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孔明出山

8810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龙翔记正文 第九章 孔明出山
(88106 www.88106.com)    <!--HTMLBUILERPART0-->  时间一分一秒的,一天一天的过去,冬去春来,春天的气息,也吹拂到荆州来了!

    在冬姑娘还未卸去洁白的冬装,春姑娘还未穿上绿裳之时。有一行四骑自山间小路,婉蜒而上,向这隆中卧龙岗而来。

    这马上之人乃是刘备、关羽、张飞、冬梅四人。

    张飞骑在马上,瞪着双眼,虎着脸,一副十分气恼的模样。

    关羽转身后看,见张飞如此模样,即沉声说道「张飞,你还是转回去留在新野好了!省得一路上绷着一张苦瓜脸!让人看了心里就不舒服!」 张飞闻言,怒喝道:「二哥!你能让我不生气吗?只为了去见那个书呆子孔明,竞还要劳烦我们大哥亲自来到隆中!这已经是第三次来请他了,第三次啦!第一次是那个小不点的童子,说什么老师外出了,不知何时会回来!就这样把我们打发掉了!第二次是在一个大雪纷飞的时候,我们以为这次能见到他了,岂知他的弟弟却说他与那个叫什么崔州平的人出外游玩去了,不知何时会回来……结果,又再一次被他耍了!」

    稍停了一会,张飞紧握着双拳,豹眼怒睁,怒气冲冲地说道:「那个混帐的孔明,他一定是瞧不起我们,才故意避而不见的,谁让我们大哥只是一个小小的新野城城主呢?他哪将咱们放在心上。这家伙才是最不懂礼貌的人。」 冬梅闻言,静静地说道:「张将军,对不起!请你不要污蔑孔明的人格,因为,让孔明当军师乃是天扬的指示,所以,我们无论如何,也要将孔明先生请到新野,当我们的军师。我……我欠了天扬许多人情,而无可报答,他这个心愿,我一定会替他完成。」

    张飞正欲辨理,旁边的关羽,双眉紧敛,沉声喝道:「张飞──」

    张飞咽了一口水,支吾着说:「二哥,可是……」

    关羽瞪了他一眼,张飞便默不作声了。

    刘备见冬梅那愧疚的神情,己知她又忆起龙天扬……他策马驰到冬梅身边,关切地安慰道:「冬梅,你不要再为『龙之军师』伤心了,这些日子来,你也够伤神的了,往事如烟,何必常常记惦呢?过去的事,就让它随着时间慢慢的消逝吧!为了完成天扬的心意,你不惜用铜块将手臂烙下一块疤痕以明志,比起你的决心,我就算再多走几趟,也算不上什么苦!」

    冬梅钦佩地道:「玄德大人,难得你有这样的恒心和毅力,我相信『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句话。这次,我们一定能将孔明先生请到的。」 刘备欣然说道:「但愿如此。孔明先生即是世人所盛传的那位『卧龙』,我无论如何也要请到他。」众人高谈阔论之间,己越过卧龙岗,那孔明先生的高卧之地──茅庐,已在前面不远处,清晰可见。

    四人心中顿觉欢喜,正欲下马牵缰而行之时,忽闻路旁林中有女子缓缓说道:

    「有求贤者,持之以衡,楔而不舍,必成其愿也。」 话音刚落,只见林中走出一年青貌美、赛若天仙、姻娜多姿,有着超凡脱俗之姿的女子。

    张飞看了;不禁低低赞道:「啊!好一位大美人,真象一位从天而降的仙女…

    …」

    那女子走到众人面前,弯腰施礼道:「你们果真是刘皇叔一行人吧?我在散步途中,看见诸位,心想可能是你们,于是出来相迎!」 四人忙跃身下马,刘各疾走两步,上前躬身拱手道:「在下正是玄德,那就有劳姑娘带路了!」

    这女子正是孔明之妻黄月英,她领着众人径向茅屋走来。

    不多时,己来到门前。月英说道:「刘皇叔,就是这里了。」

    刘备同三人站在门边,只听屋内传来沉睡的「呼噜」声,黄月英推门一看,惊呼道:「啊?相公你……」

    原来,孔明却在榻上酣睡呢!

