽然,上面传来──阵冷笑「嘿嘿……」那年青人阴冷地说:「『龙之子』你俩别再互相推让了,我就让你们结伴上西天吧!」 冬梅仰头看了一眼,见那年青人正手执长枪,如─魔鬼般站在悬崖边,看着他们,冬梅气得银牙紧咬,怒道:「该死的……!竟然这般狠毒。我们无怨无仇,你为什么要杀我们?」

    那人冷冷地说:「我得不到的东西,我一定要毁掉它。不听从我的人,我也一定会杀掉他。这下你们该明白了吧!」

    龙天扬急急地说:「冬梅,你没必要陪我死。你快跳到那岩石上,时间已快来不及了,看那人,马上就要扔下长枪,将我们俩刺死的,快!我来当诱饵,吸引他的注意力,你要趁那时跳到那石上……」

    冬梅闻言,泪如泉涌,她悲伤地说:「天扬!你……你为什么总是要为我设想!几次舍身救我……不,这诱饵由我来当,你快跳到那岩石上。」 龙天扬幽幽地说:「可是,我己受了伤,血还在不停的流,我怕跳不起来了…

    …再说,在我想要跳跃的那一刻,那家伙的枪就会抛射过来的!那时,我们俩人,一个也活不成了。要救你,就一定要趁其不备才行,因此,这是我最后的一招,已经别无他法了!」冬梅只觉龙天扬说出的这话,自己听来有些不懂,「什么『最后一招』?那是指什么办法呀……」

    正在冬梅还未回过神来,只见龙天扬自颈脖上取下那只剩下半块坠牌的项链来,他喃喃说道:「项链啊!只要再有一次就好!发出光芒吧!」 说完,他使出全身力气,将项链坠牌向悬崖顶上的那年青人掷了过去,同时,用左手挣开冬梅的右手,身子如硕石般复又向下坠去。 那年青人忽见一物,直夺自己而来,忙注目看时,只见那东西突然放射出霞光万道,光辉四射,他只觉得眼前一片炽白,什么也不见。 这年青人不禁失声叫道:「我……我的眼睛,真可恶!」

    蓦地,他一眼瞥见那正飞速下坠的龙天扬的身影。一股怒火急窜至他的心头,瞅准了龙天扬那下落的身影,他倏地使力将手中的长枪,向龙天扬抛去……

    那枪呼啸着向龙天扬胸前刺到,龙天扬身子在空中一侧,避过那枪。同时,伸出右手,闪电般抓住了枪杆。

    突然,龙天扬额前的那颗圆痣放射出耀眼的光芒。悬崖上站立的那年青人俯视着那正下坠的龙天扬,面上露出了万分惊异的神色。 龙天扬手里握住那根长枪,身子已离崖项越来越远了……冬梅双手抓住那松树枝,用力一跳,沃到旁边的岩石上,她看到那愈来愈渺小的天扬身影,不由痛哭道:「天扬……天扬──!」

    那年青男子俯身拾起龙天扬扔上来的项坠牌,他仔细盯着,打量着……口中喃喃自语道:「刚才发出光芒的,就是这个吗?」 忽然,他身后不知在何时,己站了一位雪发霜眉、细眼薄唇、手拄蟠龙拐杖的老者。老者沉沉地说道:「司马懿,或许这样解决了『龙之子』比留用他还好,你别为失去了一位难寻的助手而难过!没想到那个『龙之子』竞有『天命之相』,你虽然是形势所趋,将他解决了,但以后就没有可威胁你的人了,这应是一件令人欣喜的好事!」

    那名叫「司马懿」的男子,扭头向老者急切的问道:「师父,他死了吗……?

    『龙之子』是拥有『天命之相』之人,他也是唯一能威胁到我这拥有『破凰之相』

    的人。」

    老者缓缓地道:「『龙之子』坠下那深达几十丈的悬崖下,还能有命吗?好了,我们该离开这里。因为,蔡瑁身上的幻术已解,赵云和张飞也快要到这儿来了。

    到时,就算你武功再怎么高强,也敌不过他们两人联手吧。」 司马懿看了看龙天扬刚才从这里坠下的悬崖,点点头,和他那怪异的师父挟着黄凤翔转身悄然离去。片刻之后,冬梅吃力地用手中利剑攀着块块岩石峭壁,历尽干辛万苦,才爬上悬崖顶上。

    俯视着那深不可测的悬崖,冬梅不禁潸然泪下,万分悯帐。「哒哒哒」一阵紧促的马蹄声,从远而近,快速传来。冬梅缓缓转过身来,见那驰来之人,乃是赵云将军。

    赵云见冬梅独自站在崖边,遂大喊道:「冬梅!你们怎么追到这儿来了?龙军师和风翔呢?」

    赵云跃身下马,急切地注视着冬梅。

    冬梅咬着嘴唇,不停地抽泣着。赵云见此情景,已知不妙。忙温和地低沉说道:「冬梅,他们到底出了什么事?你慢慢说来……」 冬梅硬咽着,便将事情的整个经过,详细地告于赵云。

    赵云听后,摇头叹了一口气,默默不语。

    忽然,他们身后的山路上尘烟滚滚,人喊马嘶。不多时,只见刘备、张飞率领众人疾驰而来。

    来至二人身旁,刘备急忙问道:「冬梅,赵云!龙军师和凤翔他们呢?」

    赵云便将整个经过详细地细述了一遍。

    刘备听完,大惊失色的说道:「子龙,你说的这些可是真的么?冬梅,是真的么……?天扬军师他……!」

    张飞勃然大怒,气冲冲地吼道:「混蛋!冬梅!亏你还跟着来!」

    赵云转身,面色凝重的对张飞说道:「张飞,你不要责骂冬梅,这件事,不是冬梅一人的责任!那神秘男子的武功太厉害了,合二人之力,尚落到如此地步。就算你去与他交战,也未必能胜得了。」

    张飞朝赵云瞪了几眼,气呼呼地站在一边。

    冬梅看着那岩石几突,深不见底的悬崖,泪水涟涟的喃喃自语道:「这都是…

    …都是为了我,天扬他……他才被……坠下山崖的。」 冬梅放声痛哭,痛不欲生……

    她悲愤地叫道:「天扬───!」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