    刘备见状忙阻止道:「夫人,别叫醒孔明先生了。我们是没有事先告知,便仓促来访……就请你让我们在此等待先生醒来吧!」 黄月英发窘的低低说道:「可是,这样的话,让我如何心安呢?」

    刘备微微笑道:「夫人,没关系!我们好不容易终于能和先生见面……为了能求借先生的力量,就是要我在此等上数时辰,我也毫不介意。」 黄月英心里暗付:「好一个礼数周全的人,难得有一片赤诚之心,更不依尊居傲……」

    旁边的张飞,早己大怒,他对关羽低声道:「二哥!这先生如此傲慢!待我去屋后放一把火,看他起不起来!」

    关羽忙将他劝住,唯恐惹出祸端。

    忽然,孔明翻身将起,一一却又转身向里壁睡去。

    众人约莫又等了一个时辰,那孔明才伸个懒腰,吟诗道:「大梦谁先觉?平生我自知。草堂春睡足,窗外日迟迟。」

    吟罢,孔明又伸手打了个呵欠,才缓缓站起身来。

    张飞低声说道:「二哥!那懒虫总算醒了!」

    月英见状,忙上前道:「相公,看你睡到几时了?刘皇叔在此,己立候多时。」

    孔明急急道:「月英,何不早报?还请他们稍等片刻,我要更衣!」

    过了一会儿,孔明才慌忙出迎。

    玄德见孔明身长八尺,面如冠玉,头戴纶巾,身披鹤氅,飘飘然有神仙之概。

    只见孔明趋步上前,拱手道:「刘皇叔屡次枉临,孔明不胜愧赦。此次,又让诸位看见在下的窘相,实在是失礼之至……玄德大人你们,请!」 众人施礼后,分宾主而坐,童子献上茶来。

    刘备谦逊地说道:「哪里!能有幸与先生见上一面,玄德内心实有说不出的高兴。先生的高名,玄德已从水镜先生那儿拜闻过,此行乃特为求取先生的不吝赐教而来。」

    孔明忙拱手谦虚地说道:「在下乃一介布衣,天下高士众多,大人何故愿舍『 美玉而求顽石』呢?在下唯恐使大人你失望了。」 刘备沉声说道:「先生乃旷世奇才,岂能将一身所学荒废于这深山草庐之中呢?当今汉室倾颓,奸臣窃政,玄德有意欲拯民于水火之中,但心有余而力不足,故尚请先生看在以拯天下黎民百姓的份上,帮我平定天下,一统华夏,让百姓们从此过上太平幸福的日子,请孔明先生指点迷津。」 刘备道完,便向孔明深深拱手一揖。

    孔明谦虚地道:「玄德大人,你一片体恤民苦,为国为民的仁义之举,一统华夏的雄心壮志,在下心中自是清楚。可是,如你所见,在下尚年轻,阅历亦浅,故恐有负大人所托。」

    刘备温和地道:「孔明先生,一个人的才能与年龄无关!『龙之军师』以十五岁之龄,就能以五千兵力将曹仁的五万大军打的所剩无几,这不正是最好的例证吗?」

    孔明闻言,心中不由暗付道:「玄德大人他己不辞劳苦的三顾茅庐,请我相助。可见,他是多么的求才若渴啊!而他那体恤民众,一统华夏的壮志雄心,更让人折服,赞叹不己!他说的『龙之子』那么小的年龄,就能将曹仁军打的落花流水,所剩无几。因此,我总也不能让他扫兴而回了!那就给他分析一下当今天下的形势,尽力相助吧!」

    忽然,刘备眼噙泪水,面色忧郁的悲伤说道:「我虽一直努力奋斗,想早日结束这乱世,却可恨至今仍只据有荆州一地之身!为求的能找出一条使我汉王朝恢复太平盛世的道路,我玄德乃抱着至诚之心来求见先生的!」 孔明闻言,沉思瞬间,遂深沉地道:「大人,你想恢复出一个太平盛世的汉王朝?很遗憾的是:时代己变,后汉**不堪,如今已是人心悖离的汉王朝,大概已不可能有真正太平的一天了:」

    稍瞬,孔明拱手沉沉地说道:「只不过,在下为了表示先前对大人你的无礼,而略表谢罪之意,不才的在下因此有一点小小的提议。」 刘各连忙说道:「先生太言重了,有何宝贵建议,敬请提出,玄德不胜感激。」

    孔明顿了顿,面色凝重地道:「该提议便是『三分天下之乐』!」

    刘备疑惑而惊讶地看着孔明问道:「『三分天下之计』?这是什么计策?」

    「三分天下之计」这正是孔明为改变此纷争不断的乱世,所想出的毕生杰作!

    孔明便将心中所拟定想好的「三分天下之计」的详细计划,告于刘备……当今的汉王朝中,魏的曹操已拥百万大军,挟天子以令诸侯,其拥有河北与中原,势力最为强大。而吴的孙权却据有南方的江南和江东之地,吴国地势险要,国强民富。 因此,孔明认为,以现在的玄德所拥有的实力而言,他是无法打败此二大势力,统一汉帝国的!

    于是他提出,将未受到魏及吴支配的荆州和益州,合并成为一个蜀国的构想!

    因为,荆州是个地理位置四通八达的交通要城,它东连东吴的首都建业,西通巴蜀。益州在地形上则十分险要,是个坚固的要邑。且沃野千里,物产丰饶! 只要能收服荆、益二州,那么,就有可能与魏吴两大势力形成对立的局面!

    三国鼎立之势一旦形成,无论是哪一国进攻哪一国,第三国则一定会乘隙进攻……因此,三国中没有任何一国敢轻言发动战争!如此一来,中国虽没有获得真正的统─,但也总算能为这战祸不断的乱世,暂时划下一道休止符。 孔明道至此,看了一眼听得入神的刘备,续道:「皇叔大人只要等待时机,甚至只要和东吴形成一道战线,联手讨伐曹操,那么要建立一个新的汉王朝,也并非不可能!」

    玄德闻言,忙离席拱手谢道:「孔明先生,果……果真是了不起的神机妙算。

    先生刚才之言,使我顿开茅塞,如拔云见日一股……」 刘备忽而停住未语,面露不决之色。

    孔明见状,忙问道:「皇叔大人,请问你还有什么不解之处吗?若有,但说无妨。」

    刘备迟疑地说道:「刚才先生所言,让我将荆、益二州合并为蜀因……可是荆州刘表,益州刘璋,皆乃我汉室宗亲,一家子人。玄德怎忍心而夺之?」 孔明深沉地说道:「在下曾夜观天象,刘表将不久于人世,荆州可得。刘漳非立业之人,久后必投皇叔你处。这一切请不必担心。」 玄德闻言,忙俯首拜谢。

    孔明慌忙将刘备双手挽起,惊讶地呼道:「皇叔大人,快请起!孔明如何受得你这一拜!」

    刘备站起身来,拱手作揖道:「孔明先生……请先生务必在玄德身旁给予指教,并助玄德一臂之力,实现蜀国建国的理想!」 诸葛孔明闻言,转首注视着身旁的夫人一一黄月英,竟在徵求其意。

    黄月英低低地说道:「相公,你随意吧……」

    孔明沉思良久,才缓缓而低沉地说道:「在下己久乐耕锄,懒于应世……刚才所言,我只是为了向皇叔表达我失礼的歉意,才略述所见而己。皇叔盛请,恕在下不能从命,请另寻高人。」

    刘备听孔明如此说,知如若再请不出他,自己的拯民大计、建国理想……一切都会变成泡影。

    此次无论如何也要将孔明请到新野……刘备见孔明默默不语,遂泣道:「先生不出,那天下黎明百姓将怎么办呢?」说完,泪湿袍袖,衣襟尽湿。 候地,刘备跪伏在地,向孔明深深一揖……关羽、张飞见状,齐上前惊呼道:

    「大哥!你怎的跪下了?」

    刘备悲恸地说道:「请恕我失礼,孔明先生:先生的奇妙构想,连天上的神仙也感佩服!然而,尽管先生的能力再高,而不使出,那岂不是太委屈了先生,一身所学无用武之地吗?只有付出心血,为实现理想而努力,才能创造出人类的历史!

    先生!刘某绝非在为自己设想,还请先生看在乱世所苦的百姓份上,助刘某一臂之力!」

    刘备说完,深深的向孔明叩了一首。

    孔明见刘备言词恳切,其意甚诚,心中不由暗付道:「这皇叔大人最能打动人心的,大概就是他的赤诚吧!」

    一旁的黄月英,也被刘备的满腔赤诚之语所深深感动……孔明忙扶起刘备,激动地道:「刘皇叔,你快请起!为了我这么一个凡夫俗子,大人竞不惜迂尊降贵。

    三度造访,在下深深地为你这种求才若渴的精神所感动!既然大人不嫌弃,孔明愿追随大人,为大人略尽一些绵薄这力!」

    刘备闻言,喜极若狂的双手紧握孔明之手,欣喜地道:「啊!!孔明先生……

    真是太好了!……」

    刘备紧握住孔明之手,激动的说不出话来……他从来没有今天这般高兴……旁边的冬梅见此情景,心里暗喜道:「太好了,终于请到了孔明先生!天扬,这样你应该放心了……」

    张飞看着孔明,口中低低地道:「哼!装模作样的摆架子,一点实战经验都没有的白面书生,我就不相信他会懂得行军打仗。」 关羽闻言,遂低沉地道:「三弟,你先勿妄下结论。这孔明是不是真有能耐,以后就能看出来的。」

    只听刘备此时,感叹地道:「孔明先生,说实情……在我失去『龙之军师』之后,我真的认为一点光明也没有了,前途定是一片黑暗。可是,现在看来,老天爷好像还很同情找,特让你这位有经天纬地之能的异人,相助于我。真是太谢谢上苍,多谢孔明先生。」

    玄德话音甫落,孔明便缓沉地道:「皇叔大人,『龙之子』的死,不该太早下定论……」

    刘备闻言,面色骤变,满面惊诧、疑惑之色。他看着孔明,轻轻地「昭」了一声。

    孔明见状,低沉地道:「没什么,但是总有一天,真相会大白的。」

    刘备惊疑不解地看着孔明,心中反复地体味着他的话……孔明走到门前,仰首向天,暗付道:「没错……『龙之子』他一定还活在某个地方,他不会死的。『三分天下之计』,不!要整治这个乱世,还需要他──龙天扬的力量,天扬,你在哪儿?」

    孔明坚信龙天扬还很好的活在这个世上,他坚信……刘备几人当晚便在孔明处共宿一宵。次日,玄德四人便与孔明同驰新野。 刘备回到新野,即拜孔明为军师,食则同桌,寝则同榻,终日共论天下大事。

    许昌、丞相府。

    「卧龙」诸葛孔明成了玄德军师的消息,在数日之后,也传到了曹操的耳里。

    这日,曹操与文武大臣们正在商讨军机,忽然,从殿外跑来一名探子。

    那人跪伏在地,惊惶地道:「丞相,不得了啦!那『卧龙』诸葛孔明,自投靠刘备之后,刘军发展的甚是迅速,他们招兵买马,蓄粮积器……这……这表明他们已壮大了,以后我们就难对付他们了……」

    曹操未等此人说完,便怒气勃发,一拍桌,喝道:「别说了,下去!」

    曹操气得钢牙紧咬,圆睁双目,怒发冲冠。

    他紧握双拳,咆哮道:「可恶的孔明……对老夫的盛情相请,他充耳不闻,却偏偏去投靠那个该死的玄德,这分明是毫不将我放在眼里,故意给我难堪突然,从武将队列中走出一员身高八尺,独眼虎颌,膀大腰圆,相貌甚是威猛的大将。」 此人乃曹操摩下大将夏候敦。只见他单腿跪地,拱手稽首道:「丞相!就趁孔明现在羽翼未丰之际,就让我夏候敦挥兵新野,将玄德和孔明颈上人头一起提来,以消丞相心头之怒吧!」

    曹操闻言,看着夏候敦,心头的怒气已消了大半。他微笑着说道:「夏候将军,你还是像以前那般英勇豪迈。你的一片赤诚之心,真是可嘉,令人钦佩!」 这夏候悖的确不同凡响,他是魏军中数一数二的勇猛大将!

    他有次被敌人用箭射中左眼时,曾说:「父母生给我这个身体,我岂能轻易将它丢弃!」说罢,便当场连箭带珠拔下,将眼珠吃下! 因而,一时英名远扬。

    此时,曹操用手支住下颏,沉思着,幽幽地道:「昭……要压制荆州的先决条件,的确是要先打倒玄德才行……?」

    曹操说着,便向坐在其旁边不远的,曹军上下及他本人最仰重的「龙之女」黄凤翔看去,用征求地口吻问道:「龙娘娘,不知你以为如何呢?」 黄凤翔双手拢起,低沉地道:「丞相,我虽不懂大规模的作战情势,但我想…

    …随著作战对象的不同,大将的人为因素,也会大大影响一场战役的胜负……」 曹操微笑着,赞许地连忙说道:「龙娘娘果然不同凡人,所见深远。老夫也一直认为光靠勇猛,是应付不了那『卧龙』孔明的!好!李典!你也跟着夏候将军一块去吧!」

    李典忙闪出,拱手躬身,朗声应道:「遵命!」

    曹操扫视着众人,又深沉地说道:「另外,于禁、夏候兰、韩浩三位将军,你们也去助夏候将军一臂之力!」

    众将领命退下,忙准备出发去了。

    曹操下完命令之后,又转身向黄凤翔问道:「龙娘娘,不知这样布置是否就行了呢?」

    黄凤翔闻言,面含羞色,拢起双袖,低低答道:「不不不……我身为女子之身,对用兵之道插嘴,这是大大不敬的。我刚才对丞相所说的,只是在叙说一般情理而己,请丞相不要听信……」

    曹操满面笑容,微笑着道:「能对任何问题都能切中要点地说出其一般理论的人,绝不是一个普通人!我们的保护神──龙娘娘,你太谦虚了……是不是啊,各位?」

    堂下众人纷纷应声道:「是啊!就是嘛!听了龙娘娘的一席话,使我们受益匪浅。所有的烦恼都一扫而空……」

    黄凤翔听着众人七嘴八舌的赞扬,忙羞得垂首不语。她心里暗付道:「我真的好害怕,他们都对我敬若神明,百依百从……可是,我是一个与他们无异的平凡之人,而不是神,他们这样愈对我祟尚,尊敬,我愈感到不安的……」 文臣中的苟或看着曹操那笑容可掬的面庞,心里暗付:「若是以前的丞相,只要他一听到孔明投靠了刘备的消息,一定会怒不可抑,大发雷霆,两三天内千万别有人惹他发火,不然……可是,自从龙娘娘的来到,丞相变得开朗多了,笑容也多了……龙娘娘的地位也与日俱增了。」

    黄凤翔看到殿外正忙碌准备出发的曹兵将士们,心里不由暗付:「我知道:李典将军他们恐怕抑制不了那位夏候悖将军的一意孤行,弄不好,这就是成为他们此役战败的原因也说不定。我也有这种『知道什么是必要』的直觉,但不知天扬他是否也是这样呢?」

    正当黄凤翔入神的想着之时,却有一双布满阴险、诡异的冰冷目光在扫视着她。

    这人就是那神秘的男子一一司马懿。只见他嘴角噙着一丝冷笑,心里暗付道:

    「『龙之女』,很好、很好!你只管赢得威望去吧!愈多愈好!你的威望越高,就愈合我的心意,越合我想离间这个『魏国』的心意!呵……」 这个神秘的司马懿,他到底有何企图?有何阴谋!……时值公元二零八年初夏。

    曹操手下大将夏候悼,带领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直向新野杀来。

    荆州──新野城里,刚来探马,告于刘备:「夏候敦己率十万之众向城攻来,已快靠近了!」

    刘备闻报。大吃一惊。不禁惊呼道:「夏候敦率十万之众攻来?竟然比曹仁那时的兵力还要多一倍!」

    他急忙召来关羽、张飞二人。

    刘备急忙问道:「二位贤弟,夏候敦己领兵前来攻城,我们应如何应敌呢?」

    张飞戏谑地说道:「大哥不是一直说自己和孔明是『犹鱼之得水』般地鱼水之欢吗?那就让他孔明,用那『水去灭火吗!现在是万分火急,他那『水』正可大显神威呢?」

    刘备肃容道:「三弟,你别再说风凉话了。出谋划策依靠诸葛军师,但冲锋陷阵,还得靠你们呀!何况,这次是军师他首次作战,虽然,他有经天纬地之才,等会,我再去和军师共同商议决策。」

    关羽心中暗付道:「上次曹仁率兵来犯,龙军师却以五千人大胜他五万大军。

    今天,夏候敦领兵十万攻来,这次就要看他诸葛孔明的本事了。」 刘备来问孔明计策,孔明说道:「主公,首次遣将调兵,只怕关羽、张飞等众将不听我的命令。主公若想让我成功地打败曹兵,便给我一把宝剑当印,以号令众将士。」

    刘备忙取来宝剑,交给孔明。

    孔明遂立即聚集众将听令。

    张飞对关羽说道:「走,二哥!我们听令去,看他孔明如何调度?」

    二人来到大厅,众将皆早已聚集在此。静候军师之命。

    只见孔明沉沉地说道:「各位将军,博望坡左边,有一山名叫豫山;右边有一林,名叫安林;可以埋伏军马。云长将军可领一千人马在豫山埋伏,待夏候敦的部队过去后,等火势一起,就去攻击他们后军的辎重队,烧掉他们的兵粮!」 「翼德首领一千人马去安林背后山谷中埋伏,只看南面火起,就可以去攻击敌军的中军了。」

    「子龙可为前部,不要赢,只要输,主公也领一阵人马为后援,必要时可诱敌深入,将他们引入包围圈内。」

    「众将各依计而行,不要有误!」

    突然,关羽问道:「诸葛军师,我们都出外迎敌,却不知军师要做什么?」

    孔明笑道:「我只坐守此城。」

    张飞大笑道:「我们都去撕杀,你却在家坐着,好不自在,真会安排呀!」

    孔明正色道:「剑印在此,违令者斩!」

    刘备沉声道:「二位贤弟,你们听说过『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这句话吗?你们不可违令。」

    张飞冷笑一声,转身离去。

    关羽也怒道:「孔明,我且看你的计策应验与否?如若不应,那时我再好好地找你算帐。」说完,扬长而去。

    众将皆不知孔明有何韬略,虽听令而行,却都疑惑不已。

    众将忙聚集兵力,各行其是,蓄势以待。

    诸葛孔明遣派完毕,和妻子黄月英齐上城楼,眺望远处即将杀来的曹兵,他自信而深沉地道:「曹操让夏候悼带领十万大军来攻我新野,这只是他先来个牛刀小试而己……不过,很抱歉,夏候悼将军,就让我用胜利来装饰我的首战吧!」88106 www.8810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龙翔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龙翔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龙翔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